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午後的台北市,在一陣雷雨洗滌之後,變得格外乾淨清爽,空氣中滲著一股清涼的溼氣。

市區的精華地段,車潮洶湧,商機在脈動,無數錢潮也在無形中,漫天漫地翻湧滾動。

一片綠意的林蔭大道旁,巍峨矗立的高級大樓中,有一問“神奇”整型診所。

神奇診所有別於一般的醫療院所,它設置於台北市的高級住宅區。沒有招牌,不打廣告,是這間診所最大的特色。

縱然隱身於住宅區,但執業醫師可不是密醫!醫師的名號響叮噹,客源更是絡繹不絕,開業以來生意興隆、日進斗金。

神奇診所除了注重客戶的隱私之外,重金打造的裝漬、美輪美奐的視覺空間、招待貴賓般的服務、悠揚的音樂旋律,讓置身其中的客戶們感受安全貼心,與賓至如歸的享受。

最周全而先進的美容機器設備、精湛的美容醫學技術,以及打破同業公會公定價的昂貴收費,讓它在台北的社交圈中成為永不止歇的招牌話題。

不論是高官夫人、流行名模、抑或是影視紅星,來到這兒,無不展現出她們對於外貌與身材的偏執要求,只要砸得起錢,不管是要整型成河莉秀、還是比椰子還大的大,執刀的醫師都能保證奉送一句—沒問題!

而這些花得起大錢的名女人,會對這問診所感興趣的原因,不單是化腐朽為神奇的美容技術,也不單是為了有如貴族般的高級服務,更是為了“他”。

“下一位!”端坐在一張大桌後的醫師,沉穩而低沉地出聲。平拓人——神奇診所的執業醫師。

當初在醫學院選系的時候,整型外科可是不被家人看奸。但在美國修完研究所之後,緊接著一篇篇快速整型方法的論文發表,讓他在國際整型界一夕成名。現在他已是人人稱羨的鑲鑽貴族、最有價值的單身漢。

“平醫師,午安!”一名女性客戶施施走近,在椅子上坐下。

“張小姐,午安。”他唇角微微扯著一彎弧度,眼眸卻無笑意,給人不易親近的感覺。

那白袍之下是一身完美健碩的體魄,勤於健身讓他看起來特別強壯魁梧。不似一般醫師給人的斯文形象,他太陽剛!

有稜有角的臉龐,方方正正的下巴,炯亮的眸光太過於精明鋒利,濃眉只消一擰,不怒自威。

“平醫師,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做手術啦?”女客嬌軟的聲音,有勾引面前這名男人的意圖。

“明天下午兩點,記得今天別熬夜,別喝酒!”平拓人的口氣冷淡。

“啊?要等到明天下午喔?人家想趕快手術變漂亮啦!”女客愈來愈撒嬌了。

“張小姐,如果一天的時間你還嫌久,我把時間排給其他人。”他挑了挑眉,眸子蒙上一層薄慍。

醫師的脾氣似乎不太好?!

女客短暫噤聲之後,又下識相地軟膩著嗓音,提出藉口:“那……你要不要再幫我檢查一下?今天一整天,我都覺得胸部好漲喔!好像有點問題呢!”除了撒嬌外,實在看不出她還有什麼招式。

“所有檢查都做過了,我很確定沒問題。”平拓人懶洋洋瞥了她一眼,他的背脊往後一靠,端坐椅上、雙手抱胸——很明顯的逐客令。

“我覺得還是檢查一下比較妥當嘛……”女人仍巴在椅子上不捨離去。

還不走?平拓人斂下眉眼,沉吐一口氣。

開業至今,平拓人對於這些女性客戶的“騷擾”,早就習以為常。

刻意繃起的冷酷表情,根本無法驅逐這些看不懂臉色的女客,冷淡而毫不親切的口吻,反倒讓這些慕名而來的崇拜者更加瘋狂。

這已經是今天的第N次了,來掛診的女客,個個不好打發,非要浪費他寶貴的時間!後頭還大排長龍,重點交代完畢,該換下一位進來了——

“Miss冷,請你進來一下。”平拓人對門外喚了聲。

“什麼事?”冷冬雪探頭問道。

她不著痕跡一笑!瞧著裡頭僵持著的兩尊雕像,可見平醫師又被騷擾了!

