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你沒搞錯,真的沒搞錯?”譚茵的嘴巴張得好大,她不敢相信她媽媽竟會和林永寒合作發表服裝秀,而且模特兒還指定是她。

“太荒謬了,這是誰的主意?”她非常不悅。

林永寒聰明的吃著他的牛排,不發表任何意見。

昨晚他和林文超商量的結果,決定和譚茵的母親程亞雲合作。

程亞雲的設計剪裁十分簡單大方,很能營造出女性修長、纖細的感覺,這是他和他父親一致贊同的。

不過,首先要做的事是打開知名度,舉辦服裝發表會,至於主秀的展示人選,經過他和程亞雲多方討論、比較的結果,決定採用沒沒無名、卻新鮮感十足的譚茵。

“林永寒,是不是你搞的鬼?”譚茵胃口大失。

“我哪敢啊,大小姐!”林永寒露出無辜的表情。

“哼!最好不要讓我查出你有份,否則……”

譚茵威脅人的樣子讓林永寒又愛又憐。

林永寒眼裡明顯的愛戀,讓譚茵不知如何是好,她害怕她的曖昧不明會害了他們兩個,等一下她必須把事情說清楚,即使讓他認為她殘忍地無所謂,因為她自始至終都只是把他當成朋友,一個普通朋友。

這一餐,自從譚茵有所頓悟後,兩人吃得並不愉快。

在車內,氣氛甚至降到最低點。林永寒發現到譚茵的禮貌、生疏,他猛然停住車。她應該是有話要對他說吧!

譚茵無法再忍受車內令人窒息的壓迫感,她下車靠著車門,背對車內的林永寒。

“永寒,你知通我一直以把你當成朋友,我希望這份友誼能夠永遠保持。”

譚茵的話幽幽的傳進林永寒耳裡,她不需要他的感情。

頭一次被女孩子打了回票,林永寒有些生氣的問她:“為什麼?”

譚茵無法回答,更不想回答,她非常不願意傷害他,也許不說話是最好的方式。

“為什麼?”林永寒大吼,緊握著方向盤的手因用力過度而浮出青筋。他控制不住,因為他已經愛上她,而且他以為譚茵也喜歡他的,到底是為什麼?

譚茵被林永寒的吼聲嚇了一跳,還沒回過神,他就已經站在她的眼前,冒火的看著她。她不知道林永寒對她用情這麼深,她究竟該如何是好……

林永寒抓住譚茵的雙臂搖晃著她,“譚茵,我不想只當你的朋友,你應該明白我對你……”

“不——別說……”譚茵用祈求的眼神哀求他,“永寒,求求你不要逼我。”

林永寒靜了下來,“譚茵,告訴我一件事!”

譚茵凝視他。

“你到底有沒有喜歡過我?”

“我把你當朋友。”譚茵的語氣堅定。

“上車,我送你回去。”然後他要大醉一場。他暗想。

林永寒一路上始終保持沉默,靜得讓她心驚。

下了車,他堅持迭她到家,譚茵擔心的看著林永寒,心想:他不要緊吧!

“永寒,送到這裡就好,早點回去吧!”

