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小王子的視線完全被花兒嬌豔的花容吸引住了;此時此刻,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愛慕之情,由衷的讚美道:

"啊!你是多麼美麗啊!"

摘自"小王子"

他……戀愛了!

這就是一見鍾情吧!?

從學校到教育部這段路程,屈碩遙完全無法自身邊的女孩身上移開視線。女孩將一本筆記本攤在腿上背英文單字,跟他正好相反的是:

她連一眼也沒瞧他。

"這樣對眼睛不好……"車子裡又暗又顛簸,他覺得有義務提醒她。

女孩停頓了背誦,表示她有聽見他說的話。可是沒多久,她又低頭看筆記,完全無視於他的存在。

不知道為什麼,屈碩遙感到生氣,他就是看不過去她這樣傷害自己那雙漂亮的眼睛。

"不要看書了!"他提高聲調,並一把搶走了她的筆記。

女孩愣了一下,然後抬頭瞪他。

"ㄜ……"他驀然發現自己的行為有多突兀。"對不起……不過你真的不應該在車上看書,這樣不好。"

女孩看了他三秒鐘,然後抽回他手中的筆記,表情依然是冷冷的,可是卻也沒有再看書。

氣氛很僵。片刻,屈碩遙想起什麼。

"對了,這手帕我洗乾淨了再還你。"

"不用。我不要了。"

"怎麼不要呢?這手帕看起來很貴的樣子,你是不是怕髒?你放心,我一定會洗的很乾淨再還你的。"

女孩抿緊唇,看來好像不高興的樣子。"說要給你了,你就這麼不想要嗎?!"

咦?她說什麼?她講的很小聲,幾乎像是在自言自語。屈碩遙聽不清楚,於是他只能再次強調道:"我會還你的。"

"隨便你。"女孩說完,又是一陣長長的沉默。

"我……可以請問你叫什麼名字嗎?"

女孩一僵。她很緩慢、很緩慢的轉頭看他。"你不知道我是誰?"

她的語氣讓屈碩遙覺得自己"應該"要認識她。不知道她是誰很奇怪嗎?大概她很有名吧!可是他一直以來都專注在棒球的領域裡,對學校的事情並沒有關心太多,再加上剛剛一直傻傻的看著她,根本就沒有注意到主任叫她什麼。

他搖搖頭。"你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他根本不知道她?她看了他兩年多而他不僅沒有注意她,就連她的名字也不知道。

伴在膝上的小手握緊了,透明的指尖用力的掐進掌心……

他會為此付出代價,為了他的漠視她付出代價!

第一眼見到她,屈碩遙就覺得她的雙眼令他聯想起封在冰河裡的水,而現在那層冰封的河水底下,好像燃起一把熊熊的藍色怒焰,令人害怕。

不知道自己哪裡得罪她,屈碩遙只知道她確實很不高興。

她眯起眼瞪他,然後咬牙轉頭不再看他。

版訴他她的名字?門都沒有!

@@@

後來,屈碩遙終於知道了,她的名字叫辜承櫻——學校裡最聰明、最美麗的女孩。從此以後,他的生命除了棒球,就只有她……

這天,辜承櫻一如往常的在六點五十五分走進校門。

要忽視都很難,校門口站著一個比一般中學生都要高大許多、壯碩很多的男孩。他的笑容可比朝陽還要燦爛,在見到辜承櫻的那一刻,那樣的笑容似乎又更耀眼了幾分。

"嗨!承櫻對不對?我已經知道你的名字了。早!"

屈碩遙得意的宣示示只換來她的冷眼,她越過他,走向前。

他趕上她的步伐,幾個大步,擋在她的前面。

"讓開。"她的話依然精簡、無情。

"我……"他努力想著藉口,只為了挽留她,就算多跟她說一會兒話都是好的。"我想還你手帕!"

