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努力睜開紅腫的核桃眼,沈書嫚的腦袋有瞬間空白。

隨後,一陣濃烈的失落襲上心頭,在在提醒著她被背叛的事實。思及此,流了一整晚的淚又浮現眼眶。

她趕緊揉揉惺忪睡眼,強迫自己必須學著遺忘,但沉甸甸的心,卻怎麼也提不起勁來,嘆了一口氣,她不停的在心底告訴自己,不能再沉溺於悲傷中。

而唯一能讓她暫且忘卻傷痛的,就只有工作——

思及此,她連忙抓起床頭櫃上的鬧鐘一瞧——“天哪!八點半了。”慘了,居然又睡過頭了。

這幾天,她都得吞安眠藥才能人眠,導致連續幾天都睡過頭。她陡然驚醒,急急忙忙下床,以最快的速度梳洗完畢,卻怎麼也遮掩不了昨晚哭得紅腫的雙眼。

不得已,只好翻箱倒櫃,特意找出塵封已久的粗框眼鏡遮掩醜態。對著鏡子再三確認看不見浮腫的眼袋,她才安心出門。

她搭乘電梯,直達地下一樓停車場取車,但引擎卻怎麼也發動不了。

“怎麼回事?!”她揪緊眉心,反覆轉動著鑰匙,車子仍沒有半點反應,她抽出鑰匙,用力拍打鑰匙孔,完全不像成熟女人該有的舉動。

不死心的插進鑰匙再度啟動,還是沒有動靜。

“不會吧?”連車子都欺侮她?哀嘆一聲,她乏力的癱靠著座椅。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禍不單行,倒榍透了。她到底做錯了什麼?明明被甩的人是她,為什麼還要遭受這種懲罰!她在心裡忿忿不平的嘶吼。

沒多餘的時間哀悼故障的愛車,沈書嫚立即下車,到外頭攔計程車,可偏偏老天爺要和她作對似的,在街口站了三分鐘,就是不見一輛車子經過。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九點半的重要會議,她恐怕是無法準時與會了。

進公司三年多以來,即使偶有病痛,吞了止痛藥後,仍舊去上班。也從不遲到早退,每個月都保持全勤,看來,這個紀錄要在今天破功了。

沈書嫚頹喪的垮下雙肩,無聲的嘆息,她無助沮喪的站在街頭,首度興起請假的念頭。

“叭叭——”驀地,身後響起輕輕的喇叭聲,她下意識的讓開。

一輛高級房車駛過她身邊,在她面前不遠處停了下來,從駕駛座走出一名西裝筆挺、長相俊逸的男子。

沈書嫚第一眼就認出對方的身分—台灣曝光率最高的議員——樓耘紳,也是她的大學學長。

雖然他們講話次數寥寥可數,但對他的印象卻一直非常深刻。

除了出色的儀表格外引人注目外,洋溢出眾的才華以及流利的口才,讓他成為全校女生瘋狂迷戀的對象。甚至,連他校的女孩子都慕名而來,只為一睹他的真面目和耀眼風采。

其實,她心裡一直有個不為人知的秘密—打從第一眼見到他,她就深深被他吸引了。

簡言之,就是所謂的一見鍾情。由於國、高中就讀女校,和異性接觸的機會本就下多,加上她個性保守、缺乏自信,所以根本不敢主動開口和他說話。

何況,他身邊無時無刻都圍著一群人,男男女女皆以他為中心運轉著,她從沒機會、也沒名目靠近他,只能在背後默默的關心他。

他畢業後出國深造,她無從得知他的情形,直到他決定出來參選議員,才又再度掌握他的行蹤。

那份愛慕之情,她從未向任何人提起過,藏在心底多年的情意,卻在一個倒楣的早晨重新湧現。

看著他朝她一步步走近,沈書嫂屏住呼吸:心跳不由自主加快。

現在的他身分不同以往,在政壇上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一舉一動都是媒體追逐的焦點。

他的人氣始終居高不墜,想藉故和他攀上關係的人不知凡幾。

斌人多忘事,他還會記得她嗎?

