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他總覺得這件事情沒那麼單純。

孟克霖已經觀察好一陣子了,他的直覺告訴他?有人要栽贓給白家。因為證據太容易到手,也太明顯的指向白家,這不是白家的作風,所以一定有問題,他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

他遠遠的盯著白家門禁森嚴的大門,今天已經監視了大半天,也沒見到白家的龍頭出來過,只是些小嘍羅進出。

又有人出來了,是個女的。遠遠看她好像……範舒荷?孟克霖嚼著麵包的嘴巴頓時暫停,並隨著越走越近的人兒而越張越大。

真的是範舒荷!她怎麼會從白家出來?

孟克霖等她經過時,才飛快的下了車喊著她,“範舒荷!”

誰啊!叫那麼大聲要嚇死人啊!範舒荷轉過身,不悅的搜尋日標……

孟克霖!?範舒荷很快的走到他面前,不客氣的質問他,“孟克霖!你在這裡做什麼?”他沒問她,她倒是先開口了。孟克霖皺眉的看了看自家,把她拉進車裡,很快的開走車。

“孟克霖,你還沒回答我!”範舒荷擔心的看著他,難道他這次要辦的案子和白家有關?

“你呢?怎麼會從白家出來?”孟克霖把車子停在路邊,神情凝重的盯著她,這丫頭太聰明,一定猜到了八、九成。

而他如果沒猜錯的話,當日她要找的地方就是白家吧!

“你都已經猜到了,何必再問?”範舒荷雖然單純了點,但也不是笨蛋。

“這就不太好了。”孟克霖沉吟道。

不太好!?範舒荷緊張的抓著他,“孟克霖,你這次的任務真的和白家有關嗎?”

孟克霖點點頭,他相當信任她,決定這件事讓她知道也無妨。“根據線報,白家近日將會進一大批的海洛英……”

範舒荷原本紅潤的臉色因為他的話而刷白。不會吧!白家除了白女乃女乃個性怪異了些,其他的人都不像是踏著人命賺黑心錢的人啊!

“更糟的是,最近幾宗少女失蹤案件都和自家有關!”孟克霖也不願意看到她為難,但是到目前為止,白家的確是長可疑的。

“你是說販賣人口!?”範舒荷失理的嚷了出來,“我不相信!”範舒荷堅定的看著孟克霖。

“別說你了,連我對這案子都有些懷疑。”孟克霖也提出他的質疑。

“你是說……”範舒荷充滿希望的緊抓著他。

“你願意幫我嗎?”孟克霖望著鬆懈的癱在椅子上的範舒荷。

範舒荷眉頭皺得緊緊的,充滿不屑的聲音抑揚頓挫,“我不可能出賣白家!如果站在相同的立場,我也不可能為白家出賣你的,我希望你不是這個意思。”

“我知道,你這個小忠貞者,你誤會我的意思了。”孟克霖取笑的拉拉她的頭髮,“唉!我實在很不願意讓你涉險,但是目前除了你,我也想不出更好的人選,你懂我的意思嗎?”

“你是說要我當助手?”範舒荷的興趣又來了。

“嗯,只在必要的時候。”孟克霖不想被范家給人五馬分屍,可是他需要個餌來引出那些人口販子,而清新的範舒荷正好切合他的需要。

“好!我一定會為白家洗清罪嫌的。”範舒荷一口允諾。

“勸你不要高興得太早,以免失望越大。”孟克霖好心的提醒她。

他的話引得範舒荷怒視連連,“哼!你看著好了,結果一定如我所料。”

“好,好,咱們就別爭了,你要去哪裡?讓司機?我,替你服務如何?”孟克霖輕鬆的問著她。

“好!我要去中友百貨。”範舒荷也不想太小氣,笑笑的對著他說。

“你啊!翻臉比翻書還快!”孟克森無可奈何的開車上路。

***

黎靜從半小時之前就一直在等範舒荷,但是這孩子下午只說要出去買點東西就回來,結果現在已經到家裡開飯的時間了,等會兒婆婆看不到她,又要不高興了。“夫人,范小姐剛打電話回來交代,說她晚上不回來吃。”貴叔一板一眼、恭恭敬敬的朝坐在餐廳上張望的黎靜說道。

黎靜詫異的問著老人家,“貴叔,范小姐有沒有說她人在哪襄?”

