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譚茵用力的張開眼睛,她看到了熟悉的裝飾,這是她的房間!接著她想起了被卓航羞辱的種種,掩住臉,她忍不住的嗚咽。

譚茵傷心的啜泣聲驚動了在床邊打盹的程亞雲。

“小茵,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快告訴媽媽!”程亞雲用手量量她的額頭,退燒了。

母親的關懷教她情何以堪?“媽媽……卓航……卓航不要我了。”譚茵靠在程亞雲的肩膀上傷心欲絕,眼淚忍不住又奪眶而出。

“傻孩子,看開點!也許你們真的沒緣。”程亞雲拍拍譚茵的後背。“而且你爸知道了以後非常生氣,你們分開也許是件好事。”她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原本她就不看好他們兩個……唉!這樣也好,否則她實在不放心把女兒交到這號人物的手上。

“我好愛他:他為什麼這樣對我?”譚茵哭喊著,她的淚水氾濫得不可收拾。

程亞雲到現在才知道女兒用情有多深。“小茵,不要這樣,你難道不知道你這樣有多傷你爸爸和我的心嗎?”程亞雲心疼的流下眼淚。

譚茵抬起淭汪汪的眼睛,看著母親憔悴的臉龐,“對不起,我實在太不孝了,這麼大了,還讓你和爸為我操心。”她太自私了,只想到自己。

“沒關係,乖女兒,我們只希望能再看到以前快樂、開朗的女兒。”

“我會的,給我一點時間,我會恢復的。”譚茵抱緊程亞雲,她發誓再也不會讓父母操心了。

兩行清淚滑下譚茵的臉頰。

“我好想念哥哥。”譚茵突然強烈的思念著譚凱,如果他在該有多好。

“我也是,我也是啊!”程亞雲語氣中有著濃濃的感情。

站在門口的譚武本想進門質問女兒有關那個卓航的事,但是看到妻女涕淚縱橫的模樣,他又於心不忍。

凱兒,你難道一輩子都不原諒我嗎?

譚武歷盡風霜的臉上有太多的疲憊,當年他嚴格的要求譚凱每件事,難道錯了嗎?他難道不明白他愛之深、責之切的心嗎?

自那天起,譚茵沒有再哭過,但是誰都看得出來她在強顏歡笑,她拒絕了父母出國散心的提議,也拒絕了他們的幫助,她似乎拒絕了一切,封閉起心房。

程亞雲擔心極了,她想盡一切辦法要重振她的心,不過她似乎已經沒有心了。

“小茵,雪兒來看你了。”推開房門,程亞雲輕快的喊著趴在桌上寫日記的女兒。

“好!”譚茵迅速闔上日記,她露出一絲真誠的笑容,“雪兒,你好久沒來了。”

“你們聊。”程亞雲欣慰的退出房間。

譚茵變了,傅雪兒吃驚的看著好友。“茵茵,你瘦得風一吹就可能把你飄走,知道嗎?”

譚茵扯出個難看的笑容。

“嘿!我可不想要個骨感的朋友喔!”傅雪兒使出渾身解數,想逗出她的笑靨。

譚茵看著看著,竟然淚如雨下,“雪兒,我好苦!”

傳雪兒趕緊奔到她身邊擁著她,“我知道,我怎麼會不知道?你怕譚爸、譚媽擔心,硬把淚水往肚裡吞。”

總算有人能分擔她的心事了,譚茵終於將積壓多日的淚水,一古腦的全給宣洩了出來。

餅了良久,譚茵在大哭過後,覺得輕鬆不少!

眨著淚眼,譚茵怯怯的詢問好友,“我是不是很懦弱——?”

“不!你永遠是我眼中最勇敢的茵茵。”傅雪兒拍著胸脯保證。

“謝謝你美麗的謊言!”

“為了好友只好不惜說謊了!”傅雪兒得了便宜又賣乖。

“你……”譚茵又哭又惱的抱緊雪兒,友情是她在這段期間所能擁有最寶貴的東西,老天待她還是不薄啊!

