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亂七八糟的後台,一堆亂七八糟的人和亂七八糟的事,累得裴絮差點大叫不幹了。如果彩排意味著混亂的話,她情願她是看秀的人。

"不對、不對,妮莉的妝太噥了,傑森,重新替她上妝。"石介天的聲音火爆地充斥在這座容納得了一萬人的室內體育館和臨時搭建的後台。"搞什麼鬼,琳娜,誰叫你挑那條皮帶的!控制好時間,拿出你們的專業水準讓我看看。"他對著魚貫出場的模特兒大吼,相當不滿意。

前天下午她趁著他睡著時偷溜,就沒有再見過他,也刻意避開他。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喜歡石介天,然而卻無法為此背叛行書,其實她的身體已將背叛他了,正因為如此,她就更不能拒絕行書。如果沒和石介天發生關係,她尚能站得住腳拒絕行書得求婚,並坦然告訴他,其實她的心已經被一個魔鬼佔領。她其實已經準備這麼做了。

誰知道變數來得這麼快。她不想傷害行書,卻在無形之中背叛了他。她無法原諒自己,正如同她無法在這個時候解除她和行書得婚約一樣痛苦。裴絮憂愁地替模特兒調整服裝。

"裴絮,奧妮那件服裝領口要做修正。"石介天突然從前台吼進後台,嚇了冥思中的裴絮一大跳。

裴絮同情地看著美麗、豐滿的奧妮,她含著眼淚眼看就要哭了。

"他覺得我的台步比新人還不如。"奧妮哽咽地走近裴絮。

"他覺得這個世界上除了他自己以外的每個人都很糟。"裴絮拍拍她,端詳著領口,"的確是怪怪的,領口的線條不順。"

"只要他不要常發脾氣,他就是最完美的人類了。不知道被他抱在懷裡的感覺如何?"奧妮的傷心來得急去得快,那醉生夢死的戀慕口氣,害拿著大頭針準備做修正的裴絮,狠狠地戳中了自己的手,鮮紅的血跡不小心弄髒了模特兒身上那件雪白、性感的衣裳。

"喔噢,我們得趕快消滅證據對不對?"奧妮月兌下衣服,像在分享秘密般詭笑著。

"我想他會很樂意殺了我。"裴絮將刺痛的食指含進嘴裡,拎著衣服四處找清潔劑。

石介天走近後台,在鬧烘烘的人堆中一眼看見裴絮。他皺著眉,穿過一波波愛慕的眼神,直朝她走去。

"你的手怎麼了?他從她嘴裡拉出她的手,仔細看著。

"沒事。"裴絮猛力抽回手,繼續尋找不知流落何方的清潔劑。

"今天晚上和我一起回去。"他拉住她的手肘,不想要再玩捉迷藏的遊戲。裴絮在逃避他,他知道。他也痛恨自己提得起放不下,居然被她的開溜和逃避傷了心,天下的美女多得是,他不用執著於她。可是,他卻沒辦法像以往一樣灑月兌地放開她。

裴絮驚悸地環顧周遭,有些慶幸大家忙於彩排,無暇留意其他。

"他不在這裡。"他惱怒地瞪著她驚慌失措的臉,"你再左顧右盼或者逃避我,我就在這裡吻你。"

"你別亂來。"她脆弱的心一揪,被他狂熱的注視和蠻橫的態度惹得不知如何是好。

"我從不亂來。"他難看地丟給她一個言出必行的笑容。

"你到底想怎麼樣?"她忍著氣,不敢太大聲。

"不怎麼樣,只是要你而已。"他陰鬱地凝望她,熾熱的眼神超月兌了他的鬱悶。"你還沒告訴我,為何出現在我的書房裡?"他的禁地被她誤闖了,他竟然不在意。

"你的秘密難道會少於我?"對他的質問,她嗤之以鼻。

"今天晚上我們有必要相互'袒裎'一番,你覺不覺得?"他用食指輕輕地颳著她柔細的臉頰。

"別……別這樣。"她別開臉,心兒怦怦。

"聽好。"他臉色鐵青地扳正她的臉,哪管一屋子的人。"我不管你是誰的老婆或妻子,我要你就是要你,那些鬼倫理我一點也不放在心上。"

"我不是你。你可以丟開全世界,我不能。"裴絮為他的任性惱火,"我是單行書的未婚妻,請你記住。"她撥開他的手,僵直背脊竄進慌亂的人堆裡。

單行書匆忙地跑進會場,好笑地穩住埋頭亂撞的裴絮,"怎麼啦,火燒了?"

