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茵茵,茵茵,該起床了,十點多了,你今天不是要回家嗎?”傅雪兒搖著隔壁床的譚茵。

昨晚幫她開門時已是清晨四點了,她連禮服都來不及換就往床上一倒,看來她真的累壞了。她昨晚陪林永寒出席一個慈善宴會。

譚茵原本蜷曲的睡姿,因傅雪兒的干擾而翻身平躺成“大”字型,她勉強的睜開眼睛,腦筋混沌的思索著剛剛傅雪兒說過的話。

“雪兒,你剛剛說了些什麼?”半瞇著眼睛,譚茵懶懶的問。

聽到譚茵沙啞的問話,傅雪兒猜得果然沒錯,這小妮子真的忘了答應譚媽回家的事。她刻意貼在譚茵的耳邊放大音量,“我說呀,你不是答應了譚媽今天要回家?”

譚茵聽完像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急忙從床上一躍而下,手腳俐落的從衣櫃裡撈了件紅色T侐和牛仔褲,然後十萬火急的跑進浴室裡。不到十分鐘,只見譚茵頭髮洗好了,澡也洗好了,效率真是驚人!

她手忙腳亂的邊打電話,邊整理東西和弄乾頭髮,可真忙!

“媽——好了啦!別唸了,我求求你,我真的不是故意忘記,我現在馬上趕回去……什麼?你的意思是我可以不用回去了?我哪有,不然改期囉!”譚茵拿著無線電話坐在床上,雙腿盤坐著。突地,譚苬露出個快活的笑容,並朝莫名其妙的傳雪兒打了個勝利手勢,看得傳雪兒更加不明所以。

“好啦,別再唸了啦,不然我不回去了喔!好啦!我等會兒回家後,你高興怎麼念都隨你了……好,我會小心,等會兒見。”譚茵趕緊掛上電話,以免她老媽嘮叨個沒完沒了。

隨後譚茵背起大揹包,瞄了傅雪兒一眼,腳步急促的快速衝向門口,匆匆的拋了句:“今晚不回來了。”就下樓了。

暗雪兒錯愕的怔了會兒,接著哈哈大笑。

她實在佩服譚茵,她到底是怎麼辦到的,竟能在短短十分鐘內,一口氣做好那麼多件事,改天真要向她討教、討教。

真不知道她這個澡洗得到底乾不乾淨?博雪兒開心的懷疑著。

譚茵打算叫出租車,遠遠的,她看到一輛黑色跑車向她駛來,她沒有開跑車的朋友,除了林永寒……不可能吧!她探頭看了看。

卓航!是卓航!譚茵轉身想走。

“上車!”

卓航命令的語氣,加快了譚茵的腳步,他以為他是誰啊,哼!

卓航和她形成拉鋸戰,如影隨形的跟著她。

“上車!再不上車後果自理。”卓航威脅她。

她就不信光天化日之下,他能做什麼?譚茵心裡想著。才剛想完,她整個人就被騰空抱起,塞進車裡。

她氣得臉發綠,“卓航,你到底想怎麼樣?你乾脆明說,不要來暗的,這樣有欠光明。”

“我要你做我的女人。”卓航斬釘截鐵的說。

譚茵嘴巴張得大大的,她不敢相信,真的不敢相信,他太過分了!

“停車!停車!”譚茵大叫。

卓航不理會她。

這情形跟那天晚上一樣。

彷佛心意相通似的,卓航轉頭看了她一眼,他也想到那一夜。

譚茵迴避的把頭轉開,不願看他。

車子停在一棟灰白相間的透天厝前。這棟房子有座石砌的花園,花木扶疏,清新可挹。譚茵一眼就愛上它的自然淡雅,這個充滿綠意的社區,奇蹟似的安靜。

“下車,你不會又要我抱你下車吧!”

