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倩的觀念日記:牛先生知名不具篇

牛先生駕起人總是狠勁十足,

卻是頭一個響應捐書活動的人;

他的狠只在嘴巴,

其實心腸最柔軟……

一切純屬無心,我說窗戶時不小心撞見,隔壁鄰居可以作證。

牛先生,你請放心,我就算親眼目睹你在公佈欄前鬼鬼祟祟的徘徊,也不會挨家挨戶揭穿你的真實身份,別擔心。其他地方我不敢說,在我的觀察日記裡你絕對安全,你放心的知名不具吧。

其實昨天半夜一點多時,對門的鄰居來敲我門,她被牛先生恐怖的字條嚇得睡不著覺,雖然嘴上客氣地推說我洗門窗的聲音太大聲,吵得她不能人眠,我依然一聽就聽出她的暗示。

也許哪天我應該找機會勸一勸牛先生,讓他手下留情。也許,只是也許。

有用嗎?牛先生的長相天生似地痞流氓,我能為一己之私刺傷他的心嗎?我該暗示他整容或是施打肉毒桿菌以維持表面光滑嗎?這對他凹凸的臉皮似乎於事無補。要嗎?我可以這麼做嗎?

我辦不到。

牛先生長相雖然兇惡,令人髮指,但是上帝關了他一扇窗,會在其他地方為他另造一扇門。因此牛先生罵起人總是犯勁十足,卻是頭一個響應魏先生捐書活動的好心人。他的狠只在嘴巴,其實心腸最柔軟。

衝著牛先生表裡不一的心地,沒問題,我也捐出一系列自己寫的推理奇幻懸疑小說《爬出蟲洞》,首部曲至五部曲;六部曲還在電腦中溫吞爬著,各位好朋友不妨拭目以待。

肉毒桿菌!喔,我想,我明白了。

鄰居昨晚兩眼充血,面色由紅翻黑,一張臉皮僵硬,只有嘴角微微抽搐,當時我已經察覺不對勁了。我真粗心大意,原來她罹患傳說中的顏面神經麻痺症嗎?是不是她終於突破了心防,跑來向我求救?她其實想與牛先生一塊就醫,是這樣嗎?是嗎?

不經一事不長一智,怪我粗心沒人性,我會真心反省。

牛先生,下次若有幸與你在美麗星夜下互會,也許,只是也許,我會笑著向你致意,感謝你帶給我一整晚的感動與頓悟。

天亮了,我竟在美麗的人間四月天撿到一本《人間四月天》

啊,好個人間四月天。

小倩,4/2,且憂且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