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2)

可能因為有做“全身運動”的關係,杜惟剛俊挺的臉龐看起來真是神清氣爽、容光煥發,胃口也很好,一連吃了不少牛肉和海鮮。當然,採瑜也吃了不少,因為她快餓翻了,必須補回來!

放下筷子,杜惟剛又喝了口白酒,滿足地道:“真好吃,蝦子好新鮮,牛肉也很棒!”呵呵,在飄著小雨的夜晚,還有什麼事比這更舒服呢——和心愛的女朋友邊說情話、邊窩在一起吃火鍋,品嚐美酒。當然啦,最棒的是——飯前運動!

呵呵,他覺得自己真是太好命嘍,所以一定要更疼愛小瑜兒!

採瑜笑道:“吃飽啦,那我去切點水果吧,要不要煮咖啡?”

“別忙了。”杜惟剛阻止她,拉著她到客廳坐下。“老規矩,你準備飯菜,而後面收拾和碗盤清潔全由我負責。現在,我要先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什麼事啊?”採瑜期待地問著。

杜惟剛神秘地淺笑。“我昨天接到電話,我在紐西蘭的爸媽要回台灣小住,還會帶我高齡八十二的外婆一起回來,他們有許多年沒回台北過年了,因為都很想念老朋友,決定在農曆年前先回來,有多一些時間可以和老朋友聚一聚,也回味回味他們魂牽夢縈的台灣小吃。”

採瑜微愣,隨即開心地道:“伯父、伯母要回來?太好了!我也很多年沒看到他們了,很想念呢。”

“對啊,還有可琪那野丫頭。她本來在歐洲玩得樂不思蜀,我爸媽一聲令下,她也說會盡量在農曆年前乖乖趕回來。這次真的太棒了,我們一家人很久沒在台北圍爐過年了。”

他深情地摟著她的腰。“最棒的是,我還可以正式把你介紹給我的家人。我爸媽如果知道我現在有認真交往的女朋友,而且還是他們認識的女孩,一定很高興!喔,對了,最好還可以邀請你父母一起前來圍爐,兩家人在一起過年,多熱鬧啊!”

說著,他眼睛一亮。“對了,乾脆農曆年假期我們來個豪華郵輪之旅,在台北吃過年夜飯後,帶兩家長輩出去度假。我爸媽很喜歡郵輪旅行,因為不趕行程,而且郵輪的空間超級寬敞舒適,上面還有逛不完的精品店,也有一流的美食,怎麼樣?就請你爸媽和我爸媽一起登上郵輪玩個幾天吧!全部費用由我買單,預算不設上限,目的地也任他們挑選,可以航向愛琴海或是任何一個國家,你覺得怎麼樣?”

杜惟剛講得眉飛色舞,採瑜的小臉卻逐漸染上愁緒。“剛,我很擔心很擔心一個問題……你的父母會喜歡我嗎?還有你的外婆,畢竟,以前他們看到我只當我是鄰居的女孩,但我這一次的身份不一樣,我怕……”

她很緊張,深怕老人家會不喜歡,因為心裡很在意,所以更加擔心有失去的可能。

“傻瓜,你在想什麼啊?真愛胡思亂想,我們兩家人曾經是感情超好的鄰居耶,那時我媽就超喜歡你和你姐姐的,老是說倘若可琪有你們兩姐妹那麼乖巧就好嘍,她多喜歡你啊!我故意不告訴他們我有女朋友,等他們來台北時,再讓你見他們,我爸媽一定很驚喜。”

“不,那不一樣。”採瑜很認真地道:“以前,我只是鄰居家的小女孩,可是我現在是你的女朋友,他們看待我的眼神,還有對我的期待,都會不一樣。”

烏雲遮蔽了她原本發亮的眼睛。“還有我最擔心的那件事……就是我曾經離婚的事,也必須坦白告訴你的家人……”她也知道說出來對自己的殺傷力很強但她不喜歡心虛的感覺,認為凡事都要坦蕩蕩,決不可欺瞞。