卓航,你好殘忍……

※※※

“老大!”小四戰戰兢兢的喊著在吧檯喝酒的卓航。老大最近脾氣很暴躁,一反往常的冷靜,他最近和人幹架所受的傷超過這幾年的總和,而且似乎不要命了。兄弟們都很擔心老大,卻沒有人敢勸他,畢竟大家都想再多活幾年。

卓航置若罔聞,繼續喝他的酒。

“老大!”小四心裡直念阿彌陀佛。

“有事快說!”卓航冰冷的斜視他一眼,同過頭,又開始喝酒。

小四被他的眼神嚇得魂飛魄散,難怪那些傢伙不敢來,推派他來,這無疑是送死嘛!

“金小姐找你好……好幾天……”小四被卓航突然一瞪,又嚇得講不出話來。不等他說完,卓航不耐煩的吼出聲,“出去!”按著卓航又叫住小四跌跌撞撞的背影,“小四,告訴金蓓妮少來煩我!我絕不會因為她是女流之輩就對她客氣的!聽到了嗎?”

小四點點頭,老大一向說到做到,金蓓妮活該!

卓航看著杯裡琥珀色的酒液,他好象又看到譚茵哭泣的臉,甩手把酒杯往牆壁用力一砸。她是個騙子!她是個大騙子!卓航又連續砸了幾隻酒杯,心底好痛苦,想再找個人好好打上一架,看能不能忘記譚茵。

她的身影、調皮的眼神、關懷的表情,已經深深烙印在他心底;每晚,譚茵都會來干擾他,他彷佛聽見她在叫他。

為什麼他忘不了她?她騙了他,她是個大騙子!他應該忘記她的,為什麼還痴痴想著她?

卓航捏破手裡的杯子,鮮紅的血染滿了他的手,他的心……

他忘不了她!

※※※

卓航不會來找她了!譚茵有了這層體認後,再加上父母的關懷和雪兒友情的攻勢,她漸漸埋藏起憂傷,偶爾甚至能笑了。

不過她的笑容裡總是帶了股連自己都不自知的憂愁。

“雪兒。”譚茵走進久違了的花坊,回到這裡的感覺真自在。

“你來得正好,快來幫我,再半個月就過年了,店裡生意好得不象話!”傅雪兒習慣的留意著好友的表情,她最近顯得開朗了一些,這是好現象。

她一定要幫她醫好心裡的創痛。

快過年了,那麼她已經和卓航分開一個多月了?不自覺的,她又想起了卓航。她命令自己不要再想起他,可是她實在控制不了,不論在白天或夜晚,她都會不由自主的想起兩人恩愛的情景,他溫柔擁抱她的樣子,為此,她每夜失眠……

甩甩頭,她該好好的振作了,否則這輩子就真的毀在他手上了。

“生意不好你會煩惱,生意好你也擔心,其不知道該拿你怎麼辦?”譚茵無奈的笑笑。

暗雪兒彷佛看到了昔日的她,眼裡閃著淚光。為了怕譚茵看到,她趕緊低下頭假裝包花。

驚鴻一瞥中,譚茵看到了雪兒的淚光,沒想到自己的笑顏對她如此重要,她的父母一定也感同身受。

“我來看看自己的技術退步了沒有。”譚茵捲起袖子,拿起花朵熟稔的包著。包好後,她把花拿到雪兒面前邀功,“不賴吧!”

“比我差多了!”傅雪兒皺了皺鼻子,“不過真的進步不少。”

“當然呀!每天跟著名師插花,想不進步也難喔!”譚茵俏皮的眨眨眼。

“名師……”傅雪兒恍然大悟,“原來是譚媽教你的!我還想你怎麼會進步得這麼神速。”傅雪兒撞撞她的腰。

“我們是合夥人,我當然要盡一份心囉!”

“合夥人!說得好。”傅雷兒搭著譚茵的肩,“今天就由你這個偷懶的合夥人請我吃一餐如何?”

