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2)

孟採瑜就此再度沉沉入睡,等到她終於恢復意識,已經是清晨七點了。

刺鼻的藥水味竄入鼻間,她茫然地睜開眼睛,只看到一室的白,白色天花板、白色牆壁,她轉頭一看,赫然發現自己躺在病床上。

這是病房嗎?我怎麼了?為何會在醫院裡?採瑜吃力地撐起身子坐起來,轉身卻看到一個非常震驚的畫面。

杜惟剛?!他竟坐在一旁的沙發上,身上只披著一件西裝外套,頭靠著牆,好像非常疲憊地睡著了。

她愣住,根本搞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還以為自己在做夢。“太詭異了,我怎麼會在醫院?而他又為何在這裡?”

這時,看護悄悄推門而入,看到她醒了,很開心地上前詢問:“孟小姐,你終於醒了,真是太好了。你有沒有哪裡不舒服?我去請醫生進來看看。”

“等等!”一連串問題爭先恐後地在腦海裡冒出來,採瑜連要先問哪一個問題都搞不清楚。“這裡是醫院嗎?我為什麼在這裡?他……又怎麼會在這裡?”

“你說杜先生啊?”中年看護壓低聲音道:“孟小姐,我是不知道你為什麼跟他吵架,不過啊,以我多年的看護經驗,很想勸你一句,這麼好的男朋友要珍惜啦!就算兩個人吵架,也應該理智點,各退一步嘛。其實你男朋友真的很愛你耶,因為你的體質不能吃退燒藥,所以他整晚都和我輪流幫你換冰枕,好為你降溫。我一直說我來就好,他卻強調一定要親自照顧你,看他那樣小心翼翼的,連我都好感動喔!”

看護笑著說:“一整晚我們就這樣忙到快清晨五點,我看他很疲倦,勸他先休息,不過他卻堅持要等到你降溫再說。一直等到你的體溫真的有下降後,他才敢坐在沙發上休息。孟小姐啊,我的三個女兒都嫁人嘍,說到挑女婿,我真的很有心得啦,這個男人對你很有心,也很呵護,不要再吵架啦,緣分得來不易啊,萬一錯過了那真是錯過了,有話好好說嘛。”

話匣子一開,她更語重心長地勸著:“不要自殺啦,生命是很寶貴的,你這樣做真的很對不起你的家人,還有深愛你的男朋友。”她以為採瑜和杜惟剛是情侶,兩人大吵後,採瑜一氣之下服藥想自殺。

什麼?什麼?看護所說的話不但沒有解決採瑜心頭的任何疑問,反而把更多的問號嘩啦啦地全塞入她腦中。

“等等,你是說——我企圖自殺?”天啊,她不是在羽萌家睡覺,想好好休息嗎?為何一覺睡醒竟被送到醫院來,還有人說她想自殺?

喔,不!跳tone跳得太快了,她好像瞬間被丟到外星球,什麼都搞不清楚。

採瑜急著想找羽萌問清楚。“羽萌呢?她在哪裡?”

盡避她們壓低音量交談,但淺眠的杜惟剛還是醒了,睜開眼一看到採瑜已清醒,她臉上出現如釋重負的表情,立刻走過來,先模模她的額頭。“太好了,你真的降溫了。”

他溫和地對看護道:“黃小姐,麻煩你先出去一下好嗎?你也累壞了,先休息會兒吧。”

“好好。”知道這小兩口又話要說,看護很識趣地離開房間。

室內只剩下兩個人,杜惟剛臉上轉為陰鷙,沉痛問著:“告訴我你為何要自殺?你一再答應我會堅強的,怎麼可以為那種男人自殺?”

這次多虧東羽萌及時發現不對勁,趕緊請假趕回家並叫救護車將她送醫,但他不敢賭下一次還有沒有這種好運了,這種戰戰兢兢、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狀況的感覺太恐怖了!

“我自殺?”採瑜忍不住提高音量,以手勢制止他搶話。“等一等,我真的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麼,誰說我要自殺?還有,我到底為什麼會被送到醫院來?”

