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倩的觀念日記:嬌嬌女兒花自飄零水自流篇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大人有大人的經,

小孩有小孩的經,

但天底下只有不會念經的笨人,

而沒有念不來的經文

人的一生中,有許多不能承受之輕。

啊,傻眼!我熱淚盈眸久久不能自持,啊啊,太感人了!我必須擱筆一會兒冷卻我激動的心。好朋友們,失陪一會兒,咱們一小時後相見,我會盡快控制失速的淚水,先去替我的小海馬補充水分,它懷孕了行動不便,無法自行換水,各位見諒。

讓各位久等,我回來了。

好久不曾失態了。自從昨日被隱姓埋名的“小罷”不名人士義勇的行為感動不已,而哭了一場之後,我變纖細了,變得易感而愛哭了。怎麼辦呢?明天又是清明,想到先走一步的“故友”們,不要,我不願稱他們亡友,他們不止精神與我們同在,明明都還活著呀!我常在中庭碰到他們,與他們相談甚歡。

不是的,他們滅的是肉身,精神沒死,魂魄也沒離去。

縱然山南山北,地域兩隔,也不能阻斷我們從陽世延續至陰曹的友情,別因為他們現在是名副其實的“幽靈人口”便歧視他們、忽視他們。身為幽靈也有不得已的苦處,他們何辜?他們的名字受世間人誤解,被濫用、被抹黑,他們苦於不能攔轎喊冤、上京告御狀,是無依無靠欲哭無淚的弱勢族群,註定受陽世匪類惡意的擺佈與捉弄。

他們遭受世間種種不平的迫害、誣衊,竟沒拿到半張冥紙撫慰他們受創的心靈。陰間幽魂最慘莫過於此了,嗚呼哀哉,尚響。

再沒想到,無形無體本該無慾無求的幽靈人士,竟與世間普羅大眾一般有著令人心酸的斷腸時候。啊,我好慶幸我一年只需斷腸清明一日,不若他們受盛名之累之苦,一年可能要斷腸個好幾次,還可能動不動就要斷。

腸子斷那麼多次,縫縫補補的,真沒關係嗎?

唉,唉唉唉。讓我嘆一嘆,這就是生為幽靈人、死是幽靈魂最大的悲哀嗎?莫忘院中魂啊!我的好朋友們,莫忘莫忘!生生世世永不忘啊!

啊,眼淚忍不住又滾滿眶,我雖肝腸欲斷感慨深,藉由“故友”悽慘的境遇,激動不已的心情竟意外的得到控制。果然啊,人是經由別人的痛苦抵消自身的痛苦,我控制不住自私自利的天性。

謝謝你們,“故友”,在我最痛苦的時候,你們不忘以自身的悲苦際遇化解我滿腔的苦悶。總有一天,你們都會成佛成仙,擺月兌“幽靈人口”這令人產生不好觀感的汙名。在那之前,你們不妨去佛祖座前聽聽禪,也好多少沾些瑞氣讓心境祥和下來;如此一來,你們也許就能擺月兌陽世奸佞的苦糾苦纏。

啊,我又想哭了。

再也想不到我人緣絕佳,周遭繞著許多有情有義的好朋友而不自知。原煤來這些好朋友們表面漠然,實則暗地支持、默默關照以及偷偷愛護著我,一直以來我都誤解他們的面無表情、無動於衷了。

人真真不能一日無友。無竹令人俗,無友使人寒。好朋友們,多謝了,你們可知你們讓我多麼感動嗎?

匆匆一覺醒來,看見佈告欄竟爆增數十篇熱烈回應,每一篇皆是泣血啼淚而成,字裡行間處處洋溢著掩不住的關心,這些統統都是我的,只給我。這真是我不能承受之輕,不能再輕了,真的。

不要再寵我了,我此時易感而嬌脆,快要和嬌太太一樣受不住蝴蝶、飛沙的侵襲了。

啊啊,眼淚差點又決堤,我要堅強不能哭,這裡的孩子們今天飽受驚嚇,不少人被嬌太太一哭起來就啼泣不盡的血盆大口衝煞到。夠了,我不能增加他們的心理負擔。也許,只是也許,我應該下樓一趟勸嬌太太換一支口紅顏色,淡雅一點、素雅一點,哭起來比較不那麼可怖猙獰,嚇壞孩童。