出其不意地,林永寒抱住了譚茵,緊緊的抱了她一下,譚茵還沒來得及反應,他就轉身走了。

他傷得很重……

※※※

金蓓妮貪婪的垂涎著卓航結實強壯的肌肉,他是個粗暴的情人,但她想念他的身體,上次被那個該死的女人破壞了她的機會後,要不是她老爸做生日,她恐怕很難再看到他。

鬧烘烘的餐廳聚集了平常難得一見的大哥級人物和他們的手下,為了安全,整間金褔樓都被包了下來。

“航哥,我代爹地敬你一杯。”金蓓妮藉機靠向身旁的卓航。

“哈!炳!阿航,今天是我生日,放輕鬆點,和我女兒喝一杯。”金老大因敬酒的人太多,巳顯得有些醉態。

卓航拉開金蓓妮放在他大腿上的手,一杯就幹了。

“嗯——人家不依啦!你要和我乾杯。”金蓓妮的手不安分的再撫向卓航的胯下。

卓航狠狠的抓住她的手。這個女人真是,看在今天是金老大的生日,他給她老爸留點面子,不過她最好不要得寸進尺,否則別怪他無情——

甩開金蓓妮的手,卓航徑自喝著酒,懶得理她。

金蓓妮看到卓航臉上出現慍色,知道不能再惹他生氣了,否則他什麼事都做得出來。沒關係,她可以等,卓航拒絕不了她的,她十分有自信。

※※※

“茵姊,下班了!”阿美的聲音從話機裡傳來。

正在努力輸入數據的譚茵,聽到阿美的聲音,抬頭一看,竟不知不覺已經十點了。年底快到了,公司特別忙,偏偏林永寒選在這個時問出國去,讓她更加忙得不可開交。

探揉僵硬的頸子,譚茵閉目養柙,她的腦中浮現林永寒的臉。林永寒從那天送她回家後就出國了,算算已經近一個月……他真的很喜歡她嗎?

愈想譚茵愈覺得不安,她是否應該考慮辭職?她突然覺得心情沉重。

“回家了!”阿美不知何時站在她旁邊。

睜開眼睛,譚茵責備的看了她一眼,“你嚇人呀!”

“是你自己想事情想得入迷了。”

“帳做好了?”

“還沒,哪那麼快?唉,工作累又看不到帥哥,沒力囉!”

阿美垂頭喪氣的模樣,她看得好氣又好笑。

“茵姊,我們老闆什麼時候回來?他怎麼突然就出國去了?”

“他出國還要事先向你報備啊!”譚茵糗她。“不要再作夢,走了啦!”

“茵姊,你和老闆工作也有一段時間了,難道不覺得他很迷人?”阿美困惑的問。

“各花入各眼!”譚茵意味深長的低語。

出了大門,冷風襲來,今年的冬天似乎特別冷。

“好冷!”阿美雖已拉緊外套,卻仍能感覺到穿過她外套的冷風。“早上天氣還好好的,晚上卻冷成這副鬼樣子。茵姊,我載你回去吧!”阿美好心的提議。

“不用,我們不同路,你趕快回去吧!”譚茵也冷得直髮抖。

“那我先走了。”阿美指指停放在騎樓的機車。

“拜拜!”

好冷,連呼出的氣都成了白霧。譚茵突然想見卓航,沒有理由的,就是想見他。

譚茵在金福樓外面等了一個多小時,幾乎都快凍僵了。卓航還在裡面喝酒,據說是替別人慶什麼生,她不想催他,所以就這樣等得連連打了好幾個噴嚏,等得頭昏沉沉的。

“他再不出來,我恐怕要上天國了。”譚茵喃喃的搓著手,跳來跳去以保持溫暖,不過還好旁邊沒人,否則她才不敢有這種舉動。

快十二點了,譚茵決定打大哥大給卓航。

“小四嗎?庥煩你告訴卓航我在外面……對……金褔樓的外面。”掛上電話,譚茵忍不住笑出聲,小四一定以為她瘋了。

“卓航!”譚茵瞥見了卓航瘦削挺拔的身影。他動作真快!

卓航聽到譚茵輕柔的嗓音,不敢相信的側過頭,看見她的小臉凍得慘白。

“你來多久了?”卓航月兌下外套替她披上。

譚茵為他的體貼感動萬分,總算她沒白等。“不久。”

“不久是多久?”卓航的撲克臉上出現了不耐煩,他執意的問道。

瞧他的樣子,她要是不回答,卓航肯定是不會放過她的,他簡直固執得像條牛。“一個多小時而已。”

卓航又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彷佛極不贊成她的舉動。

貝起卓航的手,譚茵撒嬌的說:“我想看你,所以就來了。你們結束了嗎?”

其實卓航早就習慣她的心血來潮,只是他不喜歡她一個人到處亂晃,尤其今天這裡的出入分子特別複雜。

譚茵用手肘撞撞他,“是不是裡面還沒慶祝完?”