杜惟剛濃眉緊鎖,眼底積了冰霜。“你服用過量的安眠藥昏迷不醒,所以你的朋友東羽萌嚇得趕緊叫救護車把你送到醫院。”

“我吃了過量的安眠藥?”採瑜目瞪口呆,無法消化他講的每一個字。

“沒錯。”杜惟剛眼底有這翻騰的怒火,因為極度心疼而演變為心痛、生氣。“孟採瑜,在機場的時候,你不是已經看清那男人的真面目了?他不但輕浮花心,而且敢做不敢當!像這種無藥可救的混蛋,你居然為他自殺?你對得起你的家人、對得起愛你的朋友嗎?”

“你……”採瑜被他一連串嚴峻的怒罵罵得啞口無言,卻也滿月復委屈,打從清醒之後,她就處於極度茫然中,看護說她想自殺,杜惟剛也罵她為何要自殺,完全沒有人相信——事實根本不是這樣!

她從來沒有想過要自殺啊!

她這幾天的確非常消沉,心情down到谷底,畢竟,她無比認真地和張世欽談了幾年戀愛,答應他的求婚後,就滿心期待以後和他共組一個溫暖的家,期待成為一個好太太、好媽媽。

但沒想到突然遭受這麼大的打擊,她由雲端筆直墜落谷底……一時之間,她真的沒辦法立刻振作起來,無法說忘舊忘,她需要時間好好療愈。

君可她絕對不會自殺,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羊她眼尖地看到茶几上有一些藥,一把抓過來看個仔細。

“耳咦,這是我吃的藥?怎麼會在這裡?”

卯杜惟剛冷冷地道:“東小姐打電話叫救護車後,在等救護車來的時間,很機警地把你這幾天看醫生所開的處方箋還有藥都帶來了醫院,護士已經拿一份去化驗了,檢驗報告也出來了。”她明明就一心要自殺,為何還要否認?

他眸光如電,一字一句沉痛地問:“你為何要服用那麼多安眠藥?你真的想死嗎?”

採瑜真是啞口無言,只能一再解釋,:“我真的沒有服用過量,這包藥是家醫科醫生開的感冒藥,他有提醒我其中一顆是幫助睡眠的。這包是皮膚科醫生開的藥,他說我這幾天壓力過大,再加上外面的氣溫變化,才會一直覺得皮膚髮癢,另外,這是對付鼻塞的特效藥……”

說到這裡,採瑜突然一頓,神情很驚慌,糟了!看來,她好像犯了一個很嚴重的錯誤……

“怎麼了?”杜惟剛銳利地注視她,不放過她眼底閃過的慌亂,“你是不是想到什麼了,說啊!”他手下帶領大批員工,見過形形色色的人,要解決的狀況更是千奇百怪,這幾年下來早就練就一雙犀利電眼。

“我……”在他咄咄逼人的視線下,採瑜聲如蚊蚋地回答。“我好像知道原因了,醫生有提醒過,這種特效藥具有比較強的助眠成分,可以讓我好好休息,但是一定只能在睡前服用,而且不能和感冒藥一起吃,否則很容易昏睡。我……”

因為覺得好丟臉,她的頭越垂越低,都快點到領口了,“我今天早上起床後就吃了感冒藥,還有皮膚過敏藥,昏昏沉沉中,又覺得鼻塞很煩,所以,一時忘了醫生的交代……就把鼻塞特效藥拿出來,一起吃下去,醫生說最好只吃一顆,我希望症狀快點減輕,還吃了兩顆……”

完了!她真的覺得自己好笨,怎麼會犯下助眠離譜的錯誤,把醫生的囑咐忘得一乾二淨。那麼多藥,她都吃到頭暈腦脹了,根本忘了要分清楚!

杜惟剛聽了更是憤怒。“你把那些藥通通吃了,而且還擅自加重藥量?你……”他真的會被活活氣死,這些藥一口氣全吃下去,裡面有一堆助眠的成分,當然會導致嚴重昏睡!