“沒有,她只說遇到了老朋友,可能會晚點回來。”貴叔依照範舒荷交代的話回答。

遇到老朋友?

“媽,誰會晚點回來?”白浩庭適巧扶著白老夫人進餐廳,他見餐廳裡只有母親一人,好奇的問著。

“你爸爸。”黎靜等貴叔走出去了,才輕描淡寫的回答兒子,順便朝兒子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別再問,因為她不想讓婆婆知道舒荷還沒回來。

聰明的白浩庭當然也知道母親的意思。

結果,大家才坐好準備吃飯,白老夫人就冷若冰霜的問著:“范家的姑娘又在睡覺了嗎?”

唉!她終究還是沒忘記……

“沒有,舒荷人現在外面買些東西,可能晚點才會回來。”黎靜極力想扭轉婆婆對範舒荷的印象。

“才來第二天就急著逛街、買東西,真是好吃懶做的大小姐。”白老夫人依舊對她存有相當的偏見。

“女乃女乃,範舒荷並不像您說的這麼一無可取,為什麼您會這麼排斥她?”白浩庭低沉有力的聲音裡充滿不解。

“這個女孩一看就知道是個野女孩,她還不是對咱們那塊土地有所貪圖,才會住進咱們家。”白老夫人不明白為什麼家裡的人都向著範舒荷。

原來婆婆仍為土地的事耿耿於懷。“媽,您誤會了,其實舒荷……”

“不要再說了,好好的吃頓飯,有事等喝茶的時候再說。”白老大人冷著聲音,不願再為這個丫頭壞了自己的胃口。

深諳婆婆脾氣的黎靜不敢再多說些什麼,只好領命的閉上嘴。

“女乃女乃!”韋相湘甜美、乖巧的探頭進餐廳,她知道現在是白家的晚餐時間,但是她已經幾天沒見到浩庭哥,心裡滿掛念的。

“湘湘,吃過飯了嗎。”老夫人高興的問道。

黎靜總算看到婆婆難得展現的笑容了,她對韋湘湘和範舒荷的態度可真相差十萬八千里,幸好舒荷不在,不然她看了鐵定會很難過。黎靜心裡頗替範舒荷感到不平,她冷眼旁觀婆婆對韋湘湘和藹有加的模樣。

“吃過了,我只是幫爸爸拿東西過來給浩庭哥。”韋相湘不疾不徐、甜甜蜜蜜的回答老夫人。

“坐下來陪女乃女乃聊聊。”白浩庭替她拉開椅子,親切的對她說著,心裡也對女乃女乃的差別待遇有諸多不解。

韋湘湘美麗絕倫的臉龐因為白浩庭的話而顯得快樂洋溢。她在意他的一切,不管是他的笑、他的冷靜,或是他的親切,他的一切都是她所深愛的。

黎靜把韋湘湘明顯的感情看在眼裡,但她太柔弱了,不適合浩庭。並不是她不喜歡韋相湘,而是站在幫主夫人的立場來看,浩庭未來的妻子必須要能分擔他的重擔,而韋湘湘太需要人家保護了,她若真嫁給浩庭,絕對會造成他的負擔。

其實黎靜是個活在二十世紀的人,思想也頗為開通,若是兒子真的選擇了韋相湘,她絕不會反對,畢竟兒孫自有兒孫福。但是如果浩庭對湘湘沒有絲毫情意,她可真的擔心相湘的反應了,因為她用情太深,能否接受這種打擊是一大問題。

唉她必須趕快提醒這像個呆頭鵝的兒子,儘早表明自己的態度,省得日後造成不可磨減的傷害。

“這個社會像湘湘這麼知書達理的女孩不多見了。”白老夫人意味深遠的提醒若有所思的媳婦。

“白女乃女乃,不來了,您取笑我。”韋相湘輕聲細語的撤著嬌。

“你在女乃女乃心中的地位,已經超過我這個孫子了。”白浩庭始終斯文有禮的笑道。

韋相湘聞言,轉頭看著心儀的人笑得那麼的溫文,他那貴族般的臉孔不知迷煞了多少道上的女孩子,但是卻從沒見過他對哪個女孩表示欣賞,他心目中愛戀的女子到底該具備哪些條件?為什麼從沒聽他提過呢?