"行書,我……"她伏著他的手,急著想找尋紛亂中的支撐點。

"有話等會再說,我必須先和石介天談量產的事。"他笑著放開她。

"把今晚空出來給我。"她抓住他的袖子,急切地要求。她得靠行書來鞏固她幾乎崩裂的意志。

"你總算會想念我了,等我一小時好嗎?"她爽朗地應允,滿腦子生意,沒發現她的不對勁。"石先生。"單行書的注意力移向迎面而來的人。

裴絮的心跳漏了好幾拍,從背後傳來的殺氣,她知道他聽見了。

他不會讓她這樣對他。石介天陰惻惻地盯著裴絮的背,無視於單行書的存在。裴絮倔強地挺直背,不肯回頭。

"我現在沒空。"他暴怒地抓起裴絮往外走。他不要她靠近單行書,不要她那靈動的眼眸看其他男人,他痛恨她將要嫁給單行書這個事實。她的身子只有他的手撫模,她的紅唇只能為他綻開,她只能屬於他。

"你能不能學著尊重別人?"裴絮氣壞了。

"我聽不懂什麼叫'尊重'!"他狂怒地大吼,一瞥見單行書隨後追出,即迅速將她拖向跑車,風馳電掣呼嘯地開走車子,將他遠遠地甩在後頭。

嫉妒像一座滾燙地鎔爐,燒掉了他的理智。他得不到裴絮,單行書也別想擁有她。誰都不能搶走她!

***

裴絮坐在書房裡,氣得全身發抖。石介天將她關在書房後就離開了,她這個"神偷"的女兒居然因為輕敵而困坐愁城。這間書房比綠島監獄還難逃出,不僅門鎖是特製的,連玻璃也是防彈的。最該死的是,石介天臨走前將書櫃上了鎖,又將她身上所有能用的工具都蒐括走,讓她偷不到"希望之光"。

"介天,你在裡面嗎?"就再裴絮扼腕不已時,門外忽然有人喊著。

裴絮怨懟的臉因這聲熟悉的聲音暫得舒緩。

"介天……"從外面反鎖的門忽然打開。

裴絮目瞪口呆地瞧著門口的人,她以為她聽錯了。沒有人會問己在不在,除非那人精神異常。

乍見椅子上的人,石懷天微微楞了下,旋即恢復鎮定。

"你怎麼會在這裡?"她好像在生氣。

這個渾蛋居然這樣問她?裴絮憤怒地抿直嘴,抽動下巴,眼睛揚滿高昂的鬥志。

"你把我抓來這裡,還問我為什麼在這裡。你到底想怎麼樣?!"她激動地吼著,情緒失控,"本小姐沒心情陪你玩遊戲。"

石懷天終於知道門為何會反鎖了。原來……他仰頭大笑。介天什麼時候開始用這種方式留住女人了?

"我要打歪你的嘴巴。"她最討厭看到他那副狂妄的笑臉。裴絮狂怒地衝向他。

"介天愛你。"石懷天老神在在的態度,瞬間定住她。

"你……你別胡說。"她好不容易築起的強,又塌了。"你不要一直把自己當成別人,想藉機分散我的注意力。"她極力想重凝憤怒,無奈他那張溫柔的笑臉頻頻干擾她。從沒見過石介天這麼溫柔地對她笑過,他總覺得他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連他周遭那些陰鬱的風也抽去了森冷清柔地吹著。

"也難怪你看不出來。"石懷天關上門,開懷地靠坐書桌,一雙修長的腿悠哉的交疊著。

他的頭髮什麼時候剪的?一個小時前那頭亂髮還凌亂得像個出海歸來的海盜不是嗎?怎麼這會兒全服服帖帖像個上流雅痞了?

