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台南

一個細雨紛飛,寒氣逼人的隆冬。

傍晚五點,織寧獨自留在他們下榻的飯店內。她坐在窗邊,透過霧茫茫的窗子好奇地往外望,從這裡可以清楚俯視附近的著名古蹟,還可以看到古蹟旁的小學操場,甚至可以看到一些穿球衣的小男生不畏細雨,繼續在操場上進行棒球比賽。

看著那些孩子專心地投球,揮棒打擊後拚命地奔跑,整個人撲在地上去搶壘包,搞得灰頭土臉,身上的球衣髒兮兮的,卻因為得分而全隊快樂地歡呼、嘻嘻哈哈地擁抱在一起的模樣,織寧忍不住笑了。真是一群可愛的孩子啊!

成長過程中,她大多時間都待在台北唸書、工作,偶爾會回到故鄉看看,不過,還不曾踏上府城台南。

這是她第一次來台南,雖然是初次造訪,不過,她發現自己很喜歡這座充滿古典韻味的城市。這裡的生活步調很悠閒,到處都可以看到古蹟,擁有好多好多的綠樹,整個城市散發著寧靜的氣息。

當然,她喜歡這裡還有一個很大的原因——這裡有好多美食!昨天晚上,傑修就帶著她去品嚐最著名的度小月擔仔麵、阿憨鹹粥、福記肉圓……吃得她快撐死了。

傑修應該快回來了吧?織寧滿臉期待地看看手錶。他說順利的話就可以直接簽約,最晚五點半以前一定會回來。

為了工作,傑修在週六一早搭著飛機從台北直奔台南來洽談合約,因為這一陣子他的工作很忙,兩人相處的時間越來越少,所以,當他開口說希望她能跟他一起南下出差時,織寧毫不猶豫地就答應了。

反正她週六和週日都不用上班,只要可以跟心愛的人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叮鈴鈴鈴~~

專屬的來電鈴聲響起,織寧滿臉期待地接起手機。“傑!”

“我在計程車上。”彼端的聲音充滿笑意。“車子快到達飯店了,你現在下來,我們出去大吃一頓。”

“好,我馬上下去!”織寧滿臉笑容地合上手機,匆匆跑進浴室洗了把臉後,抓起外套就雀躍地往外衝。好棒,傑終於忙完公事了!

來台南這兩天,雖然傑修大部分的時間都忙著處理公事,織寧都自己一個人留在房間內,可是她一句話也沒抱怨過,反正她可以在房間裡看書,最重要的是,她好珍惜可以和他共度的時光,每一分、每一秒都覺得很甜蜜。

衝到飯店門口後,果然看到一輛計程車已停在前方,傑修搖下車窗對她喚著。“織寧,上來!”

她興沖沖地上車。“忙完了?”

“嗯,都處理好了。”

身上那套來自英國的純手工三件式西裝,將鞏傑修襯得更英挺出眾、器宇軒昂。他眉黑如墨,黑瞳炯炯有神,鼻如懸膽,輪廓分明的五官自然彰顯出菁英氣息,再搭配高大修長的身軀、筆直的長腿,是個一站在路邊,就會令女人心跳失控的大帥哥。

碑傑修親匿地握住她的手。“要你跟我來出差,這兩天我卻一直忙著開會,連最著名的赤崁樓,還有飯店附近的孔廟,我都忙到連陪你去逛逛的時間都沒有。一個人在飯店很無聊吧?”

“才不無聊。我剛好可以利用時間,把一直想看卻沒有時間看的《追風箏的孩子》看完啊!真的好好看喔,害我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

“哭得很慘喔?難怪你的眼睛到現在還紅通通的,連鼻子也紅了。”他愛憐地輕撫她的小鼻頭。

“鼻子也紅了?”織寧花容失色,想拿出鏡子看一下,這才發現自己連隨身包包都忘了帶出來。“啊,人家這樣會不會很醜?”

“醜翻了,活像是紅鼻子的小妖怪。”鞏傑修壞壞地逗她,笑容更加飛揚。

織寧氣呼呼地別過臉蛋。“好、好,我是醜八怪!那你放我下車,不要跟我走在一起,省得我丟你的臉。”

他哈哈大笑,大手緊緊摟住她的纖腰。“這樣就生氣啦?真是小氣鬼。你放心,就算你變成紅鼻子、綠眼睛的小妖怪,依舊是我最喜歡的織寧。”

親匿地揉揉她的秀髮,無比愛憐地在她的額頭上落下一吻。

“不要鬧啦!”織寧羞得手足無措,輕輕推開他。“司機在前面……傑,我們到底要去哪裡啊?要先去吃東西嗎?”

