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一大早的空氣果然最好,好久沒專心射箭了。

自從那日與尹傲飛同遊狩獵林後,她和尹傲飛的友誼果然更進一層,雖然相談不甚歡,但是尹傲飛竟從此把她當成自家兄弟般照顧,不論上哪兒都會邀她同行,直教她受寵若驚。

尹傲飛雖然高傲,可是對她卻不錯。也許是他常說的,她的模樣看起來就像個青澀稚氣的小鮑子,需要人嚴加保護吧!所以他才會對她另眼相待。

她的心似乎越來越不受控制的喜歡著尹傲飛,明知道他不喜歡她,明知道他對她好是因為他把自己當成哥兒們,可是她就是日漸受他的霸氣所吸引。

她真怕自己終會愛上他,到頭來卻被傷得體無完膚。會嗎?如果他知道他所稱讚、時常帶在身邊的小兄弟是女子,他會不會改變心意喜歡她呢?

無意識的一箭箭射出,即使是心不在焉,她仍能準確的射中紅心。本能吧!是種從小培養的本能促使她隨心所欲的拉弓也能命中目標。

"曹書哲是你什麼人?"非常冷漠且帶著尖刻語氣的問話。

這種不客氣的問話嚇了她一跳,放下弓,曹子彤側過身尋找說話的人。

這位婦人氣質高雅,原本該是和善的臉,卻被她憎恨的線條給破壞了,真是可惜。

"我問你的話,你還沒回答。"多麼像啊,這女孩多麼像她痛恨多年的那個薄情人!不論是她拉弓的姿態也好,她的長相也好,多少都充斥著那名男子溫文風雅的氣質。

就是這種氣質顛倒了她的心,也讓她帶著怨恨的怒氣嫁入尹家,嫁給了多情卻是得不到回報的尹仲伯。

她明明是女扮男裝的大姑娘,難道傲飛那孩子沒發現?

"你是尹夫人?"收起弓箭,曹子彤被她臉上的怨恨給嚇住了。一定是了,她一定是那個痴情的沈琴深。

"曹書哲是你什麼人?"不願識破她的身分,沈琴深僅是執著的想知道答案。

"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嗎?"從她懷疑的眼神,曹子彤就明白她已經知道自已是女兒身了。"你早就知道我是曹子彤,而曹書哲是我爹了不是嗎?"

"為何鬼鬼祟祟的混進我尹家?"從她口中吐出的每句話都是這麼的尖酸刻薄。

"尹大人,你的恨當真還沒消嗎?"真是匪夷所思,她已經報了仇也洩了恨,難道這還不夠抵銷曹、尹兩家的恩怨嗎?

"不可能,曹書哲帶給我的恥辱,我是一輩子也無法忘掉。"

自私的女人!這個女人實在太可惡,都已經叫兒子毀了她的一生了,難道還不夠?

"那麼你兒子帶給我的恥辱又該怎麼算?"曹子彤淡淡的反問。

"那……是你應得的。"沈琴深沒想到曹子彤竟也不是省油的燈。

很好,她還知道羞愧,這表示她還有藥救。

"那麼,請問一下,我是否也可以叫我的後代替我報仇?"

"你……"

"你根本不瞭解發生了什麼事,便一味的怨天尤人,讓仇恨矇蔽了你原本善良的心,也害得爺爺和女乃女乃跟著難過,你實在不應該把罪怪在他們頭上。"越說越氣,曹子彤的聲音就跟著越大聲。

"住口!你懂什麼?你怎會懂我這幾年是怎麼過的,又怎會知道我有多恨你爹的無情!"沈琴深也跟著嚷道。

"我是不懂你為何會狠心的讓我步上你的後塵,雖然我並不見得愛你兒子,但是你的做法也夠教人心寒了。"曹子彤寒了聲音,她實在太生氣了,"而且我爹並沒有拋棄你,他會離開是不得已的。"

"不得已!"沈琴深淒厲的大笑,"好個冠冕堂皇的說詞,你以為我會信嗎?"

