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1)

膽小的她,直接逃到日本去了!

住院住了兩天後,第三天一早,孟採瑜自己去辦理出院手續,原本還領了錢想付清所有的費用,院方卻告訴她——杜惟剛早就替她全部付清了。

她想拿錢給杜惟剛,包括醫藥費和請特別看護的費用,她都要算清楚還給他。偏偏一想到還錢時還要見到他,,她就裹足不前。

還是打電話給他,請他提供匯款帳號?不,想也知道這個男人絕對不會答應。唉,頭痛死了,還是先離開這裡吧!還錢的事,之後再繼續想辦法。

就這樣,她獨自來到了日本東北的一個小鎮。

下雪了,潔白的雪花紛紛墜落,似鵝毛、似飛絮,無聲無息地覆蓋整個大地。

好冷喔!採瑜下了火車走出車站,寒冷的風迎面撲來,凍得她趕緊戴上羽絨外套的帽子,拉緊脖子上的圍巾,再戴上厚厚的口罩及手套。

才要北起揹包,手機就響了,螢幕上出現東羽萌的臉蛋,她開心地接起。“萌萌!”

“採瑜,玩得怎麼樣?那邊很冷吧?”

“冷死了!”採瑜苦笑。“鑽入骨髓的冷,就算全副武裝也沒用,風吹在臉上,臉都會痛。”

羽萌聽得很擔心。“你喔,真是的!明明超怕冷,就算想出國散心,也應該挑個比較溫暖的國家嘛,何必一個人跑到那麼遠又那麼冷的地方?而且今年是千年寒冬,聽電視新聞說日本暴風雪肆虐,許多地區的機場都被迫關閉,班機全面取消。我真怕你要回國時遇上在風雪,被困在機場。”

採瑜安慰好友。“日本比較嚴重的暴風雪都是在更北邊的北海道啦,這裡只是東北,積雪的問題沒那麼嚴重。而且日本人做事很謹慎的,倘若真的因為氣候不良影響旅客安全,他們寧可先封閉旅遊地點,也不會讓遊客進入。”

電話被書庭接了過去,她語氣輕快地問著:“採瑜,你在那邊還好吧?我在日本的網友說,今年日本的冬天特別嚴寒,你帶的衣服夠嗎?不夠要趕快去買喔,小心別感冒了。”

“當然夠!”採瑜微笑。“我現在全身包跟粽子一樣!而且我只是玩七天,又不是要長住,別擔心了,過幾天就回去啦。”

“那就好,既然出去玩就玩得開心一點,不要管其他的事。只要好好照顧自己,回台北時記得聯絡我和羽萌啊!”

“好,我再打電話給你們,拜拜!”

“拜!”

收線後,採瑜先到車站旁附屬的小咖啡廳坐坐,點了一杯熱咖啡。翻著手上的班車時刻表,發現她要去的目的地還真是人煙罕至啊,下一班公車還要等一個小時。看來,她可以好好地享受這杯雪地裡的咖啡。

棒著玻璃窗,可以看到窗外有一對情侶正開心地在雪地中拍照,男孩從背後懷抱著女孩,非常熟練地拿著相機自拍。女孩笑得好甜蜜,時而嘟起小嘴,時而和男友臉親臉,一副你儂我儂的模樣。

拍完照,他們在雪地繼續嘻嘻哈哈地打鬧,看起來好幸福喔!採瑜喝著熱拿鐵,滿臉欣羨地看著他們。唉……她暗罵自己,孟採瑜,你真的很矛盾!一個人到異國旅行不正是你所需要的嗎?你想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好好地沉凝自己,讓自己冷靜下來,超速行駛還羨慕別人?

她認為自己需要一個絕對安靜的地方,好好回答心底一連串的問題。

鮑司方面也沒有問題,她還有一個星期的婚假,再加上今年十幾天的特休幾乎都沒休,全部加起來,她可以休假快二十天再去上班。

可,到日本之後,孤單的感覺卻愈來愈強烈!

和杜惟剛那個驚天動地的熱吻真的把她嚇壞了,她幾乎是落荒而逃,迅速地訂好機票,立刻飛到日本。

她真的需要冷靜下來……至少,她必須想清楚,發生在她和杜惟剛之間的,真的是愛情嗎?

倘若不是愛情,為何那個吻會如此炙熱滾燙,讓她難以忘懷?如果是愛,又怎麼會出現在這個時間點,她剛剛離婚啊!