杜惟剛神情有些凝重,但還是堅定地摟住她。“我明白,我也贊成完全坦白,不過,答應我,不要一開始就說出來,我爸媽這趟會在台灣至少待一個月,你就跟他們多聊聊,讓他們更加認識你、體會你的善良純真之後,我再會找機會告訴他們。”

他微笑地握住採瑜的手。“相信我,他們不會反對的,你隨和的個性本來就很容易討長輩歡心,我有把握我爸媽跟你相處之後,一定會越來越喜歡你。況且,現在離婚率實在太高了,他們身邊也有一些朋友或是長輩離婚了,很清楚離婚不是什麼過錯,只是不得不的選擇……總之別擔心,把一切交給我。”

他輕鬆以對,微笑地把煮好的牛肉夾入採瑜盤子裡。“來,快吃火鍋吧,菜都要冷了。”

“我知道,謝謝。”不想讓他也跟著憂慮,採瑜勉強打起精神,可內心深處的不安卻一直擴大,好害怕……

好像有一種即將失去摯愛的感覺……

杜家長輩抵達機場的那天剛好是星期六,採瑜不用上班,杜惟剛把她也帶去接機。他迫不及待地想對家人正式介紹他的女朋友,也是他想認真定下來的對象。

站在接機處,採瑜一顆心七上八下的,很忐忑不安,不斷想著——如果……

“小丫頭,別再緊張了。”看出她的不安,杜惟剛溫柔地握緊她的手。“不管他們喜不喜歡,都不會影響我們的未來。這輩子,我是要定你了,除了你,我不會娶別的女人。倘若我爸媽真的不贊成,我會先花時間與他們溝通,儘量取得共識。”

他篤定地說:“其實我父母知道我是個很理智,也很懂得規劃人生的男人,做事絕對不會莽莽撞撞。他們對於我的選擇,從來不曾懷疑過,我相信這次也一樣,總之,我還是計劃明年就舉行婚禮。”

他覺得兩人再熱戀個一年,盡情享受你儂我儂的兩人世界,然後明年舉行婚禮,讓心愛的採瑜正式成為杜太太,是最棒的安排!

他眼底的愛意讓採瑜覺得好窩心,但正因為他對她太好,所以,她非常希望杜家的長輩可以接受自己。他是個家庭觀念很重的男人,倘若他的妻子與他的家人格格不入,他會很痛苦的。這是她最不願意看到的局面,她不想讓心愛的男人為難。

她只想愛他,盡情地愛他,給他幸福,怎麼捨得讓他多一絲煩憂?

彷徨之際,卻聽到杜惟剛喊著:“咦,我好像看到我爸媽了。”

採瑜也跟著踮起腳尖,都還沒看清前方,就聽到一聲嬌呼。“David!"

一陣香風襲來,只見一個高挑美豔的女孩衝過來,迅速撲入杜惟剛懷裡,熱情地抱住他。“Surprise!David,沒有想到我也會來吧,哈哈,是不是嚇到你了?”

採瑜也愣住了,這個女孩是誰,為什麼如此親暱地衝入惟剛懷裡?

“珍妮?”杜惟剛真是嚇住了,趕緊拉開姚珍妮。“你怎麼會在這裡?”

姚珍妮甩著波浪長卷發,笑得好嫵媚。“上次通電話時我就說過,最近會給你一個surprise嘛!我聽說杜伯伯和杜媽媽要回台灣過年,剛好我也可以休長假,就跟他們一起回來了,你不歡迎我啊?”

“不是的,我當然很歡迎,只是很驚訝。”幸好杜家長輩出現了,杜惟剛興奮地迎向前。“外婆、爸、媽!哇~~好久好久沒看到你們了,好想你們喔!”

一頭銀髮的外婆呵呵笑著,緊拉住他的手,“惟剛啊,外婆也好想你,讓外婆看看,嗯,沒有變瘦,氣色還很好呢,看得出來你有好好照顧自己。”這可是她最疼愛,也引以為傲的外孫呢。

他親熱地摟著外婆和媽咪,“我當然會好好照顧自己啊,你們搭長途飛機累不累?”

外婆和杜正雲以及方靜梅都好開心地擁住他。“不累不累,看到你,我們都好開心!”

