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1)

六年前

“你想帶我去哪裡?”趙心雅瞅著駕駛座上的雷宇綸。

“待會兒你就知道了。”雷宇綸神秘一笑,專心地開著自己心愛的保時捷,在蜿蜒的山路上奔馳。

“哦。”她點點頭不再追問,只是好奇地等著他即將呈現在她面前的驚喜。

認識雷宇綸之後,她平淡的生活增添了許多樂趣,從小生活優渥的他總是懂得吃、懂得玩,當然更懂得討她歡心。

比較起來,花和禮物只是最平常的驚喜而已。

今晚雷宇綸又帶著她到一家海邊的餐廳用餐,他不但包下整間餐廳,還特地聘請了一位小提琴手在現場演奏,在悠揚琴聲的助興下,他們開心地享受浪漫的燭光晚餐。

面對和過去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趙心雅無疑是不安的,但是她卻不能否認自己喜歡雷宇綸帶來的一切,當然也包括雷宇綸本身。

他年少多金、外型出眾、才幹過人,這樣優越的條件足以吸引所有女人的目光,更遑論是年方二十,正處於愛作夢年紀的趙心雅。

她早已深陷情網,無法自拔。

在山路中繞行了許久,雷宇綸總算停下車子。

“這是……”瞪著車子前方的獨棟建築,她不禁倒抽了一口氣。

好漂亮!

這棟紅瓦白牆的房子坐落在半山腰,四周被五彩絢爛的花圃團團包圍,前方還有一座歐式噴泉,細密的水珠正灑向周圍青翠如茵的草地。

“這是我在台北的家。”雷宇綸帶著她來到自己位於台北郊區的別墅,這是雷家名下的產業,也是雷家人回到台灣的住處。

在他的帶領下,趙心雅走進了屋子。

“要不要喝點什麼?我請傭人拿來。”他笑問道。

她搖了搖頭,只是瞪大眼左右張望。

“你家好大哦!”父親是公務員,母親是家庭主婦,趙心雅從小就過著勤儉的生活,這麼豪華的房子她只在連續劇裡見過。

“喜歡的話,我以後常常帶你來。”他笑著承諾道。

“真的嗎?”她純真的小臉上堆滿了笑容,開心地模模柔軟的皮沙發和厚實的木頭桌,還輕輕踩了踩光滑的紫檀木地板。

對於傢俱的材質和價值她並不瞭解,她只是為雷宇綸的話感到窩心,因為他這麼說就表示願意常常看到她。在她單純的想法裡,這就代表了他喜歡她。

看見她的笑容,雷宇綸打從心裡高興了起來,他願意做任何事情來博得她的笑容,哪怕是散盡千金也在所不惜。

他真的好愛她!

自從他們在大樓電梯裡意外地邂逅後,他就知道自己要她,她那清麗如百合的氣質、淡雅如幽蘭的馨香深深吸引了他,當時他便暗暗告訴自己這就是他這輩子所要的女人。在經過打聽後,他立即展開熱烈的追求,很快地讓單純的她陷入情網,成為他的女朋友。

或許是因為心中早已認定她,所以今晚他才會破例地帶她回到自己的住處。

餅去他從不曾讓交往中的女人踏進自己的地方,生怕分手後對方會糾纏不清,縱使他有千百種方法可以讓人從地球上永遠消失,不過預防勝於治療,他向來討厭浪費力氣在這種事情上。

“想不想看看我的房間?”他開口問道。

“你的房間?”她愣了愣,不由自主地紅了臉,“可是我媽說……”

她的母親曾經告誡過她,千萬不要和男人單獨待在房間裡,否則很容易被人佔便宜。

“來嘛!”他抓著她的手往樓梯走去,“我的房間很漂亮,快過來看看,保證你會喜歡。”

“這……”被他拖著往樓上走,她心中有些不安,卻又忍不住好奇。

應該不會怎麼樣吧?

平常約會的時候,雷宇綸對她除了親吻和擁抱之外,並沒有任何踰矩的行為,他一直都很尊重她。況且就算他真的想做什麼,也不一定要在房間裡,車上或客廳都是可能的選擇……

趙心雅一邊說服自己,一邊跟著他的腳步來到他引以為傲的臥室。

房門打開的瞬間,她不禁張大了嘴。

“哇,好漂亮!”半晌後,她才讚歎出聲。

除了門邊的這堵牆外,房間周圍幾乎被落地窗包圍,甚至連屋頂都是由玻璃搭建而成,透過潔淨明亮的玻璃,柔柔的月光灑落在房間的每一個角落。

“我說過你一定會喜歡的。”他笑著把她拉進房裡。

“好像童話故事裡那些小精靈的家。”她張開雙手,深吸一口氣,彷佛在接受月光的洗禮。

“小精靈的家?”他疑惑地看著她,這個女人總是會說一些令他意想不到的話。

“是啊!”她點點頭,“每當月圓的時候,小精靈們總是在月光下跳舞,直到月亮消失在地平線,他們才會躺下來休息。”

“這我就不知道了。”對於這些童話他並不感興趣,但卻十分喜愛她天真的笑臉,“我只知道這裡只有你跟我,我們就代替那些小精靈在月光下跳舞,你看如何?”

