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2)

趙心雅一邊猜測一邊打開了房門。

一打開門,只見一個高大的身形像堵牆一般,幾乎填滿了門框,她還來不及反應,對方已經用力將她推進房裡,併合上門。

“你怎麼可以亂闖人家的……”趙心雅正要指責對方擅闖房間,不料當對上那副冷峻的面容時,她的喉頭一陣緊縮,再也無法出聲,只能呆呆地瞪著眼前的男人。

“我說過永遠不要再讓我看見你,你忘記我的警告了嗎?”男人的表情很冷,但聲音更冷。

趙心雅沒忘,她怎麼忘得了當年他離去時所撂下的狠話?

“看來你並不把我的話當一回事。”他冷笑了聲,一步一步地走近她。

她根本無法回答。

雖然她知道他人在泰國,可是泰國這麼大,她只是走馬看花地四處看看,怎麼知道會碰上他?

多年不見,這個男人還是一樣霸道、一樣不講理。

趙心雅慢慢從驚愕中找回了自己的神智。

“雷宇綸,請你不要誤會,我是來這裡旅遊,不是來這裡被你看見的!”她雙手握拳,勇敢地瞪著他。

自從有了孩子以後,她的個性變得堅強許多,再也不是當年那個柔弱的小可憐了。

他眯起眼,彷佛在咀嚼她的變化,“不管你來做什麼,讓我看見就是不行。”

這個男人真的很霸道,他的霸道卻是其來有自。

他不但是雷氏企業的掌門人,更是全球華人最大幫派闇翼盟的盟主之一,掌控著金三角大宗毒品貨源,一句話便能定人生死、震動泰國政府,所以,他自然視他人的服從為理所當然。

“那麼請你離開。”她指著門口道:“只要離開這扇門,你就不會看到我了。”

“這是我的飯店,我是這裡的老闆,我要待在哪裡就待在哪裡,沒有人可以叫我離開。”他冷笑了聲。

為了招待客戶,雷宇綸特地從曼谷前來普吉島,將客戶安置在自家開設的觀光飯店裡,晚上在宴客結束後正待坐車離去,沒想到卻無意中瞥見趙心雅的身影。

雖然只是一眼,但他知道自己絕對不會認錯,她就算是化成了灰他都認得。

多年不見,想不到他竟然會在這裡遇上她!

目睹她和男人在飯店門口卿卿我我,他心中不禁燃起熊熊怒火。

懊死的女人!

不管在哪裡,這個女人總是不忘利用外表勾搭男人,並玩弄男人的感情。

想起自己過去曾經受到的傷害,他再也抑止不住心中的怒火,不顧一切地來到她的房間。

“就算是你的飯店又如何?”她已經受夠了他的不講道理,“我是房客,而且付了錢,就算你是泰國國王也不可以隨便闖進我房裡。”

“我偏要闖,而且已經闖了。”他雙手環胸,完全不把她的話當一回事。

趙心雅氣得想哭,雖然她已經堅強了許多,可是淚腺依然發達,“你到底想做什麼?既然你討厭我,不想見到我,為什麼現在又賴著不走?”

為什麼?

雷宇綸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這個女人對他有一種致命的吸引力,看見她的身影,他就不由自主地跟過來。

“不為什麼。”見到她益發嬌豔的容顏和成熟的同體,他驀地感到心動,“我想要你,要你今晚陪宿!”

陪宿?

她有沒有聽錯?

“反正你喜歡跟不同的男人上床,我就給你這個機會,省得你再費神去勾引其他男人。”他的聲音裡不帶一絲溫暖。

“你不要誣賴我!”他的話惹惱了她,這麼多年來,他始終以莫須有的罪名鞭笞她,到今天還咬著這點不放,她真的受不了了!

“是不是誣賴,你我心裡有數。”他的手不客氣地探入她的衣服裡。

“你住手!”她氣惱地想阻止他。

“幹嘛要我住手?你不是喜歡嘗試不同男人的滋味?”他點了點頭,假裝瞭解道:“是不是那些男人事後都會給你一些甜頭?你放心,我一向很大方,只要你乖乖配合我,要多少隨便你開口。”

這個混蛋居然把她當成妓女一樣侮辱!

“你滾出去!”雙手抵著他寬闊的胸膛,她用力推他,卻無法移動他分毫。

“休想!”他向來為所欲為慣了,哪肯輕易鬆手?加上想要她的慾念不斷在心頭滋生,說什麼他都不肯放手。

“你這個變態、狂!”她驚惶地捶打他。

雷宇綸輕易地將她抱上梳妝檯,騰出一隻手掀高她的短裙。

這個本來應該只屬於他一個人的禁地,如今已不知被多少男人入侵過?

思及此,他的胸口不禁一陣刺痛,怒氣益發高張。

“你放開我!我跟你已經沒有關係,你沒有資格這麼對我!”她羞憤地尖叫著,企圖合攏的雙腿被他壯碩的身體撐開。

“不論有沒有關係,只要是男人你都同樣歡迎,不是嗎?”冷笑中,他已解放了自己的頎長,撥開她底褲的側面縫隙,直接刺入她的緊窒裡。

“唔……”她疼得掉下了眼淚。

或許是因為多年來缺乏生活,她的甬道依然緊窒得如同處女。

他驚訝地感受她的美好,隱忍已久的慾火迅速地爆發出來。

“住手,你弄痛我了!”雙手被制在身後,她完全無從反抗,只能張著腿任由他予取予求。

雷宇綸一面律動著身體,一面抓捏著她胸前的渾圓,惹得她痛叫出聲。

“看來這幾年你確實有些長進,胸部似乎大了點,如果我猜得不錯,應該升級到C罩杯了吧?”他粗暴地揉捏著她的渾圓,並不忘出言羞辱她。

“你——”生產後的她胸部確實更為豐滿,身材也比以前更好,不過,就算他說對了又如何?她只希望他快點停下來,停止這一切可怕的折磨。

彷佛沒感覺到她的反抗,他的大掌陷入她的玉臀,把她更壓向他,讓他更深入、更完整地佔有她。

“住手,你住手好嗎?”羞辱和痛楚讓趙心雅的抗議全數化成啜泣,聽著耳邊不斷傳來的粗喘聲,她的感覺逐漸麻木,淚水不爭氣地滑落。

直到一聲滿足的低吼爆開,馳逞獸慾的雷宇綸才總算停了下來。

趙心雅鬆了口氣,情不自禁地癱在他身上。

他伸手纏住她的秀髮,將兩人之間的距離拉開,瞧見她佈滿淚痕、傷痛欲絕的小臉,他突然感到莫名的心痛。

見鬼了!

他憤憤地推開她,並整理好自己的衣服。

“拿去!”他從皮夾裡抽出大把的鈔票丟在她身上,“這是你今晚的酬勞。”

聞言,豆大的淚水滾出她的眼眶,一顆一顆地落在梳妝檯上。

他侵犯她的身體不算,竟然還出言侮辱她的人格!

“滾出去!”胡亂抓起身上的錢丟向他,她掙扎地站起身,“滾!我不想再看見你!”

“既然你不幸被我看見,要不要再看見我就是由我決定,而不是你。”他冷冷地望著她,陰鷙的目光令人恐懼,“不要忘記我的話,我的話永遠都有效。”

看著她不知是因為恐懼還是憤怒而顫抖不已的身子,雷宇綸不發一語地踩著散落一地的鈔票大步離去。

此時,趙心雅再也支撐不住,屈起虛軟的雙腿坐倒在地。

淚眼望著散落一地的鈔票,她的思緒回到了六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