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1)

杜家夫婦和外婆一行人原本要住進杜惟剛位於台北的住處,不過他住的地方當初也是公司配給的,兩房兩廳的格局住不下這麼多人。

幸好,公司旗下還有投資不動產事業,因為杜惟剛是台灣區最高階主管,很順利地立刻調度到一棟位於信義區內,管理完善的全新高級公寓給他家人使用,坪數很大,有四房兩大多數,全家人都可以住進去。

杜家夫婦回台北後,開始聯絡一些老朋友,每天都精神抖擻地和朋友聚會,天天晚上都有餐敘,也常常帶外婆出門遊玩。三個老人家一和老友聚會,精神全來了,聊得不亦樂乎,直說還是回台北最好!

這一天,方靜梅原本就很喜歡採瑜,覺得孟家這兩個女兒不但教養好,而且個性又善良乖巧,真是太討人喜歡了。這幾天的相處下來,也讓她對採瑜的好印象猛加分,人前人後都直誇兒子真是好福氣,可以找到這麼優秀的準老婆。

她甚至已經開始物色將來要用來下聘的金飾,寶貝兒子要娶妻耶,當然得提早準備,馬虎不得!

她們進入百貨公司後,採瑜先陪杜媽媽逛她喜歡的國際精品區,在愛馬仕挑了幾條高級絲巾,又買了兩款杜媽媽很中意的包包,再去女裝區替外婆挑兩件質料很好的大衣以及超保暖的高級圍巾,最後,她們來到珠寶區。

方靜梅拉著採瑜進入一間名牌水晶專櫃。

“我最喜歡這個牌子的水晶了,他們的價格合理,品質又好,無論從哪個角度看,水晶都閃閃發光,不管是正式打扮或是休閒風格的穿著,都可以搭配水晶首飾,可琪那丫頭也很喜歡,往年聖誕節或她過生日時,我常常挑這牌子的項鍊或手環當禮物,她都很開心呢!”

方靜梅笑咪咪地拿起幾條項鍊欣賞。“來,你都試試,看喜歡哪一條,杜媽媽送你,我們這趟回來,沒有想到會見到惟同剛的女朋友,臨時也沒準備禮物,你杜伯伯還直說要我趕快買個東西給你當見面禮,採瑜啊,你就選自己最喜歡的,千萬別客氣。”

她趕緊婉拒。“杜媽媽,謝謝你,但我不能收。”

“唉呦,又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為何不能收?我跟你杜伯伯真的很喜歡你呀,你就別推辭了。”

方靜梅細心地選出其中一串項鍊。“這個好,設計含蓄、簡單優雅,你的個性不愛張揚,很適合。”

她替採瑜戴上,退後兩步欣賞著,頻頻點頭讚許。

“果然漂亮!呵呵,看來我並沒有老花眼,還是很會選東西喔。這串項鍊不管搭配牛仔褲還是正式小禮服都很漂亮,而且你皮膚白,戴起來更好看了。”

眼看杜媽媽真的要刷卡了,採瑜趕緊阻止她。“杜姐姐,請等一下,我……我們先不要買這個好嗎,我有事想告訴你。”

唉,終於到了這一刻……明明知道要說,偏偏話到了嘴邊還是……還是好睏難!

但孟採瑜知道自己必須趕快說出來,她很清楚——把這個任務丟給惟剛是不公平的,他夾在家庭和之間會很為難。如今眼看杜媽媽一心將她當成媳婦,為免之後才知道實情會影響長輩對她的看法,可能誤會她有意欺騙,她決定先把一切說清楚。

不需要杜惟剛在身旁當靠山,既然這是她的私事,就由她來說明吧!

方梅靜還是興致勃勃地挑選著首飾,不以為意地說:“沒關係,有什麼事可以待會再說嘛,現在先選禮物。你看!我覺得這隻手環也很適合你,剛好和項鍊釀成一套呢。”

“對不起,杜媽媽,我想,這件事情應該要先講比較好。”

方靜梅轉頭看到她一臉嚴肅,也跟著緊張起來,連忙放下項鍊。“是很重要的事嗎?”

“很重要,前面有個咖啡廳,我先請你過去喝杯咖啡好嗎?”

“這……”方靜梅看得出採瑜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要說,於是點頭同意。“那好吧,我們先過去喝個飲料,歇歇腳也好。”

進入咖啡廳後,兩人點好飲料,方靜梅關心地問:“採瑜,到底是什麼事啊?”