她才簽下離婚協議書,萬念俱灰,覺得自己墜入黑暗的谷底,幾乎看不到任何光線。

可,杜惟剛居然在這個時刻出現了,而且,他的愛是這麼狂野、強悍且大膽,完全不容她拒絕。

吻了她之後,杜惟剛也看出她的慌亂不安,沉穩地道:“我知道你需要時間好好釐清這一切,我不會要求佻馬上回應我的感情,我只希望你能明白我的真心,不要一直拒絕我。”

採瑜不但需要時間,她還需要很大的空間!所以,她慌慌張張地逃跑了,逃到日本東北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還特意避開熱鬧的旅遊景點,專門挑選偏僻的落腳處,就是想爭取完全的寧靜。

她預計出遊七天,今天已經是第四天了,第一天和第二天都還好,她拿著觀光指南一個人搭列車或公車,走入古木參天的的寺廟裡拍照後發呆,黃昏時分去吃碗拉麵,再回旅館泡溫泉。

她的確享受到絕對的寧靜,可以花一整天的時間發呆,仔細地思索很多問題。

但是每天晚上,她都覺得好孤單。心底一直浮現一張臉,一張輪廓分明的男性臉龐,一雙洞悉一切的溫柔幽眸,一個她還不敢面對的男人……

第四天,就是今天早上開始,她離開湖泊區,前往下一個景點——高山區。孤單的感覺深深迴盪在胸膛,尤其一路上常常看到儷影雙雙的情侶,他們問題親密地十指緊扣,連吃個飯也要你餵我,我餵你,不時相視而笑或依偎在一起,說著悄悄話。

這時,她的心底就會有一個很小、但是很清楚的聲音……好想他,如果他在身邊就好了!

每當這個聲音出現,採瑜總會驚駭地提醒自己,不行!不行!你瘋了嗎?絕對不可以有這種念頭,你別忘了,這趟旅行就是要想辦法離他遠一點。

可,為何她已經離他離得很遠,隔著遙遠的海洋,隔著崇山峻嶺,但……心卻離他更近!

第當她試圖專注欣賞眼前的美景,看著皚皚白雪覆蓋的山頭,眼前卻浮現那雙勾魂攝魄的黑眸,她從沒見過那麼深邃又充滿魅力的眼瞳,還有他的唇……

喔,不能再想了!她懊惱地輕敲自己的頭,再想下去,她都覺得自己真的有病了。

喝完咖啡後,採瑜決定到街上去走一走。日本人對於古老建築保存良好,車站附近就有一整排古色古香的木造矮平房,都是黑瓦白牆,街道旁邊有潺潺小溪流過。

暮色逐漸籠罩,細雪紛飛中,只見純白漸漸覆蓋了黑色屋瓦,木造小橋上的煤氣燈一盞一盞地點燃,倘若不是偶爾有遊客經過,這幅景象就像回到數百年前,好美、好寧靜。

雪越下越大,溫度也一直下降,採瑜走入販賣紀念品的相框,幫喜歡玩偶的羽萌買了穿著精緻和服的一對玩偶,要送爸媽和姐姐的禮物也買好了。但,她卻不知道要買什麼給自己?

她每次出國旅行,很少扛一堆紀念品回國,但每到一個國家都喜歡收集當地的明信片,也會挑喜歡的寫給自己寄回台灣。為的,就是想延續旅行時的感動和心情點滴。

郵局就在對街上,很好找,孟採瑜進去後,在一旁的小桌子上掏出筆,略微思索後寫下——

迸城很美,希望你收到明信片的時候,已經懂得自己究竟想要什麼,加油!

以簡單的日語買來郵票後,她貼上郵票,直接把明信片丟進郵筒內,想著應該回台灣不久後就可以收到了。

她希望自己那時候的心情很平靜,很勇敢,不管是生命方向或是感情,都可以作出最好的選擇。

又在街上隨意逛了逛,眼看搭車的時間終於到了,採瑜再度回到火車站。可上車後,火車才行進半個小時就聽到一串廣播,眼看其他乘客都露出驚慌或無奈的表情,採瑜心知不妙,趕緊找到列車長。

她以很基本的日語再加上一點英文單字與比手畫腳,終於弄清列車長的意思——原來是前方的高山區下暴雪,積雪情況非常嚴重,已經掩埋部分的軌道。為了配合搶救人員清出軌道的時間,火車行進的速度會變得很慢,甚至會半途暫停,列車至少會慢一個小時,才能到達原定的目的地。

天啊!採瑜在心底直嘆氣,原本抵達時間是晚上九點,但現在居然要拖到十點以後才能到達。唉,雖然很無奈,但也沒辦法,旅行嘛,就是要隨遇而安。

火車行進的速度比她預期的還要慢,下車時,已經十點半了,她又叫了計程車才到達預定的旅館。她先去泡個溫泉洗掉一身的疲憊,又到一樓的食堂簡單吃個料理,回到房間都快十二點了。

這個山中小城好安靜,巨大的寂靜感讓採瑜心底的孤寂更加強烈,唉,她為何要一個人跑來這裡?如果他在身邊,那麼,他們可以一起欣賞這片迷濛的雪白大地,她好想聽他溫柔地喚她“小瑜兒”……

他的嗓音充滿了感情,讓她芳心悸動……

“停,不可以一直想他,停止!”

為了驅走心底的不安,她打開電視,希望藉著喧譁的聲音讓房間熱鬧一點。頻道到一個綜藝節目,卻看到一群藝人興奮地圍在一起倒數計時。

她這時才想到今天是十二月三十一日,今年的最後一天,明天就是一月一號,是全新的一年。旅行讓她忘記日期,連今天是幾月幾號都不太清楚。

原來要過年了啊……往年就算身邊沒有男朋友,至少都會和家人或者姊妹淘齊聚在一起,大夥兒開開心心地倒數,再互相擁抱,互道新年快樂!