“呵呵,秘密!”他莫測高深地微笑。

他最喜歡她這份單純無垢的笑容,更喜歡她的善解人意。這一陣子為了處理繁忙的公務,有時候他不得不耽誤跟她的約會,甚至一通電話就臨時取消,但織寧從不抱怨。

她總是笑笑地叫他要記得吃飯,不可以吃冷便當,一忙完就要趕快回家睡覺,別擔心她。如此溫婉又蕙質蘭心的好女孩,他如何不愛?

身邊有好多朋友總說織寧好幸運,可以遇到他這麼優秀深情的好男人,真是麻雀變鳳凰。其實,他非常討厭聽到這類的話。對他而言,織寧原本就是鳳凰,她擁有獨一無二的耀眼光采,她是個傑出、秀外慧中的好女孩,能得到她的芳心,才是他這輩子最幸運的事。

織寧笑著睨他一眼。“還搞神秘呢!到底要去哪兒嘛?”

正說著,計程車已經停下來了,司機微笑道:“到啦!前面就是著名的武廟。”

“謝謝。”鞏傑修付了車資後,拉著織寧下車。

織寧呆呆地跟著他走,冬雨綿綿,附近好像有人在賣烤番薯,空氣中飄散著暖暖的香氣。

“傑,為什麼要帶我來這裡啊?”嗯……有點冷耶,出來時太匆忙,忘了帶圍巾。

“乖,跟著我走就對了。”注意到她的指尖有點冰冷,鞏傑修立刻解下自己的大圍巾圍住她的粉頸,兩人親密地圍在一起,厚實大掌摟住她的肩頭,讓自身的溫度暖暖地包圍著她。“又不帶圍巾出門,你喔,真是懶丫頭。”

織寧俏皮地吐吐舌尖,整個人緊緊地偎著他。“對啦,我就是小懶豬嘛!反正我知道你最慷慨了,一定會分我圍一半啊!”

好喜歡跟他圍著同一條圍巾喔!有股難以言喻的親密及幸福,這麼接近他,可以嗅聞到他身上那粗獷又幹爽的氣息,還有淡淡的菸草味。

而且啊,他這條圍巾還是她親手編織的呢!

還在唸大學的時候,某天她一時興起,想要親手勾條圍巾送給他,於是拉著珊陪她上街去買棒針和毛線,每天除了上課、吃飯和睡覺之外,就是聚精會神地猛編織。

一開始,她還常被棒針戳到,痛得她哇哇大叫。她很哀怨地發現自己真是笨拙,根本沒有編織的天分。不過啊,為了給傑修一個驚喜,她還是咬緊牙根,日夜趕工,終於在他生日前織出一條size超長的圍巾。

一直到現在,織寧還是清楚地記得傑修收到圍巾時有多麼驚喜。盡避圍巾已經有點舊了,但這麼多年來,只要冬天一到,他一定會拿出這條圍巾禦寒,把它當成無價之寶。

開心地偎在他懷中走著,突然,前方有個招牌吸引了織寧的目光。“哇!義豐冬瓜茶耶!傑,我曾經在很多美食雜誌上看到這家店的相關報導,聽說他們的冬瓜茶是遵循古法熬煮的,非常好喝,人家想喝喝看。”

“好啊。不過天氣冷,你不能喝太多冰的,免得咳嗽,只能喝去冰的。”

“沒問題!”織寧甜蜜地勾著他的手。“反正我也不渴,我們合喝一杯小杯的就好。”

傑修買來冬瓜茶後,兩人你一口、我一口地合力解決。

“真的很甘甜耶!啊,我越來越喜歡台南市了。”織寧一臉滿足地說。“不但到處都是美食,連冬瓜茶也這麼好喝。待會兒我們回飯店前,我還要再買一杯帶回去喝!”

他笑著取笑她。“你喔,每天就知道吃吃吃,當心變成小胖豬喔!”

織寧嬌嗔地輕捶他。“我變成小胖豬你就不愛我了嗎?真是現實!”

兩人打打鬧鬧的,之後腳步一轉,鞏傑修帶著她進入一座古廟。

大概是下雨天的關係,廟裡面有點冷清,兩人在正殿恭敬地對著神像合掌參拜後,他拉著她的手走到後殿,進入一間獨立的殿堂。

織甯越來越好奇了。“傑,你怎麼會想要帶我來拜拜?”

