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再見了。"小王子對花兒輕聲低語道。

可是花兒沒有回答他。

"再見了。"他又略略提高聲音說了一遍。

花兒並不言語,只咳嗽了一陣,聽得出來,那並不是由於感冒……

摘自"小王子"

他--考上了。不只考上了,還畢業了。

看著校園裡一群跟她一樣穿著學士服的年輕男女擁抱、合照、哭泣,承櫻卻依然維持著淡漠的表情,沒有太多的離愁,因為接下來她將在這裡再念兩年的企研所。

他被很多的人圍繞著。從上了大學,他就成為校園裡活躍的角色。棒球校隊、系學會會長、學生會主席……也許是因為他熱情、熱心的天性吧!在大學這樣的環境裡,反而比在以升學為唯一目標的高中來的適合。他就好像如魚得水般,過著充實的四年大學生活。

這樣的男孩很難不吸引女孩子的注意,可是偏偏四年來沒有聽說他交過女朋友。原因是從第一天、第一堂課的自我介紹開始,他就聲明瞭--他唯一的目標是辜承櫻。

他還是一樣接送承櫻上下課,一有空檔就從法律系往商學院跑,他的追求明顯到整個學校上至校長,下至工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而承櫻還是跟以前一樣,從來沒有任何一點接受他的表示。他們之間就這樣僵持著。就這樣,四年一下子就過去了……

"承櫻,你剛剛代表畢業生致詞的樣子好棒啊!爸爸媽媽真為你感到驕傲!"石心蓮握著女兒的手,淚光在眼裡閃爍。

承櫻不自在的繃著臉。都大學畢業了,媽媽每次還是用這種對小孩說話的語氣,實在令她有些困窘。

"媽,我都說你們不用來了,今天公司不是有重要客戶要來。"

"再怎麼重要,也沒有女兒畢業重要啊!"

"反正我還要繼續在這裡唸書——"

母女倆的對話被前來的三個人打斷了。

"承櫻!"熟悉的男性呼喚聲讓她抬眸,對上一雙一直追隨著她的熱切眼眸。

到現在才來找她?哼哼……手上抱了滿手的花,是剛剛那群圍著他的學妹送的?承櫻眯緊了眼。

他不只一個人,還有他的父母也來了。

雙方的父母一反兩個年輕人問的沉默,熱絡的攀談起來。說起來,他們早己經因為年輕一對的關係變得很熟了。

"承櫻……"屈碩遙剛開了個話頭,就被她打斷。

"你離我遠一點。臭死了。"

"不會吧?我現在都很注意。"知道她有潔癖,屈碩遙也盡力配合她的水準。

"不是你。"她冷冷瞪著他。"是那些花。"

它們就是礙眼。

"噢!你不喜歡花?對不起,那我把它們拿走。"

隨便抓了幾個路過的學弟妹,屈碩遙就將一大堆的花束塞進人家手裡,才又回到承櫻的身邊。"好了,沒有花了。承櫻,我可不可以跟你拍張照?"

"不要。我不跟你拍。"她就是彆扭。誰叫……他剛剛讓她這麼生氣呢?

屈碩遙也感覺到承櫻今天的心情不大好,雖然他不知道原因何在,可是追了她五年了,分辨她的情緒他還是懂得。

"那你讓我拍好不好?就你一個人的獨照。"

"不要。"說完,她無情的轉身離開。

"別這樣。我只是想有一張你的照片,這樣當兵見不到你的日子裡,還可以看看相片。"

他的話讓承櫻停下了步伐。

是啊!他就要去當兵了。"年十個月,這將是他們相識以來最久的分離……背對著他,挺直背脊站立著的承櫻,臉上有些茫然。

"好吧!"她終於轉過身來,"可是就一張。"

"好!就一張!"屈碩遙的表情像中了樂透彩。像怕她後悔似的,他緊緊抓住她的手,要一旁的父母幫他倆合照。

"準備好了沒有?數到三喔——"

專注在照相機鏡頭的屈碩遙,沒有注意到承櫻轉頭看他的表情,有著不輕易流露出的……依戀。

@@@

明天就是屈碩遙要到部隊報到的日子。很不幸的,他抽中了外島。

晚上九點,坐在自己的房裡看書,承櫻望著眼前密密麻麻的英文字,發覺經過半個小時,她的視線依舊停留在原來那一行。

掩書輕嘆,就她自己一個人,她還假裝什麼呢?