話才說完,他便拉住她的小手轉起了圈圈。

“啊——”她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來。

“很好玩吧!我們就一直跳,直到月亮消失為止好不好?”他加快速度讓兩人轉得更快。

“不、不行,我快摔死了!”趙心雅死命地拉著他的手,生怕自己會被甩出去。

“慘了慘了,我停不下來,啊——”他藉機將她甩到柔軟的床鋪上,跟著壓上了她。

“你……”她邊喘邊笑著。

“好不好玩?”他吻了吻她的唇。

她笑著點點頭。

“再來玩點別的好不好?”他的吻灑落在她的臉上,最後回到她的唇瓣前吸吮糾纏,直到她在他身上癱軟。

“停、停一下……”她快喘不過氣了。

“把你交給我好嗎?”他在她耳邊吹著氣,柔聲低喃:“不要拒絕我,我真的好愛好愛你。”

“我……”趙心雅猶豫了,她一向保守,從來就沒想過在結婚前和男人發生關係。

“不要擔心,我一定會娶你的。”他明白她在擔心什麼,所以舉起雙手向她保證。

“但是……”她還是很擔心。

“難道你不相信我?”他一點一點地將她誘進陷阱裡。

“不、不是。”她急忙搖頭。

“或者你根本不愛我?”

在男人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痴情的女人通常很難再拒絕,為了證明自己的愛,她們只有乖乖將自己交出去。

雷宇綸從來不用這種方法得到女人的身體,因為他不喜歡,也沒必要。

不過,這次是例外。

他要她,從見面的第一天起他就想將她據為己有,這樣的念頭不斷在他心中茁壯,直到數個月後的今天,他再也忍不住了。

他急迫地想讓她成為他的。

“我、我沒有不愛你……”果不其然,從未談過戀愛的趙心雅立刻慌了手腳,心中不由得開始擔心是不是自己不答應給他,他就不要她了?

“那就證明給我看。”他半帶強迫地動手解開她胸前旳衣釦。

他一向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絕不容許她從自己手中溜走。

“可、可是……”她驚惶地想推開他,又怕明顯的拒絕會讓他以為她不愛他,於是在半推半就中,她的衣服已經鬆了開來。

熟練地解下她的,他溫柔地揉弄著她的渾圓。

趙心雅羞得用雙手掩住小臉,卻訝異地發現自己的身體逐漸起了變化,一股前所未有的電流竄過她的身體,讓她全身燥熱不已。

“喜歡嗎?”雷宇綸的舌撫過她另一邊尚未盛開的蓓蕾。

除了驚喘,她再也說不出話。

吻過她一身的羊脂玉肌,他一步步地加強挑逗的強度,直到她逸出嬌喘、全身溼汗,他才撥開她的雙腿,將自己推進她嬌小的身軀裡。

緊窒的甬道遭異物侵入,原本的快感陡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撕裂般的痛楚。

“好痛!”她本能地伸手推拒,雙手卻被他壓制在身側。

“乖,讓我愛你……”他低啞地道,絲毫沒有放棄的意思,只是將她的腿抬得更高,讓自己更加深入。

或許是想要她的慾念過於強烈,他完全顧不得她在自己身下痛得抽搐顫抖,仍強行進出她未經人事的身體。

掙不開他有力的懷抱,也推不開他沉重的身體,她只能躺在他身下,震驚地感受他的霸道和狂野。

在一切結束後,趙心雅早已哭紅了雙眼,床單也被她的淚水浸溼了一大片。

“對不起,是我失控了……”平復喘息後,雷宇綸歉疚地望著她佈滿淚痕的小臉,心疼地又親又吻,不斷地向她陪罪,“女孩子的第一次都會比較痛,以後就只有快樂沒有痛苦了。”他舉起手向她保證。

“真的?”她含著淚半信半疑地看著他。

“真的,不相信我們再試一次。”他躍躍欲試,她甜美的嬌軀他怎麼都要不夠。

“不要了……”感覺到體內的陣陣抽痛,她嚇得蜷起身子,直往角落躲。

看著她這副又羞又怕的模樣,他忍不住笑了起來。

“傻瓜,我跟你開玩笑的。”縱然他興致勃勃,卻不想嚇壞她,“我們去衝個澡,然後就送你回家。”

她父親規定的門禁時間是晚上十點,所以他總是在十點以前將她送回家。

“我們?”他的說辭讓她紅了臉。

“當然是我們。”他笑道:“你已經是我的新娘,難道我們還不能一起洗澡?”

雷宇綸將她抱起,往浴室走去。

新娘……

半歛著星眸,趙心雅羞澀地將臉埋在他結實的胸膛裡,腦海中編織著未來的美夢,胸口充塞著前所未有的甜蜜與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