她知道他是無神論者,當年他要去當兵時,她硬要拉著他去廟裡求個平安符,他都推說有事,後來還是她氣不過,自己跑到龍山寺求了個平安符硬塞在他身上的。

碑傑修微笑地道:“抬頭看看這裡供奉的是什麼神明?”

織寧好奇地定睛一看,只見神壇上有一尊蓄著白髮,笑容慈祥的神像。“啊,是月下老人!”

“沒錯。”鞏傑修的眼底跳躍著熾熱的光芒。“我是聽一個朋友說的,他說台南市武廟所供奉的月老非常靈驗,只要誠心誠意地向它祈求,有情人就可以終生廝守,不管發生任何阻礙都可以化解。”

他拉著織寧一起在神壇前跪下,從外套口袋裡拿出一個藍色的盒子,一打開,赫然是一對造型簡潔優雅的對戒。

“你願意嫁給我嗎?讓我照顧你一輩子,也請你照顧我一輩子,好不好?”他深情款款地凝視她,眸底溢滿堅若盤石的柔情。

“你……”織寧的眼眶已經發紅了,鼻頭一酸,晶瑩的淚珠就要奪眶而出。

老天!她永遠不會忘記這一刻的震撼及感動,心愛的男人竟在這麼神聖的地方向她求婚!

“傻丫頭,別隻會哭啊!”他揚起溫文儒雅的笑容。“乖,要說‘好’。”他的笑容看似優雅從容,其實心底很緊張,好怕她拒絕。

織寧的淚水滑落腮邊。“可是……可是你的家人……傑,我不希望你為難。”她知道,他的家人非常反對他們在一起。

他眸光一凜,一字一句,堅定地道:“我們的未來不需要別人來決定。這是我們的人生,倘若他們願意獻上祝福,我很高興;即使不願意,那也無妨。沒有人可以阻止我得到幸福,更沒有人可以將我們拆散。”

事實上,他早就決定了,無論如何,他一定要迎娶織寧為妻。她是他的最愛,也是他早就認定的人生伴侶,身分證上的配偶欄,他只想填上她的名字。

而且,他已做了最壞的打算。身為人子,他非常不願意再跟雙親起衝突,但倘若情況逼得他不得不作山抉擇的話,那麼,他不惜放棄“御鼎集團”接班人的資格,也絕不放棄最愛的女人。

他會再試著跟雙親溝通,讓他們看到織寧單純良善的一面,接受她成為鞏家的媳婦。但,如果他們仍堅決反對,傑修打算帶著織寧放棄一切,到外頭從頭開始。

他對自己有充分的信心,他並不是完全沒有吃過苦頭的大少爺,他可以靠自己的能力謀得一份很好的工作,給織寧一個溫暖甜蜜的家。

他牽起她的手,讓柔荑貼住他的左邊胸膛,熨在心口上。“寧,相信我。告訴我你願意,就在這裡,在月老的見證下,把你的一生交給我,讓我成為你的丈夫,你生生世世的戀人。這一生無論貧賤富貴,我們都患難與共,不離不棄,永不分離。”

“我……”淚如雨下的她哽咽地道:“我願意。”

他眸光閃動,滿意地親吻她的臉頰,執起她的手,取出女戒為她套上。

“換你了,快點把我套牢吧!”傑修神采飛揚地微笑,黑眸熠熠生輝。

織寧紅著臉,覺得心臟咚咚咚咚,跳得好快。她取出盒內的男戒,小手微微發抖,深吸一口氣後,虔誠地套入傑修左手的無名指。

傑修把她的手包在掌心內,黑瞳炯亮炙燙。“你知道為什麼結婚戒指要配戴在左手的無名指嗎?”

“為什麼?”

“因為有一派說法是,古埃及人相信,左手無名指有一條很纖細的神經直通心臟,所以,這裡要配戴象徵誓言的結婚戒指,代表此心不渝。”

“哇,好浪漫喔!”織寧偎在他身邊,把兩人的左手並排著,他的手大,她的手小,可相同的是,無名指上都有同款的婚戒。

她歡喜地望著那對婚戒,看了又看,喜悅地道:“謝謝你,我好喜歡、好喜歡。我會珍惜一輩子,水遠都不會讓它離開我的身體。”

“我也一樣。”他親吻著她的臉,無須更多誓言,兩人早已認定對方是死生契闊的伴侶。

“除了婚戒,我還有一樣小禮物要送給你喔!”傑修的笑弧擴大,從另一個口袋裡又取出一條細緻的純銀項煉。

織寧呼吸一窒。“你為什麼還要送我項煉?你會把我寵壞的!”