沈琴深現在太激動了,根本聽不進她的解釋,更何況尹家的僕人已漸漸起來了,為免暴露她的身分,曹子彤轉身就想離開這場無謂的紛爭。

"站住!"想逃?沒那麼容易。"尹家不歡迎姓曹的,你馬上給我滾出去。"

"我不!"曹子彤側過身,鬥志高昂的抬起下巴,"我就偏要待在尹家。"

"你不是想勾引飛兒吧!版訴你,絕不可能,飛兒最痛恨被人欺騙,更何況他就要和少綾完婚了。"沈琴深惡意的笑道,她很高興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頭總算也會怕了。"你想,如果飛兒知道你是女的,他會怎麼做?"

"你是個狠毒的女人,難怪我爹不要你!"曹子彤氣得口不擇言。

"你……"

啪!沈琴深憤怒的甩她一個耳光。

"姑母!"

遠遠的便看到姑母和曹子彤在對話,而且氣氛明顯不甚融洽的沈少鷹,不敢相信他心中那個溫柔的姑母竟然會動粗。

沈琴深也被自己的粗蠻給嚇了一跳,她歉然的望向那白皙的臉上印著明顯掌印的曹子彤。

不能哭!曹子彤把指甲用力的戳進肉裡,忍著淚水不讓它掉下來。

眼看這女孩的眼神這麼倔強,沈琴深說不出任何道歉,只好忿忿的拂袖而去。

"緋兒,你沒事吧!"沈少鷹憐惜的望著她。

"嗚……"等沈琴深完全不見人影后,曹子彤才卸下偽裝,投入沈少鷹的懷裡傷心的哭泣、落淚。

"別哭,姑母不是有意的。"沈少鷹摟著她不停的安慰道,她哭得梨花帶淚的臉,教他看了好心疼。"緋兒乖,別哭了。"

太多的委屈和傷心一併爆發,曹子彤的淚水決堤而下,像黃河氾濫般淹溼了沈少鷹的衣服。

"我……我不……是為了……她打……我……而傷心,"曹子彤更偎進沈少鷹的懷裡,抽搐的說著,"而……是我……覺得自己好殘……忍。"

"為什麼這麼認為?"沈少鷹徹底的拜倒在她的淚水中了,顧不得他們正站在大庭廣眾的練武場中,更顧不得這裡隨時會有人來,他不由自主的沉淪在她美麗的哀愁中,無法自拔。

"我不該……說那麼傷人心的話。"她活該被打,曹子彤捂著發燙的臉頰不斷的自責。沈少鷹無法發表任何意見,只能靜靜地聆聽。

"我也是個狠毒的女人。"

"別說了,你不是,你是個勇敢的奇女子。"沈少鷹溫柔的逗著她。

"是嗎?"曹子彤聞言,又是哭又是笑的。

"走吧!我帶你去找夜娘,她很想念你。"本來他已打定主意不再帶她去那種是非之地,可是看她現在這個樣子,也不好留在尹家。

"好啊!也許我能再醉個幾天幾夜,那就什麼煩惱都沒有了。"曹子彤愁苦的望著沈少鷹自嘲道。

她的淚珠猶掛在臉頰上,沈少鷹不由自主輕柔的抬起手接起了她的淚珠。

沈少鷹溫柔的舉動教曹子彤嚇得跳出他的懷裡,慌亂的拭著淚,不知該如何是好。

"對……對不起。"沈少鷹也手足無措的道著歉。他到底是怎麼了?"我是……"

"好了,你不是要帶我去找夜娘嗎?走吧!"曹子彤領先走在他前面,心裡暗暗叫苦,沈少鷹該不是對她有情吧!

尹傲飛以為他看錯了,可是那明明是少鷹摟著曹非,而且曹非在哭,哭得很傷心、很教人心疼。

從他的位置聽不見他們在說些什麼,只見曹非不停的仰起頭像在向少鷹抱怨些什麼,而少鷹呢?他就更絕了,一個大男人竟然會因為曹非的哭泣而手足無措,分明像在細心呵護他心愛的寶貝一樣。

不知為什麼,反正他就是不喜歡少鷹這麼摟著曹非,用這麼深情的眼睛在看著曹非。乖乖,他的表弟沒斷袖之癖吧!