手機鈐聲響起,她比往常要迅速兩秒鐘按下通話鍵。

"我是屈碩遙。"

"什麼事?"她努力維持聲音裡的鎮定,像往常一樣淡漠冰冷。

"可以見你一面嗎?現在。"

"你在哪裡?"

"就在你家門口。"

她沉默了五秒鐘。"好吧。自己進來。"

承櫻下樓的時候,他已經坐在她家客廳的沙發上,她的父母親切的跟他聊著。

五年來,他已經跟她家人混熟了。有時候承櫻甚至覺得他比她更像她父母的小孩,因為他單純坦率的個性,和她那兩個寶貝父母如出一轍。

"啊!承櫻下來了。你們倆多聊聊。明天就要入伍了,一定有很多話要說。"

奔家兩老很有默契的站起來,一邊還對屈碩遙擠眉弄眼,努力作出鼓勵的眼神。

沒辦法!他們實在太中意這個一直對他們女兒專一的傻小子了。自己的女兒自己清楚,承櫻這樣冷傲加上有點封閉的個性,配阿遙這種熱血青年正好。

石心蓮在經過承櫻的時候還對她嘻嘻的笑,眼裡的曖昧不言可喻。

臉皮本來就薄的承櫻,此刻更是感覺一股羞恥感沖刷全身。

"你來做什麼?"她的聲音因此變得更冷。

"我明天就要入伍了。"

"我知道。"

一那就要好久才能兒你一面。"

"那又怎樣?"

"我會想你。"

笨蛋!這種噁心的話竟然可以這麼輕易就說出口,他臉皮厚也該有個限度。

"如果我不在的話……你應該也會覺得不習慣吧?"他真正想問的是——她會不會想他。

"不,我高興得很。終於沒有人再來煩我,我可以專心在研究所的課業上。"

她的話有如一盆冰水,澆得他一身冰冷。屈碩遙眼裡的最後一點希望之光熄滅了,他垂下頭。

承櫻別過眼,咬著下唇……

"再見了。"他從沙發站起來,對她輕聲說。

她沒說話,甚至連頭也沒抬,只是下唇咬的更緊了。

"再見了。"他又說了一次。

她還是沒反應。

屈碩遙終於死心,轉身離開。

大門關上以後,承櫻走到窗邊,看著熟悉的身影跨上摩托車……

他不知道承櫻正看著他,他更聽不到她的輕聲低語:

"笨蛋……當兵可要小心一點……"

@@@

"我聽見了喔!"

突然從背後發出的聲音嚇了承櫻一跳。轉身,看見小妹承桔臉上賊兮兮的笑容,她耳根發熱。

"幹嘛在背後嚇人?"

"我不是故意嚇你的,要不是你太專心看著某人,又怎會沒注意到我?"

承櫻索性閉緊嘴巴,不說話。

承桔卻不肯放過這個嘲弄二姊的機會。開玩笑,哪能錯過。平常二姊都是冷冰冰的嚴肅表情,什麼時候看她流露出這麼好玩的反應了。

"屈大哥不錯啊!這麼多年來忠心耿耿。二姊,你對他……也不是完全沒有感覺吧?"

