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丙然順利!

只不過她沒見到尹家的長老,有點兒可惜。曹子彤很想看看怨恨曹家極深的尹夫人,可惜她來得不是時候。據尹傲雪說,每年在炙熱的六、七月天,通常是尹家長者到山上別莊僻暑的日子,所以尹傲雪打算後天上山探視她的父母親。

現在已是七月下旬了,射箭大賽在九月舉行,也就是說她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來了解一下沈琴深這個人,如果可能,她真希望能化解尹夫人心中的仇恨。

目前她可以逍遙、愜意的優遊於洛陽和“雄天堡”中,更可以專心的接近尹傲飛,看看他到底是怎樣的自大狂妄。

她一定得想個法子打進尹傲飛的圈子裡。

“嘻”曹子彤倚在尹府的閣樓上,像只快樂的小麻雀,一會兒跳過來,一會兒奔過去,開心的笑個不停。

“小姐,拜託你不要再笑成這副德行好嗎?你是個”

“堂堂‘霸地寨’的小姐呢!”曹子彤不在意的接口。她不介意,真的不介意,自從今早送走兩位嘰哩呱啦叮嚀個沒完的表哥後,她的心一下子就跳上雲霄了。

沒人在身邊耳提面命的感覺真好。想完這句,曹子彤便看到臭著臉的丫鬟,恐怖的瞅著她趴在欄杆上的動作看。唉!如果賜喜也消失一陣子就會更美好了。

“小四,從今天開始請記得叫我少爺,不然我的計畫要是被識破了,就唯你是問。”這射箭大賽只准男子參加,為了擊敗尹傲飛,她絕不能讓人發現她的身分。

“是,少爺。”其實她也滿為小姐抱屈的,再加上那個目中無人的邢霜一天到晚像只八爪章魚緊纏著尹少主不放,並時時以尹家未來的少女乃女乃自居,宜讓人看得惱火。

“賜喜,你今天答得挺乾脆的嘛。”她怎會不知道小丫鬟和邢霜之間的火水不容?

“只因那邢霜實在欺人太甚。”

“好啦!大人不記小人過,你又何必和那種無知的女子一般見識呢?”曹子彤從高高的樓台上極目四望。“喂!小四,你看,那邊練武場中正在練劍的男子是不是尹傲飛?”

“沒錯,就是你的心上人。”

“什麼我的心上人,你少亂講了。”曹子彤筆直的下了樓台,直朝練武場走去,決心要探採尹傲飛的虛實。

這些天看尹傲飛和表哥們相處的情形,她發現他是個極重兄弟的人,從他特地設宴向它的兩位表兄請罪的情形來看,不難發覺這點。

這個人肯定是個注重兄弟情的漢子,至於他為了啥事請罪呢?不用說了,一定是為了他逃婚的事。

他並未解釋為何逃婚,她只知道表兄們在離開尹府之前,曾每人狠狠的揍尹傲飛一拳替她報仇。

她沒參加這個四人宴會,因為她不是“洛陽四彥”其中的一名。她也很訝異的得知表兄們和尹傲飛、沈少鷹被封上這個雅號,身為表妹的她真是與有榮焉。

尹傲飛對於她的身分從不曾過問,只是很乾脆的邀她久住,他這麼做是為了贖罪嗎?

不知道為什麼,自從知道他乖乖的任表哥們揍了一頓之後,她就覺得自己好像不那麼氣他了。

一邊想著一邊散著步,總算到了尹傲飛所在的練武場了。

她方才看錯了,場中不只有尹傲飛一人,連沈少鷹也在,他和尹傲飛正在對打,而且似乎玩得正起勁,男孩子就是喜歡這種流汗的運動,至於場邊呢

恰恰好也是兩個,一人一個,誰也不會無聊。那如影隨形的邢霜是絕對少不了的,至於她身旁那位女子,雖不若邢霜嬌豔,卻也是清秀有加的美女一個。嗯……她給自己的感覺是比邢霜好多了。這兩個氣質截然不同的美女,目光全都放在同一個男人的身上,憑女人的直覺,她敢百分之兩百肯定,這名幸運的男子鐵定不是沈少鷹。

“邢姑娘!”曹子彤文質彬彬的朝邢霜打招呼。她的招呼聲成功的引起另外那名女子的注意。當她看到“他”以後,竟然羞答答的垂下視線。至此,曹子彤方覺得自己“做男人”成功了,真是可喜可賀。