“嗯。”卓航點點頭,終於伸出手摟住她的腰。他關心的命令她,“這種天氣不要到處亂跑。”

譚茵依偎在他懷裡。卓航不會甜言蜜語,也不知道如何表達感情,幸虧自己不是軟弱的女孩,才不致被他看似嚴厲的臉孔給嚇跑。她想著想著,不覺露出了笑容。

卓航抬頭望著譚茵含笑的悄臉,“這樣說你覺得好笑?”

譚茵被他炙熱的眼神盯得害羞起來,把臉埋進他結實的胸膛裡,發現先前鬱悶的心情已經不見了。

“進去吧!出來太久對你的兄弟們難交代。”雖然她不喜歡他的朋友,可是她無權干涉他。不過,他的身分將會是他們交往的一大阻力,她父親如果知道她和一位大哥級人物交往,鐵定和她斷絕父女關係。她不禁開始憂慮他們的未來,他們會有結果嗎?

譚茵想再說些什麼,卻被匆匆跑出來的小四打斷了。

“茵姊,”他先和她打聲招呼,“航哥,金老大找你。”

“肚子餓嗎?”卓航不急著進去,他詢問譚茵。

“餓——但是你的兄弟不能得罪,先進去吧!我到你的車上等你。”譚茵體諒的不想因自己的衝動而造成他的困擾,他有他的事情。

卓航眼裡像是閃過一抹深情,快得讓譚茵懷疑自己看走眼了。

“小四,你先進去。”卓航擁著譚茵走向停車場,邊吩咐跟在身邊的小四。

譚茵生進他的跑車。卓航探頭入車內,“不要出來,把門鎖上,我馬上回來,聽到了嗎?”他的口氣好象對二歲小孩講話似的。

“是!”譚茵嘆口氣。

卓航不放心的又交代了一遍,才轉身進去。

譚茵閉目休息了一會兒,恍惚中好象聽到有人在講話,張開眼,她看到卓航在餐廳門口被一個身材十分惹火的女郎拖住了,她好象想約他去哪裡,但卓航不理她,她就乾脆整個人貼在他身上。譚茵吹了聲口哨。哇!這個女人可以去演三級片了,這麼大膽的動作竟然敢在公共場所表演。看情形卓航和她不是普通朋友,她看得心裡覺得酸酸的,她不會是在吃醋吧!

那個女的跟著卓航走過來,然後她看到她了。如果目光能殺人,譚茵不知死得有多難看。走下車,譚茵優雅的等著她的到來,既然躲不掉,她只好迎擊了。

金蓓妮無法相信卓航有別的女人,當她看到眼前的譚茵時,她恨不能立刻剝了她的皮。

譚茵大方的伸出手,“嗨!我叫譚茵,你是卓航的朋友嗎?”她明知故問,看卓骯顯得焦躁不安的臉,覺得十分有趣。

“我是航哥的……”金蓓妮曖昧的倚在卓航身邊,故意不把話說完。

譚茵揚起了眉,“喔!看來你們的交情滿深的,要不然……”她也故意不把話講完,這種遊戲她最會玩了。

卓航不高興的瞇起眼睛瞪著譚茵,看她的表現好象不在意,這麼說,她似乎並不很喜歡他……卓航的心情跌落谷底。他不該在意的,偏偏愈來愈覺得不是滋味。

“譚茵,走吧!”卓航不避諱的推她上車,不理會一旁氣得臉發黑的金蓓妮。

“可是——”譚茵還想繼續,卻被卓航硬推上車。

金蓓妮怨恨的看著疾速開走的跑車,她有種欲置人於死地的。

她會讓卓航回到她身邊的!