譚茵伸出手和她三擊掌,這是她們多年不變的相互加油手勢。“當然沒問題!”

吃完飯後,博雪兒心血來潮的開著車子帶譚茵到處逛,她把車停在中正紀念堂附近,兩人優閒的散步,徐徐微風吹得人分外清醒。

“茵茵,林永寒來找過我了!”快走上紀念堂時,兩人就著階梯坐下,俯視著冷冷清清的花園。傅雪兒打破寂靜,柔柔的低語。

“今天是賞月的好日子,明月懸空,萬里無雲,真是難得的好天氣。”譚茵仰望夜空,繁星點點,感嘆人是如此的渺小。

“茵茵,你到底有沒有聽到我的話?”傅雷兒輕輕的推推她。

譚茵轉回視線,直直的看著她,“嗯。”

“什麼叫嗯!”傅雪兒板起臉,“以前你一定會問我,他來找我做什麼?現在你怎麼不問了?”

“因為我知道你會告訴我。”譚茵淡淡的笑了笑。

“你就吃定了我會告訴你?哼!我偏不告訴你。”

譚茵一雙眼眸帶笑的看著她。

“我投降了!”今非昔比,雪兒真是拿她沒轍,“他知道你的事了。”傅雪兒聲音愈來愈輕,她擔心的瞄了瞄譚茵。

一陣怒氣湧上譚茵的心頭,她口氣不快的責備雪兒,“你為什麼告訴他?”

“我……我是想,也……也許他可以……”傅雪兒被她責問得語無倫次。

譚茵嘆口氣,畢竟雪兒也是為她好。“對不起,我的口氣不好。”

“我才是真的抱歉,我不該沒徵求你的同意就擅作主張。”

譚茵把頭靠著她的頭,“我們何時變得這麼客氣了?”

暗雪兒一閃頑皮的眼光,“對喔!”

“雪兒,你還記不記得大學畢業旅行時,我們兩個坐在沙灘上看了一晚的星星

譚茵和傅雪兒同時抬頭望著星空,天上的繁星似乎唾手可得,兩人因回憶而會心的笑了出來。

“對啊!那晚班代還出動大批人馬找我們……”按著她詭異的朝譚茵咧嘴一笑,“我好象記得那時他迷你迷得要死!”

譚茵輕拍了下她的頭,“你又在胡扯些什麼?”

“我記得那天的夜空和今晚一樣,雲淡風輕,我們聊了好多、好多,包括結婚、生子、事業、理想等等,舉凡人生大事我們能談就談,那晚是我這輩子話說得最多、也最暢快的一次。”

“那晚我們曾相互勉勵,而且約定今生要一起進禮堂……”譚茵幽幽的聲音讓人聽得淒涼。

暗雲兒不明所以的看著她,她到底是什麼意思?

“不可能了……”譚茵轉身面對著雪兒,眼裡含著淚珠,“我這輩子不可能嫁給任何人了。”

“譚茵,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傅雷兒被她話裡的心灰意冷給激怒了。

“雪兒,不要生氣,你聽我說,我和卓航早有了夫妻之實,我……”

“那又怎樣!”傅雪兒忿忿的打斷她的話,“你以為我不知道嗎?現在既非明末,也非清初,沒人會信貞節牌坊這套,少搬出一些不成理由的理由來唬我,我告訴你,這輩子你不嫁我也跟著不嫁了,省得你老了沒伴!”