看也不看那洗乾淨的手帕一眼,她冷冷地直視他熱切的雙眼。"我說過不要了。"再次越過他,又再次被他趕上。

"等等,送給你,這個。"

遞到她面前的是一個玻璃瓶子,裡面裝的是橘紅色的可疑汁液。

"這是胡蘿蔔汁,我們家菜園種的!我早上才去拔好榨成汁的。你常常看書,喝這個對眼睛比較好。"

這回她沒有立刻回絕。承櫻沉默了一會兒,看著那個瓶子,然後驕傲的揚起下巴。"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他的臉刷地一下紅了。他沒有回答,但那不是很明顯嗎?他喜歡她、他在追求她,只是他想到的不是像送玫瑰花一樣浪漫、花俏的方法,而是送她——親手榨的胡蘿蔔汁。

他們兩個就這樣站立著,只是他們實在太醒目了,很快就引來一堆看熱鬧的人群。

"嘻嘻……這回又是哪個不自量力的傢伙敢來追承櫻……"

承櫻聽見這樣的耳語,那好像是她們班上的女伺學,她們無聊的高中生活中最大的娛樂,就在看承櫻怎樣痛宰那些追求者。

"不過這招好像還蠻特別的,送果汁?嗯,好像還沒有人用過……"

"當然,誰會用這麼拙的方式!?"

"不一定噢!般不好出奇招反而有效。"

[你別胡鬧了,承櫻怎麼可能喜歡那種粗壯的男生?她連陸家豪都不屑一顧了,根本不可能喜歡四肢發達的傢伙!那簡直像一朵鮮一化插在牛糞上。"

"難說喔!我還沒有見過承櫻跟一個男生說這麼多話,而且承櫻到現在還沒有掉頭走開,你們說——會不會承櫻喜歡他呀?"

耳語雖然音量不大,但一字一句都傳進承櫻的耳裡,尤其是最後一句話,讓她的身體頓時僵硬起來,耳根不自覺的發紅……

"讓開!"她的聲音提高了一些。

"ㄜ……胡蘿蔔汁……"

"我不要!"手一揮,那瓶子被她摔到地上。望著破碎的瓶子裡流出來的橘紅,她緊咬著下唇……轉身,她的腳步急促了一些,似乎在逃避著什麼。

"等等!"

"你到底還要做什麼!?"承櫻抬頭怒視著站在她面前的他。熟悉她的人會發現,她很少情緒這麼激動過。

"手帕。"但是屈碩遙跟她不熟,所以她的嚴厲在他眼中變成了拒絕。

"哼!"為了不讓他再有藉口纏著她羅嗦,承櫻一把搶過素帕,高傲的揚起下巴走開。

@@@

但是屈碩遙並沒有因為早上的被拒而退卻,當天下午放學的時候,辜承櫻又在門口看見他……那樣突兀的身高,加上那樣突兀的重型摩托車,要不引人注目也很難。

可惡!他就一定要選在這種所有人都會經過、也會看到的地方讓她丟臉?心裡這麼想著,承櫻的臉色也就更難看了。

"我送你回家好嗎?"

"不好。"

"有人來接你嗎?那我陪你等好不好?-一

"不好。"承櫻感受到周遭好奇的目光、她的口氣也變得更差了。"你為什麼在這裡?你們棒球隊這麼閒,放學以後不用練習嗎?"

"下午是不用的,只練早上……咦.你知道我是棒球隊的?"

承櫻臉上閃過被人發現某種私密的羞怒,她的耳根稍稍發紅了,可是粗心的屈碩遙並沒有發現。

這時,一輛黑色賓士恰好抵達校門口。

"二小姐。"司機下車恭敬的幫辜承櫻開門,並且接過她的書包。辜承櫻上了車。

"二小姐,好像有一輛摩托車一直跟在我們後面耶!"

車子開了幾分鐘,司機忍不住說。

視線從手中的英文筆記移至車窗外。果然,她看見了那輛重型摩托車,那個帶著安全帽的高大身影,穿梭在車陣間。"個危險的超車,他騎到她車邊,放開了本來應該抓緊把手的右手,對她揮了揮,安全帽底下是一張黝黑的臉,還有開朗的有些刺眼的笑容。

"二小姐那是你同學吧?呵呵……那年輕小夥子在追你喔?"