譚茵掩著嘴偷笑,看得出卓航快氣炸了,他的臉色愈來愈陰沉。

“卓航,剛才那個女人很漂亮,人家好象很欣賞你,你怎麼不理她?”譚茵不怕死的調侃他。

“閉嘴。”卓航警告她。

“好嘛,人家只是替你可惜,你幹庥那麼兇!”譚茵扮出無辜的表情。

卓航一向自傲的白制力,遇上譚茵就全失效了。

煞住車,卓航把譚茵壓向車門,猛烈的佔有她的唇,火爆、激情充滿兩人之間,這個吻持續了好久,久得卓航差點就控制不住。

卓航在失控邊緣煞住了車,看到譚茵被他吻得紅朣的唇和嬌喘不休的臉龐,他情不自禁的又輕柔的舌忝了舌忝她的唇,譚茵迷濛的陶醉在他的溫柔裡。

“你在生氣……”譚茵柔柔的偎著他不想起來,這種感覺真好。

和卓航發生關係那晚,她也有相同的感覺,莫非——她早就鍾情於他?

卓航抵著她的臉,不說話,他需要一點時間恢復。

“卓航,剛才那個女的我好象看過。”譚茵不解的問他。

“你是看過。”卓航的音得摧佛因想起某件偷快的事而顯得輕鬆。

“在哪裡?”譚茵感到好奇。

“你獻吻的那天晚上,她是我的女伴。”說完,卓航深邃的眼睛盯著她,想知道她的反應。

想到那晚,譚茵雙頰便緋紅得不知如何是好,乾脆把臉埋在卓航的肩窩,以逃避他灼人的視線。

卓航愛憐的看著譚茵嬌羞的臉龐,她的爽朗、活潑為他乾涸的心靈帶來了滋潤,他渴望能經常有她陪伴,不論是白天或晚上。

“搬來和我住。”

卓航等自己問出口了,才發現他早就期盼能和她一起過日子。他從沒和別的女人一起生活過。

譚茵張大了嘴,驚訝的望著他。和他在一起也有段日子了,他倆極有默契的不曾提起那晚和其它相關的話題,直到現在自己無意中提及。

看了看他仍是一貫不能忍受人家拒絕的冷酷表情,她開始傷腦筋了。

“呃,卓航……”譚茵困難的開口,緊張的舐舐自己的唇,殊不知她這個無意中的小動作更加強卓航想擁有她的。“我沒有辦法。”譚苬析求他的諒解。

卓航怒火攻心,什麼叫她沒有瓣法?“為什麼?”

他又生氣了,譚茵嘆口氣。“我不是隨便的人,況且我必須向一堆人交代,那會很累人的,我相信你一定也不希望我為難,對不對?”她撒嬌的碰碰他。

面對它的無奈,卓航盡力壓抑自己的火氣,雖然還是有些鬱悶。“現在我不為難你,但這是早晚的問題,我希望你要有心理準備。”他不是個輕易放棄的人。

“嗯。”

她在敷衍,卓航發現自己的火氣又要上揚了,他低沉著聲音說:“我是說真的。”

“是!是!”譚茵連應了好幾聲,誰教她愛上了這樣的人。“我的大人,小女子肚子餓,可以賞碗飯吃了嗎?”她轉移話題,省得兩人都痛苦。

卓航剋制不住的又親了她好一會兒,才發動車子,準備填飽她的肚子。

※※※

“雪兒,星期天你就乾脆放假一天,何必做得這麼累?”連我也跟著累,譚茵心裡直嘀咕,手邊還有好多花等著包裝。

“喂!譚小姐,平常沒叫你幫忙,你就該偷笑了,還念、念、唸的,別忘了你現在也是老闆之一。”博雪兒熟練的包著花。

前些日子,雪兒週轉不靈而向她借了五十萵,譚茵本有轉業的打算,正好乾脆和雪兒商量,把借她的錢轉做投資。雪兒喜出望外,因為她好幾次提出這個構想都被她打了回票。不過等她知道譚茵加入是因為想逃避感情債時,她又大大的不以為然。

“茵茵,我始終覺得林永寒是個理想的對象,你實在不該放棄他。”傅雪兒一副可惜的語氣。

才剛唸完,她又來了!她現在每天都要對她念上個三、五遍,好象不把她洗腦不甘心似的。

譚茵無可奈何的笑了笑,“那你去追他好了。”