“浩庭哥亂講,女乃女乃最疼你了。”韋相湘依舊是柔柔地低聲嚷著,勉強的收回視線。

“是嗎?我怎麼沒這種感覺。”白浩庭笑笑,一臉的不苟同。

韋湘湘擔心的看著他,他不會真的這麼想吧!“浩庭哥……”

白浩庭聽見她明顯的擔心語調,就知道她又在杞人憂天了。“開玩笑的!”他放下碗,笑著朝這個愛憂愁的女孩解釋著,隨即起身朝在座的人點點頭,“我先走了,等會兒還要去幾個分堂巡視。湘湘,留下來陪陪女乃女乃。”白浩庭臨走前,模模韋湘湘的頭髮吩咐著。

不管他是客氣或是什麼的,反正韋湘湘因為他的一句話決定留下來,等他回來,她願意為他做任何令他高興的事。

***

“好啦!你真羅唆!”範舒荷神情相當愉快,整個心也跟著跳起舞來。她側過身,笑罵著旁邊的大男人,“你快變得和大哥、小扮一樣煩人了。”

今天孟克霖陪她逛了一下午的街,也聽她吐了一天的苦水,好不容易一肚子的不快終於得以舒解,她怎能不快樂?不過,他也為了擔心她的安危而叨唸了一整天,甚至後悔不想讓她參與他們的計畫。開玩笑!她怎麼可能輕易讓他反悔?

於是,在她的堅持、威脅下,孟克霖只好乖乖的投降了。

但是他仍不放心,一路上一直教她要如何小心,黑道有多可怕、多黑,好像他已經忘了她正住在這全省最大、最有勢力的幫派裡!

“沒心肝的女孩!多少女人希望我這麼關心她們,你卻總是不屑一顧。”孟克霖語氣輕鬆的把車停得離白家遠遠的,扭過頭卻看到範舒荷一張小臉皺得死緊,直盯著門禁森嚴的白家。“嗨!你怎麼了?我是開玩笑的啦,你不愛我又不是什麼滔天大罪,不用這麼內疚的。”孟克霖和她打屁,企圖振奮她的精神。

“神經!”範舒荷賞給他一個大大的衛生眼,才打開車門下車。頂著夜的涼意,她望著天空,低啞的問著也跟著下車的孟克霖,“你知道我在擔心什麼。說真的,孟克霖……白家不會這麼壞吧!”

“奇怪,下午是誰很肯定的告訴我,他們絕不是壞人的?”孟克霖把她的話丟還給她。

“傻丫頭,你一向很重視朋友,而且你家和他們的交情又不同,所以你會擔心是正常的,照理說身為警務人員的我,態度應該保持中立,但是身為朋友的我又不忍見你難過,所以現在我能說的只有?相信你自己。”

這就夠了!範舒荷感動的投入孟克霖的懷裡,緊緊、緊緊的抱著他,感謝他的友誼。

“謝謝!”

“好了!肉麻兮兮的。快進去了,省得等一下那位看你不順眼的老太婆又找喳。”孟克霖輕輕的推開滿心感激的她。

“說得也是。好吧!謝謝你聽我訴苦。”範舒荷果真瀟灑的揮揮手,輕盈的邁開腳步走

孟克霖好笑的看著一蹦一跳的倩影,她總算又回覆到原先那個充滿朝氣的範舒荷了,不過白家那個古怪的老太婆也的確有她受的……

此刻,孟克霖的注意力全被範舒荷佔據了,因他無法完全放心她,殊不知他倆的一舉一動,一直在另一部車的監視下

“老大,那個不是範舒荷嗎?”青狼撞撞身旁的人,擅作主張且有技巧的把車停在離他們不遠處。

“青狼,范家小姐關你什麼事?”藍虎八成和青狼犯衝,才會處處和他作對。白浩庭沒聽到他們的話,注意力都放在外面的人身上了。“那個男的似乎很眼熟。”他沉吟的斂緊了眉頭,問著一班兄弟。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就是這幾天一直在監視白家的條子?孟克霖。”黑豹冷冷的說著,目光陰冷的停留在範舒荷的身上。