他看到少鷹不知對曹非說了些什麼,曹非笑中帶淚的抬起臉看著少鷹,然後少鷹溫柔的拭去曹非頰上的淚,而曹非像被嚇了一跳般害羞的跳開。

他那樣子,不像男子,倒很像個姑娘家!

尹傲飛沉著臉看他們一前一後的離開了。為了少鷹及"飛鷹莊"的名聲,日後他絕對要嚴密的注意他們倆,絕不能讓少鷹壞了沈家的門風。

嘖!沒想到少鷹……

※※※

"我來幫忙!"被淚水沖刷得更加明亮的雙眸,不依的朝屋裡的人撒著嬌。

"不行!"頭一個反對的當然是沈少鷹。

"我也不贊成。"夜孃的語氣自然是比沈少鷹還要和緩些。

"我、要、幫、忙!"曹子彤生氣的大吼,"如果你們不讓我幫忙,我一定會竭盡力量破壞你們。"說完,以笑得很老奸巨猾的表情向他們保證,她是一定說到做到。

"緋兒!"沈少鷹難得動怒,這回卻真的有點生氣了。

"生氣也好,反正我不管,我一定要幫上忙,不然我枉為青風的好朋友。"從哄帶騙地,進而威脅利誘,曹子彤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可是這件事很危險的。"在風塵浪裡雖只是隱藏一些日子而已,但是寄身這種青樓之地,夜娘人也見多了,實在為她的義氣感動。

"危險對我而言是家常便飯,我不怕!"

"唉!要是賜喜在就好了,她一定會極力阻止你的。"沈少鷹真後悔讓她知道他們計畫為夜娘雪恨的事了。

"抬出賜喜也沒用,我還是要管。"

原來夜娘本是京城太學士之女,本姓易,名青風,只因為長得美麗被喬太守的兒子垂涎,進而想強娶為妻。誓死不從的她,在家人的幫助下連夜趕往沈家投靠,因為沈少鷹的父親和夜娘之父是多年故交。

誰知青風逃家不久,易家人就在喬太守和當地知府的勾結下被陷入獄。擁有一身好武藝的青風得知消息後,不顧沈家人的反對,毅然決然的投身"聚紅院"當起偽裝的賣笑女。但從不賣身亦不常接客的她,為何會選在洛陽的"聚紅院"棲身呢?

原來是因為洛陽的射箭大賽風靡全國,不僅是喬家父子早已住進他們位在洛陽的莊院,就連那代天巡狩、剛正不阿的天府巡按屆時也會蒞臨會場。

"沒想到上次送押往京城那三十萬兩就是喬家父子所劫,他們竟然把這事賴到我爹頭上,害我全家入獄。"易青風也就是夜娘嫻靜的臉上出現了痛苦,"都是我不好。"

"別說笑了,這怎麼會是你的錯?怪只怪那的喬家公子。"哼!竟然敢公然派人追查青風的下落。

"原以為有了蠟丸,取出他們勾結的密函,就能為爹伸冤,誰知裡面竟是白紙一張。"

"喬家父子一定早有防備,所以才會把白紙放進臘丸裡等你上鉤。"沈少鷹仔細的推敲著,"說不定那個何知府根本沒寫密函給喬太守。"

"有!謗據喬家內應的調查,那封信不在喬太守身上,而是在喬玉的身上,他是等著我去找他。"喬玉這個人武功平平,可是他身邊的保鏢個個身懷絕技,她根本無法接近他,更別說拿到那封信了。

"你不是說喬玉這個人像豬八戒嗎?"不能力拚的話,就來個智取!

"豬什麼?"沈少鷹也曾見過他,喬玉為人雖然陰險,面貌可也算得上好看。

哇,她忘記《西遊記》是明朝人所著,他們是宋朝人,當然不知道"豬八戒"。不過宇宙時序有其規則,她也不便先向他們介紹"後世名著"。

"呃,反正就是的意思。既然如此,那咱們何妨來個美人計?"