案親杜正雲笑著說:“珍妮說她也好多年沒回台北了,惟剛啊,你知道珍妮從小都在國外長大,很少回台灣。這次來我們家做客,你一定要多帶她四處看看台北市,台北現在變了好多,有空的話,還可以去台東和花蓮走走,那邊的景色最美了,是台灣的驕傲!”

姚珍妮是杜正雲拜把兄弟的女兒,杜家和姚家分別移民到紐西蘭定居後,兩家的來往更是密切,珍妮一直暗暗喜歡這杜惟剛,偏偏杜惟剛只把珍妮當成妹妹,她突然出現,還真是讓他措手不及。

“好好好,當然沒問題。”杜惟剛回應著,來者是客,中國人最重視待客之道,既然父親希望他好好招待珍妮,他當然不能失禮。

此時,長輩終於注意到一直站在旁邊的採瑜,方靜梅眼尖地問:“惟剛,這位小姐是……”

杜惟剛擁著採瑜的肩頭,笑得意氣風發。“外婆、爸、媽,我向你們正式介紹,這是我的女朋友,我們打算再交往一年,明年開始籌備婚事。”

“真的嗎?”一下飛機就聽到這麼令人驚喜的好消息,長輩們樂得笑開懷,他們催促惟剛結婚催好久了,現在親耳聽到他公佈婚期,再加上眼前的女孩亭亭玉立,一看就知道是很有教養的大家閨秀,兩人郎才女貌十分匹配,真是太棒了!

全部的人都開開心心的,只有姚珍妮臉色丕變,David打算要跟這個結婚?不,怎麼可能?她真的無法相信!

採瑜粉頰漾著紅暈,有禮地道:“外婆好,杜伯伯、杜媽媽好,我是孟採瑜。”

“呵呵,真是漂亮的好孩子。”方靜梅親切地拉著採瑜,笑得合不攏嘴。“咦,我怎麼覺得你很面熟?等等……孟採瑜?姓孟……啊,我想起來了!”

她驚喜地對丈夫說:“老伴啊,她不就是我們以前住在台北的鄰居,孟家的小女兒嗎?唉呦,採瑜,這麼多年不見了,你出落得更加漂亮啦,杜媽媽差點認不出你。”

杜正雲也想起來了。“對!是孟家的女兒採瑜嘛,你還有個姐姐叫做芝榕,呵呵,這個世界真小啊,原來惟剛的女朋友就是你,真是太好了。”

杜惟剛喜悅地看著顯得很開心的父母,看來,他們對採瑜的印象非常好。因為採瑜原本就是長輩會喜歡的典型啊,她舉止高雅大方、外型又美麗端莊,有誰會不喜歡她呢?

他開心地摟著外婆。“我們別站在這裡了,我已訂好餐廳,大家去吃豐盛的洗塵宴吧。走,我們快上車。”

一群人開開心心地上車,杜惟剛一手摟著外婆,另一手緊緊牽著採瑜,小兩口不時交換會心的微笑,氣氛一片和諧。就只有姚珍妮,她拉著行李,悶悶不樂地跟在他們後面,懊惱地想著——David不是才來台北沒幾個月嗎?怎麼會突然覺得自己的婚姻大事?

她一直很喜歡杜惟剛,可是,他總是與她保持友善又得體的距離。哼,他愈是對她沒興趣,她對他就愈勢在必得!何況她有豐裕的家世,再加上美豔出眾的外表,才不相信哪個男人會不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她精心描繪的美麗大眼閃著好強與不服輸的眸光,告訴自己要沉住氣,不要慌張,更別大驚小敝自亂陣腳。既然往後她都要住在杜家,多的是和David朝夕相處的機會,男女之間只要縮短距離,一定可以擦出火花。

總之,她才不會輸給那個看似清純的小丫頭,她並不是毫無勝算。

尤其是結婚這種事原本就變數很大,就算小兩口愛到山盟海誓,但長輩的意見也很重要,她有把握贏得杜伯父、杜伯母更多的歡心,不到最後關頭,還不知道誰是最後的贏家。

等著瞧吧,我可是姚珍妮呢!踩著高跟鞋,她抬起胸膛,充滿鬥志地大步往前走。

第7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