沈書嫚呆立在原地,腦子卻快速運行著,許多疑問一閃而過。此時樓耘紳噙著優雅的微笑,在她面前站定。

她竟宛若情竇初開的小女生般緊張、臉紅,一股熱氣襲上腦門。

“好久不見。”他凝睇著她,溫柔的問候。

聞言,沈書熳的心漏跳一拍,與暗戀對象不期而遇,心情既驚喜又不免慌張。她推了推眼鏡,抿抿唇,故作鎮定的回道:“好久不見。”但聲音卻透露出些許緊繃和顫抖。

他斂眉,不著痕跡的打量著她——

一頭烏黑的秀髮自然披瀉,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動人。鼻樑上的粗框眼鏡幾乎佔去臉蛋一半面積,伹隱約可見她的輪廓和五官,透著女人的成熟韻味。

標準的上班族套裝,乏善可陳,一如她無趣死板的個性,不過裙下那雙長腿倒是頗有看頭。保守端裝的形象,和大學時並沒有多大差別,一樣那麼教人倒胃口。

他直接而熱切的目光,惹得沈書嫚面紅耳赤,不敢正視他。

“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你。”樓耘紳語氣透著幾許意外,當然,是刻意“演”出來的。

不等她開口,他接續道:“趕著上班?要不要我送你一程?”表面上,他是按照“常理”推斷,其實到目前為止,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

在決定接下她的Case後,他花了三天時間,模清她的作息,等有十足把握後才展開行動,她車子突然故障,就是他的“傑作”。

沈書嫚一臉訝然,受寵若驚,不敢相信從天而降的妤運。

這可是老天爺給她的補償?

她心裡明明雀躍異常,但嘴裡吐出的話卻截然不同。“不必了。”

樓耘紳沒料到她居然會斷然拒絕,著實愣了下,但隨即恢復慣有的招牌笑容,溫文儒雅的模樣,亦是他征服女人的武器之一。

“何必那麼見外?”他打開副座的車門,催促道:“上車吧。”

“真的不必麻煩,我可以自己搭車。”沈書嫚語調平板的回絕。

縱使她心動不已,也明白錯過這千載難逢的機會,以後就不會再有同樣的串運降臨,但她就是無法跨越“矜持”的鴻溝。

她的嚴肅和不擅表達,容易讓人曲解她的意思,常常給人難以接近又愛擺架子的錯覺,然而自己卻渾然不知。

即使是閱歷豐富的樓耘紳,也認為她高傲、自負、脾氣不好,心中對她的壞印象又增加一分,想作弄她的決心也更堅定一分。

“再拖下去,就真的遲到了。”他雖然情緒欠佳,但仍捺著性子,展現出他紳士的風度,但實則是惡劣計畫中的一個環節。

“沈書嫚?”他柔聲輕喚。

聽到他親暱的呼喚她的名字,沈書嫚全身冒起雞皮疙瘩,呆若木雞的杵愣著。

樓耘紳索性一把牽起她的手,強制她入座,像是怕她逃走似的,俯身替她繫好安全帶。

她的男友……現在該稱呼他為“前”男友,汪定帆,交往三個月來,從未替她開過車門,倒很常叫她下車佔車位。所以,他體貼的舉動,讓情感脆弱的沈書嫚感到無比窩心,對他的好感如潮水般襲上心頭。

“謝謝。”她雙手規規炬炬的置於膝上,語氣因為緊張過度而顯得僵硬。

樓耘紳揚唇一笑。“舉手之勞,不必客氣。”嘴巴雖說著客套話,心裡卻對她的冷淡和做作反感至極。

不過,她一旦坐進他的車子,就等於踏進他設的陷阱。

這場他一手編導的“競標遊戲”宣告正式開始,他已不容許她退出。

“麻煩您在前面的紅綠燈停就行了,謝謝。”在公司大樓前一個路口,沈書嫚啞著嗓子,連聲喊停。

樓耘紳瞥了她一眼,神情嚴肅,加上一身黑的穿著,讓他誤以為身邊坐了一個修女。

他忍不住擰起眉,對她的衣著品味不敢恭維。且不管她欲提早下車的原因是為什麼,有機會整她,他自然不會放過。

“你不是在大銓紡織上班嗎?還有一段距離。”他不理會她的請求,繼續往前駛去。“怎麼?怕被男朋友撞見?”他佯裝無知的猜測,故意在她傷口上灑鹽。

他說的每一句話,甚至往後的每個行動,都是為了傷害她、挫她的銳氣。

惹毛他,就要有付出代價的心理準備。

他的反擊,每次都直指敵人弱點,不達目的,絕下善罷甘休。在斯文俊雅的外表下,卻有一張針針見血的利嘴、滿腦子壞思想,以及一顆媲美惡魔的心。

“惡紳”稱號,絕非浪得虛名。

她垂下眼,面無表情的搖搖頭,沒有回答。

她越失落,他就越得意,捉弄她的興致也越高漲。

眼看就要抵達公司,沈書熳繃著嗓子,再度請求道:“樓議員,請您停車。”她冷靜的口吻,聽在他耳中像在命令,令他十分不舒服。

女人向來都只想賴在車上不肯離去,主動急著下車的,她倒是頭一個,他不會因此認定她與眾不同,反而更覺得她傲慢、目中無人。

他如果順她的意,他的名字就倒過來唸。

“我做事不喜歡半途而廢。”樓耘紳淡淡的說道,依然故我的繼續前行。

名貴的房車停在大銓紡織大樓大門前,引起周遭行人的注意。沈書嫚逕自解開安全帶,螓首低垂,倉促道過謝後忙不迭下車。

豈料,樓耘紳也跟著下車,邁開長腿,從身後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她還來不及反應,他便在她唇上落下一吻。