嬌太太這次的哭聲真宏亮,我注意到了,她又開始全社區哭透透。做人真是難,一苦未完一苦又起,心事誰人知,永遠哭不完。

好朋友們,你們暫列第二梯次,大家等我,第一梯次只剩下嬌嬌的女兒(以下簡稱嬌女)沒回了。為了銘謝各位擋不住的情意,我將暫時把我五隻可愛的蟲兒放回它們的洞穴,讓它們專心繁殖,然後儘快寫完嬌女的觀察篇,明天儘快幫好朋友們巡邏完各家祖墳;倘若嬌太太肯配合一下濃縮啼哭細節,我會盡快聽完她拖泥帶水的哭訴。

快輪到我了,就快了。

啊,我現在看見了,嬌太太剛從蘭小姐家掩著臉一路吸泣出來,B棟似乎哭完了。我發現,她這次的繞境啼哭行程有了重大變革,從B棟開始哭,不像以前死守規矩地按字母順序哭,我們A標首當其衝總是在劫難逃。

嬌太太怎麼了?難道不知道牽一髮動全身是做人的基本常識?她怎麼可以不顧出巡道義隨意變動路線!那麼下一步呢?我猜不透她下一棟要往前哭還是往後哭,準備哭哪一棟?

我不能守株待兔的等她上門來哭,我最近是大忙人,有大多留言待回。好吧,等會兒下去催催嬌太太,要她儘快確定出巡路線,好讓我早做安排。

天下無不是的父母。嬌女,你在隔壁社區看到了嗎?聽到了嗎?是你讓嬌太太傷心絕望得必須再度出巡嗎?

從你青春灑月兌的留言內容,我察覺到了。是的,我並非故意窺探,我就是明明白白瞧見你對父母親的愛之深、責之切而已。別因為你爹不疼你、娘不愛你,你就傷透心,放棄你花樣般豆蔻的青春。別做傻事,孩子,嬌太太、嬌先生他們不是不愛你,他們是太愛自己以致於忘了愛你,沒有多餘的愛分你而已。

人有百百種,親情的表現方式也有百百種,徹底忽視是其中的一種,不是惟一的一種,還有更慘的案例,是你孤陋寡聞沒見識過而已,不是不存在。

為了求取心靈上的平衡,是的,我們只能向下沉淪大家來比爛了。不,別傻了,你千萬別呆呆的聽信坊間成功人士的胡言亂語,不,別向上比不足,一比就會比出人命來。你性情激烈,見不得人家好,別人家的幸福美滿不會在你心情特爛時激勵你向上提升,你只會比掉一條忿忿不平的青春小生命。

心情實在爛以谷底扶不上牆時,嬌女,姨給你個過來人忠告,你一定一定要向下比爛。當大家你爛我爛、爛在一塊、爛得分不出彼此誰比較爛,爛在其中的你看不出所謂的好,心裡就不會產生不平衡。

這招很管用,姨來親自示範一次給你看。這種比較傷感情且傷元氣,姨不喜歡傷害別人,而且天生體質虛,所以下不為例喔。

你不妨這樣換個角度想:幸好你身邊沒有一個潑婦罵街的媽媽整天疲勞轟炸,企圖將自己年輕時未遂的夢想,利用魔音穿腦強行突破你耳膜,迫使你就範。以我創作者的親身經歷,我私心以為,放縱忽略要比緊迫盯人好。所以孩子,你其實是幸運兒,不像對面棟八樓的陳家。

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嗎?去看看陳太太的大公子,他每天都在示範。

餅來看看吧,看完之後你憤世嫉俗不平的心將獲得空前寧靜,幸福感源源而至,擋都擋不住。

這就難怪了,陳家大公子天天在水深火熱的練獄中死裡逃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怪不得他年紀小小老是面帶菜色,膽怯愛哭又懦弱如鼠。為了逃避母親機槍式停不住的叨唸,這孩子只能自閉於望遠鏡世界,一步步朝偷竊狂之路邁進了。唉,冤冤相報何時了,孽障啊,孽畜。