心疼之下,他氣到口不擇言。“孟採瑜,你是笨蛋嗎?你不是三歲小孩了,居然會犯下這種錯誤。明明醫生已經提醒過你,你差點就鑄下打錯了,如果你有什麼三長兩短,你對得起你的父母嗎?你要一把年紀的他們怎麼承受那麼殘酷的後果?”

他可以相信她不是蓄意自殺,可能是誤食過量藥物。但,他無法接受她這麼糊塗,竟因疏失而差點失去性命……想到這裡他就無法冷靜下來,只因她是孟採瑜,是他非常非常在意的女人!

因為很在乎,才會如此心痛!換成是別人,他根本不會有這些情緒反應。

採瑜被他罵到眼眶泛紅,拼命深呼吸還是無法抑制酸楚的情緒,“我知道自己錯了,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這種事有故意或者不故意的嗎?你有幾條命可以這樣冒險?稍一不慎,你要付出的是自己的性命,孟採瑜,你到底懂不懂!”

採瑜被他炮轟到心亂如麻,慌亂、還有委屈一股腦兒地湧上心頭,眼底的淚霧也渲染而開。“我說過我不是故意的!”

她知道自己犯錯了,但是他可不可以不要再這樣疾言厲色地狂罵……

瞥見她眼底的淚,杜惟剛的心像是狠狠捱了一鞭,瞬間意識到自己的失控。他真該死,她才幽幽甦醒,他該付出的是關係,而不是這麼嚴厲地對待她。

他不該罵她愚蠢,其實,他才是最愚蠢的那個人,連自己真實的心意都不敢說出來。

“對不起。”他嘆了口氣,艱澀地道,神情很懊悔。“是我錯了,我不該這麼生氣地亂說話。”

他不道歉還好,一道歉,採瑜整顆心都酸了,眼淚無法剋制地墜落,咬牙道:“你不用道歉,我承受不起,你請回吧。我知道你很忙,出院的事我會自己處理,你不用擔心。”

其實她很想問杜惟剛——為何他會知道她被送到醫院的事?不可能是羽萌通知他的,羽萌又不認識他。但,此刻的她必須耗盡全身力氣來阻止眼淚越掉越兇,她不想在他面前大哭,她在這男人面前丟的臉已經太多了!

她轉身面對牆壁,卻聽到他更真摯的嗓音。“小瑜兒,我真的很抱歉……”

不!不要叫她小瑜兒,更不要用這麼溫柔的口氣和她說話,她寧可他繼續狂罵她,至少……至少她的淚不會像斷線珍珠般狂掉,她真的不想表現得這麼脆弱。

不可以再哭了!不準,孟採瑜,如果你還有一點自尊,快點收住眼淚。現在!立刻!

她嚴厲地命令自己,緊握雙拳想要忍住包過的淚水,施力過度,雙手甚至一直顫抖。

杜惟剛把她的行為全看在眼底,心痛地道:“對不起,真的是我錯了,我不該不分青紅皂白就亂罵一通,我太心急了……我知道你受了很多委屈,小瑜兒,想哭就用力哭出來,不要忍耐。”

兩人畢竟當過鄰居,他一直記得這小丫頭外表看似柔弱,脾氣卻很倔強,最不願意在別人面前落淚。

採瑜哽咽地想趕他走。“請你出去,不要再管我。”她但願自己可以表現得更堅強一點,嗓音不準哽咽,這些該死的淚通通吞回肚子裡去!

杜惟剛嘆了口氣,大手輕輕撫著她的肩頭,黑眸宛如溫暖而深邃的大海。“我知道你這幾天過得太辛苦了,想哭,就用力哭出來吧,不要忍耐,每個人都應該正常釋放壓力。”

短短的一句話,卻無比精準地擊潰她的心,她死命地咬著下唇,卻還是敗給瘋狂墜落的熱淚。她挫敗地嗚咽出聲,整張臉埋入顫抖的手掌內,先是一聲,緊接著第二聲,第三聲……終於,無法忍耐地失聲痛哭!

第4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