承櫻咬牙沉思。

她不是沒有想過她對他到底是什麼感覺。她不討厭他,當然他每次問她都說她討厭他,其實,也不是那麼討厭啦……

看見他的時候她會有一種安心的感覺;要跟他分開了,她又感覺心快要死掉的難受。這就叫喜歡嗎?她喜歡他嗎?那個又呆、又單純、又固執的叫人不知如何是好的男人……

這些年來對他的感情,與其說是喜歡,不如說是不甘心,不甘心自己這麼簡簡單單就喜歡上一個男生。她的自尊跟驕傲不容許她表達自己真正的心意。她怕被人家笑,更怕愛他的心情被他看透。

承桔看承櫻不語,不放棄的繼續追問:

"二姊,你為什麼總是要對屈大哥這麼兇呢?"

沒有回應。

"這很不尋常喔。如果是真的不在意他的話,根本就不會理他,對不對?我沒有看過你對任何一個追求者動過怒喔!只有對屈大哥你才老是這麼兇。"

奔承櫻臉上有些被看穿心事的尷尬。

"拜託啦!二姊!你說嘛!說嘛!"

承受不住承桔的纏攻,辜承櫻有些動搖了。

"一直憋在心底也很難受吧?說給我聽沒關係啦!我是你妹耶!我一定站在你這邊的。我發誓,誰也不說,好不好?"

承桔的話說中她內心深處的感受。憋在心裡這麼多年,真的……好難受……也許,就說給一個人聽,她不會說出去的,她是她的妹妹……

"誰叫他做了那麼過分的事。"承櫻終於開口。

承桔有些訝異。"你說屈大哥?他對你做了什麼過分的事情?"他敢嗎?

承櫻咬著下唇。想到這裡她還是很生氣。"他不認識我。"

"姊,你說什麼?"

"他不認識我。從進高中開始,我就注意到他了。可是他不認識我,一直到兩年以後才注意到我的存在。"

"所以呢?"

"所以我要報復他。"

"我還是不懂。他犯了什麼錯?"

"他錯在沒有'先'注意到我。"他錯在害她"先"喜歡上他。

承桔紅豔的小嘴張開,慢慢的……吞了口口水。

她以為家裡最會記仇、心機最深的人是大哥,看來她錯了,二姊的實力也不容小覷。

太可怕了吧!就因為屈大哥沒有"先"注意到二姊,就要遭受這樣的懲罰。唉……可憐的屈大哥,喜歡上這麼麻煩的女生,以後恐怕還有罪好受囉!

@@@

兩年,是很長的時間。兩年,讓承櫻自研究所畢業,屈碩遙也服完兵役……

"承櫻!我回來了!"

那睽違了一年十個月的身影,又再次出現在辜家大門口。

面對一張熟悉卻又更加黝黑、陽剛的臉,承櫻仔細的把他看清楚,心裡激動著,臉上卻依舊面無表情。

"你是下部隊就直接到我家?幹嘛不先回家?"

"我想你!"他咧開嘴笑,答的毫不猶豫。"你想不想我?"

她感覺到一陣熱潮轟的一聲衝上腦門。這男人……這男人真是……居然問出這種問題,

她的答案當然是--"不想!"

她的回應顯然讓他的情緒梢稍低落,他的笑容黯淡了些。

承櫻的心有些不忍,"進來啦!站在那裡做什麼?"

"你要我進去?"

傍他一個"廢話"的表情,承櫻轉頭撇下他走開。"不進來就算了。"

他當然不會就這麼"算了"。懷著一顆重新雀躍起來的心,屈碩遙跟著她走進辜家。

在辜家吃了午餐,又跟辜家父母聊了些近況,屈碩遙知道承櫻畢了業就進人辜氏,擔任財務副總的職位,辜家老大辜承栩擔任總經理,辜家二老漸漸退出公司經營。

在回家的路上,他也開始思索他的未來。

@@@

屈碩遙在告知父母他的決定的時候,面臨了家裡不同的意見……

"到辜氏去當保安主任?"

當屈碩遙宣佈他的決定時,他的父母全都傻眼。

"兒子啊!你是最好的大學,最有前途的法律系畢業的吶!"

