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1)

在人聲鼎沸的曼谷機場裡,趙心雅帶著小杰坐在候機室等著上機的時刻。

“媽咪,爸爸為什麼沒有來?”走進機場後,小杰就一直東張西望地找尋父親的身影。

“因為爸爸不跟我們回台灣,只有媽咪和小杰一起回去。”面對小杰的疑惑,趙心雅只得耐心解釋。

小杰愣住了。

“為什麼?”晃著可愛的小腦袋,他完全不能理解,“我們為什麼要回去不住在這裡?我想跟爸爸一起住。”

爸爸不是說要三個人住在這裡的嗎?

回到台灣,他就只能和媽咪住在那棟小小的房子裡,既沒有漂亮的花園,也沒有大大的游泳池,更沒有爸爸陪他玩,他好希望能夠永遠住在這裡。

“因為……”趙心雅忍不住苦笑了下。

因為雷宇綸的父母討厭她、無法接受她,但她該如何向小杰說明這個殘酷的事實?

暗自嘆了口氣,她勉強地笑了笑,“媽咪的假期已經結束了,所以要趕回去工作,不能一直待在這裡,以後媽咪有空再帶你來看爸爸好不好?”

為了轉移小杰的注意力,她接著又道:“難道你不想念呂阿姨?不想念外婆嗎?回去以後你就可以看到她們,還可以找雯雯和小邦玩,對不對?”

雯雯和小邦都是鄰居的孩子,也是小杰幼稚園的同學。

聽到這些熟悉的人,小杰立刻露出了笑臉,“那我們趕快回去,我好想看見他們,小邦還欠我兩顆珠子,我得跟他要回來。”

不管怎麼說,小杰都是在台灣長大的,對台灣這塊熟悉的土地擁有許多的回憶和很深的感情,待在泰國的這段時間雖然教他難忘,但卻還不足以取代過去的一切。

“好啊!飛機快來了,我們晚上就可以到家了。”看著牆上的鐘,趙心雅感傷地笑了笑。

趁著雷宇綸出國不在,她私自帶著小杰來到機場,打算偷偷回台灣。由於他們的誤會已經冰釋,雷宇綸自然不會再限制她的行動,甚至還特別指派司機給她,因此她的行動十分順利,完全沒有受到任何阻礙。

她相信只要回到台灣,離開雷宇綸的勢力範圍,不管他願不願意,最後都只能尊重她的決定,再也不能強迫她和小杰留在泰國。

她怎麼能夠留下?

想起他的父母為了拆散他們,不惜叫人偽造照片,甚至奪取她的性命,她如何能留下?

她沒有忽略、更不會忘記,在他提起他父母時臉上的為難。

她不是不願意等,更不是不諒解,她只是明白像自己這樣的女人永遠無法令他父母滿意,只要她存在一天,他的為難就會多一天,她是這麼的愛他,如何忍心讓他為難?

而且更令她害怕的是,他父母如此處心積慮地想除去她,就算他們無心傷害小杰,但萬一……

所以她情願選擇離開,讓這份愛情深埋心底,也不願意讓任何可能的遺憾為這份愛情帶來缺陷。

看著手上閃閃發亮的戒指,她低頭在戒指上印上深深的一吻。

有了他的愛,這一生就足夠了,她不打算再強求什麼,況且她還有小杰,上天待她並不薄。

這趟泰國之旅著實值回票價。

至少她不再含冤莫白,她已經找回了曾經失落的愛。

雖然已經曠職兩個多月,公司上下依然歡迎趙心雅的歸來。就算不論她工作負責認真、態度溫和有禮,光是念著心中的那份情意,何耀元就捨不得開除她。

對於那天在機場發生的事,所有人都擔心不已,何耀元甚至透過關係請外交人員協助,但不管他怎麼努力就是打聽不到趙心雅的下落,想不到她竟然會奇蹟似地出現在公司。

面對眾人的好奇,趙心雅並未多說什麼,只是簡單地推說是誤會,在查清楚真相後,泰國當局就將她釋放了。

即使對她的說辭仍抱持著懷疑的態度,大家還是接受她的解釋,因為除此之外,誰也想不到更恰當的解釋。

趙心雅再次回到以往平靜的生活,再次埋首於忙碌的工作中。起初她還是有些提心吊膽,生怕雷宇綸會到台灣找她算帳,縱然她已經留下了一封信向他解釋自己的苦衷。

向來冷酷自傲的他,能夠接受她的不告而別嗎?

她並沒有太大的自信。

不過隨著時間過去,在一個多月後的今天,她慢慢放下了心。這段時間他不曾來找過她,甚至連通電話也沒有,她相信雷宇綸應該已經接受了她的作法,否則早就出現在她面前質問她了。

他一定也認為只有分開才是最好的辦法。

將兩個不合適的人硬是放在一起,註定會成為悲劇,所以在悲劇發生前趁早分開,給彼此新的機會才是正確的。

就是因為抱著這樣的心態,趙心雅第一次答應了何耀元的邀約。

兩人坐在氣氛浪漫的餐廳裡,開心地聊著天。

她應該要開心的,何耀元是個不可多得的男人,不但外表英俊,對她又熱心,還不嫌棄她的過去,甚至願意接受小杰。

如果這樣還不開心,那她也未免太不知足了!