"我早就想過了,可是喬玉認得我,這些日子要不是少鷹為我把關,他早就發現我的藏身之所了。"

"當然不是你,我說的美人是指我!"曹子彤用手指比著自己。

"什麼!"

沈少鷹和易青風反對得可真激烈,不過她是絕不會放棄的。

當晚討論到子夜時,曹子彤仍是不肯認輸的堅持著,而易青風和沈少鷹也硬是不肯讓步,到最後這事只好就這麼給耽擱了下來。

"賜喜!"才踏出"聚紅院",曹子彤一眼就看到在門口不停地走來走去的賜喜了。

"沈少爺,你既已知道小姐是姑娘家,請你以後不要再帶她到這種風月場所來了。"賜喜義正辭嚴的大聲告誡走在小姐身後的沈少鷹。她可是在外面磨得鞋子都快穿洞了,好不容易才把小姐給盼了出來。

"小聲點,你怕沒人知道我是女的啊!"曹子彤押著她走向自己的馬。"少鷹,你別理她。"

"賜喜護主心切,在下自當受責。"他不會為這等區區小事掛意的。

"上去啦!"曹子彤用力把賜喜推上馬,等她坐妥了才跟著上馬,"你什麼時候來的?"

"是傲飛少爺帶我來的。"賜喜不高興的輕哼。

"尹傲飛帶你來的,那他人呢?"他怎麼知道她和沈少應在"聚紅院"?不會是沈琴深告訴他的吧!"他還有沒有說什麼?"

她緊張的有著賜喜,深恐沈琴深已經把她的秘密和盤托出。

"沒有,只是要我好好的看著少爺,別讓他年紀輕輕的不學好。"賜喜學著尹傲飛的口氣。"小姐,你也真是的,上次和沈少爺徹夜不歸已經很不應該了,這次竟然跑到青樓嫖妓。"

"嫖妓!你說得可真難聽,本小姐不過是在增廣見聞而已。"賜喜真的有點礙手礙腳,看樣子如果她打算幫青風忙的話,絕對要想辦法把賜喜調回曹家山寨去。

"賜喜,別擔心,我會好好的幫你看著你家小姐的。"幽靜的夜裡,四周無人的小路上,他們的說話聲顯得特別大聲。

"不用了,小姐我來照顧就行了。"

"今天天氣好熱,賜喜,咱們去玩水好不好?"曹子彤想起和邢皓玩耍的那個溪邊。"沈少鷹,你要不要一起去?"

"緋兒小姐,男女授受不規,你怎麼可以……"賜喜真替她家小姐害燥。

有什麼關係嘛!大驚小敝的,她又不是要月兌光,只是下去浸一下而已。

"不……謝謝小姐的好意,少鷹先告辭了。"

沈少鷹當真不好意思的疾馳而過,直教曹子彤當場傻了眼,他比她還害羞呢!

※※※

靠花樹下,靜靜的閉著眼冥想今天所發生一連串不順遂的事情。

每當心情不好時,尹傲飛就喜歡跑到他發現的這個世外桃源獨自沉思,直到心情好轉。這個人間仙境除了皓兒和曹非,便沒有其他人知道了,甚至連少鷹他也沒帶他來過這裡,曹非會來這裡也算和他有緣吧!

想到曹非早上偎著少鷹那一幕,就教他心裡很不是滋味,再加上娘一整天陰陽怪氣的對他盤問曹非的事,更教他心情惡劣到了極點。

雖然他把曹非當哥兒們看待,少鷹卻顯然不是這麼想。他本想進"聚紅院"去找他們問個清楚,可是到了門口,他卻怎麼也無法進去了,只好留下小四等在門外,自己來到這裡苦惱著。

想著想著,他似乎聽到了馬蹄聲和說話聲。尹傲飛把身子隱進夜色裡,想看看除了他之外,還有誰會在這夜半時分來到他私人的天地裡。

"到了!"曹子彤驚歎的望著被點點繁星和夜色刷得粉亮的溪水,"這裡是不是很漂亮?"