“傻瓜。這輩子我也只有一個老婆,我不寵你要寵誰?會買這條項煉給你,是因為它擁有一個很特殊的功能。”

“什麼功能?”

“你看。”心型煉墜原來暗藏機關,在煉墜的最下方有個神秘按鈕,按下去之後煉墜可以打開,裡面的小空間可以放東西。

織寧瞪大眼睛。“好特別喔,原來這個可以打開啊!”

傑修微笑道:“我猜這是讓戀人用來放彼此的合照之類的,不過,我想拿來珍藏對我們而言最重要的東西。”

“是什麼東西?”

“先別問。來,你乖乖閉上眼睛。”

他想做啥?織寧粉臉暈紅地望著他,嬌嗔道:“不行啦,這裡是月老廟耶!”雖然說慈祥的月老專門掌管姻緣,樂得見到善男信女恩愛甜蜜,可是這裡畢竟是廟宇耶,他要親親……不太好吧?

“笨丫頭,你又想到哪裡去了?”傑修好氣又好笑。“不是你想的那樣,反正,你先閉上眼睛。”

好啦,閉上就閉上。反正他是她心愛的老公,他最大。

織寧乖巧地閉上眼,先是聽到窸窸窣窣的聲音,然後,她的頭髮好像被輕輕拉動了下。

“好了。”

她睜開眼簾,還來不及詢問,就看到他的手裡多了兩縷黑髮,她認出其中一縷是她的發,另一縷則是他的,他的髮色偏淡,而且有一點自然鬈。

她看到傑修起身,到月老神壇前取出一條紅線,恭敬地對月老合掌,神情溫柔地把兩縷黑髮密密地、牢牢地編織在一起,然後以紅線細細纏繞,打個結,再拿出隨身攜帶的瑞士刀剪斷兩人的發。

織寧懂了。

她懂得他要做什麼了!

一瞬間,滾燙的淚水不爭氣地紛紛墜落。“你……你好可惡!”

這個男人總有本事讓她心醉,讓她更瘋狂地愛他,也讓她感動地落淚。

他把被紅線纏繞的黑髮輕巧地放入煉墜內,再把煉墜合起來,親手為她戴上項煉。

黑眸一瞬也不瞬地注視她,他溫柔低沉地道:“我們是結髮夫妻了。月老見證了我們的愛情,紅線會讓我們的緣分更深、更牢固。回台北後,我們就去公證結婚。”

“……”織寧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她只能緊緊抱住他,好用力、好用力地抱住他,渴望把自己的滿腔柔情全注入他的身軀,渴望給他更多更多的愛。

她淚眼模糊地感謝月老,感謝天地間的神明。她好幸福,胸口的暖流緩緩地傳遞到四肢百骸。

外頭依舊霪雨霏霏,可她整個人卻被美麗的火花所包圍。

她知道自己這一輩子都會記住在月老前的誓言——

這一生無論貧賤富貴,我們都患難與共,不離不棄,永不分離……

口好乾、好渴……

織寧意識昏沉地醒過來,緩緩支起身子,眯起眼睛望著窗外。

一會兒後,她緩緩地下床,取出一瓶礦泉水仰頭灌下,讓自己的腦筋清醒一點。

陌生的房間擺設提醒她——這裡是西雅圖,一個離台灣很遠的地方。

她走到窗邊拉開窗簾,立刻被刺眼的陽光嚇得倒退一步。迅速拉攏窗簾後,她悶悶地又窩回床上。

她眼神空洞地瞪著天花板,已經下午一點了,但她哪裡都不想去,不想出門,也不想吃飯。

突然,手機響了,織寧猶豫著要不要接聽。

奇怪了,誰會打電話給她,會是羽珊嗎?但她們不是才剛通過電話?

“喂?”

她一接聽,彼端就傳出一道熱情爽朗的聲音——

“請問是織寧嗎?我是羽珊的表哥,嚴書浩。”

“喔,嚴大哥,你好。”

他的聲音充滿活力。“羽珊說你早就到達西雅圖了,怎麼都沒打電話給我,讓我為你接接風呢?”