為了不輸給沈少綾的嫻靜溫柔,邢霜不得不堆起笑容,和顏悅色的點頭,“曹公子,我來替你介紹,這位是沈公子的妹妹沈少綾。”她的笑容可不是沒事亂給的,要不是有個計畫慢慢在她心中形成,她哪有可能笑得那麼甜蜜。“少綾姊姊,這位是曹公子。”

“在下曹非,是雷家兄弟的親表弟。”先不去研究邢霜眼中詭異的光芒了,曹子彤越看就越覺得有趣。“原來姑娘是少鷹兄的妹妹,難怪在下初見時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耙情沈家的孩子都是這般斯文、溫柔樣?好個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的兒子會打洞哪!難怪曹家個個是精英。哈!龍鳳種嘛。

“少綾見過曹公子。”連聲音都是細細不灼人的輕柔,果然比那邢霜好太多了。

“你們在等傲飛兄嗎?”就不知道尹傲飛喜歡哪一個了。如果是沈少綾,那麼她在解除婚約之際,或許會送給他們一些祝福;如果尹傲飛的眼光不幸真那麼差,偏偏選中邢霜,那麼他就別怪她沒風度了。

“不,我在等家兄。”沈少綾好含蓄又違背良心的回答著。

“是嗎?”曹子彤打趣的瞄著她。“真想不到令兄一派斯文,拿起劍來卻完全變了樣。”曹子彤望向場中的人,原以為沈少鷹是個文弱書生,因為他不僅生就一副書生樣,連說話也是彬彬有體,與她那兩個表兄的滑舌和冷漠相較之下,他的確是斯文得令人欣賞。

誰知他也有一身的好本領,直教她刮目相看。

懊死的曹非!竟然這麼溫柔的和沈少綾說話。多了個情敵就已經夠令她火大了,他竟然又對她這麼好,分明是讓她難看嘛!邢霜直感吃味。

“曹公子,你的弓拉得巧,就不知你的劍能否舞得知拉弓般的輕巧了。”邢霜挑釁著。他不可能和她心愛的傲飛哥一樣,也精通各樣兵器吧!

這邢霜的心真壞!曹子彤淡淡的笑著,可惜偏偏惹到了她。“邢姑娘,你的相貌長得極好,但不知姑娘的心是否如你的相貌一樣好了。”

“曹非!”邢霜剋制不住尖叫,全然忘了她的心上人在場了,也可惜了她維持了好幾天的端莊形象。

唔!真好笑。這回換賜喜捂著嘴憋住了笑容,小姐總算發作了。

沈少綾不知道他們兩個是怎麼回事,可是她可以明顯的看出曹公子對邢姑娘的印象不是很好,那邢姑娘對曹公子的感覺應當也是一樣吧!所以她才會故意刁難他。

看不出來斯斯文文的曹公子倒是挺有個性的。

“少綾,發生了什麼事?”沈少鷹匆匆忙忙的跑過來,尹傲飛則隨行於後。“邢姑娘,你沒事吧!”

尹傲飛淡然的看著邢霜,這種富家千金真讓人難以忍受,要不是為了傲雪,他早就把她請離“雄天堡”了。

“傲飛哥,曹非要和你切磋劍法。”邢霜的任性已經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了。

“是嗎?”尹傲飛展開笑容看著曹非,他已經知道曹非有一項百步穿楊的神技了,現在他是不是又打算給自己另外一項驚奇呢?

“你亂講!”賜喜緊張的反駁。開玩笑,這尹少主的劍法可是遠近知名的好,小姐雖也會舞劍,但到底和尹少主陽剛的揮劍方式有著天壤之別,她怎能讓小姐以身涉險?

“小四,住口,既然邢姑娘對我這麼抬愛,我又怎能令她失望?再說,沈小姐一定也想看看曹某的劍術吧!”趁沈少綾驚愕的抬起頭之際,曹子彤頑皮的朝她眨著眼。

真是氣死人了!曹非竟然為了沈少綾才肯和傲飛哥比試,邢霜見風頭全被沈少綾搶走了,她不禁怨恨起曹非來了。

“這……我……”沈少綾害羞的低下芙蓉臉,不知如何作答。曹公子為何要扯上她?