孟克霖這個人是警界的包青天,不收紅包、不走後門,一切秉公處理,是一個相當嫉惡如仇、剛正不阿的人。他的破案率居全省之冠,任何案件只要他出面,沒有破不了的,也因此能使他的行動自由,不受任何長官的約束。

他是個棘手的敵人……白浩庭英雄惜英雄般的望著前面那個英挺的男人。但是他怎麼會認識範舒荷?

範舒荷仰著頭,像在和孟克霖說些什麼,只見孟克霖很正經的回著,按著就看到範舒荷衝進孟克霖的懷裡,兩個人像愛人般的擁抱著。

車裡的人看到這一幕,心裡大都有了不同的答案,也相當有默契的噤聲,等候老大的指示。

白浩庭等到孟克霖離開了,才冷淡的指示手下,“青狼,等一下你們從側門進去。”說完,白浩庭就下車,朝範舒荷的方向走去。

“老大似乎不太高興。”青狼研究著白浩庭僵硬的步伐,他是為了範舒荷呢?還是為了孟克霖在生氣?

範舒荷一直對著完全由電腦控制的對話機說話,這些讓人眼花撩亂的按鍵到底是什麼意思嘛!下午貴叔明明教過她的,可是她還是“叫”不開門啊!

“開門,我是範舒荷!”大門根本不“理”她,依然緊閉如牆。

般什麼嘛!她的音調少說也變化了十幾種了,從最高到最低,應有盡有,幸好白家的幅員廣闊,不然以她這種怪聲怪調早被K死了。

什麼最現代化的鬼音控嘛!範舒荷煩得想大聲尖叫!好?卯上了,今天她不模個清楚絕不罷休!

白浩庭走近她的身後,見她逞強的直瞪著對講機。他伸出手,越過她的頭頂按了一個鈕,然後穩健的命令著:“開門!”

才說完,那扇厚重的木門“乖乖”的“卡!”一聲,門鎖一鬆,就“迸開”一道縫。

範舒荷先是一愣,然後大喊一聲:“哇嗚!”隨即回過頭見到白浩庭,高興又“崇拜”的拉著他的衣服,好像看見“超能力者”般的驚喜。“怎麼使用?快教我!”

如果今天遇到的不是他,她一定不好意思強拉著人家教。“白浩庭……你怎麼了?好像不太高興。”範舒荷看他的臉色似乎不太好。

“你今天很晚回來?”白浩庭不知道心裡面為什麼覺得很不舒服,冷著一張俊逸的臉,他仍無法釋懷剛才看到範舒荷和孟克霖擁抱時心中的異樣感受。

等到門關上了以後,範舒荷才高興的舉起手中大包小包的袋子,“要不是為了你女乃女乃,我才不用浪費這麼大半天去逛街呢!”

“我來拿吧!”白浩庭體貼的接過她手中的負擔,口氣中仍充滿了不快。

“嘿,高興點嘛!瞧你這副樣子,我還以為要世界末日了。”範舒荷擋在他前面不讓他走。“白浩庭,你不覺得你家的庭院很美嗎?”

範舒荷見到櫻花樹的花瓣隨風飄舞,在今天這樣漆黑的夜裡,好像白雪一閃一閃的,那飛舞的姿態是如此的輕盈、曼妙,冬天對白家而言是個起舞的季節吧!

她實在愛極了這片難得一見的天然美景,感動的走回白浩庭的身邊,快活的勾著他的手臂,“你不覺得這些花瓣好像在跳舞,像是在取悅不開心的你?”

白浩庭細細地、灼人地用幽黑的眼睛直直看著她,始終不發一語。他住了三十年的家,這種景色對他而言已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了,早已不覺得有何美感,但是範舒荷的話卻讓他再次回到第一吹看到花瓣漫天飛舞時的興奮,她的生活中是不是沒有所謂的一成不變?