此情此景,冬雪早見怪不怪,她這位隨侍的護士太瞭解,他不擅“驅敵”。她裡頭外頭忙祿穿梭,視醫師的需要在旁提供協助,這時候,就是醫師最需要幫忙的時候。

平拓人看診向來乾淨俐落、有他自成一格的效率,伹他專業有餘、耐心不足,卻又不能對客戶惡聲惡氣。這裡可是打著以客為尊的口碑,他必須奉這些騷擾者為上賓。

“幫張小姐排定明天下午的手術。”他板著臉交代。“送張小姐出去,請下一位進來。”

“是!”冷冬雪應聲。“張小姐,請隨我來。”

“不用了,我自己出去!”方才女客的撒嬌口吻已消失無蹤,這會兒臉色好不尷尬。

她憤然站起身,提著皮包、扭著往外走去。在經過冷冬雪身旁,臉色不悅的朝冷冬雪睨了眼,喉嚨發出不屑的悶哼。

任何女人看到冷冬雪的身材,無非只有兩種反應——羨慕與嫉妒。

神奇診所的這名當家護士,也是眾人津津樂道的話題人物。一百六十五公分的身高,配上四十五公斤的體重,已經夠讓人嫉妒了,再加上輪廓分明的五官、白皙無瑕的肌膚……那實在是足以讓男人瘋狂的外型。

包讓張小姐感到妒意的,是這各護士渾圓豐滿的上圍——謠傳她那三十六D的胸部是自然天生,完全不經人工雕琢;老天真是太不公平了,這可氣煞了為隆乳而砸下大筆銀子的眾多女性!

女客懷著挫敗的情緒離去,關上門之後,室內的兩人互望一眼。

冷冬雪沒說話,但眼神透露出些許調侃之意——我又救了你一次!

兩人有無形的默契。

平拓人沒吭聲,濃眉斜斜一挑,還她一個眼色——謝了!不過,你好像在可憐我是一頭無助可憐的羔羊?

兩人的眉眼舒緩開來,嘴角都噙著一抹隱隱笑意,隨即冷冬雪栘開視線,為接下來的工作準備,平拓人也轉向電腦螢幕,調出新的檔案。

她真聰慧!他沒有用錯人。不過……當初他會錄取冷冬雪,只是單純因為看上她的外型。診所除了提供客戶最實際的醫療品質之外,還有最重要的事,那就是“信心”。

眼見完美如精工雕琢的美麗護士,自然更添女性客戶的信心與決心。

她是一帖完美的範本與活招牌。只要對踏進診所的女性客戶問道——你想整型成什麼樣子?她們直覺的反應就是指著冷冬雪——我要整成她那個樣子!

不管那是件多浩大的工程!也許要經過豐胸、抽脂、拉皮、隆鼻、豐唇、削骨、割雙眼皮、雷射換膚……但對這些女人來說,為了美麗,一切代價都值得。

不過,縱然平拓人的技術精湛,能夠化腐朽為神奇,只要給他幾個小時,飛機場馬上變成聖母峰,但經過這麼多手術經驗,他不曾仿製出任何一個冷冬雪。

因為他總忽略她的相貌,記不清她的睫毛是直是卷,更不曾刻意目測、猜想她的三圍究竟是如何動人的數字。

歷任護士們來來去去,只有她待得最久,其中的一項原因:她是唯一無視於他天字第一號鑲鑽貴公子魅力的女人,不會在上班的時候對他頻頻放電、添他困擾。其次,則是因為她公私分明、處事理智,不但符合他的要求,更深得他信任。

“可以請下一位進來了。”冷冬雪瞄了眼他桌上的行事曆,手邊稍作紀錄,然後將下一個客戶的資料放在他桌上。

平拓人往病歷資料瞥了眼,然後抬眸望著冬雪。沉靜的眼神,透著隱約的期待訊息……

冬雪接收到了。“—顆糖?”她問。她知道平醫師想喝杯咖啡了。

平拓人一如慣例沒有回話,他垂首研究病歷。

冬雪深知他的脾性,她轉身走出診間,請下一位客人入內,然後往茶水間的咖啡機走去。

****

“蔡小姐,坐!”平拓人指著電腦螢幕秀出的特效,仔細對客戶解說。“你看一下,這就是整型後的樣子。”

“不好意思,先讓我喘口氣,我戴這帽子好熱。”

當紅的偶像歌手蔡小林,進入診間之後,便月兌下掩人耳目的帽子,露出原來的面貌。

“蔡小姐,請喝果汁!”冬雪走來,在桌面上擱下玻璃杯,另一手捧著平醫師需要的咖啡。

咖啡盤上橫擱著平拓人專用的金色湯匙,配上她挑選的湛藍色地中海風情咖啡杯。濃郁的香氣,使人心情愉快。一顆精緻純白的方糖,平擱在藍色的杯盤上,如融入冰海的白雪。

輕手將咖啡放在他桌上,冬雪踏出診問。

“好香的咖啡!什麼牌子?”長相可愛的偶像歌手啜了口果汁,好奇地盯著醫師的咖啡。

“不知道。”平拓人聳聳肩。“護士小姐買的。”

“這杯子真漂亮!哪兒買的?”蔡小林又問。

“也是護士小姐買的。”平拓人端起杯子,深嗅咖啡的香味,才滿足地一口口啜飲。

“那……精緻的湯匙!讓我猜猜……一定又是護士小姐買的!”在演藝圈待久了,自然也喜歡挖八卦。

平拓人但笑不語。這小女生,好像是來抬槓的?

