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1)

水晶吊燈發出耀眼的光芒,夜已深,雷家大廳裡卻聚集了五、六個人,所有人皆面色凝重地團團將一名中年男子圍在大廳中央。

雷宇綸端坐在沙發上,冷冷地瞪著跪在自己面前不遠處的中年男子。這傢伙不知道是受了什麼人的指使,居然企圖利用毒蛇咬死趙心雅!

在傭人的指證歷歷下,他才連夜將這個中年男子揪了出來。

“為什麼要那麼做?”趙心雅初來乍到,根本不認識這名男子,更遑論會有任何過節,所以他直覺地認為這件事情並不單純。

“老闆,我什麼都沒做,你不要聽他們胡說……”中年男子膚色黝黑、衣著簡樸,是雷家僱用的泰籍園丁,平時就住在花園旁邊的小屋子裡。今天晚上他才剛睡著,就突然被人拖下床,直接帶到大廳來接受老闆的審問。

雖然心中有些不安,但園丁卻仍然矢口否認自己的罪行,還指控其他人誣賴他。

“是嗎?”雷宇綸冷冷地道:“他們怎麼胡說了?”

“我連蛇都不敢碰,怎麼敢捉蛇去咬人?”他連連搖頭否認。

“誰說你捉蛇去咬人了?”雷宇綸指了指圍在四周的屬下們,接著又指著自己,“是他們說了?還是我說了?”

“這……”知道自己已經不打自招,園丁的臉色登時變得慘白。

糟糕,被識破了!

他不斷暗罵自己愚蠢,卻怎麼也想不透事情是如何被看穿的。

“你以為你做的事情都沒人看見嗎?”雷宇綸起身走到他身邊,“的確,那麼晚了,大多數人都已經回去休息,偏偏今晚小杰突然肚子餓,吵著要吃宵夜,所以送餐點的傭人才會正好瞥見你拎著布袋在我房門口鬼鬼祟祟的。你說,放蛇的人不是你還有誰?”

“我、我……”園丁萬萬沒想到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被人看在眼裡,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為什麼?”雷宇綸厲聲問道:“為什麼要那麼做?”

他雖然想教訓這個混蛋,不過他更想知道原因,他不認為區區一個園丁會有膽子傷害他的女人。

在雷宇綸的逼問下,園丁雖然全身發抖,卻一句話也不肯說。

“只要你說出來,我就饒了你,如何?”雷宇綸狠狠地在他的腰間踢了幾腳,“你應該知道我對付敵人的手段,如果你想嚐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我現在就可以成全你。”

腰間捱了幾下重擊,園丁痛得倒在地上哀號,卻仍不願說出自己的動機。

“既然你什麼都不肯說……”雷宇綸用力拍了拍手,“留你在這世上似乎也是多餘的了。”

聽見他的擊掌聲,其中一名屬下立刻雙手奉上一個小鐵籠。

雷宇綸打開籠子,小心翼翼地將一隻色彩鮮豔的小蛇抓在手裡,接著在園丁面前蹲下,緩緩地將蛇湊向了他。

“不要……”瞪著自己弄來的小蛇,園丁嚇得冷汗直流。他自然知道這隻小蛇的厲害,只要被它咬上一口,他就死定了。

“你說,如果我把這個小東西丟到你的衣服裡會怎麼樣?”雷宇綸伸手拉開他的衣領,作勢晃了晃手中的小蛇。

一個人會如此堅不吐實,通常不是為利就是怕死,若不是對方給了他一筆錢讓他日後享用不盡,就是以死威脅他不許洩密。

園丁嚇得拔腿想逃跑,四周卻全被雷宇綸的手下圍住,除非他突然生出一對翅膀,否則哪裡也去不了。

見到小蛇已經近在眼前,園丁很快就決定投降。

以後死總比現在死要好,況且死人有再多錢也沒辦法花。

“我說、我說就是了……”瞪著不斷吐信的小蛇,他不禁往後縮了縮。

雷宇綸滿意地點了點頭,將小蛇放回籠子裡,然後又坐回沙發上。

“是、是有人要我做的……”園丁吞了吞口水。

“什麼人?”這簡直就是廢話,他要知道誰是主謀,是誰膽敢跟他過不去。

“是、是夫人……”他的聲音小得不能再小,彷佛這麼一來雷宇綸就不會聽到似的。

“夫人?”雷宇綸的臉色一沉,“哪個夫人?”他已經隱約猜到是誰,但心中卻不願意相信。

“就是、就是您的母親……”園丁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把真相說出來。

“你胡說!”雷宇綸臉色鐵青地大聲斥責。

“是真的、是真的!”他明明已經說了實話,為何老闆仍不相信?“她給了我好多錢,要我什麼都不能說,更加不能讓老闆你知道,否則就要找人砍死我……”

頓時,雷宇綸只覺得腦中一片混亂。

這傢伙已經嚇得屁滾尿流,不像是在說謊,況且……

他父母不喜歡趙心雅的事情根本無人知曉,如果這個土裡土氣的園丁是胡亂拉人下水,也應該不會扯上他母親……

雷宇綸很快做出了判斷。

他不得不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接受自己的父母居然因為反對,而不惜要趙心雅的命!

怎麼會這樣?

“老闆,這傢伙要怎麼處置?”雷宇綸的屬下見他愣在當場便出聲詢問。

“把他帶下去看好,別讓他給跑了。”縱使心中充滿了憤怒和不敢置信,他卻依然指揮若定,“今天發生的事誰也不許說出去。”

他嚴厲地看了在場所有人一眼,“要是讓我在外頭聽到任何風吹草動,你們就全部提頭來見,聽見沒有?”

