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時間,沈書嫚才敢從公文中抬頭、離開座位,偷偷扳開百葉窗觀察外面的動靜。

按照常態,六點五分前,下屬們一定早就一鬨而散,現下已經六點過十五分,卻還有好幾個人依舊不為所動,沒有下班的跡象。

“怎麼會這樣?!”沈書嫚攢著眉,喃喃自語,簡直是反常到近乎詭異。

她實在沒辦法再忍下去了——

為了迴避下屬的質疑,她忍了一下午的內急,以為這個時候就能順利躲開眾人的眼光,可最終,她還是失算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她深深吸一口氣,抱著壯士斷腕的決心,硬著頭皮打開門,雙眼直視前方,直朝洗手間疾步而去。

見她終於現身,宣推部的其中一位女職員立即撥了內線,對著話筒竊竊私語。掛斷電話後,偕同另一名女同事也離開辦公室。

一分鐘不到,洗手間裡聚集了五名年輕女職員,分別負責敲著廁所門板。當她們確定沈書嫚在最裡面那一間後,五個人便聯手從外頭把門反鎖。

動作迅速確實,毫不浪費一分一秒,顯然是早有預謀,事先反覆練習過,才會如此熟練。完成後,她們並未馬上離開,反而選擇留在原地看笑話。

沈書嫚發現門居然打不開,推了幾下,門仍文風不動,她開始有些心慌。

“砰砰砰——”她用力拍打著門板,一邊頻頻喊道:“外面有沒有人?幫幫忙好嗎?”

外頭靜悄悄的,一點聲響都沒有。

她不死心的重複同一個動作,冀望有人發現她的存在,伸出援手,讓她從又小又潮溼的空間中解月兌。

而外頭看熱鬧的女職員們,早已遠去。

不管是誰來開門,她一定會好好報答對方,她在心中暗暗起願。

只是三分鐘、五分鐘、十分鐘過去,她喊的口乾舌燥,敲門敲的手痠,乏力的癱靠著門板,陷入前所未有的沮喪中,她這幾天究竟是走什麼運?怎麼會倒楣成這副模樣?

“唉。”她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強打起精神繼續求救。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逝去,她的心境從不安、慌張,轉為孤寂、害怕。她不禁後悔沒將手提包一起帶出來,至少,她可以打電話找人幫忙,不至於像現在這樣困坐愁城,束手無策。

難道,她要在廁所裡過夜?

特別吩咐助理把今晚的應酬相約會推掉,樓耘紳在大銓紡織大樓外等了約莫二十分鐘,卻不見沈書嫚蹤影,他按捺不住,決定不再守株待兔,動身進公司逮人。

大樓保全一見到政壇當紅議員再度親臨,畢恭畢敬的趨前迎接。

有了中午的經驗,保全人員開口就問:“樓議員,來接沈經理下班哪?”

樓耘紳微頷首,並不熱絡,直接搭乘電梯上樓,但放眼所及,宣推部辦公室空無一人,經理辦公室亦然。

不過,她的辦公桌尚未整理,公事包也還在,顯然還沒離開公司。瞥見桌上他中午特地撥空送來的便當,仍完好如初,連一口都沒動。

他沉下眼眸,將叫價五百元的便當隨手扔進垃圾桶,俊雅的臉上透著不悅,等了大約三分鐘,他的耐性已宣告用磬。

他一向不喜歡等待,覺得根本是在浪費生命。

“沈書嫚……”他咬牙低咒,四下尋人,但整層樓轉了一圈,仍遍尋不著她的身影,問了幾個人,也沒人曉得她的下落。

樓耘紳感到十分不耐煩。“該死的笨女人。”