他看著精緻的杯組,這都是他盡職的護士搭配的,不可否認,她的品味讓他由衷贊同,也很能夠掌握他的口味。

“嘿嘿!醫生!我看你跟護士小姐的關係非比尋常喔?”蔡小林率直地笑語調侃。

聞言,平拓人把視線從杯中抬起,盯著這位愛抬槓的小女生。

蔡小林也回望著平拓人,只見他面無表情沉默片刻,隨後淡淡出聲——

“我們還是來看電腦吧!”他將小女生的八卦奸奇心轉移,提醒她該進入正題了。

“喔……”小女生覷著他。真是不解風情的怪醫生,連玩笑都不能開呀?

“蔡小姐,手術之後,你的兩頰會由這邊內縮,臉自然會變小。”他的神色無波無瀾,看似專注地在螢幕上比畫說明。

非比尋常?小女生的玩笑話讓他的思緒分岔。

這才發現,他與冷冬雪不知何時已經建立了這麼好些默契?足以讓外人判定為“非比尋常”的默契。

但他與她從未讓這種關係變成“不尋常”!向來兩人的相處,就有如她的名字一樣,冷如冬雪。

對他來說,她的存在,除了像個稱職的機器人之外,還如恆溫空調般貼心。

她行事持重,沉穩中帶著冷靜。例如:去年診所爆發遭人抹黑的控告事端,她神色仍一貫淡然,代他處理好那些令他乏力而暴躁的後續事宜。

兩人每天在同樣的空間工作,沒有多餘的對話。

他口渴,她會端上一杯阿爾卑斯冶泉水。

他嘴饞,她會奉上鼎泰豐的小籠包。

他手癢,她會在假日前,適時把凱拉威的球杆放在室內角落,並聯絡好他的球友。

不管他想做什麼,冷冬雪總是會在該出現的時刻出現,最深得他心的——她從沒多餘的問句。這簡直比任何企業中的資深秘書還周到!

“平醫師!下一位患者等太久羅!”冷冬雪由門外探頭提醒。

“好!”平拓人回答。

他噙著不著痕跡的笑紋,一絲光采自眸心乍現。這也是她厲害的地方——她知道他已經失了耐心,正想結束這段會診。

“手術排後天早上十點,沒問題吧?”他一串詳細的說明後,準備結束談話。

“可以!”少女歌手起身,戴好鴨舌帽,隨後退出診間。

行經冷冬雪身旁,蔡小林抓著冬雪嘀咕:“護士姊姊!剛剛醫生的臉色好難看喔!”也不管認不認識、熟不熟,蔡小林擠眉弄眼對冬雪小聲抱怨。

冬雪不假思索,淺笑著回答她:“—定是你質疑他的技術,說了不中聽的話,對不對?”

“才沒有!”蔡小林皺了皺鼻子。“我只不過開開玩笑,說醫師跟你的關係非比尋常而已。”

“呃?”冬雪眨了眨眼,片刻結舌。小女生率直的言語,可是會讓大人們尷尬的!

“嘿!護士姊姊,你說說,你跟醫師到底是什麼關係?他是你男朋友,對不對呀?”小女生對美女護士感到興趣。

“沒!別亂說!”冬雪忙否認。小女生口無遮攔,真教人難以招架。

“真的沒有關係嗎?”蔡小林還是很好奇。“是你有男朋友了?還是你覺得醫生不好?”

“這……,醫生很好啊!他是好人!”冬雪難得慌張,回答得模糊敷衍;因為候診處的沙發上,一雙雙美目正不懷好意注視著她。

那些都是平拓人的貴賓、他的仰慕者呀!她言談要是一不小心,可能會遭亂箭射死!

“好人?”就這樣?小女生覺得這種答案好無趣。

“沒錯!他是好人。”冬雪的確如此認為。

起碼,他不會以無禮侵犯的眼光,盯著她的身材。天生的體格,讓她走在路上皆飽受騷擾之苦。

對那種瞳孔明顯綻放著肉慾的放肆男人,她是很感冒的!

之所以能在這裡待這麼久,也是因為與這男人的相處模式讓她安心滿意;當然她明白,他不是什麼清心寡慾的男人,他身邊的女人來來去去,她早見識無數。

至於兩人為何從沒擦出任何火花?這的確耐人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