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2)

“謝謝你總是為我設想。”採瑜真摯地道謝,眼神卻很憂傷。“其實,這裡只是我一個好朋友的住處,她姓東,是我的手帕交。現在的我可以說無家可歸了,我不會回到跟那種人合買的新房內,就算流落街頭,我也不想再看到他。”

“你不會流落街頭的,你可以依賴的人很多,除了你的好朋友,你的家人這外,還有可琪和我這個老朋友,你都忘了嗎?這些人一個比一個關心你,絕不允許你為一個不值得的人而消沉。還是,你已經不把我當朋友了?”邊說著,杜惟剛的身軀微微往前傾,一股淡淡的古龍水味道也襲向她。

“不是這樣的,我、我當然把你當成朋友,我知道你很關心我。”他的突然逼近讓採瑜呼吸一窒,雙頰染上紅雲,心跳倏地漏跳兩拍。

方才那一瞬間,她聞到他身上有一股很魅惑又清爽好聞的氣味,好像是古龍水混合香皂的味道,她也更清楚地意識到,眼前這個器宇軒昂的男人,早就不是她記憶中的惟剛哥。

他變得更加挺拔,俊眉朗目、儀表非凡,雖然是坐著,但不難目測出他至少有一百八十公分,身材比例非常好,一身質感頂尖的深藍色西裝,搭配絹質領帶,袖口還有設計簡潔的袖釦,更彰顯出他的不凡口味。

他坐姿優雅從容,但眉宇之間的強悍氣勢卻又透露出他是一個非常有主見,擅長髮號施令的男人。

而他深邃的雙眸更是充滿魅力,眼瞳深處漆黑如子夜,凝視其中,她覺得整個人彷佛被一般奇異的力量吸進去……

採瑜越來越清楚地聽到自己急促的心跳聲,撲通、撲通、撲通、撲通!

不行!驚駭地發現自己的胸臆間好像有奇異的波動,她嚇得喝令自己快快收斂心思,暗罵著——不可以!孟採瑜,你這大笨蛋,你瘋了嗎?快恢復理智!

無論如何,她都不會允許自己犯下這麼可怕的錯誤,居然在離婚的第一天,又對另一個男人偷偷產生奇怪的心動,真是太亂七八糟了,她絕不能做出這麼荒謬的怪事,這太離譜了,她的人生不可以這麼混亂,絕對不得!

她深呼吸,試圖改變話題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惟剛哥,我都忘了問候杜伯伯和杜媽媽的近況,還有可琪呢,她現在也在台北嗎?”

“喔,我父親前幾年退休後,就帶著我母親移民到紐西蘭,打算在那裡養老,他們喜歡那裡的氣候。至於可琪啊,那丫頭就像一匹野馬,到處跑來跑去,她現在在歐洲,好像在布拉格吧,不過前陣子又好像說要跟朋友去西班牙玩,她還說等英國的威廉王子結婚的時候,要跑去英國湊熱鬧呢!反正啊,她就是喜歡到處流浪,真是毫無定性。我這趟回來是因為總公司非常重視台灣的市場,要我在這裡待幾個月研究市場。你呢,住在台北吧?伯父、伯母和芝榕的近況還好吧?”

採瑜勉強擠出微笑。“我爸前年也退休了,從上海搬回台灣,現在跟我媽一起住在高雄,老人家好像都很喜歡溫暖的地區,他們住得很習慣。至於我姐,她現在在香港工作。”

杜惟剛微笑著,嗓音沉厚,帶有成熟男人的磁性。“那很好,我也好久沒見到伯父、伯母了,你方便給我他們的聯絡電話嗎?我改天到高雄出差時,想去拜訪他們兩老,跟他們敘敘舊。”

“當然可以,我爸媽一定很高興看到你,我給你我爸的聯絡方式……”採瑜知道爸媽一直十分欣賞杜惟剛,從以前就一直稱讚他傑出優秀、懂得規劃未來,還直說他日後成就非凡呢!

但提到父母,她的臉上也蒙上淡淡陰影。“惟剛哥,關於我離婚的事,請你不要對我的家人提起。”

“我懂。”他立刻保證。“我明白你的心情,我不會對任何人說的,當然也包括可琪。”他明白這是她的私事,她想怎麼做,外人一定要尊重她。

不過,他還是忍不住必心。“不過你也不要一直把心事悶著,你的個性就是遇到煩惱不想麻煩別人,或對人傾訴,習慣憋在心裡自己慢慢消化,但那真的很傷身,人生難免會遇到挫折,不好意事十之八九,沒有人的際遇是一帆風順的,記得心情低落時,一定要找人傾訴。”

惟剛哥居然這麼瞭解她的個性,都分開十幾年了……他的話又讓採瑜心底的波動益加擴大,她感激地露出笑容。“我知道,我不會傻傻憋著,我會找姐妹淘訴苦。”

杜惟剛沒說錯,採瑜從小就是個很???的人,有煩惱時,不要說好友了,她連對自己家人都習慣只報喜不報憂。並非她覺得離婚這件事很丟臉,而是她不習慣向別人傾訴自己的煩憂,就怕自己的壞心情影響到別人,讓旁人替她擔心。

但,眼前這個打擊真的很大,剛結婚隔天就離婚,而且還是在這麼難堪的狀況下……唉,她若不找書庭和羽萌訴苦,真的會瘋掉!