"裴絮,你真的聽不出我的聲音嗎?"石懷天刻意壓低聲音。

"是你!"裴絮倒抽一口氣,簡直不敢相信。"你……你居然要我偷你的東西,你這個心理變態的傢伙,存心戲弄我是不是?"他就是陌生客!

"你還是看不出來我和介天的差別嗎?"石懷天溫文地笑著,"我不是介天,是石懷天,也就是'白神'。"

"胡說,你明明是石介天。"她大聲駁斥。那張鑲著一雙邪惡眼睛的瘦削臉龐,她不會錯看。

"介天是我弟弟,我是大他兩分鐘孿生哥哥石懷天。"他興味盎然地瞧著她慢慢瞪大的眼睛。她在求證。

"孿生兄弟?"裴絮呆呆地坐進椅子裡。

"對,以後別認錯了人,我可不想被介天剝皮。"他好笑地暗示她和介天不尋常的關係。

"我不懂。"她喃喃自語。他和石介天簡直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氣質卻相差十萬八千里。石介天像狂烈的颱風,他則輕柔似和風;一個顯性的弟弟,一個隱性的哥哥。

"不懂什麼?"既然介天對她動了情。他就不能設計她當代罪羔羊了。

"為什麼你要教我偷你弟弟的東西?"那麼石介天果然是"夜鬼"了。

"因為我要保護他。"他不再溫和的眸子轉為冷硬,再度叫裴絮看傻了眼。

天哪!石懷天的陰沉比起石介天有過之而無不及,她情願和易暴易怒地石介天為敵,也不願惹上他。這人是標準的笑面虎,吃人不吐骨頭。

"我能問為什麼嗎?"她想知道石介天為何需要人家保護,他是如此強悍。

"你能愛他嗎?"他柔柔地反問。

"不能。"她想也沒想就說。

"為什麼?"石懷天危險的眯起犀利的眼眸,冷冽地瞪著她。

老天!他連生氣的前兆都和石介天一模一樣,這對兄弟太可怕了。

"因……因為我已經是別人的未婚妻了。"她不知道她為何結巴了起來。石家兄弟帶給人的壓迫感也一模一樣。

"這不是理由。你愛介天,所以你才會煩惱,舉棋不定。"他仔仔細細地搜尋她的靈魂深處,忽而斂起冰眸,斬釘截鐵地說著。那溫和似習習涼風的眸子不復冷冽,彷彿對自身尋得的答案十分滿意。"解除婚約吧!長痛不如短痛,既然無法愛單行書,何必耽誤他?你如果愛他就不會一再拖延婚期,也不會離家出走不是嗎?何苦為了愧疚,毀了三個人的幸福?"他對她的一切如數家珍。

陪絮結目瞠舌,無法反駁他。目前她對行書的感覺確實是愧疚多過感情,他連她的心都讀得出來,太可怕了。

"介天並不像他外表那麼強悍,他其實很脆弱。"石懷天走近酒櫃倒了杯酒。"你要不要?"他問著裴絮。

"不。"她搖頭,"不要告訴我他的事。"她矛盾得想知道卻又怕知道。她怕越瞭解他,她的心就越收不回來。

"你知道介天患有'幽閉恐懼症',怕黑,連晚上也不敢睡嗎?"從她抗拒的眼睛裡,他得到了他要的答案,"沒想到介天會把這些告訴你,你在他心中一定佔有相當重要的位子。"

"我是誤打誤撞發現的,不是你想的那回事。"她急著撇清。

"這表示你和他註定得在一起。"石懷天永遠有辦法說服別人。"別反駁,介天從不帶女人回'清焰山莊'。你知不知道書房是他的禁忌?他破例將你關在裡面,就表示這輩子他已經認定你了。"

"錯了。"她大聲反駁,"我早就進來過了,那時也是為了完成你交代的事,這怎能算他破例。"她不會告訴他後來的發展,因為太私人了。

"裴絮……"他輕嘆。那聲優雅的氣息,載滿包容。"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和介天那晚發生的事?"他淡淡地取笑。