譚茵忿忿的下車,在卓航的監視下,她只好悻悻然的進屋。

這棟透天厝佈置得相當剛硬,全是灰白相間的色調,格調尚屬高雅,倒滿能配合卓航又硬又臭的脾氣。

譚茵憤怒的坐下,瞪著卓航,“有什麼事,你一次講完,我不想再看到你。”

“我剛才說過了。”卓航走向吧怡調酒。

譚茵氣得快腦充血了,他就不能多講幾句話嗎?

冷靜!譚茵告訴自己要冷靜,不然她早晚會被他氣死。“你剛才有說到什麼重點嗎?”

卓航轉身大笑。譚茵啊譚茵,她真是美麗、火爆和有趣的綜合體。

他的笑聲中少了笑意,這牽動了譚茵內心深處的不捨,他肯定不常笑。譚苬忘了氣憤,轉而憐惜的看著他,回想自己頭一次遇見他的情形,他的冷酷和狠勁,均不是她所能想象的,他們兩人根本是不同世界的人,會發展出這樣的關係實非她意料中事,或許這就是天意吧!

她迷惘了……

“卓航,你到底想幹嘛?不要告訴我要我做你的女人之類的廢話,不可能!”

“我不知道什麼叫不可能。”卓航坐在吧檯前的高腳椅上,優閒的喝著酒。他現在的姿態真像只准備撲殺獵物的黑豹,雙眼發出狩獵的訊息,而譚茵就是獵物。

“你是黑道人物,我沾惹不起。況且你要什麼女人沒有,那天晚上纏著你的那位小姐呢?你可以找她啊!”話才出口譚茵就後悔了,她不該再提到那激情的一夜。

“你已經惹上了。”很簡短的回話。

卓航的話讓她的心湖起了波動。為什麼她失身於他卻不怪罪他?難道她喜歡上他了?不!不……

卓航看著譚茵排拒的眼柛。“譚茵,我現在不逼你答應,但是我給你一星期時間調適,一個星期後我會去找你,到時可由不得你不答應。”他使出一貫的強硬手段。

譚茵不想答話,看來她只好先搬回去住了,能避多久是多久,她的確需要點時間釐清一下思緒。

“不要想逃,你逃不了。”卓航十分自信。

譚茵的回答是一笑置之。

※※※

“茵茵,你最近怎麼搞的,老是魂不守舍。哦——談戀愛了!”傅雪兒取笑坐在床上發呆的譚茵。

她最近真的很離諳,常常一坐就是兩、三個小時不說話,整個人好象失了魂一般,不知道是不是該找個人幫她收驚一下。

“沒事。”譚茵有氣無力的回話。她本來想回家躲卓航,後來想想,他只要隨便一查,還怕找不到她?到時她非但躲不成,說不定還會驚動她老媽,這種結果可不是她所樂見的。問題是,離卓航所說的期限只剩一天了,她卻還是理不出頭緒。真煩!

“茵茵,我們去看午夜場電影。”傅雪兒試著引誘她,如果譚茵再推託的話,事情就真的很嚴重了。

“我沒心情看。”瞟了她一眼後,譚茵乾脆躺在床上繼續思索。“雪兒,當初你是如何確定自己對阿德的心意?”

“你真的談戀愛了,喲喝!”雪兒高興的在床上跳了起來。

“喂!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譚茵翻了下白眼,看雪兒高興個什麼勁,真是的。

博雪兒趴在譚茵的身邊,表情認真,“很簡單,我對阿德的感覺比別人來得深,容易被他左右,你也知道我跟阿德就那麼回事。”傅雷兒攤攤手,吐了吐舌頭。

譚茵好笑的看著她,“是啊!當初要不是你施展了那招‘琵琶別抱’,那個木頭德一輩子也不會有所行動,真是高招!”譚茵豎起大拇指稱讚她。

暗雪兒敲敲譚茵的頭,警告她不準喊她未來的老公木頭,因為他現在一點也不像木頭。“你的意中人是誰啊?”

