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2)

“你不可以這麼做!”他怎麼可以這麼不講理!

“我當然可以。”他的口氣非常理所當然,“小杰在我手上,我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你既然有勇氣離開我,就該有勇氣承擔離開的後果。”

“你、你不要這麼做好嗎?”趙心雅忍不住地流下眼淚,“我答應你以後不會離開你就是了,你把小杰還給我,不要用這種方式折磨我……”

現在她什麼都不求,只求能天天見著兒子,不要說留下來,就算是要她做牛做馬她都願意。

“現在才說這句話已經太晚了!”他的眼中沒有一絲同情和憐憫,“我不會逼你,要不要由你自己決定。”

他攤了攤手,不甚在意地道:“大門和房間的方向你應該很清楚,一切就看你自己怎麼選擇。”

他拿小杰當籌碼,這叫作不逼她?

趙心雅的眼淚掉得更兇了。

“嗚嗚嗚……你不要這樣……我向你道歉,你原諒我好不好?”她邊啜泣邊哀求著他,只希望他能收回成命。

“我的耐心有限,你最好不要試探我,否則……”不理會她的哀求,雷宇綸除了威脅之外,還是威脅。

知道自己沒有其他選擇,趙心雅無奈地往二樓的房間走去。

她知道自己只有這條路,除此之外再也無路可走。

當初她只要乖乖留下來,小杰現在會好好地待在她身邊,雷宇綸也會憐惜她、寵愛她,看起來她是真的做錯了!

但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大家著想,想不到不但沒有人感激她的決定,還換來了他嚴厲的報復。

事情的發展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踩著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走上樓,雖然只有十幾階的樓梯,她卻險些走不上去。

她再次淪為他的禁臠,必須用自己的身體贖罪,而且絕對不能惹他不高興,否則她可能永遠都見不到小杰。

想到這裡,她的心真的好痛好痛!

淚眼迷濛中,房門已近在眼前,但她卻沒有勇氣推門進去。

她知道一旦推門進去,接踵而來的就是一連串的磨難。他會隨後進來,然後壓著她做盡一切令她痛苦的索求,想起初來乍到的那段期間他施加在她身上的手段,她便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冷顫。

“快點!”雷宇綸站在她身後,開口催促道。

抖著手,她推開了門,踉蹌地走進房裡。

突然,一陣花香撲鼻而至,她愣愣地抬起頭,一片花海登時映入眼簾。

“這是……”

原本素雅的房間裡擺滿了鮮花,更令人驚訝的是,床上竟然還有一件白色的婚紗。

雷宇綸並未如她預期般地撲過來壓倒她,只是撫著她的肩溫柔道:“這是我特地請義大利的師傅替你趕製的婚紗,喜不喜歡?”

怔忡地瞪著眼前的一切,過度驚訝讓趙心雅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如果你對婚紗沒有意見,我們明天就結婚好不好?”他俯身在她頰邊輕吻了下,溫柔的態度和方才有天壤之別。

結婚?

她警戒地回頭望著他,“你到底在玩什麼花樣?”

雷宇綸原本冷硬的臉上早已堆滿了笑容,“我沒有玩什麼花樣,只是想和你結婚而已。”

“那、那小杰……”她念念不忘自己的兒子,如果無法陪在兒子身邊就算是結一百次婚也於事無補。

“小杰就當我們的花童,你看怎麼樣?”他笑著建議道。

“你真的要跟我結婚?”她不敢相信地又問了一次。

他嘆了口氣,“花也買了,婚紗也準備了,難道還會是假的?”

“可是……”她疑惑地瞪著他,“既然這樣,你剛剛為什麼、為什麼對我那麼兇?”

對於他剛才惡劣的態度和威脅,她依舊無法釋懷。

“誰教你一聲不吭就走人,我只是想嚇嚇你,給你一點教訓。”他板起臉,又道:“看你以後還敢不敢隨便跑掉!”

他的語氣充滿了警告逃妻、大振夫綱的意味。

“你怎麼可以……”她噘起了小嘴,“你好壞,為什麼要這樣嚇我?我還以為你真的……你真的……”說著說著,她的眼眶又紅了。

“以為我真的什麼?”他故意逗弄她。

“不準取笑我!”她羞得用雙手遮住了臉。

“我可是真的很想讓你那麼做喔!”他壞壞地一笑,拉下她的雙手放在嘴邊親吻,“以後你得天天取悅我,否則我就一直把你困在床上,不讓你下床。”

“不要再說了。”她的雙頰緋紅,羞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想不到你還戴著它?”看到她手上戴著他所送的鑽戒,他滿意地點點頭,“我還怕你把它扔掉了呢!”

她笑著搖搖頭。這隻戒指早已成為她身體的一部分,即使在昨晚約會的場合,她也不曾取下。

“為什麼突然想結婚?你不是說要晚一點?”她沒有忘記他說過的話。

“因為我怕你又突然跑掉,所以得趕快想個辦法鎖住你。”他似笑非笑地道。

“可是你父母……”繞了一大圈,他們終究還是又回到原來的問題。

“你怕他們無法接受你?”

“他們一定不會接受我的。”她的臉上出現了憂慮。

“為什麼要這麼悲觀?”他不以為然地看著她,“天下間的事情沒有什麼是一定的,你應該知道我會竭盡所能地為你爭取。”

“你不用安慰我了。”她明白這件事情的困難度。

“這不是安慰,我只是在陳述事實。”他定定地看著她,接著抬起頭喊道:“你們可以進來了!”

隨著他的呼喊,門口突然出現了兩大一小。

兩個大人她並不認識,但那個小小的人兒卻是她再熟悉不過的兒子。

“媽咪!”小杰率先衝過來撲進她的懷裡。

“小杰!”用力摟緊自己的寶貝,過了好半天,趙心雅才驚覺另外兩個陌生人正目不轉睛地盯著她。

“心雅,這兩位就是我的父母。”雷宇綸指著身後那兩個陌生人介紹道:“今天他們是特地過來見你,想對你說幾句話。”

他們就是……

趙心雅登時愣在原地,她作夢也沒有想到自己會在這樣的場合與雷宇綸的父母見面。

“歡迎你成為我們雷家的一份子。”雷聿鳴伸出手和她相握。

至於雷母則給了她一個熱烈的擁抱,“希望你不計前嫌,不要責怪我們兩個老人家。”

眼看自己的兒子連命都抬出來,他們兩老想不妥協都不行,他們知道要是再反對下去,只會加深和兒子之間的鴻溝,讓彼此的距離更遠。但若是妥協,至少可以保住兒子,而且還多了一個孫子。

算來算去,妥協對他們來說似乎比較實際。

面對這個突然之間的大逆轉,趙心雅手足無措,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世事無絕對。”雷宇綸摟住她的肩頭微笑道:“怎麼樣?現在你可以安心地嫁給我了吧?”

望著滿室的鮮花、美麗的婚紗和祝福的笑臉,她還有什麼理由說不?趙心雅羞怯地點點頭。

“太好了、太好了!爸爸媽媽要結婚了,我也要做新娘子,我也要跟新娘子一樣美美的!”小杰拿起擺在床上的頭紗,不斷地大聲嚷嚷,最後乾脆把頭紗戴在自己頭上拖著滿屋子亂竄,可愛又調皮的模樣惹得大夥兒哈哈大笑。

將這幅甜蜜的天倫圖看在眼底,趙心雅心中感動莫名。

看來,結婚似乎是個不錯的主意。

只要時機成熟,又何須排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