“好好上班。”他深情的望著她,低嗄的叮嚀。

沈書嫚錯愕的睜大雙眼,腦子裡一片空白,不單單是她反應不及,在場的人見狀,莫不張口結舌,看傻了眼。

人稱“鐵面老處女”的宣推部經理,居然是政壇偶像樓耘紳的情人?!這可真是不得了的大新聞。

察覺到四面八方投射而來的驚異眼光,樓耘紳知道他刻意製造的曖昧已然產生效果,為了讓“劇情”看起來更加逼真,他故意提高音量誘哄道:“快進去,免得遲到,那我不就白忙一場了?”

他低醇的嗓音彷佛帶著電流,令她一陣酥麻、暈眩。

樓耘紳覷著她呆滯的表情,薄唇勾起一抹冷笑。同時,他實在也覺得她的衣著品味有待改造,免得每見她一次,他的眼睛就得被凌遲一遍。

“我先走了,祝你工作愉快。”他的耐心一向不足,若非她是“僱主”,他根本不想在她身上多浪費一分一秒。

他寧可面對那些以揭瘡疤為業的記者,也強過面對一個全身上下散發著一股陰沉氣息的修女來得自在。

他離去後,沈書嫚愣在原地將近一分鐘,才收回心神,疾步走進公司。

當她踏進大樓,馬上感受到周遭的異樣眼光,膠著在她身上,許多人看著她,然後交頭接耳、竊竊私語起來。

沈書嫚依舊以那張撲克牌臉示人,似乎沒受到影響,但事實上,她的心早已劇烈起伏,激盪不已,尚未完全抽離剛才不切實際的情境,腳步甚至是虛浮的。

辦公室的文化之一——任何大小事都傳的特別快,尤其是八卦和謠言,更是一發不可收拾。

沈書嫚是樓耘紳女友的耳語,很快地在短短几個鐘頭內,便傳的沸沸揚揚,乍聞這項消息,絕大部分的人都頗為震驚、不敢置信。

而女同事們即使嘴裡嚷著不可能、不相信,但內心還是不免產生嫉妒之情。也激怒了幾位“政壇偶像”——樓耘紳死忠的女性擁護者。

她們完全無法忍受這個傳聞,且早看不慣沈書熳一板一眼、嚴肅又不通情理的高姿態,於是決定和她作對到底。

午餐時分,宣推部辦公室一片空蕩蕩的,職員們都吃飯去了,只剩沈書嫚還留在裡頭,趕著處理明天篩選便告模特兒的資料。

直到眼球酸澀刺痛,她才摘下眼鏡,閉眼稍做休息。

一合上眼,那張俊雅的男性臉龐冷不防闖進腦際,淡淡的笑、體貼的舉動、好聞的古龍水味,以及擾她心魂的蜻蜒點水般的吻……在在都撩撥著她的心絃,教她心蕩神馳。

她猛然睜開眼,暗籲一口氣,令她臉紅心跳的畫面,仍舊殘留在腦海中,揮之不去,她的臉頰因此染上一層紅暈。

昔日對他的愛戀之情,又一點一滴回籠,為她死寂的心房,注入一些溫暖。

她能感覺到自己臉頰燒燙,就像以前見到他時,那種臉紅心跳的悸動。

當時,她只希望能多靠近他一點、和他自然的聊天……然而,那時夢寐以求的奢望,居然在不設防的情況下實現。現下,她心裡全是見到他的驚喜。

“討厭……我在想什麼……”沈書嫚輕輕敲了敲頭顱,暗中斥責自己。

一定是剛失戀之故,才會因為對方無心的舉動,就格外感動,她不斷找藉口,解釋心中翻騰的情感。

最近接二連三發生的事件,打亂了她平板的生活步調,讓她措手不及,顯得狼狽不堪。

奇異的是,樓耘紳親切的態度、溫柔的微笑,居然沖淡她被男友背叛的痛楚和不甘,讓她不再那麼耿耿於懷、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沈書嫚捏捏眉心,轉移注意力,禁止自己再胡思亂想。她戴上眼鏡,打開公文夾,重新投入末完的工作。