雷家發生這樣丟臉的“內鬨”自然不能夠讓外人知道,至於這個問題該怎麼解決……

雷宇綸揮手斥退所有人,兀自陷入了沉思。

“宇綸,你來了!”看見寶貝兒子回家,雷母高興地招呼著,還東張西望地彷佛在找尋什麼,“小杰人呢?怎麼沒看到他?今天他沒有跟你一起來嗎?”

“沒有。”雷宇綸冷冷地瞥了她一眼。

看見他陰沉的臉色,雷母不禁想是不是自己的“謀殺”計劃已經成功了,所以他才會這般陰沉,如果真是這樣……

她的臉上出現了喜色。

“幹什麼不帶小杰一起過來?”坐在一旁的雷聿鳴十分不滿,“你難道不明白現在小杰才是最受歡迎的人,你已經退居到第二位了嗎?識相的話,以後就帶著小杰一起來,知道嗎?”

“小杰沒過來,不過,我帶了個人來見你。”他揮了揮手,命令道:“把他帶進來!”

話才說完,園丁就被人給推進了大廳。

“這傢伙幹了什麼好事,你們不會不知道吧?”他的語氣比剛才更冷。

雷聿鳴夫妻臉色變了變,卻故作鎮定地道:“他做了什麼事?”

“別不承認,是你們指使他放蛇咬死心雅,好讓我對她死心是不是?”

“喂,你別胡說八道,一大清早沒事帶了個人來找我們晦氣,你到底是哪根筋不對?”雷聿鳴先發制人地率先發飆。

“就算我們再怎麼不喜歡她,也不至於做出那種事。”雷母決定要打死不承認。

“這傢伙都已經親口承認了,你們否認也無濟於事。”他從來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居然是如此的冷血。

“你情願相信一個下人說的話,也不相信父母說的話?”雷聿鳴生氣地道:“你是被那個女人迷昏頭了不成?居然連誰是誰非都搞不清了!”

“誰是誰非我心裡很清楚。”他譏諷道:“這傢伙對於你們討厭心雅的事一無所知,就算他想栽贓也不會扯上你們兩個,你們就痛痛快快地承認,省得大家浪費時間。”

眼看紙包不住火,雷母嘆了口氣,“我們這麼做也是為了你好。”

“放屁!”聽見母親親口承認,雷宇綸更加氣憤,“什麼叫為我好?不要以為你們是我的父母就可以插手我的事,如果你們是真的為我好就別管我,只要專心抱你們的孫子就行了!”

“你這是什麼態度?”雷聿鳴的聲音大得足以掀翻天花板,“是我們叫他做的又怎麼樣?誰教你要看上那個狐狸精!不知有多少名門淑媛等著你去娶,偏偏你就要跟那個賤人廝混!”

雷宇綸的目無尊長惹得雷聿鳴大動肝火,他怒氣衝衝地又吼道:“我還可以告訴你,當年照片的事也是我們……”

“聿鳴!”雷母尖叫地打斷他的話。

“你怕什麼?”雷聿鳴氣得全身發抖,“反正你兒子已經無可救藥了,他居然為了一個女人再三忤逆我們,就算告訴他又怎麼樣?”

照片?難道那些照片也是他父母搞的鬼?

“說清楚,那些照片到底是怎麼回事?”強壓下心頭的怒氣,雷宇綸咬牙切齒地問道。

“其實也沒什麼……”雷母吞吞吐吐地欲言又止。

“說清楚!”雷宇綸的眼中幾乎要冒出火來。

“想知道就告訴你!”雷聿鳴氣得全豁出去了,“那個女人喝了摻安眠藥的水,睡得不省人事,教人拍幾張照片又怎麼樣?”

當年他們派人到台灣潛入趙心雅的住處,在她的飲用水中動了手腳。那天晚上趙心雅喝了加入安眠藥的開水後睡得特別香甜,就連衣衫被人解開,身旁多了一個男人都沒感覺。

“你讓人欺負她?”想起那些親熱的照片,雷宇綸再也忍不住地揪住雷聿鳴的衣領。

“沒有、沒有,沒有的事,我們只是要人拍幾張照片而已。”雷母急忙拉住雷宇綸的手,企圖將兩個劍拔弩張的男人分開。

她並沒有撒謊,拍完照後那些人便神不知鬼不覺地離開,彷佛什麼也沒發生過,所以趙心雅才會一直無法理解那些照片是從何而來的。

“想不到雷氏企業的大老闆會做出這麼無恥的事,居然去陷害一個無辜的女孩子!”知道事情的真相後,雷宇綸真的氣炸了,兩隻手依然緊揪著雷聿鳴的衣領,完全沒有要放開的意思。

“我們也是為了你好,才會出此下策。”雷母拼命地眨著無辜的大眼向兒子求饒,她知道這回他是真的氣壞了。

“你們——”雷宇綸氣得雙眼發紅,額頭的青筋也顯而易見。

“你想怎麼樣?”從來沒見過兒子如此暴怒的模樣,即使是身為他父親的雷聿鳴也有些害怕。

瞪著自己的父母,過了好半晌後,雷宇綸才慢慢鬆手放開自己的父親,轉身往大廳外踱去。

“宇綸,你……”雷母欲言又止。

停下腳步,雷宇綸轉過頭。

“你們是我的父母,我的確不能對你們怎麼樣。”他冷冽的眼中閃過一抹疲憊。這是自他有記憶以來第一次感覺到累,並非是因為昨日的一夜無眠,而是心靈上無法負擔的沉痛。

“現在我只想還心雅一個公道。”他一字一句地道:“如果你們依舊對她不滿,依舊想除掉她,那你們盡避放手去做,一旦心雅有任何閃失,我會用我這條命抵給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