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1)

三個星期後,花蓮鄉下。

天氣晴朗,湛藍的晴空沒有半點雲朵,一望無盡的藍一直好我們在一起延伸到地平線的另一端。正是油菜花盛開的季節,沿著鄉間小路,一畦一畦的油菜花恣意盛開,在太陽下展露嬌顏,遠方只有幾棟農舍,雞媽媽帶著乳黃色的小雞休閒的散著步。

一棟古樸的農舍內,採瑜抱著一堆蘿蔔乾走出來,笑道:“阿霞嬸,我來幫忙。”

阿霞嬸轉頭看到她。“唉呦,小瑜,不用啦,你是我的客人耶,卻每天都幫我做好多家事,又是去廚房工作,還常幫我招呼客人,我小女兒下課回來,你還會幫她補英文,真的太麻煩你啦!”

採瑜盈盈笑著。“一點都不麻煩,我很喜歡曬蘿蔔乾,或是跟你去油菜花田採收,好好玩喔,以前我都沒做過耶。”

這裡是僻靜的鄉間,不但空氣無比新鮮,每個人都對她好親切、好友善。她剛來那幾天,左鄰右舍都很好奇地跑來看她,還帶一些自家產的水果硬要送她。在這裡,她體驗到台灣最引以為傲的特色——超濃厚的人情味,她是真心喜歡這片土地,喜歡這群善良樂天的好人。

反正採瑜也沒什麼事,白天就往廚房鑽,幫民宿的主人阿霞嬸料理三餐、打掃客房,還指導她的小女兒功課。她想讓自己每天都很忙很忙,忙到沒有太多時間想一些事……

這樣,心裡會好過一些……

阿霞嬸笑得合不攏嘴。“你喔,長得這麼漂亮,還是台北來的小姐呢,居然這麼喜歡做家事,難怪附近的阿茂伯一直問我你有沒有男朋友?他說等他兒子從台中回來,他一定要介紹你們認識,阿茂伯直誇你呢,巴不得趕快把你娶回家當兒媳婦。”

採瑜尷尬地笑著。“這……幫我謝謝阿茂伯的好意,可是我目前真的沒有交男朋友的打算。”

“呵呵,我知道啦,你們女孩子就是害羞。”阿霞嬸笑著說。“沒關係,感情要看緣分的,不可以勉強。阿茂伯那邊我幫你擋,你別擔心啦。”嘻嘻,其實她自己有盤算啦——像採瑜這麼清秀可愛又體貼勤苦的超級好女孩,她真的越看越滿意,讓別人娶走豈不太可惜?

阿霞要把採瑜留著,叫自己在台北工作的兒子最近回來多待幾天!她想撮合這小倆口,兒子一定想不到她這個“阿霞民宿”裡面居然藏著一個大美女,如果真的成了好姻緣,兒子還會感激她一輩子哩,多贊啊,哈哈哈!

嘻,阿霞非常佩服自己的金頭腦!

二十天前,在台北工作的侄女東羽萌突然打電話回來,說她有一個朋友想來鄉下住一陣子,熱情好客的阿霞大表歡迎。隔天,羽萌就帶著採瑜來了。

其實她開這個“阿霞民宿”只是想打發時間,老伴從職場退休了,雖然有退休金可以養老,不過兩個老人閒著也是閒著,再加上孩子們都大了,大多都北上發展了,家裡只剩一個最小的孩子,有點孤單。

他們就把家裡多餘的空房間都改成民宿,不但可以增加收入,還可以親近年輕人,讓屋內充滿活力和生氣。

因為做出口碑和興趣,去年還大興土木,在隔壁又蓋了一棟木造的歐風建築,有很漂亮的歐式斜屋頂,特地找人設計裝潢過,打算接待家庭型的房客。

其實,因為是羽萌帶來的朋友,阿霞本來就把她當晚輩般疼愛,不願收她的住宿費。但採瑜非常堅持要付錢,而且還會主動幫忙做家事,看到阿霞的小女兒面對英文作業很頭大,她還親切地每天教導她;遇到民宿忙碌時,更時常主動去整理客戶,如此善解人意的好女孩,阿霞真是疼到心坎兒裡了。

阿霞整理著曬好的蘿蔔乾,一邊閒聊著。“對喔,我要趕快多準備一些年菜,後天就是除夕夜了,看明天還要訂什麼蔬果,得趕緊叫人送來。晚上那間家庭型客房有客人要來呢,待會我要再去檢查一下,看是不是每間客房都整理好了,礦泉水要不要補充……”她喃喃自語,就怕自己忘了,趕緊轉身進入廚房打電話。

採瑜落寞地想著,後天就是除夕夜了,是啊……好快,一年將至,她已經買好車票了,打算明天下午出發,回高雄陪爸媽過年。

幸好當初沒告訴爸媽她和杜惟剛戀愛的事,現在也不用煩惱該怎麼解釋,才不會讓雙親操心。唉,今年,對她而言真是個特別的一年。

原本以為今年會變成別人的妻子,婚是結了,但第二天就離婚了,成了正常下堂妻。最奇怪的是——同一時間,卻出現一個真正讓她愛到刻骨銘心、此生永難忘懷的男人!

這麼轟轟烈烈、愛到如痴如狂的感情,她相信這一輩子都不可能經歷了,她也不想再談戀愛了。愛,很甜蜜,可不得不分開時,真的好痛好痛,那是撕心裂肺、無法想像的劇痛。

凝視著遠方,採瑜的眼底盛滿憂傷。他現在過得好嗎?應該還好吧!羽萌和書庭有告訴她,杜惟剛不斷在找她。唉,傻瓜,還找她做什麼呢?他們之間只能說是——情深緣淺。

兩人都愛到有如飛蛾撲火、愛到願意為對方犧牲一切,但偏偏他們就是沒有緣分繼續廝守。她寧可讓杜惟剛現在恨她、罵她是膽小表,也必須忍痛離開他!