“他追的如果是我,我一定接受。”傅雪兒口是心非。

她實在不喜歡那個卓航。一個混黑道的人有什麼前途可言?譚茵是她最好的朋友,人漂亮、條件又好,要什麼樣的男人沒有,偏偏交上這號人物,她實在無法贊同,相信譚家人一定也不贊成。

譚茵但笑不語。

“茵茵,聽我的沒錯啦!林永寒比卓航好大多了。”傅雪兒心急的想在她還沒陷得太深之前點醒她。

譚茵不喜歡聽到任何人批評卓航,即使是雪兒也不可以。“雪兒,你不瞭解卓骯,因此我希望你不要對他存有太多成見。”

“茵茵——抱歉,我不是故意要貶低他,只是替你感到擔心。”傅雪兒放下花,準備來一番懇談。“你難道沒考慮過你家人會有什麼反應嗎?卓航是個非常執著的人,我實在擔心到時你會被夾在中間,痛苦不堪。”

雪兒憂慮的事情,她早已想過千百遍,只是始終百思不得其解,她只好選擇暫時遺忘了。

“我想過,真的很認真的想過,只是得不到解答。”譚茵憂傷的說道。

“你打算怎麼辦?”

“我……”譚茵還沒講完,就被門鈴聲打斷了。

暗雷兒心不甘、情不願的站起來,“你說得對,星期天不該營業。”說完,她走向門口,準備賣完這個客戶後就打烊。

“我找譚茵。”金蓓妮帶著三、四個太妹來者不善的環顧屋內,以非常傲慢的口氣說道。

“找我有事嗎?”譚茵走到雪兒身邊,淡淡的問。金蓓妮挑釁的態度非常明顯。

“一個賣花女。”金蓓妮不屑的看著裡面的花花草草,她憑什麼跟她搶卓航?“我是警告你!卓航是我的情人,我們在一起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他的習性我瞭解得很,他現在只是一時興起和你玩玩,終究會回到我身邊的,我勸你早點抽身,省得屆時落得人財兩失。”地惡意的扭曲卓航。

“是嗎?我看是你人財兩失吧!”譚茵無動於衷。

“你……!”金蓓妮猙獰的面孔,破壞了她刻意的裝扮。“你不過是個青蘋果,卓航不會看上你的,你還是早點死心,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你請吧!這是做生意的場所,由不得你在這撒野。”譚茵依舊無視於她的威脅。

金蓓妮氣極了,她會讓譚茵明白什麼叫害怕!點了下頭,她帶來的那些太妹把店裡的花全部打翻,丟在地上踩得稀爛。

“住手!我要打電話報警了。”傅雪兒真想給這個騷女幾巴掌。

金蓓妮拿出一疊鈔票丟在地上,“這些花我買了。譚茵,這只是個警告,下次我不會這麼簡單的放過你,你自己好好想想。”金蓓妮說完,帶著一班人揚長而去,留下混亂的場面。

譚茵和傅雪兒各懷心事的打掃室內;弄乾淨後,譚茵心情低落的打算上樓。

“茵茵!”傅雪兒叫住她,“這也是我擔心的一部分。”

“什麼?”譚茵不解。

“他的環境太複雜了,不適合你。”傅雪兒語重心長的說。

※※※

譚茵試穿母親設計的作品,準備拍照,她懷著心事任程亞雲擺佈。經過昨天金蓓妮的事和雪兒的勸告,她有了某種覺悟。

她擔憂的看著在她身邊繞來繞去、忙得像只蜜蜂的母親。已經五十開外的她,由於個子嬌小,身材均勻,每次和譚茵出去,總被誤認為是她姊姊。

程亞雲的思想相當前衛,並不反對自己的女兒有婚前性行為,她認為只要是真心相愛,發生肌膚之親是必然的結果,所以譚茵和她母親反而像朋友而不像母女。她有時真是懷疑她那思想保守、傳統的父親,怎會和離經叛道的母親結婚?不過他們的婚姻生活非常幸褔,卻是不爭的事實,她現在只希望他們能夠接納卓航。