尹傲飛果如她所盼的,他對沈少綾的關愛似乎出邢霜多,看她的眼神也似乎比較溫柔,那麼尹傲飛喜歡的人果然是沈少綾羅!

既然已有心儀之人,他又為何要與她訂親?難道報仇真這麼重要?

“好啊!我正好累了,陪傲飛過劍的確令人傷神。”沈少鷹將手中的劍順手遞給曹非,“把機會讓給你了。”

不是滋味的曹子彤越想越恨,憤怒的接過劍,掂了掂劍身,著實有些重,可是為了逞強,她仍是硬著頭皮走向場中央。

“請傲飛兄多多指教了。”待尹傲飛也站走後,曹子彤必恭必敬的行著禮。

“彼此,彼此。”尹傲飛淡淡的看著他,依他拿劍的架式似乎真有兩下子,難道他真如廷昭和廷旭所言,是個文武雙全的公子?

奇怪的是,廷昭和廷旭似乎話中有話,他們為何要他好好的彌補他的過錯?而且,更讓他費解的是,他為何要向曹非彌補過錯,難道曹非是曹子彤的兄弟?

他好像有些心神不寧。曹子彤好奇的看著一向神采飛揚的尹傲飛,難得見到這位志滿意得的尹家少主心不在焉。“尹兄,你沒事吧!我可要出招了。”

“請!”

曹子彤淡淡的漾著笑容,她會教尹傲飛吃驚的。

輕盈的剌出一劍,曹子彤的劍法俐落又流暢:而尹傲飛也不差,事實上他的劍法是好極了,招招結實、有力。

沒想到曹非真有幾分真材實料,對沈少鷹而言,曹非的劍法絕不比他好,可是也不遜於任何江湖人士。他著迷的看著曹非耶隨著揮劍的動作而飛揚的長髮,和矯捷的俐落身手,為何他老覺得曹非的舉手投足充滿了女子的優雅和風姿呢?

賜喜也緊張的盯著曹子彤不放,不同於前者的是,她是深怕她的小姐有個什麼要命的傷害,讓她難以向老寨主交代。

這場力與美的劍法不只吸引了沈少鷹,就連原意讓曹非出糗的邢霜,也不得不為他們的刺擊和抵擋的協調所著迷,甚至連沈少綾的眼光也定定的緊瞅著場中的曹公子不放。

曹非舞劍相當靈巧,不知不覺地,尹傲飛加快了他的擊劍速度。

太愉快,沒想到尹傲飛真的不賴耶!孩子氣的笑聲從曹子彤小巧的嘴裡洩出,她高興極了。

眶!

劍被尹傲飛給挑走了,飛到了幾尺外的地上插著,不停晃動的劍身則在陽光的關愛下,熠熠的閃著白光。

“尹兄的劍法果然高明。”曹子彤笑得好開心的打躬作揖。這種人才是男子漢。

沒想到曹非的笑容竟然如此的璀璨迷人,尹傲飛心裡滋生了對他的憐愛,“曹兄也不錯,假以時日定不輸傲飛。”

“真的嗎?”曹子彤忘形的抓著尹傲飛,根本忘了自己對他的痛惡。

“曹公子日後會是我們的威脅。”沈少鷹走上前搭著尹傲飛,並且讚歎的看著曹非。

“好說,好說。”能讓飛鷹莊和雄天堡的少主們稱讚,想必自己的劍術不差了,曹子彤喜孜孜的想著。

“傲飛,我們該去巡視那些兵器了。”沈少鷹提醒著表兄,然後轉而向曹非做個簡單的招呼,“我們有事先走了。”

“曹兄,你如果有任何需要,隨時吩咐下人即可。”尹傲飛關心的拍著他,心想,這小兄弟身子骨這麼瘦小,自己一定要好好的照顧他,以免對不起結拜兄弟的託付。

“傲飛哥,我也要去。”邢霜不害燥的拉著尹傲飛。

“不行,你和少綾去陪雪兒做伴。”對邢霜已經失去耐性的尹傲飛,不耐煩的扳開她的手,自顧自的走了。

曹子彤洩氣的瞪著那兩個高大的背影,他們真無情,怎麼也不開口約她一下嘛!她也想出去看看啊!