"你住口!"她羞紅地撫著臉,嬌態畢露。

"懷天,你在這裡做什麼?"石介天突然一聲不饗地走進書房。他相當不悅地瞧著眉開眼笑的哥哥和嬌羞的裴絮,嫉妒地質問。

"全身酸味。"石懷天意有所指的瞟了裴絮一眼,"我說得沒錯吧!"暗喻完,他不理會弟弟驀然投至的兇光,放下杯子,悠閒自得地走了出去。

裴絮沒辦法形容看到兩個一模一樣的石介天的震撼,只能呆愕地瞪著門口。

石介天生氣地鎖上門,僵直身子蹲在她跟前,逼視她,"懷天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你們長得好像。"她伸出手,不由自主地撫模他。一樣的眼睛,一樣的嘴巴,一樣的臉形,連強人一等的氣勢也一模一樣。

"懷天有沒有對你怎麼樣?"石介天沒有撥開她的手,他瘋狂地嫉妒起兄長來。以前他不在乎懷天碰他的女人,現在,他絕對不准他動裴絮。

他不再痛恨他碰他的臉了。裴絮放柔了眼神,無法不愛他。

"沒有。"她忽然為他殺氣騰騰的俊臉好笑,"你連唯一的哥哥也信不過?"正如石懷天所說的,她愛他,只是因為單行書的關係,不願正視這份愛。她愛他。

她從沒有用這種溫柔的眼神看過他。石介天心兒一悸,忍不住拉下她的臉,輕柔地吻著她。

裴絮環住他的脖子,感謝石懷天的點醒。她愛石介天,她愛既狂傲又孤寂得他,不管怎麼樣,她的心已經填滿了他,怎麼逃避還是甩不掉他的影子。何必,老爸會希望她選擇她愛的人,他會原諒她取消婚約,只是她難以向行書啟齒。她希望石介天能多給她一些時間解決她和單行書的事。

石介天既驚且喜地為她默許高興,這是她頭一次主動接近他,他的心快樂的飛揚。

"搬過來和我一起住。"有了她,他將不再怕黑夜。

"不。"她搖頭。時機還沒到。

"你要我娶你?"他抽緊下巴,忍著不發怒。很多女人都會玩以進為退這一招,他不以為裴絮也是那種耍心機的人。

"不,我是單行書的未婚妻,如果我這輩子沒嫁他,就不會嫁給別人。"除非行書原諒她的背叛,否則這輩子她將不會結婚生子,那原是屬於行書的權利。她也只能用這種方式來贖罪了。

"你還是要嫁給他!"石介天暴跳如雷地退離她遠遠的。他無法理解自己心理那股怒焰所為何來。他早就知道裴絮要嫁給單行書,也不以為意,為何現在卻不能接受,甚至連想都覺得痛撤心扉?

"你這種人無法體會別人的痛苦。"裴絮看了他一眼,不想告訴他她心裡的決定。她怕石介天是因為她有未婚夫的身分而接近她,她無法承受這樣的後果。

"我這種人不會一直追著你轉。"他惱羞成怒,巴不能掐死她。她的心裡到底有沒有他?他為她破了那麼多例,她怎能這樣對待他!

"我從沒這麼要求過你。"她動怒地往外走。

石介天沒有攔她,他已經不願再委屈自己。他對裴絮感興趣只是一時的,之所以一再容忍她,是因為她不馴的個性異於別人,他拿起杯子憤怒地摔了出去,怒容滿面。

恨不得插翅飛走的裴絮,快步衝下樓,在一樓出口處遇上笑容可掬的石懷天。

"我好像聽見介天的吼叫聲。"他漫不經心地微微揚眉。

"你這老奸巨猾的狐狸。"她白了他一眼,對他那張酷似石介天卻配有另類氣質的臉,一時無法適應。"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要我偷'希望之光'是為了替石介天月兌罪。"她雖沒有問石介天偷"希望之光"的理由,卻還不至於笨到猜不出石懷天那奸惡的笑臉代表的意圖。

"聰明。"石懷天倚著樓梯扶手,目送她急急離去的背影,"想不想知道介天為什麼監守自盜?"

