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2)

在雷宇綸的安排下,小杰自用完早餐後就開始一連串的學習課程。

趁著兒子在書房裡上課,趙心雅也在起居室裡拉著一名通曉中泰語的華裔女傭努力學習泰語。

“救命”是她想學的第一句話,因為這樣在危急時,當地人才聽得懂她在叫些什麼。除此之外,她也確實想學好泰語,因為她已經沒有離開這裡的打算。

看過雷宇綸和小杰相處的情形,她明白小杰需要一個父親,不管她再怎麼努力,也永遠無法取代父親的角色。雖然雷宇綸對她的態度若即若離,時而熱情時而冷淡,不過只要他尊重她,她願意為了小杰留下,給小杰一個完整的家。

當然她心裡明白,其實,她也捨不得離開自己心愛的人,無論當年他是如何無情地誤會她、拋下她,她依舊深陷在他編織的情網裡無法自拔,她依舊為他心動也為他心痛。

“吃飯就是……”

當女傭正努力地傳授她最基本的生活用語時,一陣腳步聲由遠而近地往起居室傳來,也讓起居室內的兩人同時抬頭向門口看去。

只見雷宇綸站在門外,定定地望著趙心雅。

他揮了揮手,女傭便識趣地退下。

“我、我正在學泰語……”看見他盯著自己不放,趙心雅紅著臉喃喃地解釋道。

“心雅……”他低聲輕喚,聲音略帶嘶啞。

他已經很久不曾如此深情地呼喚她,自他們再次見面以來,他總是你呀你地叫著她,就像她是個沒有名字的人一般。

但……今天似乎很特別。

趙心雅還來不及從驚愕中回過神,就被他健壯的雙臂摟進懷裡。

“心雅……心雅……”他低喃地喊著,掩不住心中的深情和不捨,彷佛想將這兩個字深深地刻在心版上。

當年的誤會如一道無形的牆橫亙在他們之間,如今那道牆消失了,他積壓已久的愛意再也壓抑不住地湧了上來。

“放開我好嗎?我快喘不過氣了!”感覺自己胸口的空氣幾乎全被擠壓出體外,趙心雅掙扎著用力吸氣,同時為他的行為感到不解。

這個男人八成是吃錯藥了,今天早上還十分冷淡,怎麼才從外頭回來就變得如此深情款款?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直到他鬆開手,她才疑惑地問道。

“我很抱歉……”望著她佈滿疑問的大眼,他忍不住又將她摟進懷中,“以前是我誤會了你,請你原諒我。”

想起她當時絕望無助的小臉;想起她為了留下孩子,被她父親逐出家門;想起她這些年來的無依無靠,他不由得自責了起來。

要不是他父母搞鬼、要不是他誤信謊言,他們怎麼會分開這麼多年?她又怎麼會受那麼多苦?

“誤會?”她掙扎地抬起頭,愣愣地看著他,“你是說……你、你知道你誤會我了?”

雷宇綸點點頭,心痛地再次擁緊她。

“你怎麼會……”她情不自禁地哽咽了。

為什麼?

許多年前發生的事,連她自己都不清楚來龍去脈,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突然真相大白?

“那是因為……”

嘆了口氣,他躊躇了半晌,最後還是緩緩道出了真相。

趙心雅越聽臉色越蒼白。

原來是他父母無法接受她,所以當年才會誣陷她以逼迫他們分開,如今甚至想要她的性命。

雖然他們之間的誤會已經冰釋,但趙心雅卻對這件事耿耿於懷。

“他們真的那麼討厭我?”偎在他胸前,她難過地問。

“雖然我知道自己沒有資格這麼說,但是請你原諒他們好嗎?”他溫柔地撫過她的秀髮。

“我不怪他們。”她的眼睛盈滿了淚水,“我只是一個平凡的女人,他們當然希望你找一個能夠和你匹配的對象。”

她明白自己出身平凡,不是他父母心目中理想的媳婦,他們要的是能和他們雷家門當戶對的大家閨秀,而不是她這個平凡的女人。

“不管他們怎麼想,我只要你。”在她額上印下一個吻,雷宇綸溫柔地道:“從見到你的第一面開始,我就知道自己要的是你,從今以後我們要好好地過自己的日子,不要再讓別人影響我們。”

“我們……”她喃喃地道。

“是的,你跟我,還有小杰。”

“可是……”雖然一家三口能在一起過著幸福的日子,一直是她最大的夢想,可是她卻無法漠視在他們幸福的表象後面,有一股極大的力量堅決而強烈地反對著。

況且那股力量是來自雷宇綸的親生父母,是他骨肉相連的親人,她怎麼可能假裝不知道。

“嫁給我,做我的妻子,讓我補償你好嗎?”他熱情地向她求婚,只希望自己能夠彌補這些年來對她的虧欠。

趙心雅不知道該點頭還是搖頭,只能愣愣地看著他。

“你到底答不答應?”他要知道她的答案。

“我……”

“如果你不答應,就表示不肯原諒我。”他開始耍賴了。

“這……”

“怎麼樣?”

咬了咬唇瓣,她總算點頭了。

“太好了!”他開心地像個孩子般抱起她開始轉圈圈,口中還不斷髮出愉悅的歡呼聲,直到放下她以後,他才略帶猶豫地道:“不過,有件事情我希望你能夠諒解……”

“關於你父母的事?”她明白他的難處。

“再給我一點時間好嗎?”他心中滿是對她的歉疚。

當年他也說過同樣的話。

一點時間?這種事真的是一點時間就能夠解決的嗎?

這麼多年過去,他的父母還是不願意接受她啊!

看出她的遲疑,他的眉心略微皺起。

“不管怎麼說,我還是希望我父母能夠接受你,更希望我們的婚姻能夠得到他們的祝福。”

他從口袋裡拿出預備好的鑽戒,套進她的手指,“如果你願意,我們晚一點再舉行婚禮。”

他明白她是善體人意的,卻依然有些擔心她無法諒解,“不管有沒有婚禮,在我心裡你始終是我的妻子,當然如果你堅持,我明天就娶你……”

她用食指封住他的唇。

“你應該知道我不在乎這些的。”

她將臉貼在他的胸膛上,“只要你肯相信我、別懷疑我,對我來說就已經足夠了。”

“真的?你不是哄我的吧?”雷宇綸感激地擁緊她。

“當然。”她反手抱緊他,努力把即將落下的淚水眨回眼中,“都過了這麼多年,我怎會在意多等一些時候?”

“心雅……”

兩人深情互望了一眼,四片火熱的嘴唇緊密貼合。

她熱情地回應他給予的一切,珍惜眼前的每一分每一秒。

她要牢牢記著他的氣息、他的擁抱、他的撫觸,她要將他的一切全都烙進她的心中……

因為這一切都將成為往事、成為回憶,在未來的日子裡,將不會再出現在她的生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