小嘴嘟得半天高的邢霜,氣憤的丟下情敵走了,只留下不知所措的沈少綾和曹子彤面面相覷。

“走吧!我護送姑娘到尹小姐的閣院。”曹子彤憐惜的看著她。

“謝謝公子。”沈少綾酡紅著臉,別具含意的瞥了曹子彤一眼,便蓮步輕移的走在前面。

“小姐,”賜喜將聲音壓得很低的輕喚著,語氣充滿了擔憂,“看樣子沈小姐似乎對你有好感哪!”

“賜喜,你的感覺正是我的不安耶!”她同樣低語著。

慘了!沈少綾不會把她的友誼當成是愛慕了吧!

※※※

這種天氣,玩水最好!

坐在庭院無聊的撐著頭的曹子彤;原本旺盛的好奇心,已經在前幾個時辰的探索裡得到滿足了。

“雄天堡”和曹家的“霸地寨”差不多規模,比較不同的是,她家地處高山,視野是比尹家遼闊,可是她還沒看過尹家的狩獵林呢!所以也比不出個所以然。

反正總歸一句話,兩家都是富麗堂皇的世家,其他的她就不予置評了。

眼前唯有先打發無聊最重要。

“皓兒,皓兒,過來。”賜喜不知又跑到哪裡和人道家常了,突然看到拿著小皮球欲到庭院中玩耍的邢皓,她好高興。寥勝於無嘛!

“曹叔叔。”邢皓聽到偶像的召喚,哪還顧得了玩,立刻飛也似的跑近她的身邊。

“皓兒,你知道這附近哪裡有溪嗎?曹叔叔帶你去抓魚好不好?”曹子彤一臉企盼的望著眼前只有三、四歲的小邢皓,但願他別教自己失望才好。

“知道,皓兒知道!”魚!邢皓圓溜溜的眼珠子綻放著光芒,他丟下手中的皮球,快樂的扯著曹子彤的衣服硬拉著她走。

“真的!好,那我們出發抓魚去了。”彎身抱起邢皓,曹子彤看到賜喜走過來的身影,“小四,你去告訴傲雪姑娘,我帶她兒子去玩了。”

“少爺,我……”

“好啦,我會等你啦,你快去告訴尹小姐一聲,省得她找不到兒子乾著急。”曹子彤好聲好氣的要求著,然而心裡想的可不是這麼回事。

“好,請少爺等我一下。”賜喜點點頭應道,臨走前不放心的又看了小姐一眼,這才拔腿往院內跑去。

一等到完全看不到賜喜的蹤影,曹子彤便快步的離開了。

開玩笑,如果讓賜喜跟來,那她還玩個鬼啊!

“曹叔叔,你不是要等小四叔叔嗎?”因曹子彤跑步而被劇烈震動的邢皓,納悶的望著彷如作賊般的曹子彤。

“小四叔叔知道路,會自己來找我們的,皓兒別擔心。”她隨口瞎編了一個理由。總不能教他騙人吧!

所以說小孩子好騙吧!那邢皓就當真信了她,也不再追問了。

其實說邢皓單純嘛!看他小小年紀,記性卻又比一般同年的孩子來得好。別的不說,光是這些彎彎曲曲的羊腸曲徑,其間岔路很多,草木又繁盛,有時忽見長草遮路,有時又碰上山路陡峭,且一路行來人煙稀少,還真虧了他能記得住。

“到了!”邢皓比著清澈的溪水,驕傲的宣佈著。

曹子彤真的好訝異,這裡就像是人間仙境哪!

看那謐靜的溪水清澈透涼,又聞鳥唱呼應,而徐徐的山風,更為這炙熱的午後帶來了涼意。細看那溪水清澈見底,誘得她想扒光衣服下去洗個舒服的冷水澡。

在山寨時,她有個私人的天地,那座高山湖比眼前這座要小,卻是屬於她一個人的,山寨裡絕沒有人敢擅闖。所以一到夏天,她便喜歡剝光衣服來個果泳,那沁涼的冷水打在身上的感覺,既清涼又寫意,真好!

這裡這麼隱密,應該沒人來吧!澳天她也可以來這裡游泳兼洗澡。

嗯!樹木很多,那麼閒暇之餘,這裡便是她練習射箭的好場所了,又靜又無人煩擾,真是個世外桃源。

“皓兒怎會知道這個地方的?”曹子彤幫邢皓月兌下鞋子,摺斑褲管後,很快的打理完,便拉著邢皓到溪邊淺灘抓魚去了。

“是舅舅帶皓兒來的。”

尹傲飛的地方!曹子彤的腦海裡浮起了尹傲飛爽朗的面容,沒想到他也會有這種隱密的空間

錯綜複雜的心情因尹傲飛而起,面對自己對尹傲飛日漸產生的好感,曹子彤感到既恐懼又害怕,不知該如何處理這份情緒。

“魚!曹叔叔,快幫皓兒捉魚!”

