第1章(1)

“導遊,等一下我們要去看點特別的!”

“是啊!我聽說這裡的成人秀很精采,你幫我們安排一下,好不容易來這裡一趟,總要帶點特別的回憶回家吧!”

一群人圍在導遊身邊,七嘴八舌地要求他帶路。

這些人全都是華明國際貿易公司的員工,由於去年公司業績良好,達到年初的預期目標,老闆何耀元為了鎬賞員工的辛勞,特地招待他們前來泰國旅遊。今晚在住進普吉島的飯店後,年輕的員工便開始起鬨,吵著要導遊另外安排夜晚的行程。

“可是要自費哦!”導遊不忘提醒他們。

“多少錢?”每個人的眼睛都瞪著他。

“摺合台幣要一千多……”他已經把自己要收的回扣加進去了。

“才一千多……”

“要一千多?”

面對一千多塊的價錢,一群人立刻出現完全不同的反應。

聽見員工的叫嚷聲,在一旁的何耀元拍了拍手,“這樣好了,看在大家平時努力工作的份上,今晚的行程就由我來招待,我請大家看秀,反對的請舉手!”

聽見老闆這麼慷慨,眾人立刻高興地歡呼起來。既然有人願意當凱子,還有誰會出言反對?

“要去的舉手,我要統計人數才能先買票。”老闆願意出錢,去的人就多,想到今晚豐厚的外快,導遊整個人都振奮了起來。

因為是老闆出錢,幾乎每個人都舉起了手,除了一個躲在人群后面的瘦小身影。

看見她不同於其他人的舉動,何耀元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不著痕跡地道:“今晚我有點累,想早點休息,你們就自己過去。”

老闆不去,員工心中更加高興,“續攤”通常沒有老闆的份,老闆自己識趣地退出當然是最好的,省得大家玩起來不盡興。

有錢好辦事,導遊很快安排好一切,並招來遊覽車,帶著一群人浩浩蕩蕩地出發。

至於趙心雅,那個唯一不想去的女孩,早就趁著大夥兒亂成一團時,一言不發地偷偷溜走。

涼風徐來,在草木扶疏的花園裡,趙心雅獨自散著步,用力吸進滿含青草氣味的空氣,放鬆自己緊繃的神經。

一早起床就隨著遊覽車東奔西跑,她實在沒有心情再和大夥兒去看秀,所以她選擇留下,給自己一點清靜和休息的時間。

她已經很久沒有這麼清閒,自從有了孩子之後,她的時間便完全被綁住,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孩子,若不是隔壁鄰居呂麗婷自告奮勇要替她照顧孩子,她根本不可能跟著同事一起出國旅遊。

雖然呂麗婷熱心地願意替她照顧小孩,可是一想到這是五天四夜的行程,要麻煩人家那麼多天,趙心雅就十分過意不去,要不是呂麗婷再三勸說,她本來已經打算放棄這次免費出遊的機會。

“你在這裡做什麼?”

走著走著,一個溫和的聲音叫住了她。

回過頭,只見何耀元正笑眯眯地看著她。

“何總,你怎麼也在這裡?”她有些驚訝。

“我覺得有點悶,所以出來散散步,想不到居然會在這裡碰上你。”他撒了謊,其實他是特地出來找她的。

“是嗎?”她笑了笑,“我也是,白天跑了好多地方,所以覺得有點累。”

“是啊……”凝視著她嬌柔清麗的容顏和溫和親切的笑容,何耀元的心跳不由得加快了許多。

這個女孩不但漂亮,個性還很溫柔,雖然只是擔任業務助理的工作,但她總是盡責地努力把事情做到最好,甚至自動自發幫忙同事,公司上下沒有人不喜歡她,當然包括他這個老闆在內。

這些年來,他將她美好的一切看在眼裡,漸漸由欣賞轉為愛慕,發現自己已經無可救藥地愛上這個女孩。

或許該說是女人,二十六歲的她已經是一個孩子的母親,雖然她看起來依舊清秀純真,彷佛時間從不曾在她身上停駐過。

這份愛意深深埋藏在他心底,但他卻不知道該如何向她表白。

對於她的過去他並不瞭解,只知道她獨自撫養一個小孩,是個單親媽媽,而且她又是他公司的員工,所謂好兔不吃窩邊草,所以他才會拖到今天仍未向她表白。

“何總,有什麼事嗎?”看他欲言又止的模樣,趙心雅忍不住問道。

“心雅,我……”這是他第一次覺得有口難言。

這也是趙心雅第一次看見能幹的何耀元說不出話。

何耀元的能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他白手起家,三十多歲就擁有一間十分賺錢的貿易公司。外形俊朗的他廣受女性客戶和員工的喜愛,不時有愛慕者的信件或花籃送到公司來,但他卻十分自愛、公私分明,從不曾傳出過什麼緋聞。