黑壓壓的一片,賜喜根本看不出來哪裡漂亮。"馬馬虎虎。"

"嘴硬!"曹子彤跳下馬。

"小姐!我們還是回去吧。"她不死心的勸道。心想萬一有個毒蛇、猛獸出來,她可會活活的給嚇死。

是曹非和小四!因為夜深人靜,再加上靠他們很近,尹傲飛把他們的對話全聽進耳朵裡了。沒想到曹非也有這種雅興,他正想踏出去和他們打招呼,卻因為突然想起小四剛才對曹非的稱呼而收回了腳。

小姐!小四叫曹非小姐!?

聞言猶如捱了一記悶棍,令尹傲飛愣在原地。

他不敢相信的看著離他不遠的曹非,臉色倏地變青了。

曹非是位女子!而她竟然欺騙了他!?

"要回去你自己回去,我才不要。"曹子彤自顧自的月兌下衣服。

"小姐,你……真的要在這果著身子啊!"賜喜跌跌撞撞的跳下馬,吃驚的望著月兌得快光了的曹子彤。

"賜喜,有人洗澡不月兌衣服的嗎?"曹子彤大方的把最後一件衣服丟給她,才開始解除身上的布條,"你又不是沒看過我的身子,幹嘛大驚小敝的。"

賜喜!那麼小四也是女的?尹傲飛怒不可遏的望向曹非。這一看他可真是傻了眼曹非正鞠著水往身上潑,站在溪水中央快樂的潑著水。

她是他這輩子所見過最美的女人了。被淋溼的黑髮柔順的披在她細緻的五官旁,烘托出她精緻、姣美的臉孔;而她那無瑕的玉膚在柔和的月光照拂下,更閃著一層金色的光澤;那曲線玲瓏的身軀、優美的頸項、優雅的一舉手一投足之間,都教他迷醉。

她彷若是天上仙子落入凡塵般的玩耍著。

難怪,他總是覺得曹非柔弱得像個小孩。尹傲飛陰沉的瞧著水中的人兒看,她竟敢騙他。

"這溪水真的好涼,賜喜,你要不要也下來?"玩得正在興頭上的曹子彤,根本沒注意到那雙如豹般窺伺的眼睛。

"不,我還是在這裡幫小姐看著點。"賜喜爬上石頭坐著,警戒的望著四周,可惜機警的她們沒發現隱藏在樹葉後面的尹家少主。

"你啊!就是太拘謹了。"曹子彤輕聲的笑著,頑皮的朝她潑水。

"我哪有小姐這麼好動,連妓院都敢去。"賜喜不以為然的擋著水。

"我在體驗人生啊!包何況有少鷹在,你怕什麼?"

少鷹!她竟然叫得這麼親熱,尹傲飛心裡冒起了一把無名火,他又想起早上她倚著少鷹那一幕了。可惡!少鷹一定早就知道曹非是個女人,為什麼不告訴他?

難道他……喜歡曹非!