譚茵知道她不是在開玩笑,她忍了好久的眼淚終於還是落了下來。“雪兒,你這又是何苦!”“茵茵,振作起來,天涯何處無芳‘草’。”

※※※

手擋著烈陽,譚凱走出機場,沒想到台灣的冬天竟是這般溫暖。這塊陌生又熟悉的土地上,有他摯愛的家人,在美國這些年他無時無刻不在想念著他們。

這些年從偉祥的口中,他知道他的家人過得不錯,他才能留在美國安心的奮鬥。為了不讓老爸看輕,他日以繼夜的工作,如今辛苦總算有了代價,他終於升到公司的總經理。

成功的同時他也感覺到故鄉的召喚,正當他想回鄉探望家人時,卻得知他最疼愛的小茵最近受到很大的創傷,整個人都消沉了。於是他以多年優越的表現,要求請調台灣分公司,在來不及等待批准下,便先行請假回台灣。

看著車外的風光,譚凱感慨台灣的變化實在太大了,經濟雖然受到肯定,環境卻是愈變愈糟,而且塞車間題還真是嚴重。

好不容易回到了家,站在熟悉的大門外,譚凱一顆心高高的懸著,一張個性的臉繃得死緊,或許正是所謂近鄉情怯吧!

譚凱啊譚凱,你不是一向拿得起放得下,為何這會兒卻成了縮頭烏龜?譚凱以一種不容反悔的速度飛快的按著門鈴,他猜測著這時候會是誰來開門?才剛這麼想著,門就已經打開了。

譚茵不敢置信的捂住嘴巴,淚水不爭氣的又浮上了眼睛,她傻氣的揉揉眼睛,怕是自己太思念哥哥所產生的幻影。

譚凱張開雙臂擁進譚茵,她真的好憔悴,她昔日的活潑開朗哪裡去了?“小茵,是我啊!你最崇拜的哥哥,記得嗎?”

譚茵直到現在才敢相信她最思念的哥哥回來了,而且就站在她的眼前。“哥哥……”她的淚水決堤而下。

“想我嗎?”譚凱剋制住內心的激動,緊緊的擁著姀姀,他可以感覺到譚茵猛烈的點頭。

“凱兒——”程亞雲站在門口,她本來是想出來看看女兒,卻看到一雙兒女在門口相擁,她的凱兒終於回來了,她高興的衝進兒子的懷裡,硬把女兒擠到一旁。譚凱好笑的擁住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他心中滑過許多苦澀,自己實在太不孝了。

“媽媽,你還是漂亮如往昔!”

“你這張嘴巴真甜,我真不曉得這些年沒有你的甜言蜜語,自己是怎麼撐過去的!算你有良心,還知道在我活著的時候回來看看我。”程亞雲吸吸因淚水氾濫而阻塞的鼻子,她抬起頭仔細打量他,從頭看到腳,再從腳看到頭,結論是她的兒子瘦了,不過依舊挺拔,甚至還帶了點成熟的味道。

“我真不知道你和小茵是怎麼了,個個像在比瘦似的。”程亞雲抱怨的瞥了旁邊的女兒一眼。

譚凱因為母親的話也關心的看著她。

譚茵心虛的低下頭,她感覺到母親和哥哥關懷的視線。

譚凱體貼的擁著兩個女人走進屋內,把話題帶開,他知道小茵現在最不需要這種壓力。

捏了捏譚凱,譚茵要他知道她很感謝他的支持。程亞雲把一切看在眼底,欣慰的笑了笑,也許小茵很快就會復原了。

停住腳步,譚凱看到了坐在客廳的譚武,“爸——”

譚凱看到父親全身一震,才發現他錯得有多離譜,他一直以為父親只會要求他,不暋真正的關愛他,直到現在他才體會到父親無形的愛,那些年少輕狂的火爆脾氣已經一點一滴的被磨掉了。

譚凱咱的一聲跪在譚武面前,“爸,對不起!”他的眼淚滴到地上,心裡有無限的歉意。

譚武拍拍兒子,眼眶發紅,心裡有許多的話想說,卻只化為一句,“回來就好!”

譚家這頓晚餐吃得相當愉快,譚茵隱忍著心裡的傷痛,苦中作樂。

晚餐過後,譚凱抓著譚茵來到前院的小花園,“小茵,和男人有關嗎?”譚凱直截了當的問她。

“嗯,”譚茵也乾脆的回答,對自己的親人沒有隱瞞的必要。“他是個黑道人物……”譚茵的眼光飄向遠方。

“你知道爸會反對的。”譚凱的確驚訝。

“他是不高興,不過他從未對我說過。”她知道老爸的不悅,但是她不會因為和卓航分手就妥協。

“你很愛他?”譚凱凝視著唯一的妹妹。

“對!我很愛卓航。”譚茵毫不遲疑。她轉身面對著譚凱,“哥,你反對我和這種人交往嗎?”