邢皓的叫聲打斷了她的冥思。唉!這種煩人的問題還是先暫且擱在一旁,專心抓魚吧!

像個大孩子的曹子彤和邢皓一整個下午忙著抓魚、玩水,兩個人開心的玩了好久,鬧了好久,直到累了,曹子彤才抱著昏昏欲睡的邢皓走上樹蔭下的大石頭躺著休息。她本來是想陪邢皓躺著休息一下而已,誰知這風吹得人直打呵欠,濃濃的睡意也拚命的直向她襲來,於是經不起誘惑的她,竟然也沉沉的睡著了。

尹傲飛到達溪邊時,便是看到光著半截雪白小腿的曹非,舒服的躺在大石頭上和周公神遊去了,就連趴在他身邊的小邢皓也睡得很熟。

走上了石頭,尹傲飛悄悄的坐在他們身邊,他不想叫醒他們,只是好奇的望著曹非的睡顏。他的皮膚真細,睫毛又長得像個姑娘家似的。唉!太清秀的長相對男子並非好事,只是為何曹非這種毫無防範的睡顏會觸動了他的心呢?

視線悄悄的溜到了他露出的修長小腿,如果他是女子,一定長得相當美麗吧!

唉,他在胡思亂想些什麼!大力的搖著頭,尹傲飛企圖用去腦中的想法,他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怎會有這種怪異的想法和心情?

敝只能怪,曹非長得太好看了。

緩緩的張開眼睛,曹子彤的睡意正濃,所以當她第一眼看到尹傲飛玩味的眼神時,只是朝他笑笑,便再度閉上眼睛,當自己是在作夢。正想轉過頭之時,曹子彤突然像想起了什麼,火速的又張開眼睛。當她的眼睛再度對上尹傲飛那黑不見底的眸子時,她臉紅心跳的迅速彈坐起來,並且直往後退。

“你怎麼了?”似笑非笑的看著他的驚愕,尹傲飛被他的動作給逗笑了。

“尹……尹兄,你什麼時候來的?”頭不敢低下來,曹子彤只得用眼睛瞄著身上的衣裝是否整齊。

“剛到一會兒。見曹兄和皓兒睡得熟,我便沒有叫醒你們。”曹非的臉真紅,彆扭的樣子真個不輸姑娘家。

彩霞滿天,已是黃昏時刻了,難怪他會出來找他們。

幸好她的衣服都好端端的在身上,只有小腿露出來而已。拾起鞋子,曹子彤手忙腳亂的想穿好鞋子,誰知越急就越穿不好。

“抱歉,我和皓兒玩得太累了,才會睡過頭。”努力的和鞋子奮鬥著,曹子彤不敢抬頭看尹傲飛。

把一切看在眼裡的尹傲飛,好笑的拾起另一隻鞋傳給正四處模索的曹非,一邊好心的安撫著他。

“時辰還早,曹兄不必擔心。”

曹子彤聞言,果真放緩了動作。

“尹兄為何不曾問我與曹家小姐的關係?”她很想知道,為什麼尹傲飛明明知道她姓曹,也明明知道她和雷家兄弟的關係,卻不曾問過她任何有關曹家的問題。他該不笨啊!

“不想知道。”反正曹非和曹家一定有關係,至於是什麼樣的關係,就不是他所感興趣的了。

“如果我偏要告訴你呢!”一簇無名火從心中快速的竄升,這會兒已經躍入她的眼睛了。

“嘴巴長在曹兄臉上,尹某自是不能阻止。”瞧他說得何其冷淡啊!

“如果我說我是曹小姐的弟弟呢?”一說到她,尹傲飛的和善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只能說幸會了。”尹傲飛正視著她的眼睛,嘲諷的笑道。

“你不想追問我到尹府的動機嗎?”她咬牙切齒的嘶道。該死的幸會!