一想起這種可能,尹傲飛的心就像打翻了醋瓶子,酸得厲害。

他明明記得少鷹告訴他,他喜歡的是曹子彤,難道……

尹傲飛為他此刻所想的可能性而黑了臉。

"小姐,說真的,我覺得沈少爺好像喜歡你。"賜喜閒得無聊,乾脆和曹子彤抬起槓來。

玩水的手突然停住,"你這麼認為嗎?"曹子彤幽幽的說著。

"其實我覺得沈少爺比尹傲飛好多了,既斯文又體貼,等小姐和尹傲飛解除婚約後,大可以答應沈少爺的求親。"賜喜難得讚賞人,而沈少鷹幸運的列入她"褒獎名單"中。

尹傲飛氣得差點沒把手握碎、骨頭折斷。

"你在胡說些什麼!"曹子彤輕斥。

"小姐,你該不會在喜歡那個'逃婚'的尹傲飛吧!"賜喜不屑的輕哼,故意加重"逃婚"兩個字。

"不是!"曹子彤轉過身,背對著她悶悶的否認。

"如果沈少爺上門求親,你會答應他嗎?"賜喜不得到答案是不會罷休的。

沒想到曹非真的是曹子彤!尹傲飛又嫉又恨的望著水中的佳人。難怪少鷹百般的袒護她,還直逼問他是否退婚。

唉!他怎麼也想不到少鷹和他兄弟二十幾年,竟然抵不過一個曹子彤的介入。

如果少鷹此刻在他的眼前,他一定一拳打得他站不起來。

眯著眼睛氣憤的望著水中的精靈,尹傲飛只要想到少鷹對她的情意就一肚子火,恨不得宰了少鷹。

不會的!他絕對不會把曹子彤讓給少鷹,不管少鷹說他反悔或小人也好,他絕不會退婚。

少鷹竟然和曹子彤聯合起來騙尹家人!

哼!他這輩子別想和曹子彤雙宿雙飛,除非他尹傲飛已不存在這個世界上了。

尹傲飛陰陰的瞪著曹子彤,渾身散發著騰騰的殺氣。

奇怪!怎麼突然覺得好冷?曹子彤在水中打了個冷顫,突然感覺有人在監視她。轉身朝賜喜面對面,她發現賜喜還在等著她的回答。

"小姐,你還沒回答我啊!"小姐東張西望的在找什麼?賜喜被她的動作弄迷糊了。

"會啦!會啦!這樣你滿意了吧。"曹子彤順口胡謅,根本忘記她問自己什麼問題了。

"太好了,那我明天就回去稟告老寨主,讓他開心。"賜喜一心只想到老人家的憂鬱,曹老寨主要是知道緋兒小姐將和沈少爺結成連理的話,病情一定會好轉的。

"回去?"曹子彤本想阻止,隨即想到她原本就有意叫賜喜回去,正苦思不到理由,這下可好,賜喜倒自動提出來。"這樣也好,出來快一個月了,你順便回去看一下爺爺也好。"

"真的!"賜喜以為小姐默認了,心裡直為她高興,"那麼我就回去一趟,射箭大賽前我一定會回來。說不定老寨主一聽到曹、沈兩家欲結親,馬上就從病床上跳起來幫小姐準備嫁衣。"

"嘿嘿……"曹子彤皮笑肉不笑的漫應道。隨便啦!賜喜怎麼誤會她和少鷹是她的事,反正自己回去後再向爺爺解釋就好了。

"小姐,你笑得好奇怪!"

"沒……沒有啊!我只是為還沒和尹傲飛解除婚約感到不安而已。"事已至此,只有隨便抓一個理由來搪塞了。

"只要你託雷夫人向尹夫人說一聲就成了,這事交給我來辦,小姐就別擔心了。"賜喜過分熱心的一手扛下了。

她這麼好心,曹子彤也不好拒絕,反正退婚是遲早的事,再加上早上沈琴深不友善的表示後,她也覺得這件婚約早點解決早點好。

"好吧!這件事就麻煩你了。"上岸無意識的穿著衣服,曹子彤為了解除婚約這事心痛如絞。

"好!那我明天出發,這幾天我會託沈少爺盯緊小姐,小姐別想要任意妄為。"小姐答應得太快,反倒教賜喜感到不安。

"是!我的姑女乃女乃,咱們可以回去睡覺了吧!"著好衣裳的曹子彤陪笑的拉起賜喜的手,"走吧!太晚回去會讓人說咱們沒規矩貪玩。"

"小姐本來就愛玩,還怕人家說。"

"我是可以忍受人家講閒話,可是要是辱了曹家的聲譽,豈不是對爺爺難交代了。"她知道賜喜重面子比生命還甚。

"既然這樣,我們就快走啊!"

直到話聲逐漸在風中飄散,尹傲飛才僵著又直又硬的身體走出來。

她竟然真的要嫁給少鷹!尹傲飛生氣的捶著樹幹出氣,她竟敢……

可惡!可惡!尹傲飛忍不下這口氣,不住的捶著樹幹,直到他的手滲出血絲仍拚命的捶著。

別想如願,她別想如願嫁給少鷹,曹子彤這輩子是被他纏上了。

他永遠不會讓曹義重知道曹子彤和少鷹的事,絕不!

即使必須使用武力,他也要破壞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