"不要。"裴絮站在外頭,氣呼呼地轉身瞪他。

"他為什麼憤世妒俗?"他自顧自地朝她喊。

"不要告訴我!"裴絮怒吼。

"我一定會告訴你的。"他輕柔一笑。"到時候你會不顧一切的守著他,深愛著他。"她愛介天才會這麼生氣。只要她和單行書的婚約一除,他就能放心地將介天交給她了。

"你們都別來煩我!"她轉身衝了出去,沒發現樓上悒鬱瞅著她看的人。

***

"什麼?!模特兒和化妝師全都聯絡不到人。"一大清早就傳來這噩耗,誰承受得了?!單行書幾乎急白了頭,不知道為什麼一夜之間,他們所打的廣告全部消失無蹤,已經租好也裝潢好的表演場所也寧願付大筆的違約金退租,現在連表演的模特兒和化妝師也全部不見。

"哥,怎麼了?"正在用餐的單織羅同情地望著憔悴的兄長。他好像要急瘋了。

"這次的發表會恐怕要開天窗了。"門票早已售罄,這下子真的難以向觀眾交代了。"有人要整石介天。"他雖然也很想這麼做,可是他畢竟是他的合夥人啊!

"不會是你動的手腳吧?"單織羅知道自從上星期石介天在他面前堂而皇之拉走裴絮以後,他的心情一直很低落。

"你在胡說些什麼。"他煩的是這場服裝發表會如果沒法子進行,他的信用將會因而破產。

"諒哥也沒那個膽子。"單織羅輕蔑地哼著。"裴絮在你心裡永遠抵不過你的事業。"她有些為她抱屈。哥實在太不像男子漢了,居然為了保住生意,任石介天胡作非為。他若真心愛裴絮,應該痛揍漠視他存在的石介天一頓。難怪裴絮會變節。

"我只是想她後半輩子舒適的過。"他爭辯著。

"好,對不起,我誤會你了。"單織羅繼續哼道,根本不相信他。她看了十七年的哥哥,難道會不瞭解他?"快打電話去通知石介天吧!"

"織羅,為什麼你突然討厭起石介天,還為絮打抱不平?"單行書百思不得其解。

"我哪有。"單織羅嘟著嘴跑上樓。她才不是忽然喜歡裴絮,只不過習慣伸張正義而已。這些天彩排時,她發現裴絮一反常態地相當安靜,對她的挑釁也提不起精神應付,有時候還會莫名其妙地流露出落落寡歡的神情,實在太教人驚訝了。

至於石介天,她雖然崇拜他,卻不喜歡他不把她哥哥當一回事。她在為他抱屈啊!笨哥哥。

單行書怔忡地望著反常的妹妹半晌,才認命地撥了電話。

石介天皺著眉頭聽單行書花了半個時辰說完一切。

"就這樣?"他不在意地問。

"就……就是這樣。"他花了半個時辰將概況略述了一遍,石介天從頭到尾沒哼過半句話。單行書發現自己被冷汗浸透。

"這件事我會處理。"石介天放下話筒,按了內線吵醒石懷天。

"怎麼了?"石懷天披著晨褸敏捷、溫和地走進他房裡。

"我們的資產和'京世財團'比如何?"只有元千愛能一擲千金搞這種鬼。

"哇!那種年收入上百億美元的大財團,我們怎麼比。"石懷天抓抓頭髮,看出他的陰狠,"怎麼了?"

"元千愛撤走了我所有的廣告和模特兒,想玩死我。"石介天沉鬱的臉緊繃著。

"她要你重回她懷裡。"石懷天調侃地大笑。

石介天冷笑。"我情願'幻靈'之名毀於一旦。"

"這麼死心。"石懷天意有所指。"和裴絮小姐言歸於好了嗎?"

"別提她。"石介天笑容全失,忽來一陣心煩。他被她煩得還不夠嗎?