由於過度認真,連有人打開辦公室的門走了進來,她也一無所覺。

直到一道戲譫的男聲驟然響起——“小姐,你訂的便當送來了。”

沈書嫚擰起眉,頭抬也不抬口氣不佳的回道:“我沒有訂便當。”工作時,她不喜歡被打擾。

“我幫你訂的。”她突然感到不對勁,怔了一下,猛地抬頭——

映入眼簾的是一張俊逸的男性臉孔,正似笑非笑的盯著她。

“嚇……”她著實吃了一驚,身子差點重心不穩,往後跌仰,鏡框滑到鼻翼,模樣顯得相當滑稽。

樓耘紳莞爾一笑,別有用意道:“你這樣真可愛。”可憐沒人愛,他在心裡惡質的補充。言不由衷、睜眼說瞎話,是他的拿手絕活之一。

聞言,沈書嫚不由自王漲紅了臉,低著頭不自在的將鏡框扶正,企圖藉此掩飾她的窘狀。

他斂起笑容,走到她身邊,冷不防取下她那副醜陋的眼鏡。

“啊——”她低呼一聲,搶救不及。

少了眼鏡這道屏障,總令她覺得少了些什麼,有點不太習慣,尤其是在陌生人面前,彷彿會被看穿般,讓她忸怩不已。

樓耘紳眯起眼審視她,這才發現,她有一對晶燦的狹長黑眸,頗有韻味,雖然有些浮腫,但卻無損那貓似的勾人眼瞳。

“你有一雙美麗的眼睛,遮住實在太可惜了。”這是對上她以來,他所說的第一句實話。

他毫不避諱的凝視,令她無所適從。

“樓議員,請您把眼鏡還給我。”她眼前一片蒙朧,無助的請求。在他面前,沈書熳總覺得自己矮上一截,像個不懂世事的小女孩。

樓耘紳拿著眼鏡端詳,依鏡片厚度判斷,至少有五百度以上。

“先吃飯。”他替她打開飯盒,拆開筷子交到她手中,語氣明明很溫和,卻有一股不容置喙的王者氣勢。

她心中有好多疑問,偏偏碰到他後,一句話都要醞釀許久才說的出口。

“樓議員……”

她的話尚未成句,便被他硬生生打斷。“別老是議員、議員的叫,聽了實在很剠耳。”

沈書嫚咬著唇,臉上寫著不解。

“都是舊識了,不必那麼見外。”他勾起唇角,放緩音調,糾正道:“以後,叫我耘紳就好。”

想要擄獲女人的心,首先就要突破她的心防,她的心便從此任他來去自如。

她是他的“僱主”,所以他有責任取悅她,此外,她也是他目前戲弄、惡整的對象。於公於私,他都應該竭盡所能的“關照”她,他開始覺得這項任務,遠比問政來的更敦他興致勃勃。

沈書嫚不明就理的望著他,好像他說的是異次元語言,而她完全模不著頭緒。

打卡鐘很盡責的,在下午一點響起音樂,表示午休時間已結束。

“樓議員,請您把眼鏡還給我,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她低姿態的懇求。

另一方面,她也不想被下屬撞見他在她的辦公室,否則屆時,一定會引起騷動和不必要的揣測。

“你顯然把我的話當耳邊風。”樓耘紳黯下眼,冷冷的說。

被他突然轉變的態度駭住,沈書嫚囁嚅著:“樓議員?!”

在下一秒,她驚愕的瞠大眼,全身如遭雷擊、動彈不得—因為,他俯身堵住她的唇,納入口中吸吮。

回到辦公室的下屬,毫無意外的目睹這樣的畫面,眼珠子差點沒掉出來。

她柔軟的唇瓣,超乎他想像中的甜美,對她的反感才稍微消弭了一些,他放開她紅豔豔的芳唇,低嗄的警告:“每喊錯一次,我就會懲罰你一次。”

這樣的處罰方式,是眾多女人求之不得的奢望。但他知道,對沈書嫚這種保守到近乎八股,根本就生錯年代的女人而言,不啻是敗壞風俗。

至少,對她來講,是羞於見人的醜事。

“乖乖把飯吃完。”

交代完畢,樓耘紳把眼鏡架回她的鼻粱,無視於其他人詫異、好奇的眼光,不慌不忙的離開。

沈書嫚的冷靜形象,再也把持不住,迅速起身關上門、拉下百葉窗,杜絕那些詭譎的目光,她靠著門板,思緒紊亂—錯愕、迷惑、心跳加速。

那種狂亂又興奮又不敢置信的心情,宛若中了頭彩般,令她感到飄飄然、不切實際。

她一時釐不清究竟哪裡出了差錯,事情怎會如此荒腔走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