"對啊!我跟你老爸盼了這麼多年等你畢業、當完兵,無非是想讓你處理我們家的這些田地。想說你念了這麼多年書,應該對這些什麼土地、租約、跟人家合夥蓋房子這些事情比較瞭解。"

王美麗沒有說出口的是--屈家雖然有很多土地,可是這幾年跟那些大企業大財團交涉,往往吃了暗虧。事情已經不再像當年賣地、租地這麼簡單,幾個合建的案子牽涉太廣太雜,早已不是他們這對只知道耕田種菜的老夫婦能夠應付的了。

"你想進辜氏,只是想跟辜小姐在一起吧?"王美麗對這個獨子還不瞭解嗎?

"一部分是這個原因,一部分也是想我從沒有工作經驗,而辜氏又是有名的大公司,我想在裡面可以學習到不少事情。"屈碩遙不諱言,但他也有自己的一番見解。

"阿遙,爸媽從來沒有反對過你追求辜小姐,她是個很優秀的女孩子,只是家裡真的需要你……"

"老太婆,不要說了,兒子說的也有道理,是該先讓他見見世面,累積一些經驗。"屈勝雄打斷她。

"可是……"

"別可是了,就這麼決定吧!"他對屈碩遙說。"兒子你好好幹。雖然是在辜小姐底下做事,可是一個男人只要肯認真做事,一定可以贏得女孩子對你另眼相看的。"

"我懂。謝謝爸。"

"可是兒子啊!"王美麗還是沒有百分之百同意父子倆的決定。"如果家裡的事情需要你的話,你可得回來幫忙喔!"

"我會的。媽,我只希望你們給我一些時間。"

"好吧。"

有了兒子的承諾,王美麗才點頭。

@@@

那傢伙,今天早上怪怪的……承櫻咬牙沉思。

自從他退伍後,就恢復每天送她上下班的習慣。可是在上下班之間的這段期間,他究竟在做些什麼呢?對於不能掌握他所有的行程,承櫻感覺到有些煩躁不安,尤其是她今早覺得他似乎想跟她說什麼。到底是什麼呢?

"承櫻!承櫻!你在想什麼?"辜承栩喚了好幾聲,承櫻才突然回過神來。領悟到她剛剛居然想著那傢伙想到失神,連正在跟大哥開會都忘記了。

她的耳根紅了起來。大哥那雙洞悉人心的雙眼,並沒有讓她好過一些,她輕咳了一聲。

"對不起,我只是昨天太累了,沒睡好。我們討論到哪裡了——"

"沒關係。"辜承栩仁慈的微笑。"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只是有關我們公司的保安部門,原來的王主任離開了,我想找個人來遞補他的位子。"

當他的妹妹二十幾年了,辜承櫻哪裡不知道這男人笑的越"慈祥",背後的陰謀就越可怕。不知怎地,她就是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大哥已經找到人了?"

"是有一個合適的人選,而且對方很積極爭取這個位子。這個人以後在你手下做事,所以我先知會你一聲,可要好好'照顧'人家喔!"

不祥的預感隨著大哥的笑音越大而越來越濃!……

"我要這個人的基本資料。"

"那倒不必,我相信你對他己經夠了解了。"

"到底是誰?"

"屈碩遙。"

承櫻陡的從椅子上站起來。"不行!"

"恐怕來不及了,我已經要他明天來上班了。"

她眯起眼看著那個坐在皮椅裡,對著她微笑的男人,那微笑讓她聯想到一條詭計多端的毒蛇。

以她對這個人惡劣天性的瞭解,她越是激動,就越是落入他的陷阱。她可不想讓這男人"以為"她就這麼輕易的被看透了。所以她命令自己冷靜下來,恢復淡漠的表情,她說:"既然大哥已經決定了,那就這樣吧。"

什麼嘛!就這樣?真是太不好玩了。辜承栩沒好氣的看著承櫻優雅的轉身離去。

好傢伙!他太小覷二妹那有如銅牆鐵壁般的鎮定了。

等著吧!下次……下次他一定要想辦法戳破她的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