譚茵含笑搖頭,她總算確定了自己的心意。是的,她喜歡卓航,但是她付出真心的同時也要卓航回報,她要真心的他,不然她寧可不要。

這回要逃的人不是她了……譚茵的唇邊綻出美麗的微笑。

※※※

是卓航!

譚茵正想拐進巷子,就有到他倚在跑車旁抽著煙,他也看到她了。

深吸了口氣後,譚茵緩緩的走向他。當她明暸自己的心意後,她就不想再退縮了,不過她會和卓航訂些遊戲規則。

卓航察覺到她的改變了,她不再畏懼他的擬視,而且似乎帶著某種堅決,這使得她原來美麗的臉蛋更加令人無法逼視。

“卓航!”連她的口氣也變了。

譚茵奇怪的看著直瞪著她看的卓航,他的眼底似乎閃過訝異,這短暫的表情讓他面具般的表情生動了不少。他在刻意的壓抑自己,譚茵不曉得為什麼她會知道,但她就是感覺得到。

“現在我不可能做你的女人,我可不是當人情婦的料。”譚茵挑明瞭說,她討厭拐彎抹角。“但是我們可以先做朋友,你可以追求我,不過往後的發展就難說了,這是我所能容忍的極限。”譚茵並不擔心卓航會給她什麼答案。

不講話?好,那表示他答應了。

譚茵勾住卓航的手臂,她的舉動讓卓航挑高了眉。“既然同意,我肚子餓了,請你吃飯如何?”譚茵不由分說的拖著他就走。

一向強悍的卓航發現,自己竟然拿這個小女人沒轍——

※※※

“譚茵!”林永寒叫住行色匆匆的譚茵,他已經好久沒和她聊天了。這陣子為了高雄的服裝展覽,他在那裡住了兩、三個星期。

這次的服裝秀結合了各個名服裝設計師的作品,順便藉由此次機會拓展公司的業務,以及找尋可能的合作對象,譚茵的媽媽也在應邀之列。

她是位精力充沛的女士,令人印象深刻,他終於知道譚茵的伶牙俐齒來自何處。

譚茵趕著去卓航家幫他做飯,她想給他個騖喜。

最近她常和他出去,有時卓航會來找她,但是一句話也不肯多說。譚茵知道他是為了那些道上的事煩心,每當她問及時,他總是以她不會懂來搪塞她。她感覺得出卓航不信任她,不知道為什麼,這種感覺讓她寒心;但是他好象又很在乎她,為了讓她方便找他,他甚至打了串鑰匙給她。

“永寒,你不是明天才回來?”譚茵回頭看到林永寒,不自覺的露出笑容,下班以後她通常直接叫他的名字。

“提早回來了。上車吧!我請你吃飯。”林永寒爽朗的像往常般邀請她。

譚茵帶著歉意餚著他,“抱歉,我今晚有事,明天換我請你好不好?”譚茵把林永寒當哥兒們。

“既然你有事就算了,不過明天別忘了。”林永寒有風度的不勉強她。

譚茵朝他俏皮的眨眨眼,“一言為定!我先走了,拜拜!”

“喂,要不要我送你?”林永寒扯開嗓子喊著跑得飛快的她。

遠遠地,譚茵回了句“不用”,轉個彎,人就不見了。

※※※

譚茵無聊的拿著筷子敲餐桌,已經快十點了,卓航還沒回來。看著滿桌子的菜,譚茵不禁感到氣餒。雖然她沒告訴卓航她今晚要來,可是昨晚明明聽他說他今晚沒事啊!算了,先回家吧!也許是他那些兄弟又臨時有什麼事吧!