尹傲飛淡淡的看他一眼,接著不以為意的答著:“因為曹兄身體微恙,暫借寒舍休養。”他不想去探究這個問題,畢竟尹家對曹家的過節已經隨著他的逃婚而一筆勾消,他沒有必要再刁難曹非。

“尹兄能否告訴在下,為何逃婚?”他根本毫無悔意!曹子彤本想原諒他的,現在她發現自己不能這麼輕易的算了。

“因為今姊不是尹某心儀之人。”尹傲飛答得直爽,卻是傷了曹子彤的自尊心。

強詞奪理!曹子彤氣得直想將手上的鞋子往他的臉上砸。

“既然尹公子不喜歡我姊姊,又為何要下聘?”

“下聘之事,絕非我意。”不想再接受盤問的尹傲飛,抱起邢皓不快的站起來。“如果曹兄沒有問題了,請恕在下告退。”

什麼沒問題?她還有一大堆問題想問他這個薄情郎,要不是想起往後還要借居他家,她早就破口大罵,兼以千刀萬剮,讓尹傲飛再也狂傲不起來。

※※※

在溪邊又待了一會兒才回堡的曹子彤,沉重的心情始終無法放鬆。

“賜喜,別羅唆!我的心情不太好。”一回到堡內,看見急得團團轉的賜喜,她那凝重的臉色便怎麼也散不掉了。

“小姐,你沒事吧!”還沒開口就被堵住嘴的賜喜,繞前繞後,從上到下仔仔細細的把她家小姐端看了一遍。

“沒事。”唉!想對忠心的賜喜生氣實在是不可能的事。“賜喜,去房裡把我的弓箭拿出來。”她要把尹傲飛的名字刻在樹上當標靶射,每天射它個幾十回以消怨氣。

“小姐還沒用膳啊!”又要夜射了,小姐老是喜歡在闐暗的黑夜裡練射,說什麼這樣安靜又可以訓練目力。

“我不餓。”想到尹傲飛的冷言冷語就讓她倒盡了胃口,哪裡還吃得下去。“好啦!別瞪了,等我洩完恨,肚子就會餓了。”

“小姐要去練武揚嗎?”

“反正你去拿著弓箭跟我走就是了,哪來那麼多問題!”

緋兒小姐的心情真的很不好,做人家下人的還是識相點好!賜喜在心裡作下結論。“是,我這就進去拿了。”

“拿銀箭出來。”每當她心情不好時,望著銀箭便能撫慰她煩躁的心。

“銀箭?”賜喜懷疑的看著她,“可是那些箭上刻有小姐的名諱,萬一……”小姐不會是氣昏頭了吧!

“賜喜!”曹子彤輕喊,並特意把聲音壓得好低,以彰顯她的不耐煩。

她共有十二支銀箭,這些銀箭是父親親手製作的,每支箭上都或多或少刻有他勉勵她的話和她的名字。這些箭也是她從小到大射箭比賽優勝時,父親給她的獎勵,正因為它們代表著父愛,所以曹子彤將這些銀箭視為至寶,傷心或難過時便會拿出銀箭來練習,就好像偎在父親溫暖的懷中撒嬌一樣。

“好,好,我這就進去拿。”

曹子彤失笑的看著比自己更不耐煩的丫鬟,唉!有這種丫鬟對她而言真不知是幸或不幸。

“拿來了。”背著箭筒出來的賜喜,偷偷的瞄著曹子彤,假裝不經意的問道:“小姐是不是被人欺負了?”跟了緋兒小姐兩年,賜喜多少知道這些銀箭對她的意義。

“沒有,謝謝你的關心。”她搖搖頭,然而賜喜漫不經心的問候卻很受用。“賜喜,你肚子餓了吧!不如咱們到鎮上的客棧吃飯怎樣?”

“只要小姐快樂就好了。”賜喜知道小姐完全是怕她捱餓才會這麼說的。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順便到街上逛逛,等晚點再去射箭。”洛陽的鎮上好熱鬧,她進城時曾目睹那繁華的景象,早就心動得想馬上行動了。

“要不要告訴尹家人一聲?”