來到長廊盡頭,一見到是洗手間正要調頭,赫然聽見裡頭傳來一陣砰然聲響,他駐足聆聽,確定音源來自於女廁。

他頓了下,在好奇心的驅使下,走到女洗手間門口一探究竟,環視整個空間,並沒發現人影。

靈異事件?!是樓耘紳第一個浮現的念頭,當他打算離去之際,敲門聲音又赫然響起。

他沉吟片刻,隨即走向發出聲響的最後一扇門,盯著上頭被動過手腳的門栓,不禁哂然一笑。想必被反鎖在裡頭的,是個惹人嫌的女人,否則豈會遭此對待。

他倒想瞧瞧,被惡整的倒楣鬼,長的是圓是扁。

只消他動動手指,便能輕易解放被囚禁在小小空間裡的受害者。

而門板另一頭的沈書嫚,在求救無門的情況下,早已不想再苦苦等待,所以渾然不覺有人靠近。

她卯足全力,凝聚全身的力量奮力撞擊門板,發出一陣砰然巨響,但門扉猶然緊閉著,雖然手肘已疼痛不堪,她仍不願輕言放棄。

最後,她用盡氣力,準備全力一搏——

同時,樓耘紳也恰巧滑開門栓,沒有時間反應,猛地衝出一道黑影,與他撞個滿懷。

撞擊力道之大,讓他悶哼一聲,不禁攢起眉,低頭一看——“是你?”提高的音調,有著掩飾不了的詫異。

沈書嫚撞紅了鼻子,眼鏡也歪斜的掛在臉上,面容蒼白沒有血色、呼吸急促、眼神恍惚。

一連串的意外,讓她早巳筋疲力盡,但上所受到的疼痛,卻比不上內心所受的折騰。

“喂?你還好吧?”樓耘紳瞅著她,試探性的喚道,從她渙散的眼神判斷,她應該是嚇壞了。

他動手取下她的眼鏡,輕拍她的臉頰,企圖喚回她遠揚的心魂。

靶受到他溫暖的觸模,沈書熳抬眼,呆滯的望著他。

“回神了沒?”他沉聲問道。

話甫落,淚水倏地奪眶而出,在她的頰上劃出兩道淚痕,頭一次被外人目睹她的脆弱,只是,眼淚就是剋制下住,潸然不止。

他默默的睨著她悽楚的臉龐,眸光深邃的端詳她,少了毫無美感的粗框眼鏡,突顯出她秀麗的五官,由於淚水的洗滌,使得她本就美麗的雙眸,顯得更加明亮動人。

而她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更為她增添一絲女人味。雖稱不上美,卻有一股難以言喻的獨特氣質。

樓紜紳當下決定,摧毀礙事的眼鏡,稍一使力,鏡架便硬生生斷裂,然後擲在地上,繼續跺踏。

即便是行為率性、魯莽,卻無損他的紳士氣質,甚至還展現出他不凡的領導者氣勢。

眼前“支解”眼鏡的男人,真的是眾所周知的那個形象優雅、風度翩翩的樓耘紳嗎?沈書嫚有些看傻了,淚懸在眼眶,宛如鑲著耀眼的鑽石,光燦奪目。“我的眼鏡……”她喃喃地道。

“不需要了。”他冷覷著她,斬釘截鐵的告訴她:“以後也都不再需要。”

她吸了吸鼻子,睜著一雙紅眼睛盯著他不羈、自負的神情。

忽然,她有些恍然大悟—也許,大家都被他俊美斯文的外表、謙謙君子的形象欺騙了。

親自和他接觸過後才發現,他溫柔的口吻中,總散發著一股教人無從拒絕的凌厲氣勢,盤踞在她心中多年的白馬王子形象、原來一切都是假象。

他和那個背叛她的男友的欺瞞行為,有什麼不同……

“偽君子。”沈書嫚猶如自言自語的呢喃。

因為兩人靠得近,她的話樓耘紳一字不漏的收納耳底,他不怒反笑,甚至還好心情的揶揄道:“看樣子,你丟掉的三魂七魄全都歸位了。”

經他一提,她才意識到自己的糗態,連忙轉身背對他,拭乾眼淚。

“喏。”他伸長手,遞給她摺疊整齊的男用帕巾。

她微愣,心窩湧起一陣暖意,莫名的感動。

沈書嫚望著手帕怔仲出神,腦際掠過許多想法,雖然在某些方面,他霸道到近乎唯我獨尊,可是,他卻有顆細膩的心,連小細節也不馬虎了事。這便是他的魅力所在吧!

遲遲沒等到她接下手帕,樓耘紳乾脆扳正她的身子,塞進她手中。

“別老是讓我等。”他撇唇冷聲道:“我沒那個耐心。”

她握著手帕,止住的淚水又浮現眼底,她從來都不知道,自己居然這麼愛哭、多愁善感。

“我還以為,女強人是沒有眼淚、沒有感情的。”看不慣她哭哭啼啼的模樣,樓耘紳調侃道,他實在應該“以秒計費”,屆時,定能狠狠撈個一筆。

她垂下眼,閃避他的注視,找不到話反駁,也不想反駁。

聽著他的取笑,她竟然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安心感,忽然間覺得自己不再孤單,有人作伴。

此刻的她,只是個平凡脆弱、且需要關愛的小女人。

“謝謝。”她由衷感謝,謝他在她需要幫助時,伸出援手。

她也沒忘記,之前被困時,曾在心中允諾過的——會好好感謝幫她月兌離窘境的那個人。

“嗯哼。”他隨口應了聲,算是接受她的道謝。“走吧,我還有帳跟你算。”

他成功的轉移她的注意力,讓她不再沉溺在被惡整的恐慌情緒中。

“帳?”沈書嫚吶吶的問。

“我不喜歡有人糟蹋食物。”語畢,他順勢牽起她的手往外走。

她瞪著他的大掌,缺乏氣力而蒼白的臉色,染上淡淡紅霞,煞是美麗。“我自己會走。”可她的拒絕,聽起來卻更像是在撒嬌。

“我弄壞了你的眼鏡,所以得暫時充當你的眼睛,指引你。”樓耘紳答的理直氣壯,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把黑的硬掰成白的,死的說成活的,他可是個中高手,在政壇打滾多年,他早就訓練到連說謊也可以臉不紅、氣不喘,動聽極了。

這是什麼奇怪的理由?!