奔承櫻的臉冷了下來。"我不認識他。"她別開眼,重新專注在手邊的筆記。

司機小葉討了個沒趣,閉上嘴巴。

可是過沒多久,小葉忍不住又開口了。"哇!好危險!"

奔承櫻皺眉看窗外一眼。她看見一輛車很險的與他的摩托車錯身而過,她的瞼倏地刷白了。

笨蛋!笨蛋!這個大笨蛋!

"葉叔!開快點!"

"什麼?"很少聽到辜承櫻這麼尖銳緊張的聲音,小葉反而反應不過來。

"開快點!我要你把他甩掉,"這回承櫻是用吼的。

"是!二小姐。"老葉聽清楚了承櫻的命令,隨即加速往前開。

雖然車子開的更快了,但那輛摩托車好像也不是省油的燈,始終跟車子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懊死的!承櫻在心裡發誓,她會讓他為今天所做的蠢事付出代價!

@@@

第二天辜承櫻準時在六點三十分出門。

走出家門時,一輛摩托車正好以飛快的速度抵達她家門口。

摩托車騎士月兌下安全帽,露嘴而笑。"嗨!早!"

充滿朝氣與活力的招呼聲,換來的是一張冷的沒有一絲溫度的臉,甚至連問"你來這裡做什麼"都懶,辜承櫻視若無睹的走向自己家的賓士車。

"要上學嗎?我正好順路載你一程好不好?"見到她就要上車了,屈碩遙連忙將摩托車停好,追了上來。

順路!?哼!奔承櫻瞪他一眼。

他抓抓自己的頭,尷尬的笑了。他也知道這理由有多牽強,誰都看得出來他是特意來等她的。

"讓我載你吧?"

一不要。"冷淡而直接的回絕。

"早上通常會塞車,騎摩托車比較快。"

"七點以前不會塞車。"

"你們家的司機先生也很辛苦,少載你一趟他來回可以省一個小時的時間。"

"這是他的工作。"

"……"他實在找不出理由來說服她了。

"ㄜ……既然我都來了,就坐我的車好不好?"

"不好。"

"等等——"

奔承櫻停住了動作,不是因為他的話,而是他突然拉住了她的手。

"放開!"

"我——"他實在不想放手,她的手握起來感覺是這麼柔軟、這麼小、這麼舒服……

他迷戀的看著她,看得承櫻心裡又亂又急。她羞怒的抽出手,偏偏他的力氣又大的嚇人,她用力的踩了他一腳,他才突然回神,慌張的放手。

這麼一陣拉扯下來,她早上整理妥當的長髮,有幾縷凌亂的覆住她雪白的面頰。

她最不喜歡的事情,就是她平穩的生活秩序被打亂了。她很生氣,而這是她很少出現的情緒。

為什麼他要來纏她?尢什麼他不繼續練他的棒球,讓她每天早上能看見他就好了?

"承櫻。"

"你走開!"

"對不起。"他又靠近她。

"你臭死了!不要跟我說話!"她接近尖叫。

這句話讓他停下了追她的動作,眼睜睜的看她上了車,甩上車門。

他確實流了很多汗。沒辦法,早上為了不錯過她上學的時間,他可說是拚了命的趕來。

想到她總是整整齊齊、乾乾淨淨,身上飄著高雅的淡香,他實在有些自卑……

他低著頭,沒看見車窗裡的人兒望著他垂頭喪氣的樣子,咬了咬下唇。

車窗突然搖了下來。

"拿去啦,"窗子裡探出來的是她生氣的瞼,和塞進他手裡的白色手帕。

"你給我擦乾淨!聽到沒有!"拋下這句話,承櫻就命令小葉開車。

望著揚長而去的賓士車,他久久無法反應。

承櫻對他而言就像一個美麗的謎,他想他永遠無法猜透她的心思。

她是討厭他的吧!?她沒給過他一點好瞼色,而且還老是罵他。

可是,為何她又送他手帕?