她總算見識到他威嚴的一面了,不說話、緊抿著嘴巴的白浩庭,的確有種領袖的架勢,天生渾成的氣勢很嚇人,老實說,她心裡直被他看得毛毛的。

“白浩庭,”範舒荷仍然神采飛揚的想替他打氣,“是幫裡的事嗎?”

“剛才在門口那個人是你的男朋友嗎?”白浩庭炫惑的望著她的笑臉,突然冷冷的蹦出了這麼一句。

“剛才……喔!你是說他呀!”範舒荷很驚訝他突然提起孟克霖,他應該不認識孟克霖吧!她開始有些擔心了。

“範舒荷,你還沒回答我的話。”白浩庭急躁的口氣和平常冷靜的他判若兩人。

“不是。”範舒荷呆呆的回答著,他到底哪根筋不對勁?

“真的?”白浩庭小裡不是滋味的想起他們剛才親密的動作,不放心的懷疑著。

“白浩庭!”範舒荷警告的叫著他,“你怎麼老是問我這種問題?我說不是就不是。”

她說得這麼肯定,讓他積壓在心裡的大石頓然落下。

“好,換我問你,你為什麼心情不好?”範舒荷拉住他,不服氣的質問他。

白浩庭失笑的望著她認真的表情。

“不要光是笑,回答我!”

範舒荷故意鬧他,她很喜歡白浩庭笑起來的樣子,既像個不成熟的大男孩,又像個穩健的男人,才不像剛才那種陰森森、彷佛想把人生吞了的模樣,讓她看了就倒盡胃口。

嘻嘻哈哈的笑著、開著,白浩庭覺得和她像對熱戀中的情侶,他不懂自己為什麼突然有這種奇怪的想法,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範舒荷是他長這麼大以來相處最融洽的女孩,她始終眨著圓滾滾的大眼睛,好奇的探索這世界,開朗活潑的面對各種挑戰。

她的活力對他而言有著莫大的吸引力。

韋湘湘臉色發白的,看著她心愛的浩庭哥挽著一名俏麗的女孩,有說有笑的走上回廊。

“浩庭哥!”她的心好痛,浩庭哥是她的。

範舒荷抬起帶笑的臉,和白浩庭一起看向那位絕世美女。

“哇!你好漂亮。”範舒荷放開白浩庭,讚歎的走近那位美得驚人的女孩,然後回頭羨慕的嚷嚷:“白浩庭,你的女朋友嗎?好漂亮耶!”

她的嚷聲和讚歎聲惹得白浩庭不知該氣還是笑,倒是韋湘湘頓時鬆開了一顆志忑不安的心。

“你好!我叫範舒荷。”範舒荷大方的介紹著自己,一點也沒發現這女孩對她多少隱藏著一些敵意。

“她叫韋湘湘,是我的鄰居,就像我妹妹一樣。”白浩庭上前替她介紹,順便解釋兩人的關係,不希望範舒荷誤解。

韋湘湘不明白浩庭哥為何會這樣解釋,但是她不想聽、也不要聽。她一直不知道浩庭哥對她是什麼樣的感覺,現在知道了,她卻無法接受。“我有事……先走了。”

“湘湘,你沒事吧!”白浩庭當然知道湘湘對他的感情,但無論湘湘如何的喜歡他,他就是隻能把她當妹妹看,而且一直想找機會向她表明自己對她的情感只停留在兄妹情誼,今天正好藉著這個機會表白,省得誤了湘湘,也讓範舒荷誤會。

含著淚水的韋湘湘不肯回頭,她不相信浩庭哥對她沒有男女之間的感情,她不會輕易認輸的。揩去淚水,韋湘湘溫柔依舊,就是不敢回頭看白浩庭,“我有事先回去了。”

“韋湘湘她沒事吧!”範舒荷輕柔的看著她漸行漸遠的背影,覺得她似乎很傷心。“白浩庭,你真的只把她當妹妹?”

“是的!”白浩庭堅定、毫不猶豫的當著範舒荷俏麗的臉蛋回答。

她怎麼覺得他的回答像在承諾些什麼?範舒荷不想理會心裡那股奇妙的感覺,但是白浩庭緊盯著她的那雙認真的眼睛,卻莫名的揪住了她的心。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