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1)

趙心雅和雷宇綸兩個人並沒有在第二天就立刻舉行婚禮。

趙心雅已經等了許多年,自然不差這幾天,她打算好好地安排一下自己的婚事,準備給自己一個快樂甜蜜的回憶。

於是她廣發喜帖,邀請人在台北的同事和朋友前來參加她的婚禮,而且每個人還附上台北曼谷的來回機票一張,以及觀光飯店的免費住宿券。但是唯一令她遺憾的是,她無法將帖子寄給自己的父母,讓兩位老人家替她高興,父親對她的不諒解至今仍是她心頭揮之不去的痛。

唉!她實在不該這麼貪心,人生本來就不是完美的,她所擁有的一切已經比別人多了許多,要是再抱怨就真的太不知足了。

面對心中的遺憾,趙心雅不斷地試圖安慰自己。

結婚當天,她一大早就化好妝換上禮服,靜靜地坐在房間裡等待儀式開始。

由於他們選擇在家中的大花園裡舉行婚禮,平時寧靜的雷宅一時之間變得相當熱鬧,當她瞥見窗外鑽動的人頭,不禁開始有些怯場,希望能永遠待在房間裡不要出去。

“心雅,你準備好了嗎?”雷宇綸西裝筆挺地出現在門口。

“嗯,我都準備好了。”她怯怯地點點頭。

等了半天,他卻沒有要過來接她的意思。

“你猜猜是誰來看你了?”他神秘地對她笑道。

“誰?”她所有的同事和朋友昨天都先到過家裡跟她打過招呼,還有誰會在這個時候來看她?

雷宇綸將房門整個推開,一對上了年紀的老夫婦立即映入她的眼簾。

“爸爸、媽媽……你們、你們怎麼來了?”趙心雅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她眼花了嗎?

趙母連忙走過來握住她的手,“傻孩子,你爸爸已經不怪你了,今天我們是特地過來參加你的婚禮。”

“爸爸他……”她愣愣地看著父親,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要結婚了,那很好。”嚴肅的趙父臉上露出難得的笑容,接著過來拍拍她的頭不再多說什麼。

當初一怒之下將女兒趕出家門,趙父事後後悔萬分,可是礙於面子,他說什麼都不願意放段叫女兒回家。原本是希望柔弱的女兒吃不了苦自己回來求他原諒,想不到這些年來女兒居然咬著牙自己撐過來,讓他既心疼又驚訝。

若不是前幾日雷宇綸上門向他提親請罪,他還真不知道該如何挽回失去的女兒。

這場遲來的婚禮給了他一個機會。

其實毋需多說什麼,趙心雅完全明白父親的想法,她知道他老人家已經原諒了她、願意重新接納她,她更明白那道橫亙在他們父女之間的隔閡已被打破,所以他才會千里迢迢地特地趕來參加她的婚禮。

她感激地望向雷宇綸,知道這一切都是他居中協調安排,他們父女才能夠藉著這場婚禮化解多年來的心結,也彌補了她心中的遺憾。

在趙父和趙母離開房間後,趙心雅再也忍不住地投入雷宇綸的懷抱。

“宇綸,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緊緊地擁著他,她的淚水像斷了線的珍珠般落下。

“說什麼謝不謝的?當初要不是因為我,你怎麼會和你父親鬧翻?讓你們父女和好是我這個做女婿的責任。”他輕拍著她的背安慰道。

淚腺發達的趙心雅哭得一發不可收拾,因為她從來就沒有這麼感動過,這輩子她再也沒有任何遺憾了,她現在是這個世界上最快樂、最幸福的新娘。

看見哭得像個淚人兒的趙心雅,雷宇綸不由得感謝起自己的先見之明,要是在婚禮會場上新娘子就地演出這麼感人的一幕,想來婚禮大概要吃上許多NG,說不定還無法順利進行下去。

“如果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就說出來,不要再哭了好嗎?”面對愛哭的她,他深感無措,“再哭下去妝都花了,待會兒怎麼見人?”

不滿?她能有什麼不滿?她這輩子從來就不曾如此滿意過。

“嗚嗚嗚……”不過,她還是想哭。

雷宇綸暗自嘆了口氣,拿出紙巾替她擦拭淚水。

看來他還是太低估她了,他應該昨天就把岳父岳母請回家才對,這樣新娘子也不會在結婚當天把滿臉的彩妝哭得像調色盤。

“求求你,別再哭了!”他已經被她哭到雙腿發軟了。

“嗚嗚嗚……”她也不想,可是她真的忍不住嘛!

