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2)

“宇綸,我……”瞪著兩人交握的手,趙心雅欲言又止。

“什麼?”雷宇綸笑著將目光移開忙於吃東西的小杰,回到低首不語的趙心雅身上。

“你相信我好嗎?”她的頭垂得更低了,“我真的沒有、沒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

聞言,他的笑意凝結了。

餅了一會兒,他抽回自己的手,語氣淡得不帶一絲情緒,“過去的一切我不想再提,我只在乎以後的事。”

他沒有再看她一眼便走到小杰身邊,開始搶起他盤中的蛋糕。

愣愣地看著他的俊顏,趙心雅的胸口不由得一陣揪痛。

他還是不願相信她,反而情願相信那一疊不知從何而來的照片。

難道她真的必須揹負這個未曾犯過的罪名過一輩子?

難道她得永遠為自己不曾犯過的錯誤被人鞭笞?

想著想著,她悲傷的淚水又情不自禁地盈滿了眼眶。

坐在注滿熱水的浴池裡,趙心雅換下一身又溼又髒的衣服,舒舒服服地泡著熱水澡。

雖然泰國氣候炎熱,她還是維持多年來泡澡的習慣,每當感覺疲憊,或是精神壓力大的時候,她就會利用泡澡來紓解緊繃的情緒。

唉,雷宇綸還是不相信她!

想到這一點,她就難過不已。

無奈地撥了撥水面,彷佛想把煩惱撥走,但無意中她卻在水面上瞥見一抹奇怪的倒影。

看起來好像是某種動物……

這是她的錯覺嗎?

她寒毛直豎地轉過頭,就見一隻色彩鮮豔的小蛇正在浴池邊對她吐舌,彷佛在向她示威一般。

蛇!真的是蛇!

那小蛇身上鮮豔的花紋在燈光的照射下閃閃發亮,一看就知道是毒性極強的蛇類。

頓時,趙心雅全身的血液彷佛全都衝到了頭頂,她嚇得爬出浴池立刻往門口跑。

怎麼會這樣?

她到底是造了什麼孽?

居然讓她在這一天之中,經歷被人丟進水中和被自己最害怕的動物追殺的恐懼!

是的,這是不折不扣的追殺!

那隻漂亮的小蛇已經沿著浴池邊飛快地滑到她面前,正豎起半個身體前後搖晃地向她挑釁。

“啊——”她尖叫著想拉開門跑出去,卻發現門竟然被人鎖上,無論她怎麼用力都拉不開。

怎麼辦?

“救命啊!”她不斷地拍打著門板,並扯開喉嚨大聲呼救。

孰料,她激烈的身體動作更加激怒了小蛇,它吐信攻擊的動作漸趨明顯,她再也顧不得拍門求救,只是尖叫著左閃右躲,努力在浴室裡躲避小蛇的追逐。

“嗚嗚嗚……救命啊!”這會兒,她已經一面哭一面求救了!

她跳到馬桶的水箱上頭,蜷著身體拿著馬桶刷不斷驅趕小蛇,“走開,別過來!”

小蛇全然不理會她,索性攀上馬桶刷向她的纖手靠近。

“啊——”她尖叫著將馬桶刷和小蛇一起甩進裝滿熱水的浴池裡。

這下子總該淹死它了吧!

趙心雅急忙衝到門邊用力拍打不知為何被反鎖的門,心中害怕不已。

“開門!快點開門啊!”她一邊用力地拍打著門板,一邊回頭觀察小蛇的動靜。

原以為已經被淹死的小蛇,居然扭動了體,又若無其事地游回地板上,朝她而來。

天哪!蛇居然會游泳?

是她太無知,還是泰國的蛇比較厲害?

一陣頭暈目眩後,趙心雅差點嚇昏了過去。

就在小蛇再次靠近她時,門突然被人從外面推開來。

彼不得自己全身赤果,她尖叫著衝出去撲到來人身上,不但雙手摟緊對方的脖子不放,雙腿還緊夾著對方的腰臀,那姿勢說有多曖昧就有多曖昧。

“喂,你怎麼了?”隱約聽見她的尖叫聲,雷宇綸急忙從客廳趕到房間的浴室,對她突如其來的動作,感到既吃驚又好笑。

“有蛇!”她緊抱著他叫道。

他一低頭,果然看見在地板上有隻色彩鮮豔的小蛇。

這是——

他眯起眼睛全身警戒了起來,自小在泰國長大的他自然瞭解這隻小蛇有多厲害。

這隻小蛇名為“綵衣”,數量稀少,毒性極強,只要被它咬上一口,數秒內便會毒發而亡。

但家裡怎麼會冒出這樣的不速之客?

“你先下來。”他推了推她。

“不要、不要!”只要那隻蛇還在,說什麼她都不要下來。

“你不下來我怎麼捉蛇?”他又好氣又好笑地提醒她。

“我……”她心不甘情不願地從他身上下來,瞪著那隻小蛇,躡手躡腳地往後退。

見她退離到安全的地方,雷宇綸口中發出一陣嘶嘶聲,並朝小蛇靠近。

聽見他口中的嘶嘶聲,小蛇似乎冷靜了下來,不再像剛才那樣充滿敵意地豎著身體。

他陡然探出手,一把捏住小蛇的頭將它抓了起來。

這真是太厲害了!

見雷宇綸逮住小蛇,趙心雅不禁鬆了口氣,眼中滿是對他的崇拜。要不是他手上還抓著那隻小蛇,她一定會撲過去獻上她的吻。

雷宇綸研究似地看著手裡的小蛇,思考它出現在這裡的可能原因,隨後抬頭看了看趙心雅,眼中充滿訕笑之意。

“去把衣服穿起來!”他提醒道。

直到此時,趙心雅才想起自己身上連一件遮蔽物也沒有,立即紅著臉拿起床上的睡衣穿上。

羞死人了!

罷才她就這樣光溜溜地撲到他身上,而且還賴在他身上不肯下來,真是羞死人了!

“我很喜歡你剛才的姿勢。”他故意眯起眼看她,“乖乖留在這裡等我回來,待會兒我們就來試試。”

什麼?

她的小臉漲得更紅,不敢看他。

雷宇綸轉過頭,笑容立即自臉上消失,看了看手裡的毒蛇,他若有所思地走了出去。

有關這隻稀有的嬌客……

他一定得弄清楚這是怎麼回事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