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台北

啾啾、啾啾、啾啾啾~~

鬧鐘響了,鞏傑修迷迷糊糊地按掉床頭的鬧鐘,還沒掀開眼簾就露出迷人的笑容。

太好了,天亮了!

今天是最值得紀念的一天,也是他一直期待的日子,因為,今天他將要牽著心愛女人的手,去法院公證結婚,正式讓她成為自己的妻!

“寧……”想抱住她柔軟的身軀卻撲了個空,他疑惑地睜開眼睛。奇怪,寧已經起床了嗎?

轉頭望向浴室敞開的門——織寧不在浴室。

她下樓去廚房了嗎?

他掀開絲被下床,想到樓下找織寧,眼睛卻瞥見床頭櫃上有個閃閃發亮的東西。

這是……他的心房驀地緊縮,懷疑自己看錯了。這個戒指應該套在織寧的手上,她曾經說過永遠都不會把它拔下來的,為什麼現在會放在床頭櫃上?

他一把抓起戒指,拿起被壓在戒指下的一張短箋。短箋上的字體他很熟悉,那是織寧的筆跡。

發生什麼事了?緊緊抓著短箋,他的一顆心已經提到了胸口。

很抱歉,我不能跟你結婚,因為我無法承受外界加諸給我的巨大壓力,當鞏家的媳婦真的好辛苦,而我,沒有力氣繼續抗爭了。

苞你在一起七年了,從十八歲到二十四歲,這是女人最燦爛耀眼,芳華正茂的年齡。我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另一個七年可以慢慢熬、慢慢揮霍,畢竟,你家人對我的成見非常深,我不敢去想象他們要到何時才能接受我?那是一段太遙遠、也太艱苦的路。

對不起,我選擇了逃避。因為我不想把女人最燦爛的青春全部賭在你身上,我好累,想走一條比較平靜順遂的道路。你知道的,我從小就是孤兒,看盡人情冷暖,我最怕的就是人性的現實面。以前的我太苦太苦了,那種怎麼熬,眼前還是一片黑暗的苦,你不會明白。

所以,我無法嫁給你,我不願意再去面對你家人的嚴苛目光,也不想被人指指點點。

我會遠離台北,會慢慢遺忘你。

你可以說我變心了,我不否認。畢竟,人的心與感情隨時會變,曾經深愛你的人,很有可能在明天就改變了初衷,這個世界根本沒有“永恆”這一回事,不是嗎?

戒指還你了,請忘記這一切。

這是什麼?是什麼?鞏傑修重複看了好幾遍,卻不瞭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織寧呢?

他扔下短箋,狂衝下樓,一路焦急地喊著。“織寧?織寧?你在哪裡?不要再惡作劇了,快回答我!”

他衝入客廳,沒人。

衝入廚房,裡面也是空蕩蕩的。

再衝入一樓的書房和儲藏室,甚至衝到車庫去找,依然不見佳人的芳蹤。

不,不會的!

他的額頭沁出冷汗,恐懼在心底蔓延,卻拒絕相信這一切。

假的!假的!絕對是假的!

織寧不會離開他的,她那麼愛他,以性命來愛,他們甚至約好了今天要去法院公證結婚啊!

她絕對不會離開他的,這一定只是惡作劇!

碑傑修跌跌撞撞地又奔回二樓,倉皇間撞倒了CD架,一大疊心愛的CD散落在地,有的連外殼都破裂了,但此時的他卻無心理會。

他揚聲大喊:“織寧,快出來,這不好玩!織寧,我要生氣嘍,快出來……”

快出來吧!只要笑著說她只是想頑皮一下,他會原諒她的!或許會捏捏她的小鼻頭當作懲罰,但,他一定會原諒她的!

找遍了二樓的起居室、書房、客房、主臥室、衣帽間,甚至連前、後陽台都仔細地搜尋過一遍,還是杳無芳蹤。

難道……織寧真的離開他了?短箋上寫的都是事實

踉蹌地奔回主臥室,他雙手顫抖地撿起地上的短箋,重複看了好幾次,越看臉色越慘白,胸膛深處也傳來尖銳的痛楚。

她愛上別人了?織寧變心了,所以她選擇離開他,甚至拔下兩人的定情戒指?

“不——”髮絲凌亂的鞏傑修發出一聲比一聲更加痛苦的咆哮。

昨天晚上,織寧還溫柔地依偎在他的懷裡,兩人甜蜜地計劃著未來,計劃要生兩個很健康的寶寶。她說她會當個最稱職的好媽媽,會用最大的耐心和愛心陪著孩子一起長大,而且她每天都會煮好晚餐等待他的歸來,他們會擁有最溫馨的家。

說那些話時,她笑得好恬靜,眼角眉梢掛著滿滿的幸福。

言猶在耳,她卻已經消失無蹤了。

難道,她的溫柔都是假裝的?她早就計劃好要離開他了嗎?

因為受不了他家人給她的壓力,所以她一直是悶悶不樂的嗎?

她一直計劃著要離開他,甚至……甚至承認她變心了,愛上別的男人了?

“……不!我不相信!”鞏傑修發出撕心裂肺的粗吼聲。

以最快的速度胡亂地套上衣服後,鞏傑修抓著車鑰匙和手機衝下樓,奔向車庫。

他要馬上去找織寧,他要到任何一個她可能會出現的地方。

今天原本應該是他們的結婚紀念日,他不允許她就這麼消失。

她是他即將入門的妻子,他絕對會找出她的。

絕對會!

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