她哭,是因為她太幸福了呀!

在所有的儀式結束後,雷宇綸本打算陪同趙心雅回房換裝,不料她卻拉著他的手往花園的角落走去。

“心雅,咱們該去換衣服了。”雷宇綸提醒道。

“一會兒就好。”她神秘地笑了笑,“你過來嘛!人家有話跟你說。”

“你想跟我說什麼?回房間說不是更方便?”他這個喜歡看小說的老婆總是會說出一些令他意想不到的話,這會兒帶他到這個偏僻無人的角落,大概又是想跟他說一堆甜死人的悄悄話吧!

雖然她的話經常不合邏輯,甚至莫名其妙,但他還是愛聽得很。

就在他暗自偷笑的時候,突然看見前面不遠處站了十幾個人,每個人都目不轉睛地望向自己,一副虎視眈眈的模樣。

雷宇綸立即警戒了起來。

“來嘛、來嘛!”趙心雅一直把他往那群人的方向拖過去。

“你到底要做什麼?”

“來了不就知道了?”

既然老婆堅持,他只得無奈地跟過去。

“是你們!”走近以後,他才發現這些人全都是她在台灣的同事和朋友,雖然心中覺得有些古怪,但他還是客氣地打招呼道:“你們不去前面吃東西,跑到這裡來做什麼?”

“老公,他們有話對你說!”趙心雅笑得甜絲絲的。

“不是你有話對我說?”他揚起了眉。

“雷先生,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領著同事,為首的何耀元笑嘻嘻地看著他。

“我怎麼會不記得?”雷宇綸沒好氣地道:“今天是我結婚的日子。”

自從知道何耀元傾心於趙心雅後,他就一直對他十分感冒,若不是她堅持,他根本不想邀請他來參加婚禮。

“今天是四月十二號對吧?”對於他的冷淡,何耀元絲毫不介意,“那不就是貴國的潑水節?”

“是又如何?”這幾天忙於婚事,他倒是把這個重要的節日給忘了。

“那我們就順便來慶祝吧!”何耀元揮了揮手,立刻有三、四個同事抬著一個塑膠桶過來。

隨意瞥了桶子裡頭一眼,雷宇綸的臉色變了變。

桶子裡頭並沒有什麼可怕的蛇蟻蚊蟲,只有一顆顆漂亮的彩色小氣球,不過汽球裡頭全都裝滿了水,隨著桶子前後搖擺、左右晃動。

到了這個地步,雷宇綸當然明白他們想用水球對付他!“想不到,你們居然有備而來!”

要是沒有事先準備,他們一時之間哪裡找得到這麼多的水球!

“心雅可是我們的好同事,我們豈能空手而來?”何耀元回敬道。

雷宇綸回頭瞪著趙心雅,“好啊!你居然和其他人聯手出賣自己的老公?”

趙心雅露出一個頑皮的笑容,一步一步地往旁邊的椰子樹退去,“誰教你之前對我那麼壞,不但栽贓誣賴我,還一直嚇唬我,所以我一定要給你一點教訓,讓你以後不敢再欺負我。”

“不錯,這個傢伙從以前就一直欺負心雅,那天還把我捆得像顆肉粽,此仇不報非君子,今天一定要給他好看!”積了一肚子氣的呂麗婷率先發難。

接著一群同事也七嘴八舌地開始指責雷宇綸。

“這傢伙害心雅受了那麼多委屈,我們要替心雅出一口氣!”

“而且還害我們為心雅那麼擔心,一定要給他一點顏色瞧瞧!”

“不錯,大家有冤報冤、有仇報仇,動手!”

說完,眾人紛紛拿起水球往雷宇綸身上砸去,其中自然以情場失意的何耀元跟遭受委屈的呂麗婷丟得最賣力。

沒多久,雷宇綸就成了落湯雞。

“你們——”他惡狠狠地掃視著在場的每一個人。

哇,好恐怖!

雖然豔陽高照,但每個人都被他瞧得全身發冷,尤其是率先發難的呂麗婷,更是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完蛋了,這下能留個全屍回台灣就不錯了!

“該死!”憤怒的雷宇綸突然衝向塑膠桶抓起裡頭的水球,開始往眾人身上攻擊,“看你們往哪兒跑?先吃我幾顆炸彈再說!”

一群人愣了愣,不到數秒又爆出了笑聲。

“你才別跑,看招!”

“還跑,看我的!”

在一陣你來我往之中,雷宇綸已經不是唯一的目標物,大夥兒再也顧不得同事之間的情誼,拿起水球就拼命往別人身上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