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2)

然而,杜惟剛也很清楚地捕捉到她眉宇之間的輕愁,染著愁緒的矇矓水眸讓她看起來更是楚楚可憐。他不知道她是為了什麼事而愁鎖黛眉,還有,她為何一人坐在機場?是要獨自出國嗎?還是在等待她的同伴?她的同伴是男人還是女人?

一想到她很可能已經名花有主,很可能有了男朋友,甚至已經結婚了……這個想法讓杜惟剛頓時心頭沉甸甸的,畢竟他們分開已經整整十二年了,十二年前,他沒有機會對只有十四歲的孟採瑜告白。

那時候的她太小了,連國中都還沒有畢業,貿然向她表白,鐵定會把她嚇昏!

何況就算告白了,又如何呢?畢竟現代社會瞬息多變,誰也不知道明天世界會發生什麼事,自己可能會因工作外派到哪一個國家去,未知數充斥在世界每一個角落。

可他還是覺得很惆悵、很遺憾,倘若時光可以倒流,他一定會鼓起勇氣,好好地向孟採瑜告白。他會告訴她——他很喜歡她,真的、真的很喜歡!他希望可以等她長大,訂下一個屬於未來的約定。

他好喜歡她眼底燦亮的光芒,更迷戀她甜笑時頰邊可愛的小酒窩。

快把握這次的機會吧!杜惟剛正想過去打招呼,卻看到一個男人匆匆奔向她。

“採瑜!”張世欽氣喘吁吁地奔過來。“我來了,checkin了嗎?”

採瑜微笑地站起來,找出面紙溫柔地為他拭去額間的汗。“手續都辦好了,別擔心,還有一點時間,你先吃東西再去通關吧。”

“我現在吃不下,待會再吃。”張世欽坐下來,有些煩躁地扯扯領帶。“趕來趕去的,真是忙死了。”

採瑜柔柔笑著,替他取下領帶。“你連衣服都沒換啊?反正都要出國了,還打什麼領帶?”

“說的也是!”

兩人相視而笑,背後卻突然響起一道尖銳的吼聲。“張世欽!”

張世欽猛然回頭,嚇得直跳起來。“你……你來做什麼?”

“你居然敢騙我?”翁佳妮憤怒地撲過來。“你跑來機場做什麼?你不是說你和孟採瑜是錯誤的婚姻,會結婚都是長輩逼你的,你根本不愛她!你還說今天要馬上找她談離婚,然後立刻回到我身邊,完完全全地屬於我,你講的每一個字都是在騙我嗎?”

哼!她就知道張世欽嘴巴講的話根本不能相信,她太瞭解這個男人了,他一離開她的香閨,她也悄悄下樓,跟在他後面跳上出租車一路追到機場來,就是怕他又騙她!

“閉嘴,你在胡扯什麼?”張世欽作夢也想不到翁佳妮居然會追到機場來撒野,嚇得面無血色,只能拚命拉住她。“你不要亂講話,快點離開這裡,快啊!”

聽著他們的對話,一旁的採瑜臉色蒼白,只覺五雷轟頂,彷佛全身的感官都結凍了,血液也結凍了,她無言地看看張世欽,又看看那個女人……不!不!世欽,你快告訴我,那女人說的話全部是假的,都是假的!

她認得翁佳妮,她是世欽公司的合夥人之一。以前和世欽交往時,大夥兒聚餐碰過一、兩次,那時她就很敏銳地感受到翁佳妮對她非常不友善,甚至常常以充滿恨意的眼神瞪她。

當時她疑惑地問過世欽,不明白自己何時得罪了翁佳妮?世欽還笑笑說沒有的事,都是她自己想太多了。

後來,世欽就很少帶她參加公司的聚會,理由是他們常需要一邊吃飯一邊討論公事,怕她覺得無聊,她也覺得這個提議很體貼。

但她沒想到,真的沒想到,原來世欽和翁佳妮居然早就……不——心底傳來一陣陣撕裂的痛楚,世欽為何要這樣對待她?她是如此信任他啊,每回他說要加班,她都深信他真的是為了兩人的未來在奮鬥。

她還一直勸他不要忙壞了身體,百分之百地支持他,沒想到,他居然以這麼醜陋又齷齪的事實,回報她的信任。

“我不走!”翁佳妮決定豁出去了,張牙舞爪地吼叫。“我今天一定要把話講清楚,張世欽,你說你只愛我一個,永遠只愛我!你說你根本不想結婚,都是你爸媽一再逼迫,說帖子都發了,客人都要來了,你不想讓長輩太難堪才會出席。你一再發誓今天一定會跟孟採瑜簽字離婚,跟她斷得乾乾淨淨,你答應我的,你在我床上信誓旦旦地保證,你說過的!”

