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倩的觀念日記:無名春傷篇

她只穿一件可愛的

露臍綠短衣

和一件可愛的

露臀白短褲……

於是,喂水給六月雪時,我看到了。

魏先生畢恭畢敬送走嬌太太的女兒(以下簡稱嬌女)之後,他興奮異常地跑進電腦教室,坐在嬌女坐熱的椅子打起電腦。他的臉越打越貼近屏幕,我想他是在取暖,因為他的身體不時打寒顫,打沒幾個字就起身慢跑;距離短了點,從大門走廊到電腦教室,我幫他數過,平均只有八步路。

哪天要是和魏先生在路上偶然碰頭了,我也會會不經意提醒他這件事,那天如果我不趕時間的話。我不出門則已,一出門總是在軋時間,唉。

從魏先生肥胖的身軀,看不出他如此不經冷。相形之下,嬌女的體質就好很多;她只穿一件可愛的露臍綠短衣和一件可愛的露臀白短褲,在冷冷的四月天、涼雨不歇的夜晚,而且勇敢的沒撐雨傘,教人心生羨慕。不知嬌太太用哪種偏方幫她女兒進補?食補藥補不知她覺得哪一種比較補?改天我問問她。

美中不足的.嬌女被嬌太太補得大腿有點baby肥。愛之適足以害之,嬌女可能因此得做做抬腿運動結實大腿肌肉,或者請牛小姐或珊小姐幫忙調配適合發育中少女的營養減重餐。

哪天在路上偶然與嬌太太遇見了,也許我會淡淡地提醒地這件事,如果當時我不趕時間。唉,誰讓我出門總是匆匆太匆匆。

於是,我又看見了。

凌晨一點一十九分時刻,魏先生無故佇足公佈欄前整整十四分鐘。也許他是在研究公佈欄的材質或樣式,真是個勤學上進的人。之後,魏先生終於抵受不住外面的天寒地凍,邊縮著身體邊衝進會議室的角落,一坐下他就呼呼大睡。

他真粗心,竟忘了蓋棉被。

我可以理解魏先生為何怕冷。今晚烏雲密佈,驟下的雨絲毛毛又冷冷,氣溫甚至比昨日的攝氏三十度低溫冷上一度,只有二十九度,不可不謂之冷。唉,北台灣的天候以善變聞名,人都要受不住了,何況動物。大門口一整個晚上人來人往,川流不息,足見各位好朋友都感受到這股傷人的春意,一個個被逼出來跑步驅寒。

大樓外面真的很冷嗎?

我看見了,每個出來跑步的人全都只跑到佈告欄便折返了。為何?外面真那麼冷嗎?若是,我是否該下樓一趟?或許,我該雲淡風輕的提醒魏先生他不蓋棉被睡覺的後果,會著涼喔。

我是否該專程下樓一趟?足不出戶閉關已半年,稿子總算進行到第四章回,要自毀承諾嗎?要嗎?

罷了,無論如何我都不能見死不救,自毀總比眼睜睜見他人被毀好。我願意在下樓這點上妥協,可是不,我不願跟認識不滿五年的人任意開談;原則不能妥協,但可以變通,我會試著和善一點。

好朋友們,魏先生要是冷得實在沒空看到我的觀察日記,請路過的你們幫忙轉達我的關切。我雖然不認識他,但我願意在行有餘力之時偶爾關心他。不過,他萬一不幸著涼了,請你們務必擋住他,別讓他靠近我住的這一區。

屋外悽風苦雨刮了一夜,涼煞人也,愁煞人也。

好朋友們,你們且寬心,我帶了懷爐還有大衣禦寒,不致受苦受涼。

下樓時,我且順手擷取馨香一瓣擱人大家的信箱中,祝福我各位好朋友從前身體如同嬌女般健壯,但不至於過壯。

小倩,4/l,喜見山雨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