“說到就要做到喔,別忘了,朋友就是要互相打氣!”她略帶淒涼的笑容讓他更是心疼,忍不住伸手模模她的秀髮,唉,多令人心疼的小瑜兒!

這個動作他做得好自然,眼底的濃濃關懷就像一潭深深的湖水,採瑜更精準地聽到心絃被撥動的聲音……噢,拜託他不要在這時對她這麼好,她此刻真的很脆弱、很沒用,真想靠著溫暖的肩膀好好大哭一場……

可是,不行不行!孟採瑜,深呼吸!把眼眶的淚水逼回去,你做得到的,不能那麼脆弱,眼前這個大難關你一定要靠自己,一步一步走出去。

此刻,車子已經抵達採瑜所說的住址,也就是東羽萌住處的樓下,門口的騎樓可以暫時停車,也不會淋到雨。

司機幫採瑜拿行李下車,杜惟剛關懷備至地送採瑜下車,她真摯地向他道謝。

“惟剛哥,今天真的很謝謝你。”

“別說這些傻話。”他深深地注視她,突然略帶命令地道:“把你的手機給我。”

啊?採瑜一愣,還是乖乖地交出自己的手機,這男人外表溫文儒雅,可是舉手投足自有一股強悍的力量,就像是天生的領導者,讓她不由自主地聽著他的命令……

他以她的手機撥了自己的電話,再交還給她。“現在,你有我的號碼了,不管任何時候、半夜幾點,你想找人傾訴時都可以找我。答應我,一定要堅強!”

他很清楚,今天的打擊不管對任何一個女人都是致命的一擊,所以他特別放不下心。

採瑜感激地點頭。“我知道,我答應你一定會堅強,不會被那些壞傢伙打倒,我會證明離開他之後,我會活得比他好,日子過得比他精彩!”

“這才是我希望看到的小瑜兒,加油!”他讚許地微笑。“過幾天打電話給我,我們吃個飯吧,既然我回到了台北,你總要抽點時間給我這個老朋友。”

他真的很想多接近她,這小瑜兒比他印象中更加清秀可人,弱不禁風的模樣更是令他很想好好保護她。但,他告訴自己腳步不可太快,一定要慢慢來,不能急躁。

“好。”他的邀約讓採瑜有些羞赧,那深邃又狂狷的黑眸彷佛帶著奇異的魔力,她真的快管不住騷動的心了。不行不行!此刻的她最需要好好的沉澱,讓自己完全沉靜下來。

惟剛哥只是把她當成妹妹般關懷,對,就像他關心可琪一樣,她不該多想。

怕自己的眼神會洩漏太多心事,採瑜趕緊道:“我先去看看我的朋友在不在家。”

她轉身按了東羽萌的電鈴,內心不斷祈禱著:羽萌,你一定要在家啊,快把我救出這一團混亂中!

幸好對方很快就回應了。“請問找哪位?”

“萌萌,我是採瑜。”

“採瑜?”她好震驚。“你、你現在不是應該在飛機上準備去度蜜月嗎?”

提到這事,她只能嘆息。“說來話長,先讓我上樓吧。”

“好好,你快上樓,我幫你開門。”幸好因為下雨,她比較晚出門,不然再過幾分鐘,她就要出去跟紀書庭喝咖啡了。

喀一聲,一樓的門鎖被打開了。

“那我上樓了,惟剛哥,真的謝謝你。”採瑜拉起行李的拉桿向他道別。唉,她覺得自己真是矛盾啊!上一分鐘還祈禱羽萌一定要在家,這一會兒,她居然有些惆悵,竟有些捨不得就這樣離開這個給她無比安全感的男人。

“自己保重。”他殷切叮嚀。“記住,你隨時可以打電話找我。別把事情想得太負面,離開那個混帳是對的,你的人生會更美好。”在他眼底,那個男人壓根兒配不上她,不值得小瑜兒掉一滴眼淚。

“我知道,別擔心。”採瑜點點頭,推開大門後進屋。

杜惟剛佇立在原地,隔著雕花鐵門目送她進入電梯內,深不可測的幽眸滿溢著眷戀柔情……

第3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