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2)

倚著樹幹,趙心雅正笑吟吟地看著大家,突然——

砰的一聲,一顆水球正中她的胸口,不但濺溼了她的小臉,上半身的衣服也全都遭了殃。

“是誰?”正當她左顧右盼找尋兇手時,另一顆水球再次擊中她的大腿,將她的下半身也弄溼了。

“老婆,現在輪到你了!”雷宇綸笑道:“別以為你能夠置身事外,看招吧!”

看見趙心雅中標,所有人立刻轉移注意力,紛紛把矛頭指向尚未溼透的她。

“這裡還有一個人是乾的!”

“我們在這裡為她拼命,可不能讓她站在旁邊看好戲。”

“嘿嘿……”

在一群人的奸笑聲中,水球的方向突然統一了起來。

“不行!你們太不夠朋友了,啊——”趙心雅伸出雙手拼命阻擋,不過卻是徒勞無功,不一會兒她全身上下已經溼透,就像是剛從水裡爬出來的一般。

眼看她一身溼透的白紗漸趨透明,除了更加突顯她玲瓏有致的身段外,連重點部位都在太陽下若隱若現,雷宇綸不由得驚怒交加,立刻拉下了臉。

懊死、該死!

他衝到趙心雅面前將她整個人抱進懷裡,然後頭也不回地往屋子的方向走去,“這些水球留給你們自己慢慢玩,我和我老婆還有更重要的仗要打。”

她可是他的新娘子,說什麼都不能讓別人偷看太多,況且全身溼淥淥的她看起來性感無比,他覺得自己就快炸開了。

聽見他一語雙關的暗示,在場所有人立刻大笑出聲,至於趙心雅早就羞得把頭埋進他的胸膛裡。

在這對新人換過禮服再一次出現後,趙心雅的雙腿顯然有些酥軟,若不是雷宇綸及時扶住她的腰,她可能已經跌倒好幾次了。

“你還好吧?”他關心地問道。

“還不都是你害的……”她埋怨地看了他一眼。

“你是說……害得你如此快樂?”他低笑著在她耳邊吹氣。

“你——”想起方才短暫而激烈的歡愛,她的小臉立刻漲成了紅色,羞得說不出話來。

就在此時,一對俊男美女正緩緩地朝他們的方向走來。

這對出色的男女,雷宇綸自然不陌生,左邊的帥哥是他的拜把兄弟韓逸風,右邊的美女當然就是剛成為韓夫人的上杉彤。

“剛才玩水球玩得還愉快嗎?”擁著妻子站在他們面前,韓逸風笑得十分曖昧。

“我當是誰那麼大膽敢捉弄我,原來是你這個臭小子!”剛剛在儀式進行時,雷宇綸就似乎瞥見韓逸風與何耀元兩個人不斷在交頭接耳,雖然心知有異,不過隨著儀式的進行,他很快就忘了這件事。現在回想起來,一定是這小子從中搞鬼,否則何耀元跟他那班同事豈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想到方才自己狼狽的模樣,雷宇綸的拳頭已經逼近韓逸風那張俊俏無比的臉,“這裡可是我的地盤,別以為你是我的拜把兄弟,我就不敢動你,小心我叫人把你丟到海里喂鯊魚!”

韓逸風眼明手快地立刻用大掌擋下他的拳頭,“所謂一報還一報,這個道理你不會不懂吧?當初破壞我的洞房花燭夜,你這個渾小子也有一份,現在不過是還你幾滴水而已,有什麼好大驚小敝的?”

想起自己寶貴的洞房花燭夜就壞在那些拜把兄弟手上,韓逸風的恨意絕對不會比雷宇綸來得少。

“總有一天我……”雷宇綸依舊不甘示弱。

“等你過了今晚再說!”韓逸風語帶威脅地道。

“你敢!”這個王八蛋居然威脅要破壞他今晚的好事!

“我有什麼不敢的?”韓逸風笑得又賊又壞。

“你——”雷宇綸幾乎要撲上去撕爛他的臉。

突然,兩人之間插進了一隻手。

“別生氣、別生氣!”何耀元將兩個氣憤的大男人分開,“雷先生,今天可是你大喜的日子,你怎麼能夠生氣呢?你看看,心雅都快被你嚇壞了!”

眼看兩個男人張牙舞爪的模樣,站在一旁的上杉彤依舊笑吟吟地不為所動,趙心雅卻已經臉色發白。

見狀,雷宇綸只得暫時收歛自己的脾氣,免得嚇壞他的愛妻。

“恭喜你們兩位有情人終成眷屬。”何耀元很有風度地向他伸出手錶示道賀。

“謝謝!”縱使心不甘情不願,雷宇綸還是保持禮貌地和情敵握手,因為他不想令自己的妻子難堪。

“請你務必要好好照顧心雅,否則我很樂意代替你照顧她。”也不知道是為了給趙心雅撐腰,還是為自己出氣,何耀元說道。

“休想,你絕對不會有這樣的機會。”再也顧不得禮貌,雷宇綸氣呼呼地甩開他的手,硬是將妻子帶離現場。

瞪著面容扭曲的老公,趙心雅用手肘撞了撞他,“人家只是開開玩笑,你不要生氣嘛!”

“開玩笑?”他發出低吼,“你幹什麼替他說話?難道你就這麼希望讓他照顧?”

“你說呢?”她眨了眨明媚的大眼不置可否。

“你你你——”他氣得像是想掐死她。

她笑眯眯地看著他,臉上沒有半點害怕。這些年來她為他傷心、為他流淚,現在氣氣他、讓他吃吃醋也是應該的。

餅了一會兒,雷宇綸的眼睛開始發紅,看起來已經和史前怪獸差不多了。

趙心雅知道不能再玩下去,任何遊戲都該適可而止。

“傻瓜!”她偎進他的懷裡,適時給了他一顆定心丸。

這麼好玩的遊戲她打算多玩幾次,才不要一次就玩完了呢!

嘻嘻!最好能玩一輩子。

《本書完》

★《闇翼狂嘯》系列——

1.欲知唐家傲的狂情霸愛,請看非限定情話F1162《幸福的禍根》

2.欲知韓逸風如何追愛,請翻閱非限定情話F1186《王子公主不對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