“小茵,你今天特別安靜,有心事嗎?”程亞雲發現她活潑的女兒似乎滿懷心事。

什麼事都逃不過她的眼睛,譚茵真是佩服自己的母親,雖然有時她會非常的漫不經心,但是對兒女卻是十分關心。

“媽——如果我和一位黑道大哥交往,你會不會反對?”譚茵訥訥的開口。

程亞雲一聽,愣了一下,她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再看看女兒,莫非她真愛上了黑道人物?這下可不好了。

“小茵,你知道我並不注重門第,咱們家雖不是很富有,卻也不算窮,小凱和你都是我和你爸爸心中的寶貝,自然希望你們過得好。只要你愛他,和他在一起覺得快樂,基本上我是不反對,可是你爸那邊可能就會有很大的問題。你也知道你爸一向嫉惡如仇,尤其痛恨黑道分子……”說到這,程亞雲停頓了一下,想看看女兒的反應,她想了解她投入的感情到底有多深。

譚茵眼底蓄滿了淚水,這種結果她早就預料到了,可是她仍抱持著一線希望,希望能獲得父母的支持,結果……她該怎麼辦?

程亞雲看到女兒的淚水,著實嚇了一大跳,譚茵一向堅強,很少掉淚,她最後一次看到她流淚是在小茵高中的畢業典禮上。

程亞雲用嬌小的身軀擁著傷心的女兒,“小茵,不要擔心,如果他的人品不錯,我會站在你這邊,相信我。”

譚茵在媽媽極力的保證下,總算稍微釋懷,眨著被淚水洗滌得更加明亮的眼睛。“媽,很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帶給你煩惱的。”

“傻孩子,說這麼見外的話。”程亞雲親暱的摟緊她,“什麼時候介紹這個男孩子給媽認識?”

“還早!”

“是嗎?既然還早,剛才怎會傷心成那樣?”程亞雲調侃臉紅的譚茵。

譚茵不依的向她撒嬌,“媽——”

“不說就算了。”程亞雲放開她,繼續未完的工作;突然,她像是想到什麼,“小茵哪,林永寒不是滿喜歡你的,他呢?”

聽到媽媽的話,她心裡閃過一陣黯然,“我只把他當朋友。”

程亞雲心裡有數,男女之間的事本來就是難以理解。

“下個月我們在高雄要辦幾場服裝發表會,你是其中的模特兒之一,我打算讓你展示情侶裝和婚紗部分,沒問題吧!”

“好!”

譚茵爽快的回答令程亞雲感到意外,以往她總要三催四請才能請得動她這個女兒,而且以前她所能讓步的最大限度僅止於當個平面模特兒,這次怎麼……

“小茵,這回活動將近一個禮拜,而且要練習走台步,你真的沒問題?”

“沒問題。”

“小茵,我覺得你爽快得太奇怪了。”程亞雲是有什麼說什麼的人。

譚茵微笑的勾著她半蹲在地上的母親,貼著她的臉,在她耳邊低語:“我打算做到這個月底,為了怕缺錢用,只好先替未來鋪路。”

“辭職?你不是挺喜歡這份工作的?”程亞雲拉下譚茵放在她脖子上的雙手。

“我想回家孝順您!您說好不好?”

“鬼丫頭,你何時變得這麼孝順了?”

“就從現在囉!”譚茵眼睛一轉。

“缺錢用嗎?”程亞雲在銀行幫女兒存了一筆錢,以備她不時之需,譚茵藉博雪兒的錢就是從裡面提撥的。

“不缺。不過我把銀行的錢挪一部分投資在雪兒的花店上,你認為怎樣?”

“那筆錢存在你的戶頭就是要讓你用,你自己做主就好,我相信自己的女兒。”程亞雲開明的說。

“謝謝你,我真的好愛你和爸爸。”譚茵感動的貼近她。

“我們也愛你。你考不考慮搬回家住?”程亞雲乘機提出。

“抱歉啦——媽,你就暫時和爸過兩人世界,有什麼不好?”

程亞雲也覺得頗有道理,“說得也對,那你先別搬回來。”

譚茵又愛又氣的看著她媽媽,有這種媽媽真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