"這麼說,你也不想知道她昨晚離開台北了?"幸好他派人暗中監視裴絮,他知道她對"希望之光"一直沒有死心。既然介天喜歡她,他就不能讓她扯入這場恩怨裡。

"她搬回單家了?"石介天煩躁的心倏地一沉,激動地揪住懷天的領口,心越沉越深。

"你不是不想提她。"這幾天看他表面那麼平靜。還以為他真的死心了。

石介天暗咒一聲,往外疾衝。他不要她回單家,那意味她將回到單行書的懷裡。他可以容忍她漠視他,絕無法坐視她重回單家不理。

"她搬回單家也是理所當然,你扣著她那麼久,早該放她回去了。"石懷天追著他笑道,"她回雲林老家,祭拜她爸爸去了。"事業要被整垮了,也沒見他激動過。

石介天僵在樓梯上一會,才火大地走回房裡。

"不去追了?"石懷天好笑地問著躺在床上的人。

"出去,我要睡覺。"石介天毅然決然閉上眼睛。

***

迸色古香的三合院和令人懷念的廣場,靜靜地徜徉綠田中;有別於喧囂的繁華,這裡自有一份靜謐之美。

裴絮倚在廣場邊的榕樹下,沉湎於回憶裡,心靈淨空,儘量不讓台北的俗務闖進她的天地裡。仲春的太陽因為春雨的調和,即使是陽光充足的正午,也不會傷人。這才叫做日光浴嘛!她心滿意足地伸直懶腰。

"你是裴絮?"

又是一個高人,足音等於零。在佈滿碎石子的路上,要做到這一點不容易啊!裴絮笑著掀開眼皮。

"我是。"入目的男子,兩鬢斑白,精明又似狡黠的眼睛不動聲色的打量著她。奇怪,她怎麼覺得他十分面熟?尤其是那雙特殊的東方眼。

"可以坐下嗎?"他比比裴絮坐的石椅。

"請。"裴絮一瞬也不瞬地看著他,"我們以前見過面嗎?"他那雙細長的眼眸和瘦削臉龐不經意流露的慵懶,實在像……"石介天!"她不搭軋地迸出話。

中年人慈善地笑著,成熟幹練的臉龐駐足著早年奮鬥過的風霜。

"我姓黑,單名一個霆字。"他笑笑地自我介紹。談笑之中,柔和的春風忽然凝結。

天!乍聞這個如雷灌耳的名字,裴絮整個人呆掉了。黑……黑霆不就是黑家那個龍頭老大?我的天哪!"希望之光"有貴重的這種地步嗎?黑家手下的精英何止上千,為了一顆藍寶石,居然驚動了他。

她直覺地環顧四周。保鏢呢?重量級人物出門不會不帶保鏢的,何況黑霆這種超重量級的風雲人物。

"別看了,只有我一個人來。"黑霆為她的反應哈哈大笑,老裴的女兒長得很可愛,果然和介天很配。

"你想問我拿"希望之光"?"他笑起來的樣子,一點也不像是黑家的龍頭。裴絮降低了警戒心。

"你以為我會為了一顆微不足道的寶石親自跑來台灣?"他和藹的臉龐盡是耐人尋味的滿意。

近億元的稀世珍品,他居然將它說得像路邊唾手可得的普通石頭!黑家財大氣大足以壓死人。

"除了'希望之光',你和我這個宵小的女兒還有什麼好談的嗎?"她自我解嘲。

"我是來和你聊聊介天這孩子。"黑霆的笑臉抹上一層淡淡的苦澀。

裴絮戒心又起,只想護衛石介天。他該不會知道石介天偷了那顆藍寶石了吧!

"我知道東西是他拿的。"他看出她的防備,不禁好笑。

"為什麼?"接連的錯愕,教裴絮招架不了。

"他恨我。"黑霆望著古樸的大院,突然沉重地嘆了口氣,"因為我是他爸爸。"

"什麼?!"裴絮驚跳了起來。搞什麼鬼啊!石介天是黑霆的兒子,一個姓黑,一個姓石,兒子不知何故還偷老爸的東西。

"他是我的私生子。"他揮揮手要她坐下。

"他們是你的私生子!"她為石介天感到生氣,總算了解他為什麼偷走"希望之光"。他縱使偷走黑家的金山銀礦也不過分。

"別生氣,聽我說完,我也是五年前才知道這對兒子的存在。"他哀痛地垂下眼瞼。"他們的媽媽珍蜜是我的青梅竹馬,她是個愛恨分明的女孩子,從小就瘋狂的愛著我。當時年輕氣盛的我一點也沒發覺,只知道她是個十分熱情的女人,男朋友一個換過一個,因此當她誘惑我時,我也就理所當然的接受。"黑霆自嘲地看著她不滿的眼神,"男人是純感官動物,禁不起誘惑,何況珍蜜那麼美。"他輕柔地嘆著。

"你不想負責任,所以氣走了她。"她義憤填膺,為女人不值。怎麼男人都一樣的調調!