@@@

從那天以後,他就沒有停止過追求她。

為了配合她的時間,屈碩遙把自己在棒球隊的練習做了調整,早晨他沒有辦法像平常一樣花一個半小時練習,就用假日來補足。

早上,承櫻出門的時候,她就會看見他等在她家門口。

他會對她咧開嘴笑,可是承櫻只是高傲的抬起下巴,只用眼角的餘光瞥了他一眼,就很快的別開視線,坐進自家的賓士車裡面。

下午放學的時候,他也總是準時在校門口等著,不論颳風下雨、不論她怎樣冰冷的拒絕,他從沒有放棄。

他的追求那麼明顯,沒多久,學校的每一個人都知道屈碩遙在追求辜承櫻。不過沒有一個人看好他,因為他們沒有辦法想像學校的冰山美人,會喜歡一個像他那樣憨直傻氣的男生。

她的反應也正如大家所預料--面對屈碩遙,她比對以往的追求者都要來的冷漠無情,卻沒有人發現,其實辜承櫻的行為有了小小的變化。

放學的時候她比以前更快的收拾好書包往外走。在走到校門口以前,她又突然慢下了腳步。"直要等到看見校門口的那輛摩托車時,她繃緊僵硬的肌肉才放鬆了下來。

"哇!好討厭,怎麼突然下雨了……"

這一天,到快放學才下起傾盆大雨。門口擠滿了躲雨的學生,有幾個懶得等雨停就衝了出去,有些跟同學一同撐傘,還有一些有家長來接……

漸漸地,校門口只剩下零零落落的人。

不知道又過了多久,只有一個女孩獨自站著。在離她十幾公尺的不遠處,停著一輛摩托車,車上的男孩穿著雨衣,戴著安全帽,在雨中陪著她

她的司機顯然是遲到了。他看她等了很久,其實心裡是不忍的。因為下雨,天氣變得有點涼。他很想問她要不要坐他的車,可是被拒絕了那麼多次的經驗告訴他,她是不可能答應的。

他也不敢靠她太近,因為每次他想這麼做,她就會很生氣的命今他走開。他發現尤其是有人在場的時候,她就會更生氣。

她大概是不想要人家說她的閒話吧?因為她是很驕傲的女孩啊!

他只能在一旁陪著她。至少,讓她不要那麼孤單……

她還是一樣面無表情,直視著雨幕的雙眼看來是那樣的幽深、神秘。屈碩遙心想,他可能、永遠也搞不清楚這個美麗的女孩在想什麼。

承櫻等了很久,一直到所有人都離開了……

"送我。"

一時間,屈碩遙以為自己產生了幻象,可是眨了眨眼,承櫻確實站在他身前。她是什麼時候走過來的?她剛剛又說了什麼?

"我說,送我。"彷怫能看透他的思緒,承櫻重複了一遍,這次她的聲音裡多了一些不耐。

屈碩遙隨即一驚,驀然體悟到承櫻正站在雨中。

"你……你不要淋雨!快!你先到門那邊,我來拿雨衣……"

情急之下,他從摩托車上下來,大手一抓就拉著她往大門走,可是他沒注意到這麼一來,他溼溼的手把她的袖口都弄溼了。

"等我一下喔!"他放開她,又衝回停摩托車的地方,將它牽過來。

承櫻低頭看著被他抓住又放開的手,有一種奇怪的……孤單感覺。

屈碩遙並不理解她複雜的心思,一顆心完全被喜悅所漲滿——她終於答應讓他載了!

"我只有一件雨衣,就是我身上這件,真糟糕,已經溼了,要不你等我一下,我去便利商店買一件給你好不好?我一下就回來,你一個人在這裡不會怕吧?"

望著眼前的男孩,看他著急又熱切的臉,突然之間,承櫻剛剛感覺到的一絲孤單好像不見了。

"不用了。"她淡淡的打斷他。

令屈碩遙訝異的是——她居然上了車,坐在他身後。

"喂喂!不行啦!你這樣會淋溼的!"