思及此,趙心雅努力地咧嘴笑著。

看見她笑,何耀元笑得更開心了,他今晚的心情就如同浮在雲端般地飄飄然,能夠和自己傾慕已久的佳人共進晚餐,是他夢寐以求的事,他怎麼能夠不開心?

只可惜他的快樂並沒有持續太久,在趙心雅接到一通電話後,所有的浪漫氣氛立刻遭到破壞——

“喂……”趙心雅原本以為是小杰打電話來,想不到手機裡卻傳出一個教她又愛又怕的聲音。

“女人,約會還愉快嗎?”

他們才分開一個多月,雷宇綸的聲音她自然不會陌生。

他人在哪裡?怎麼會知道她在約會?

“我和小杰正在機場,想見兒子就到泰國來找我。”

說完這句話,他立即掛斷了電話。

趙心雅呆若木雞地坐在椅子上,動也不動地看著手機,過了許久才回過神來。

為了確定雷宇綸不是開玩笑,她急忙打電話到呂麗婷的住處,但電話鈴聲響了半天卻沒有人接。

為了讓她安心出門約會,呂麗婷自願替她照顧小杰,所以她家裡不應該沒有人才對。

會不會是出門了?有時候小杰會吵著要買零食。

她一面自我安慰,一面不死心地撥著呂麗婷的手機號碼,但卻依然是無人接聽。

這下子趙心雅再也坐不住了,她不得已地向何耀元坦白了這件事,並請他載她回家。

中間卡著孩子的親生父親,何耀元明白一個事實,除非奇蹟出現,否則他和趙心雅之間可以說是機會渺茫。

趙心雅歉疚地望了他一眼,卻無暇多說什麼,下車後立即衝上樓,但她不是先回自己的住處,而是先按呂麗婷家的門鈴。

叮咚——

她按了電鈴半天卻沒人應門。

“嗚……嗚……”

這時門內隱約傳來一陣模糊的申吟聲。

趙心雅又急又怕,下意識地抓著門把轉動,待門被打開後,她才發現門根本沒上鎖。

“麗婷!”當她衝進門時不禁呆住了,呂麗婷手腳遭到反綁,整個人倒在地上,嘴巴里還被人塞著一塊布,正不斷地發出嗚嗚的悶叫聲。

雷宇綸沒有騙她,這樣的傑作也只有他做得出來。

他並沒有放棄,甚至還親自出馬絆住她的好友,然後將小杰帶回他的世界。

此時,趙心雅已經完全明白自己錯了,而且錯得離譜。

現在就是她付出代價的時候了!

大廳裡好安靜,安靜得不可思議。

站在大廳裡,趙心雅目不轉睛地看著眼前的男人,發現他似乎黑了點也瘦了些,臉上還帶著憔悴。

她在做什麼?

搖了搖頭,趙心雅提醒自己,這些都不是她目前應該關心的重點,小杰才是她此行的主要目的。

昨晚發現小杰被雷宇綸帶走後,趙心雅立刻搭乘今天早上的班機前來曼谷,現在人已經到達雷宇綸的住處,站在她最深愛的男人面前。

“小杰呢?”她總算開口了。

“他不在這裡。”他冷冷地回道。

“你、你……”她咬著唇瓣,本想開口要他把小杰還給她,但她知道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索性單刀直入地問道:“你到底想怎麼樣?”

“這句話似乎應該是我問你才對。”他瞪著她,“你為什麼要走?為什麼要帶著小杰離開?我已經承諾要娶你,你也已經答應嫁給我,難道你只是哄著我玩的?”

被欺騙的感覺不斷在他胸口翻騰,也讓他更加氣憤。

“我已經把理由告訴你了,難道你沒有看見那封信?”感受到他旺盛的怒火,她有些害怕。

“信?”他冷笑了聲,“你以為用一封信就能打發我?有話為什麼不當面說清楚?為什麼要偷偷溜走?”

“如果我當面說,你肯讓我走嗎?”她紅了眼眶,“我只是不希望你為難,你不要怪我好不好?”

“怕我為難?何必說得這麼好聽。”聽見她的話,他的火氣更大,“你為什麼不老實說你是怕我無法保護你、無法保護小杰,你根本就不相信我!”

“我沒有不相信你,只是、只是……”她在信裡已經寫得很清楚,為什麼他就是不懂她的心?

“只是什麼?”他憤怒地吼道:“只是你想另結新歡,另外找個男人?你一回到台灣就迫不及待地跟其他男人約會,你以為我不知道!”

“你不要胡說,昨天只是湊巧……”趙心雅當然明白他在指責她跟何耀元吃飯的事,但這麼多年來這還是她第一次跟其他男人約會……她心中不由得為自己叫屈。

“夠了!”他冷酷地打斷她的話,“事到如今我什麼話都不想聽,現在只有一條路讓你走。”

“你想怎麼樣?”

“就像當初一樣。”他冷漠地道:“設法取悅我,只要讓我高興,我就讓你見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