“瘋女人,你快閉嘴!”張世欽真的快瘋了,天啊,他只是跟這女人玩玩而已,講的那些鬼話也只是哄哄她罷了,萬萬沒想到她居然敢來這一招?

“你敢說我是瘋女人?”他的話更是徹底激怒抓狂的翁佳妮,她聲嘶力竭地吼著。“張世欽,如果你以為可以白玩我,下了床就甩掉我,那你就錯了,大錯特錯!我可不是好惹的女人,我跟你在一起已經半年多了,你敢不給我一個交代你試試看!”

半年?採瑜無力地閉上眼,任更尖銳的痛楚狠狠劃過心頭。半年!世欽背叛她居然足足半年了……

懊不會,這幾個月每回他說要出差,其實都是去找翁佳妮吧?最近因為籌備婚事,他常常藉口公司很忙,要她獨自處理婚禮瑣事,也是為了去陪這位翁小姐!還有,昨天晚上,他很有可能也是在翁佳妮的床上,兩人一起嘲笑她這個新嫁娘的天真無知!

老天!她徹底心寒,完全講不出話來。

孟採瑜,你真的很蠢,蠢到去相信這種男人,蠢到相信他的一堆藉口,甚至還以為他可以託付終身?

她想大笑,想大哭,更想狠狠打自己兩巴掌!

看著孟採瑜慘白的臉,翁佳妮更得意地叫著:“張世欽,你別忘了,三不五時你就挪用公款,要不是我借錢給你週轉,你早就因東窗事發而被其它股東趕出去了!那些借據我都一張張保留下來,你敢甩了我,哼,我絕對讓你吃不完兜著走!”

聞言,張世欽更是面色如土,媽的~~只是逢場作戲而已,沒想到這女人這麼恐怖!他還以為翁佳妮是個很能玩愛情遊戲的女人,容易上手也容易甩,萬萬沒料到她這麼難纏,他後悔死了!

男人嘛,婚前玩玩有什麼關係?翁佳妮雖然容貌無法跟採瑜相比,不過個性熱情火辣,床上功夫更是了得,她一勾引他,他很快就投降了。

不僅中午在公司附近的賓館偷情,他還常常藉口要到外地出差,留宿在翁佳妮的香閨。採瑜不是那種喜歡奪命連環叩的女人,這樣的信任,正好讓他肆無忌憚地大玩特玩。

但這種女人玩玩就好,講到結婚,他當然還是會選採瑜。畢竟採瑜秀外慧中,才是真正的賢妻良母,當年他要不是她大學的直屬學長,近水樓台先得月,也很難打敗其它眾多的追求者。

“採瑜!”他只好先抓住她,急切地喊。“你聽我說,這一切都是誤會,真的!我沒有對不起你,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老孃都懷孕了,哪來的誤會?”看到他對孟採瑜戒慎恐懼的態度,翁佳妮更是抓狂,臉色猙獰地撲過來。“你這個死沒良心的,你不是說過會給我肚子裡的小孩一個交代嗎?你現在就給我離婚!”

她一喊出懷孕,張世欽更是腿都軟了,完了,大勢已去,他抓狂大罵:“媽的——你這瘋女人快放手,不要一直抓著我。”

翁佳妮卻死也不放開張世欽,轉頭以勝利者的姿態對孟採瑜冷笑。“我的的確確懷了他的孩子,信不信由你,你不信的話,我可以立刻跟你去醫院檢查。重點是——這種男人你還要跟我搶嗎?孟採瑜,你早就輸了,我勸你現在趕快退出,不要拖拖拉拉的。看,離婚協議書我都幫你帶過來了,你只要負責簽字就行了。”

她迅速由皮包裡抽出一張紙,遞給孟採瑜。

什麼?張世欽嚇到眼前一陣暈眩,這個翁佳妮真是比黑道還恐怖,居然連這種東西都帶到機場了?可見她真的不肯善罷干休,媽的媽的,他真的後悔死了,倘若早知道她這麼難纏,他當初絕對不敢多看她一眼。

採瑜只覺眼前這一切變化真的很怪異,好像與她有關,又好像與她完全無關,好荒謬、好可笑……原來這就是她戀愛三年的下場,這就是完全信任一個男人的下場!