焦急的轉頭看她,屈碩遙對上的卻是她不耐煩的瞪視,似乎在責怪他的窮緊張。

"要不就這樣吧!"

令屈碩遙下巴掉下來的是:她拉開他雨衣的下襬,把自己藏進他的雨衣底下,這麼一來,她的身體就緊靠著他的,她的手自然的環住他的腰……

啊!啊啊——他該不會是作夢吧!?

"還不快走!我都快要冷死了!"直到她不悅的命令,他才回過神來,加速往前衝去--

@@@

從學校到她家的二十幾分鍾路程,對屈碩遙來說,是他這十幾年生命中最珍貴的時刻。

他希望這段路程、水遠不要結束,可是她的家就在前方……

在她家門口停了車,屈碩遙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下了車,承櫻的頭髮有些亂,不知是不是躲在雨衣下空氣不好的原因,臉也紅紅的。她那永遠乾淨清爽的鞋襪都溼了,還有一些泥濘在上面。

她站在家門口,看著他溼淋淋卻傻笑著的臉,等到對上他痴望著自己的視線,又慌張的轉開眼,像是怕被看穿什麼。

彷佛有一種奇妙的甜膩氣氛在兩人間流動,說不清到底為了什麼,只是微微感覺到對方的氣息……

"咳!你可以回去了。"

"噢。好。"雖然這麼說,可是他卻絲毫沒有移開視線。這樣的承櫻,比以往的她看來更美!

承櫻被他看得有些慌、有些發火了,她冷下瞼。"快走!"

"好。"他垂下肩,重新發動了車。

"等等!"她突然說,然後從裙子口袋裡拿出乾淨的手帕——就是那條她拿給他好幾次,他又還她好幾次的手帕。"你把臉擦一擦好不好?髒死了!"

她又罵他,可是這回,屈碩遙卻聽出了她話語中的一絲關切。

原來如此……那麼她每次對他兇,是不是都是在關心他……

屈碩遙感動的捏著手帕。"謝謝!你對我真好。"

聽他這麼一說,承櫻卻勃然大怒。"誰對你好了!你以後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她很生氣的轉身走進家裡。

屈碩遙被罵的一頭霧水,不知道自己哪裡說錯了。不過他現在知道了,她罵他的時候不見得是真的在氣他。只要這麼一想,他的心裡就輕鬆多了。

帶著滿足的微笑,他抬起頭,看著二樓的一扇窗戶亮起了燈……

@@@@

"哎呀,承櫻,你怎麼全身都溼透了。剛才小葉打電話回來說,因為突然下雨,路上塞車,趕不及去接你。好不容易到學校的時候,你已經不在那裡了。"石心蓮看見女兒這樣,趕緊要傭人拿一條大毛巾來包住她的身體。

[承櫻,你是怎麼回來的?你身上不是有錢嗎?沒坐計程車嗎?"

母親的問題讓承櫻一僵。

"媽,我想先上去洗澡了。"打斷母親的絮絮叨語,她有些急迫的上了二樓自己的房間,關上房門,心卻還是跳的很快……

她是可以坐計程車的。為什麼不坐呢?為什麼淋雨?為什麼要忍受那又顛簸、又不舒服的機車?她沒有辦法回答母親的問題,也沒有辦法說服自己。

哀著喘息不止的胸口,她的身體至今還殘留著他的觸感。那樣寬闊的肩、結實而溫暖的背、沒有一絲贅肉的腰……她感覺自己的臉熱的發燙。她沒坐過摩托車,也沒跟一個男人這麼接近過……

承櫻走到窗口,不確定自己想要看什麼。他應該早就走了,還下著雨呢!

纖纖素手撩開白紗窗,她看見屋子前面一個深色的影子——

他還沒走?那個大笨蛋!居然還在那裡淋雨!?

摩托車上的男孩抬起頭來,對著她的方向咧嘴而笑。

無來由的一陣羞怒,承櫻用力拉上窗簾。

懊死的笨蛋!就讓他去淋雨好了!最好得肺炎死掉,

誰叫……哼!誰叫他居然敢這樣讓人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