採瑜看著慈祥的杜媽媽,只能在心底嘆息,低聲道:“對不起,杜媽媽,我一定要先向你道歉。其實,早在你們抵達台北之後,我就應該向你和杜伯伯說明這件事,可是,我……我很懦弱,好幾次很想說,卻沒有勇氣說出來。”

咖啡送來了,方靜梅不安地輕啜一口。“沒關係,你慢慢說。”

採瑜的雙手在桌子下互絞,再度深呼吸後,清晰地、一個字一個字地道:“杜媽媽,我離過婚。”

“什麼?”驚嚇過大,方靜梅差點打翻咖啡杯,有好幾秒的時間僅是呆滯地看著她,似乎無法消化自己所聽到的。“你,你剛才說什麼?”

採瑜更清楚地道:“我離過婚。”

方靜梅目瞪口呆,她沒聽錯!這是怎麼一回事?

“你說你離過婚?天啊,是什麼時候的事?”

她嘆了一口氣。“就在惟剛剛被派來台北任職的時候,當時我原本要和新婚丈夫出國度蜜月,卻在機場發現丈夫劈腿的事實……”她很無奈地把事情交代過一遍。

聽完後,方靜梅更是說不出話來,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聲音。“可是,惟剛都沒有說啊!”

“杜媽媽,請你不要責怪他,他是想保護我。其實,他有好幾次想跟你們說明,只是不知該如何啟齒。不過既然這是我個人的私事,我想應該由我來說清楚比較好。”

方靜梅無言地望著採瑜好久,頹然地放下杯子。

“你是說,你和你的前夫在結婚第二天就離婚了,原因是發現他不忠,那女人已經懷孕了,還鬧到機場?”

方靜梅更加沉默了,天啊!她一直很喜歡採瑜,喜歡她的乖巧且有教養,面對長輩時,她眼底的善良不是可以裝出來的.倘若兒子要娶她為妻,她和丈夫都樂觀其成,可她萬萬沒想到……

雖然說他們杜家移民紐西蘭多年,很多事情都已經洋化,但骨子裡,她還是非常傳統保守的中國人,尤其對婚姻大事更是保守,突然聽到這消息,真是……

真是太難消化了,她不知該如何面對。

方靜梅搖搖頭。“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唉,我有點累了,大概是這幾天每天出門累壞了,待會兒就先不逛街了,我想早點回去休息。”腦子裡太亂了,她真的釐不出半點頭緒。

“杜媽媽,我送你回去。”採瑜很愧疚,無論如何,她都不想造成長輩的不悅,可這件事情,早餐都得面對的。

方靜格回家後,把事情告訴母親和丈夫,果然引起軒然大波。

當天深夜,杜惟剛打電話給採瑜。“小瑜兒,我現在過去找你。”

採瑜聽得出他語氣裡的疲倦,柔聲勸著。“很晚了,我想你今天一定跟你家人談了很多,每個人都累了,你還是早點休息吧。”

沒錯,杜惟剛今天的確和雙親還有外婆談了很多,長輩的態度當然比較難接受。畢竟,杜家是一個觀念很保守的家族,家族內還沒有任何人離過婚,外婆更是難以接受最疼愛的孫子惟剛,竟要娶一個離過婚的女人為妻。

雖然不是說離婚的人一定不好,可老人家思想總是比較傳統,杜惟剛因此費了一番功夫想說服外婆支持他,但目前還是沒有進展。

採瑜微笑著說:“別擔心我,我又不是小女孩,會好好照顧自己的。對了,這兩天你先不要來找我,下班後多陪陪家人吧,多和他們出去用餐,長輩難得回來一趟,一定想跟你多親近親近。”

她心思細膩,知道這個敏感的時刻,杜家的長輩會想多和惟剛聊聊。

“小瑜兒,你真的很貼心,不管什麼時刻,你總是先替別人著想。”他嘆息著。“無論如何,老婆,我永遠愛你,沒有任何事情可以拆散我們。也許要再多一段時間才能讓我的家人都接受,但,我保證,我們之間的感情不會有任何改變,我一定會把結婚戒指套在你手上!”

他早就下定決定,一定要把採瑜娶回家當杜太太,她是他的摯愛,是永恆的靈魂伴侶。

“我知道。”她在話筒的另一端輕聲道,拉開窗簾凝視夜空。

台北今夜又下雨了,雨滴一聲一聲地打在窗台上,聽起來很淒涼、很寂寞……

第7章(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