她已經心痛到幾乎麻痺,被動地接過離婚協議書,眼神空洞而悽絕,一連串的巨大打擊已經令她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

其實,又有什麼好猶豫的?就像翁佳妮所說的,不管她月復中的小孩是不是世欽的,這樣的丈夫,她還要嗎?她還要守著這樁荒謬絕頂的爛婚姻嗎?

她淒涼地看了張世欽一眼,其實,這半年她隱約有察覺他的異樣。兩人相聚時,他有時會接到一些電話,一看到來電顯示,他不是立刻按掉,就是走到一旁,壓低聲音交談幾句。

採瑜關心追問,他都輕描淡寫說只是公司的事。連有時和她約好要碰面,還會突然打電話來取消,理由還是公司有狀況要處理,他真的走不開。

採瑜來自一個很保守、父母親感情非常和睦的家庭。從小,母親就一直告誡她,女人一定要溫柔,結婚後要成為丈夫的最大支柱,讓他無後顧之憂,要多多體諒他,才能讓夫妻感情更和睦。她也一直認為既然選擇一個男人,就不該疑神疑鬼。

包何況,孟採瑜的個性本來就不是喜歡亂查勤的人。她一直以為自己很珍惜這份感情,世欽一定也一樣珍惜。既然他公事已經很忙,那麼她就不可以再對他無理取鬧,增添他的煩惱。

可,她的堅信與付出,究竟換來什麼?

張世欽緊張地大叫。“採瑜,不要理她,這女人精神狀況有問題,全部是她胡扯的,你要相信我啊,我可以解釋的……”

不理會他的狂叫,孟採瑜唇邊淡淡地揚起一抹飄忽的笑,笑容無比哀傷。她接過翁佳妮伺機遞過來的筆,毫不猶豫地在女方那一欄簽下自己的名字。

“採瑜——”看到她真的簽字,張世欽發出絕望的大吼。“不,不要這樣!求求你給我一個機會!我、我知道我錯了,以後我再也不敢了……”

採瑜把筆和紙還給臉上漾滿笑容的翁佳妮,從自己的包包中抽出屬於張世欽的機票和護照,甩到他的面前,蒼白的臉龐就像結了霜的冰花。

“行李裡面有關你的衣物,我明天會馬上請快遞送到你公司去,戒指也會一併還你,我會搬出我們一起買的房子,至於離婚相關的手續,還有房子該怎麼處理,過兩天我會再請人跟你聯絡,處理清楚。”

她表情很冷淡、口氣很平靜,意思就是——她再也不想看到他了!

在這心痛的時刻,採瑜腦袋反而異常冷靜,突然想到現在結婚不是隻有公開的儀式和兩個以上的證人見證就好,依法律規定必須再到戶政事務所辦理結婚登記,才算整個程序都完成。

她和張世欽原本是計劃等蜜月回來後再去辦理結婚登記,現在看起來這道手續可以免了,要離婚也省了很多麻煩……

她在心底自嘲,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嗎?呵,真可笑,只可惜,她一點都笑不出來……

張世欽想追上去。“不要這樣,採瑜,你聽我說,我只是一時胡塗……”

可翁佳妮宛如八爪章魚,狠狠地纏住他。“她都簽字答應離婚了,還有什麼好說的?你馬上跟我走,不然我就直接鬧到你爸媽面前,要他們替我肚子裡的孩子作主!哼,憑我翁佳妮的條件,早就該嫁入你家了,這輩子你休想甩掉我!”

“採瑜,別走——”

翁佳妮更剽悍地大喝,氣勢宛如河東獅吼。“你給我閉嘴,不準再叫她,更不準去找她,否則我就讓你吃不完兜著走!”

不理會後面的鬼哭神號,孟採瑜沒有再多看那兩個混蛋傢伙一眼,堅決地拉著行李轉身離去,踏出的步伐無比堅定,筆直地往機場門口走去。

她表面上神色如常,但沒有人知道她的心在狂泣,痛得有如在滴血,但即使如此,她也發誓不會再被那個爛男人騙一次,她不想再聽他說的任何爛藉口!

此刻她只想迅速離開這裡,找個地方躲起來狠狠大哭一場,狠狠痛罵自己為何如此愚蠢?

為何蠢到去相信這種爛人,居然讓自己結婚第二天就變成了下堂妻!

下堂妻!她從來沒有料到這三個字會與自己有關,但今天她卻嚐盡了從天堂墜入地獄的痛苦滋味……

第2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