留了張字條,譚茵正打算回家,卻聽到開門的聲音,而且好象不只一個人。

好多人進來,而且臉上、身上大都掛了彩。

“平仔,去請醫生,其它的人快把老大扶上去……”小四指揮四周的人。

譚茵走到客廳,看到手臂被砍傷、臉色慘白的卓航,心裡一驚,他的衣服全沾滿了血跡,正掃開一個想扶他的手下,身上充滿了暴戾之氣。

室內嘈雜的人聲,因為譚茵的出現而靜了下來,獨自上樓的卓航轉過頭,當他看到是譚茵時,臉色更加難看了。

譚茵也發現了這點,現在旁邊太多人了,不能和他計較。她神色自若的走過卓航的手下,經過小四時,她示意他們先走,小四是少數幾個譚茵看得順眼的人,可能小四對她也是,所以他沒說什麼,領了一班兄弟就走了。

譚茵快速的走到卓航旁邊想扶他。

他不領情的甩開她的手,“走開!”

不理他的,譚茵想再執起他的手,卻被卓航狠狠的抓住。

“我叫你不要碰我,你聽到了沒有!你如果想上床,等我傷養好了,我會滿足你的。”卓航殘酷的說著。

譚茵被卓航惡劣的言詞刺傷了。她受夠了。

譚茵刷白的臉色,讓卓航發覺自己太過分,他把她說得像妓女。

他抱住轉身要走的譚茵。“譚茵——”卓航把譚茵扳正面對他,他不願讓譚茵就這樣離去。

卓航伸手固定譚茵欲轉開的臉,可見得她真的很生氣。“我……”他講不出口,長這麼大,他很步向人道歉,而且幾乎沒有,他從來不曾在乎過誰。但是,他在乎譚茵。

“你怎麼樣?說啊!”譚茵看他那副拙相,氣也慚慚消了。“好吧!我大人不記你這小人之過。”他的傷看得譚茵心疼,明知道卓航受傷是難免的,但是親眼目睹又是另外一回事。

“你今天怎麼來了?”譚茵目光中流露出的關懷,讓他很不習慣。

又開始逃避了,他到底在躲什麼?“對呀!今天我是不該來,活該我自己找罵挨。”譚茵自我解嘲。

“譚茵——”

“好嘛,如果你讓我療傷,我就不再計較你害我煮了滿桌子的菜,並且餓肚子等你,等到被你罵這件事,如何?”譚茵不忘損他。

卓航放開她,轉而握住她的手,“好吧。”

解開衣服,看到卓航身上大大小小的刀傷,譚茵差點沒昏倒。幫他包紮好後,譚苬拖了張椅子坐在卓航對面。

“卓航,我不喜歡在你身上看到的東西。”譚茵皺眉,她真的不喜歡。

譚茵的關心逐漸融化卓航的心牆,他拉著譚茵坐在腿上,尋找著她的唇,熱烈而狂炙的吻她。長久以來,他做什麼事都是孤孤單單的一個人,日子久了也就習慣了,但是現在多了個人關心他、照顧他,他覺得很窩心,不想再回到以前孤單的日子。

自從譚茵請他吃飯那天起,他便不曾碰過她,尊重她的意願。他竟然開始學會尊重女人?這全是因為譚茵的緣故。

結束了這個長吻,譚茵偎在卓航懷裡低喃著,“我去熱菜給你吃。”她被這個熱吻吻得頭暈目眩,忘了她的憂慮。

“剛才很抱歉……”他嘟嚷的說出口。

譚茵溫柔的抬起頭看他,硬骨子的卓航會拉下臉向她道歉,實在讓她驚訝。感動之餘,她湊上自己的紅唇點了下他,“沒關係,可是——下不為例。”

“明天下班我去接你。”卓航躲掉譚茵柔情的擬視,他還是沒辦法完全信任女人,也許以後會,但是現在他沒辦法。

譚茵本想順口說好,卻突然想起和林永寒的餐約,她考慮告訴卓航,但轉念一想,依他火爆的個性,還是別說的好,反正她和林永寒之間只是友誼。“抱歉,我明天有事,你可以改天再贖罪,現在先填胞肚子好嗎?”

為了不讓他有詢問的機會,譚茵立刻拉了他往樓下飯廳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