"不,你錯了。"黑霆搖頭否認她的說法,"是珍蜜不肯等我,她對我下了通牒,要我和她結婚。當時我才二十七歲,怎麼可能定下來。"

"所以她氣你,瞞著你帶走你的兒子。"個性真倔,和介天好像。"年紀根本不是問題,是你的花心氣走了她。你其實很殘忍,你知道嗎?黑先生。"難怪姓黑,原來他的心這麼汙濁。

"她帶走我一點也不曉得存在的兒子,難道就不殘忍?"他嘆著。如果他知道珍蜜會這麼狠,他翻遍全世界也要將她找出來。

"你的花心是她無法容忍的,她要的是專一。"誰不知道他娶了三個如花似玉的大美人,都各為他生了個兒子。

"她自己又何嘗專一過?"他努力想為自己辯解。

"她會一個男人換過一個,是因為她心痛需要止痛劑。"這種行格極端的人,難道他不瞭解她的用意?裴絮直言不諱,"不管怎麼說,你都理虧。"

"難怪介天喜歡你。"他笑著看她氣憤的臉,被她抨擊得心痛不已。

他連這個也知道。唉!無孔不入的黑家密探。

"你愛他們嗎?"他為什麼不公開他們的身世?難道他引以為恥?

"你不會知道我有多麼以他們為傲。"黑霆一眼就看穿她的心。年過半百,如果還看不透她那絲眸光的含意,他就白活了。"我甚至愛他們比其他三個兒子還多。如果可以,我願意用黑家的全部來換得他們喊我一聲'爸爸'。"他努力過,無奈懷天和介天恨他入骨,不僅不願和他說上半句話,連面也不想見他。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他們恨他至此,除了他不知道他們的存在不曾照顧他們,無法給他們需要的父愛以外,他始終查不出原因

唉!他有五個特立獨行、桀驁不馴的兒子,真頭疼。這是上天在懲罰他的多情嗎?

"既然他們恨你,為什麼要寄身黑家?"石介天兄弟的行事規則可真特殊。

"因為他們想整垮我。"他難堪地苦笑。"這幾年,他們曾經搶走黑家一些產業,連我的愛馬也搶走了。"到現在他還不清楚殺他愛馬的是介天還是懷天!

"現在連'希望之光'也是。"她沉吟著,"你來找我的用意是……"她瞥望他。

"我是想請你把'希望之光'拿回來。這件事鬧太大了,我不希望波及他們。"黑霆言語之間充滿孺慕之情,"他們既然不願入籍黑家,我就隨他們去。在他們成長的過程中我未能適時保護他們,造就了他們無法磨滅的偏激性格,這是我的責任。如今,我只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好好地守著他們,不讓別人傷害他們。"

"如果他們的報復永無止盡呢?"她感動地問。她瞭解他的意思,介天的身分太引人注目,黑霆為了顧及他們的隱私,又不能下令停止找尋"希望之光",以免欲蓋彌彰。如今只有她才能拿回這樣麻煩的東西了。

"隨他們去了。我只想補償,他們要什麼東西我都無所謂,唯獨這樣東西我必須追回。你能體會我急於保護他們的心情嗎?"他迫切地問她。

"勉強可以。"裴絮眺望穹蒼,感慨不已。

"這麼說……"

"我答應幫你拿回"希望之光"。"不為誰,光是為了石介天,她一定得這麼做。這件事一旦爆發,受傷最劇的必是他。

"你知道你必須承擔的後果?"他不會傷害她,因為他不想加深介天對他的仇恨。

"反正大家都認定東西在我身上,那又何妨。"她懶懶地笑著,"你差使闕尚風來找我,也是為了轉移大家的注意力吧!"真為難他了。

"果然'青出於藍,更甚於藍'。"他放聲大笑。"答謝你的東西,你自然會拿到。老裴的金科玉律不是'入寶山不得空手而歸,替人做事不能沒酬庸'嗎?"

"辛苦的耕耘必然有驚喜的收穫。"裴絮望著他,輕柔地訕笑。石家兄弟那傲世的狂妄笑聲,其來有自。

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