沈書嫚心裡犯嘀咕,癟著嘴,不想和他爭辯,任由他握著她的手,他掌心的溫度從指尖逐漸擴散,充塞著她每個細胞,暖和了她失溫的心房。

一踏出門口,恰好有兩個女職員迎面而來,她們忍不住尖叫。

“啊——樓議員。”能有幸親眼目睹最帥的政治明星,年輕女職員樂不可支。

但下一秒,看見他身邊的女伴,雀躍的表情霎時消失無蹤。

“樓議員,你、你真的跟沈經理……”其中一名女職員顫著聲音,欲言又止。

沈書嫚渾身不自在的極力想縮回手,但他加重力道,不讓她得逞。

“我們正在交往,有什麼問題?”樓耘紳彷佛懂讀心術般,主動大方告知。

聞言,沈書嫚猛然抬頭,瞠大水眸,詫異之情溢於言表。“你胡說什麼?!”她壓低音量駁斥。

孰料他竟然充耳末聞,甚至還變本加厲的攬住她的腰,要以行動證明他們的關係非比尋常。

“我跟我女朋友在餐廳訂了位子,先走一步,再見。”他溫文爾雅一笑,幾乎是強行將她帶離。

年輕又貌美的女職員杵在原地,嘴裡下斷重複嚷嚷著:“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聽到他親口證實,不由得她們不相信。

咳,女孩們還來不及編織美夢,就破滅了。

回到辦公室後,沈書嫚立刻掙月兌他的大掌,瞪著他,沒好氣的質問:“你剛剛為什麼要那麼說?”

睇著她氣鼓鼓的模樣,樓耘紳揚起嘴角,莞爾不已。“有沒有人說過,你生氣的樣子很可愛?”

她漲紅臉,噘唇咕噥道:“你可不可以正經點?”

看著她因氣憤而紅撲撲的粉頰,與晶燦燦的雙眸,他心中就越想逗弄她。“我一直都很正經。”他直勾勾的目光,灼燒著她的肌膚,如此大膽的注視,讓沈書嫚臉上的紅潮一路蔓延至頸根。

她垂下眼,擔心他聽見自己誇張的心跳聲。

“沈書嫚,你對我是有感覺的,不是嗎?”樓耘紳附在她耳畔低喃著,存心挑逗,雖是疑問句,但字裡行間卻自信滿滿。

他低醇磁性的男性嗓音,穿過她的耳膜,令她渾身酥麻。

“別、別胡說八道。”她否認得過於急躁,差點嗆到,顯得更是欲蓋彌彰。

他勾起薄唇,不打算戳破她的謊言。“真的對我沒感覺?”他露出失望的神情假裝嘆息道。

她咬了咬下唇,板著臉輕斥:“樓議員,請您別再開玩笑了。”但,為何心頭小鹿亂撞……

樓耘紳眯起眼,正色道:“你看我像是開玩笑嗎?”

沈書嫚不想再繼續討論,怕自己洩了底,藉由整理文件,緩和激切的心跳和紊亂的呼吸。

沉吟了會,他道:“其實,大學時代我就注意你,只是,你對我一直很冷淡、疏離。”

他低醇的嗓音,幽幽訴說著,一邊偷偷觀察她的表情變化,捕捉到她明顯的驚愕之情,他知道,他胡謁的台詞已奏效,她單純的信以為真。

他真的不懂這個女人,究竟是單純還是笨,他在心裡冶嗤。

“後來輾轉得知你的消息,聽說你有了要好的男朋友,所以,我一直壓抑我的感情……”

他忘了這些隱心肉麻的鬼話,是從哪本小說看來的,但似乎挺受用。

他的一番話,恍若一塊極具重量的大石,投向她的心海,掀起一陣波濤,讓她有些飄飄然。

“聽說你和男朋友分手了?”樓耘紳又殘忍的撥開她的傷口,在上面灑了一大把鹽。“那種腳踏兩條船的敗類,不值得你為他傷心。”

她黯下眼瞳,心狠狠揪了一下。她被他忽而深情的告白、忽而忿忿不平的安慰給搞得心煩意亂,壓根忘了沒有人曉得她失戀,更無心質疑他是從哪聽來的消息。

“沈書嫚,你不會真的以為,今早我們的重逢是巧合吧?”不等她的回答,他繼續往下道:“中午的愛心便當、晚上還特地來接你下班,還不能讓你感受到我的誠意嗎?”

語調低切,情感真摯,儼然是一段動人詩篇。

對女人,他從無需費心追求,她們自然就會主動示好,並且百般獻媚。從她們身上,他學到了討好女人的招術—儘量吹捧女人,因為她們愛慕虛榮。

這對他有什麼困難的?他一向樂於讚美,就當是童子軍日行一善,既可以讓對方高興,他也沒有損失。

沈書嫚默不吭聲,腦子一片空白。

兩人緘默了半晌,樓耘紳驀地丟出一句爆炸性的宣言——

“沈書嫚,你聽著。”他頓了下,炯炯有神的黑眸瞅著她,逐字逐句道:“從現在起,我正式追求你,直到你接受我為止。”

他的言論,炸得沈書嫚七葷八素,心情從此難以平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