但是,今年好孤單……

還有三十秒就是新年了,她心裡好酸——命運真是很奇怪啊,原本這個時候,她應該和新婚丈夫手拉手在倒數。但,她卻離婚了!包慘的是,她還一個人孤獨地身處異國,在陌生的旅館裡看著電視倒數。

“唉……”

幽幽嘆了一口氣,這裡,外頭卻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緊接著,有人在敲她的門,她聽到一個最不可能出現的聲音——

“小瑜兒,是我,快開門!”

杜惟剛?!

不!不可能!

她無比震驚,對方又喊道:“快開門!”

真的是他!

大腦還來不及做出反應,身體卻已搶先做了最誠實的回應。她幾乎是從床上彈跳起來,迅速地打開房門,果然看到風塵僕僕趕來,頭髮和圍巾、外套上都沾有細雪的杜惟剛!

她倒抽一口氣,驚訝地問:“你怎麼會在這裡?”

“進去再說。”杜惟剛把自己的行李拿進來,並關上房門,同一時間電視上也傳來倒數聲。“十、九、八、七、六、五、四、三……”

他鬆了一口氣地笑著。“太好了,終於趕上了,小瑜兒,新年快樂!”

他講新年快樂時,電視上也傳來眾人齊聲歡呼的聲音。“祝福你新年快樂!YA~~”

杜惟剛把她拉進懷裡,迅速捧起她的臉蛋,落下一個綿密的吻。

這個吻好深情、好溫柔,彷彿他可以用一輩子的時間吻她,守護著她……

被他緊緊的擁抱著,鼻息之間充滿屬於他的乾爽氣味,採瑜鼻頭一酸,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在歡唱,唱起快樂的進行曲!

這幾天,她整個人好像是無語的遊魂,飄蕩在異國的城市中,不管吃什麼山珍海味都食不知味,不管看到什麼動人美景都無心欣賞。因為,她的心是空的。

空蕩蕩的……

一直到現在,一直到被他緊緊抱住的這一刻,她整顆心才好像又活了過來。他的懷抱好溫暖,讓她完全地放鬆自己,很想一直躲在他懷中,可以嗎?她真的可以永遠依偎這個男人嗎?

聽到低聲的啜泣聲,杜惟剛心疼地鬆開她。“怎麼哭了?”

他認真地看著她。“不會吧,我真的那麼不受歡迎嗎?如果你真的不想看到我,我可以馬上離開,保證不再打擾你。”

唉,為了找到她,他今天一整天可是拼了命,分分秒秒都在和時間賽跑!拼命趕飛機、趕列車,趕得上氣不接下氣,連用餐都是在新幹線上隨便吃個冷便當,而且外頭好冷好冷……但,倘若她真的還不能接受他的感情,他會立刻退出,不再給她帶來困擾。

愛一個人並非一定要擁有,而是衷心希望她快樂。

“不是,我沒有要你走。”聽到他要離開,採瑜忍不住輕輕拉住他的衣角,珠淚盈盈地問著。“你怎麼找到我的?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杜惟剛低頭瞥了被她拉住的衣角一眼,燦爛的笑容躍上眉睫。“這個啊,說起來好像有點難,但只要有心去做,還是做得到。我去找東羽萌,希望她告訴我你的下落,一開始她當然不理我,但我天天去她家樓下報到。後來,我也遇到了紀書庭,她們兩個都叫我死心,但我還是天天去站崗,不肯撤退。”

啊?好友竟然瞞著她讓他罰站啊?採瑜聽到這裡,心都被擰疼了,她知道麻吉是想保護她,可,台北這幾天也很冷耶,喝咖啡時,她有上網看台灣的氣象,台北市只有七到八度。

他開心地繼續道:“昨天,老天爺終於覺得我在刺骨寒風中一直打哆嗦,實在太可憐了,決定幫我一把,你的兩位麻吉終於肯跟我談,我們三人在咖啡廳整整談了快三個小時,她們倆不斷問我問題,以最嚴格的標準查我,問我對你是不是真心誠意的,倘若只是一時好奇,就不要再打擾你,更不準傷害你。”

他欣慰地笑著說:“小瑜兒,這兩個姊妹淘真的超級愛你的!我一再一再地保證,只差沒有當眾跪下來對天發誓,宣示我對你的誠意。後來,她們終於肯透露出你在日本,我又拗了好久好久,幾乎要說破嘴,她們才把你這幾天預訂的飯店告訴我。可是,兩個人都一再威脅我,除非你願意,否則我絕不可以傷害你,倘若我敢做出天理不容的事,她們絕對會讓我吃不完兜著走,甚至會找黑道把我狠狠打一頓。”

其實,杜惟剛看得出來紀書庭和東羽萌這兩個單純的女孩壓根兒不知道“黑道”在哪裡?她們只是為了保護採瑜才出言恐嚇,他真的很感動,慶幸小瑜兒身邊有這樣情比姐妹的麻吉。

第5章(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