來到花蓮之後,她每天都必須讓自己保持忙碌,沒事也要找事來忙,為的就是要狠狠壓抑奔竄在心頭瘋狂的思念。

唉,她好想他,好想好想好想……想到恨不得化為了陣清風,或化為一雙彩蝶,不管變成什麼都好,只要可以飛回他的身邊,看他好不好、看他有沒有好好照顧自己,不要三餐不正常,或是忙起來就熬夜工作。他去外地出差時,保暖的衣服要帶齊,還有,他有時會鼻子過敏,他習慣用的抗過敏藥也不知道有沒有帶著?萬一過敏發作,可能會讓他很不舒服,甚至一直頭痛……

“不要再想了!”發現自己滿腦子都是關於杜惟剛的事,她低聲斥喝自己。“孟採瑜,你千里迢迢躲到這裡來,就是為了停止對他的掛念。你必須練習慢慢淡忘他,你可以做到的,也許一開始會很痛苦,但痛苦會越來越少……應該會越來會少……加油!”

她講著口是心非的話,明明很清楚自己這輩子都不可能忘記杜惟剛,可不這麼命令自己,她真的沒有足夠的勇氣邁開下一步……

她悄悄由口袋內拿出一張照片,是杜惟剛送給她的,他們唸書時期的相片,那時她才十四歲,杜惟剛十七歲……

怔怔地望著相片中的杜惟剛,她的唇畔泛起溫柔的笑容。他真的很帥,五官立體分明的臉龐是朗朗傲氣,尤其是那對深邃又犀利的黑眸,讓人無法移開視線。

“我在做什麼?笨蛋!”她懊惱地收起相片,唉,才剛命令自己淡忘杜惟剛,但每天她還是忍不住看著相片想他。睡前更是不由自主地細細回憶著他的好、他的體貼和溫柔,結果每晚都是枕著清淚昏昏睡去……

搖搖頭,像是要讓自己清楚一點,採瑜決定回房間好好洗個澡。

一個小時後,採瑜梳洗完畢,看著窗外已是彩霞滿天,冬天天黑得很快,溫度也略微降低了。

換好衣服,採瑜又回到一樓,才剛下樓梯,就差點撞到棒著一大籃蘋果、行色匆匆的小敏。

“小敏,你在忙什麼啊?”她是阿霞嬸請來的助手。

小敏慌張地道:“方才那一組家庭型的客人已經到了,但是我忘了事先把這籃蘋果放進小木屋裡當迎賓水果,只好現在快點送過去。慘了,萬一被老闆知道我又忘東忘西,一定又會被念一頓。”

採瑜笑著說:“別擔心,我拿過去吧,你還要進廚房幫忙不是嗎?快去吧,今天客人比較多,你先去忙。”

小敏好高興。“啊,真的可以嗎?”

採瑜拿起蘋果籃。“只是拿水果過去而已,又不算什麼大事,交給我吧!”

小敏一臉感激,“採瑜,謝謝你喔,每次都是你幫我,那我先去煮晚餐了!”說著,小敏又匆匆鑽入廚房。

提著水果,孟採瑜來到木屋前,先按了一下電鈴,奇怪,沒人回應耶!她看到二樓的幾間客房燈都亮著,猜想客人可能都先去二樓的房間裡梳洗了。

她又按了一聲電鈴,還是沒回應,便直接推開木門、禮貌性地先喊:“你好!我是服務生,幫你們送水果來。”

一樓客廳燈亮著,果然沒有半個人在。

採瑜走進去,才剛把水果放在茶几上,就聽到有人下樓的聲音,她揚起甜美的笑容,轉身道:“不好意思打擾你們,這是民宿準備的迎賓水果,是自己種的喔,沒有灑農藥,很甜呢!它……”

她說不下去了,震驚地瞪著眼前的男人。

他、他……她再度眨眼,她沒有眼花?沒有看錯?

真的是杜惟剛!

她櫻唇顫抖,不敢承認湧上心頭的是難以言喻的狂喜。“你……你為什麼會來……”他怎麼可能出現?怎麼可能?

杜惟剛冷漠,逕自走到一旁的沙發坐下,打開一瓶礦泉水,淡淡地道:“你都可以來,我為什麼不能來?”

“可是,這裡很鄉下……”她一直以為躲在這裡,永遠不會被他找到。

他看了她一眼,深奧難測的黑眸讓人無法猜測他的情緒。“是很鄉下,有夠偏僻難找!”害他找了好久好久,可惡的丫頭!

採瑜瞅著他,眼眶逐漸發紅。“你怎麼瘦成這樣,是不是都沒有好好吃飯,也沒好好睡覺?”理智叫她趕快出去,別再留在這裡,但……老天爺,請縱容她一分鐘吧,拜託,只要一分鐘就好……

杜惟剛的表情是冷峻。“你都不要我了,還會關心我瘦了或胖了嗎?就算我今天生病住院,你真的會關心嗎?”

採瑜眼底的淚霧一直凝聚,必須深呼吸才能剋制自己的情緒。

“我……我不是不要你……”他怎麼可以這麼說?“只是因為我,害你和家人不斷髮生嚴重衝突,連外婆都偷偷落淚,甚至氣到失眠,我真的無法留在你身邊……”

第9章(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