陳太太其實是大家公認的賢妻良母,鄰近社區曾經組成數團媽媽團出使陳家觀摩。有人說:黃山歸來不看雲,九寨歸來不看水。我們這裡呢,流行一則極傳神的講法:陳家歸來不說話。

陳家不僅僅名列本市重要觀光景點之一,陳太大更是本市一絕,堪稱鎮市之寶。她一輩子為兒女操持家務,安於當成功男人背後那隻被油煙燻黃的溫柔推手。目前陳太太育有一男一女,她老公不遑多讓,也在外面生了等量的兒女數。

呵,看見了沒有?嬌女,陳家夫婦和你父母親截然不同,但也是勢均力敵的一對。

因為陳太太以賢慧出名,所以總是很忙。她總是不時的進進出出於前後陽台,紗門開開合合,家裡不時傳出乒乒乓乓的怪聲音呼應甩門聲,不知在從事哪種激烈的運動?而且我發現了,陳家杯盤和紗門的折損率高得驚人,玻璃杯常常一箱一箱的扛回家。有時候實在用得太兇,為了避人耳目,他們就不惜成本的叫宅急便補充貨源。

不知道是陳太太自己甘於作牛作馬,他們一家人不忍悖逆便屈就了她,把老媽子當牛馬使喚呢?還是陳太太日夜操持家務操出心得,操得欲罷不能呢?

陳太太,你沒聽過空巢期嗎?

空巢期,顧名思義就是巢空人散,獨留守巢人。守巢的角色,有極高比例是由忍辱負重的老媽子一力擔綱呀,越是模範的越堅貞,越是深陷爛泥拔不出。

有鑑於養兒不防老的新觀念,你是否應該覺醒了?陳太太。

現在回頭為時不晚,即使只是不起眼的微量變化,願意改變人生就有希望了。快來吧,趁你的一雙不孝子女在你年老體衰毛病多,拋棄你不要你,貪圖家產聯合告你之前,先下手為強丟棄他們吧!

天下何其大,外面世界何其廣闊,不愁沒你容身之處。記得,把這幾年來該你的酬勞算清楚。事情到了這地步,別婆婆媽媽顧慮東顧忌西。該你的錢別客氣了,就全部捲走吧!此處不留媽,自有留媽處,何必被人當牲畜對待。離開吧,陳太太,快走吧,別東顧西盼眼迷離了。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嬌女,你明白了嗎?

大人有大人的經,小孩有小孩的經。姨勸你一句:“人外有人、經外有經”,你家的“金剛經”不會比別人家的“金剛經”拗口難念。同樣是經文,念法各異、慧根各異,道理就如此這般簡單而已。

天底下只有不會念經的笨人,沒有念不來的經文。懂嗎?

你媽媽是喜歡裝少女裝可愛,還裝得不倫不類很不像,可是事出必有因。

嬌太太年紀大你少說兩輪,她並非天生厚顏、不知羞恥為何物;嬌太太種種的幼稚行為反骨反常,若不是內心返老還童的渴望無法得償逼她反常,若不是年華已逝、色衰愛馳堪不破的悲哀逼她發狂,她不會無恥得理所當然。

人生在世,或多或少都有幾件不可告人的難言之隱,你不也不願意人家知道你勒索小罷一千元嗎?試著將心比心吧,孩子。不要因為你媽媽不認你、假裝沒生過你這個女兒就自甘墮落,人格因此龜裂扭曲,憤而走上接交的歸路。也別滴血認親了,那樣太傷感情,強認來的親情沒有好下場。

孩子,如果嬌太太執意無恥到底不認你這個女兒,沒關係,我來認吧。

別擔心我沒生過小孩無法感同身受。你不妨這麼想,沒看過豬走路,我吃過豬肉,何況我再怎麼差絕不會比嬌太太更差了。死豬不怕開水燙,最差不過爾爾,這麼多年你都熬過來了,不是嗎?

血緣不代表什麼,不要鑽牛角尖,我在家裡等你過來認親喔。

小倩,4/4,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媽媽!你不要走!~~>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