譚凱搖搖頭,“不!我不反對,因為我相信你的眼光。”

含著淚光,譚茵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謝謝你……”

他伸手拉近她,“不客氣,我的小妹!”

※※※

“你好!”傅雪兒招呼剛進門的林永寒,她比比裡面,然後無聲的暗示他譚茵在裡面。林永寒點了下頭,表示看得懂她的暗示,之後他再點個頭表示感謝。

林永寒進去後,傅雪兒無奈的搖著頭,感嘆情字,世間多少痴兒女,但願他的痴情能打動譚茵的心。

林水寒靠在牆邊細細的打量譚茵。

她憔悴多了,整個人似乎也失去了往日的衝勁。到底是哪個男人,竟然狠得下心傷害她?如果是他,他一定會好好的珍惜她、疼愛她,不讓她受半點委屈。

譚茵想得太入迷了,無意間抬頭,才發現林永寒不知何時站在她面前。

放下手上的花材,她低呼了一聲,“永寒,你什麼時候來的?”

“剛剛!”林永寒露出笑臉,眼睫毛刻意眨啊眨的,英俊的臉上露出了渴求的表情。

“我想約朋友吃飯,不知道她有沒有空?”

“我……”譚茵曉得他指的是自己,可是她並不想出門,而且雪兒最近生意很忙,她得幫她。“可能不行,我要幫雪兒。”她隨便找理由搪塞。

“我準你了,去吧!”傅雪兒在旁邊觀察了好一會兒,當她知道自已成了擋箭牌後,迫不及待的喊了出來。

“老闆說話了,走吧!”林永寒的臉上趕緊又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你再不走,我就餓扁了。”

無可奈何的譚茵,在雪兒和林永寒的雙面夾攻下,只得乖乖的豎起白旗。

“好好的玩!”傅雪兒在他們出門前不忘交代一聲,現在她只有寄望林永寒了。

晚餐吃得還算融洽,林永寒不時的逗譚苬,他不曾提過任何令人難堪的問題,這點著實讓譚茵很感動。

心懷感激的望著體貼的他,她心想,將來誰要是嫁給他,一定會過得相當幸褔,林永寒會是個好丈夫,雖然他以前很花心,但一旦認真了,他會很專一。譚茵只嘆自己沒這個褔氣,這一生他們大概只當得成朋友了。

花心或許只是他的掩飾吧?譚茵淺淺的笑了。

林永寒痴痴的看著她笑,她一定不曉得她的笑容對他有多大的影響力。

“永寒,公司的作業還上軌道吧?”她淡淡的避開他的注視。

“沒有你,一切全走樣了。”林永寒鼓起勇氣,“譚茵,你願意再給我一次機會追求你嗎?”

緊握住雙手,譚茵坦然的面對他,事情說明了也好。“永寒,雪兒告訴過你我的事了,所以你應該知道我為一個男人心碎過,短時間內我是不可能再接受另一個人的,也許這生我都很難再接受了也說不定。”頓了一下,譚茵析求諒解的直視林永寒,她低低柔柔的聲音中包含了無限的歉意。“很抱歉,我不能接受你的感情,將來你一定會遇到你終生的伴侶,所以讓我們就保持現狀好嗎?”

一雙大手溫暖而堅定的覆住譚茵的手,不容她逃月兌。“我會等,而且也願意等,譚茵,就如你所說的,我們暫時保持現狀,可是我會耐心的等你,直到你改變心意,不要拒絕我好嗎?”林永寒幾乎是哀求了。

譚茵拒絕不了,以前有卓航在,她還能狠下心回絕他,現在她發現自己竟然懦弱的想借助他的溫柔來忘掉卓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