“不用了,反正尹傲飛根本不管曹家人的死活。”氣呼呼的拉著賜喜,曹子彤負氣的說道。

原來是尹少爺惹小姐生氣的,看來小姐對生得英俊挺拔的尹家少主是又愛又恨喔!賜喜一邊被拉著走,一邊在心裡調皮的凝想著,卻不敢說出口。

※※※

哇!這條街果然相當熱鬧,各式的鋪子應有盡有,不只是小吃,就是青樓豔坊也比鄰而立,美豔非凡的青樓女子個個妖嬈的站在門口拉客。曹子彤看得太入神了,差點被拉了進去,幸虧眼明手快的賜喜及時拉住她,不然這回她可就糗大了。

“少爺,請當心點。”賜喜嚴肅地叮嚀著。

“對不起啦!我從沒見過這麼綺麗……”咦?是她的眼睛花了,還是……

曹子彤用力的眨了好幾不眼睛,沒錯!正要進“聚紅院”裡那兩個熟悉的身影,正是沈少鷹和那個殺千刀的尹傲飛。

“少爺,那不是……”賜喜一隻手比著他們,正要說出她的發現,就被曹子彤捂住嘴,硬拉進旁邊一條幽靜的巷子裡了。

“沒想到自命清高的尹傲飛竟然是這種之徒!”恨恨的放開賜喜,曹子彤心如刀割的疼痛不已,真沒想到尹傲飛的紅顏知己竟是這麼的多。

“小姐……”看到她幽暗的眼神,賜喜也跟著難過。

“別跑!”

“站住,別想跑!”

又深又長的巷子裡傳出了急促的跑步聲和打鬥聲,引得黯然神傷的主僕倆心驚膽跳的,傻愣在當場。

聲音是越來越近了,護主心切的賜喜推著曹子彤,急急的想把她推出巷子。

“賜喜,我好像聽到一名女子的說話聲。”不停的回頭望的曹子彤,終於還是不放心的收住了腳。“別推了,你先出去啦!”反手將賜喜拉到前面,曹子彤一鼓作氣的把她推了出去,“不準進來!”

不知是被曹子彤嚴厲的口吻,抑或被她身後清晰可見的黑色人影給嚇壞了,反正站在巷口的賜喜,當真是不敢逾越雷池一步。

正想回頭再瞧個分明的曹子彤,突然被人給扳過了身。驚甫未定的她,一轉身,赫然看見一名蒙面女子正目光如炬的瞧著她。

這名女子很冷靜的掃了她一眼,便將一顆蠟丸硬塞給了她,並急促的吩咐著:“姑娘,明天請你將此丸拿給‘聚紅院’的夜娘姑娘。”

說完,她即用力將曹子彤推開,然後轉身和後面的追兵廝殺了起來。

“請姑娘快離開!”蒙面女子那沉靜悅耳的聲音又響起,然後曹子彤聽到後面更多人追趕而至的聲音。

識時務者為俊傑,現在不是逞英雄的時機,她縱有兩手難敵四掌,還是儘快閃開的好。

“賜喜,咱們走。”為怕有人追來,曹子彤故意帶著賜喜在人群裡四處穿梭,不意間她竟又給穿回了尹家。

“小姐,你不去射箭了嗎?”賜喜見她直接進了“雄天堡”,不禁好奇的問著。

綻著笑容望著手中的蠟丸,曹子彤已無心於射箭上了,目前這件事反倒有趣多了。

那位蒙面女子要她去“聚紅院”……

奇怪,這名字好熟,好像在哪看過、聽過。

“小姐,這蠟丸是幹什麼用的?”賜喜納悶的見她立在門邊沉思著。

“聚紅院”!不就是尹傲飛和沈少鷹今天走進去的那間青樓嗎?曹子彤高興的擊掌,“對!一定是那間。”明天她可要好好的問一下沈少鷹。

“哪間什麼啊?”小姐太興奮了,不見得是件好事,賜喜提高警覺的問道。

咦?姑娘!

等等!罷才那位蒙面女子叫她姑娘!

曹子彤擔心的低頭望著自己身上的男裝,沒什麼不妥啊!既然沒什麼不妥,為什麼那名女子一眼就認出她了呢?

“賜喜,你說我這樣子像個姑娘家嗎?”她根本沒聽到賜喜剛才的問話,現在心中只是擔心身分被揭穿而已。

“怎麼可能像?”賜喜頗不屑的輕哼,“好好一個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卻偏偏打扮成這種不男不女的模樣。”

賜喜可真會把握時機啊!

“停!我的好賜喜,既然木已成舟,我能不能請你不要再念了?”

“如果小姐不這麼愛作怪,我也不會……”

還念,天啊!她實在快受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