“何總,你想說什麼?”她不斷猜測,想到臉色都變了,“是不是我的工作表現不夠好?請你告訴我,我一定會改進的。”

除了對她的工作表現有意見外,她實在想不出他對她會有什麼話是難以啟齒的。

現在這麼不景氣,她一定得努力保住飯碗,否則他們母子兩個人就只好到街上喝西北風了。

“不是的,你別亂猜。”看她一副緊張的模樣,何耀元只覺得哭笑不得,“是這樣的,其實是我……嗯……”

“什麼?”

深深看了她一眼,他決定豁出去了,“我很喜歡你,所以想請你跟我交往。”

“交、交往?”她呆住了。

她向來很尊敬何耀元,萬萬沒想到他會向自己提出這種要求。

雖然平時他相當照顧她,不過由於他對所有員工都很好,因此她從不覺得他對她是特別的,想不到……

“其實,我一直都很喜歡你,只是沒有機會向你表示。”既然已經開口了,他索性把心裡的話全都說出來。

聞言,趙心雅受寵若驚。

他的條件那麼好,可以選擇的對象很多,怎麼會看上她這麼平凡的女人?況且她還是未婚媽媽,身邊還帶著一個孩子。

“何總,我、我一直把你當成是老闆,從來沒有想過這種事……”她沒有說謊,以她的條件根本什麼也不敢多想。

“沒關係,現在開始想就好。”何耀元幽默地道。

“但是,我已經有孩子了……”她不得不提醒他這個殘酷的事實,因為大多數的男人都無法接受別人的小孩。

“我知道。”他完全不以為意,“我喜歡小孩,我相信以我的能力一定可以和孩子相處融洽。”

“你不在乎我的過去?”他真的可以不在乎她的過去嗎?

“在這個世上誰沒有過去?”他搖了搖頭,“我願意做你孩子的父親,我想照顧你,陪伴你一輩子。”

趙心雅十分感動。這些年來,她獨力負擔一個家,還得母兼父職,累了倦了的時候,何嘗不想找一個人倚靠?但她明白人心的現實,縱使有這樣的念頭,她卻不敢多想,更何況……

一個身影陡然浮現在她的心頭……

“我現在恐怕沒有辦法回答你,給我一點時間考慮好嗎?”她婉轉地道。

“我知道這對你來說太過突然。”他相當體諒她的處境,“沒關係,你想清楚再答覆我,我會等你的。”

“無論如何,謝謝你。”不管結果如何,她都很感激他對她的這份愛意,因為他的這份感情,讓辛苦多年的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溫暖。

兩人一邊散步,一邊交談,慢慢地從花園走回飯店門口。

“如果你不願意絕對不要勉強。”他的雙手搭上她的肩,“做不成情人可以做朋友,我不想失去你這個好員工。”

“我知道。”她真的好感激他的體貼。

罷才她還在煩惱,萬一不答應他的請求,不知道會不會影響自己的工作,想不到他反而先提出來,就像給了她一顆定心丸。

他拍了拍她的肩,“我送你回房,累了就早點休息。”

趙心雅笑著點點頭。

兩人一起走進飯店,絲毫沒有察覺在他們身後不遠處,有一雙冷酷的黑眸正緊盯著他們。

送趙心雅到房門口後,何耀元道了聲晚安便先行回房。

唉,他真是個好人!走進房裡,回想著方才的一切,趙心雅不由得心生感慨,想不到單身這麼多年,還有人願意接納她。

至於她自己……

那抹淡淡的身影再次浮上她的心頭。

這麼多年來,那個男人從不曾自她心中消失,總是盤踞她的心頭、霸佔她的思維、糾纏她的靈魂……她真的能夠就這樣放下他接受另一份感情嗎?

或許她應該試試,至少孩子可以有個父親,而她也有個依靠……

但萬一孩子不喜歡呢?

她的兒子已經五歲,是個聰明有主見的小孩,她不能只為自己打算,孩子的感受也很重要。

何耀元的告白雖然為她帶來溫暖,卻也擾亂了她的心。

嘆了口氣,趙心雅打開行李箱,正準備拿出換洗衣物去沖澡,一陣門鈴聲卻打斷她的動作。

咦?是誰會在這個時候找她?

她的室友已經去看秀,照理說應該不會有人按她的門鈴,難道是何耀元想起什麼事要告訴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