織寧勉強笑了笑。“這樣不好意思,太麻煩你了。羽珊說你在一家律師事務所上班,工作很忙碌。”羽珊還告訴她,書浩哥家裡經營規模龐大的家族事業,雖然目前在外面工作,但他遲早還是得回去接班。

他哈哈大笑。“再怎麼忙也要吃飯啊!而且,既然你是我表妹羽珊最要好的朋友,那也就是我的妹妹,照顧你是應該的。羽珊一再拜託我要好好照顧你,倘若被她知道我連一頓飯都沒有請你吃,那位大小姐會抓狂的!”

“謝謝你的好意,但真的不用了。”織寧婉拒。“其實我下榻旅館附近的生活機能很方便,不論要吃飯還是要搭車去觀光都很便利。”

“真的?你住在哪裡?”

“在XX路上的青年旅館。”

“那太好了!”嚴書浩積極地道:“真巧,待會兒我要到那邊去拜訪客戶,乾脆一起吃晚餐吧?晚上七點,我在青年旅館的門口等你,我知道那附近有一家很棒的餐館。”

“可是……”織寧真的很不想麻煩他,從小到大她都習慣自己解決問題,實在不願增添任何人的麻煩。

“那就這麼說定了,我還要趕著進去開會,先這樣,bye!”

織寧還在遲疑之際,對方卻已收線,她只好默默地合上手機。

好吧,聽起來,這位羽珊的表哥真的很熱情好客,並不覺得她的造訪會變成他的困擾,那就跟他一起吃個晚餐吧。

晚上十點。

專賣德國菜的餐館依舊人聲鼎沸,笑語喧譁,嚴書浩推開大門,笑容滿面地跟著織寧並肩走出餐館。

織寧得體地道:“真不好意思,今天晚上讓你破費了。”

“不,千萬別這麼說。”喝了一點啤酒後,嚴書浩的笑容更加爽朗了。“能夠跟來自台灣的朋友痛快地用國語聊天,我好開心呢!雖然我長年待在國外,不過還是最喜歡跟來自故鄉的朋友聊天了。一起暢談台北的小吃、觀光勝地,甚至聊聊政治人物的八卦,這些都會讓我覺得好有親切感。”

坦白說,嚴書浩很喜歡織寧,上次回台灣第一次見到她,他就驚為天人,被她古典婉約的外表,以及外柔內剛的氣息給深深吸引住。無奈表妹羽珊明白地告訴他,她早就名花有主了,而且兩人的愛情堅定不移,警告書浩不要去搞破壞。

可是,這一回在西雅圖看到織寧,他清楚地感受到原本縈繞在她眉宇之間的甜蜜氣息已被濃濃愁緒所取代。

她還是那麼美麗動人、清靈月兌俗,只不過,秋水盈盈的美眸卻承載著太多的無奈。

從羽珊那邊,他知道織寧主動要求跟交往多年的男友分手。

嚴書浩不明白為何她會主動提出分手,而且還形單影隻地來到異國?可她渾身散發的哀傷讓他不忍,也更激起他濃烈的保護欲。倘若這是上蒼願意給他的機會,讓他得以接近織寧,那他絕對會拿出最大的誠意和耐心,好好地追求她。

正打算明天再約她出來喝咖啡時,手機卻響了。他看了眼來電顯示後,苦笑地道:“真糟糕,是我的老闆打來的。不好意思,你等我一下。”

他接了手機,因為訊號不良,腳步往街口的另一端移動,以流利的英文交談。“喬治,什麼事?對,那個案子我有跟進……抱歉,訊號不良……嗯,你繼續說,對,我知道下個月開庭,證人方面沒有問題……”

織寧默默地站在原地,有幾滴雨絲飄落在她的臉上。咦,下雨了?緩緩地把手伸到半空中,感受雨滴沁涼地落在掌間的觸感。

台北也下雨了嗎?他……過得還好嗎?

他有沒有按時吃飯?她知道他只要一忙碌,連三餐都會忘了吃,還常常吃冷便當。可是他的腸胃不好,常常要吞胃片,希望他懂得好好照顧自己,不要……不要讓她這麼擔心,放也放不下。

幽幽地閉上眼,任雨絲墜落在她的髮梢、她的眉間、她的臉頰,假裝自己還在台灣,跟他處在同一個城市,還在那個也常常下雨的城市,兩人的距離並不遙遠。

雨絲帶來寒意,她感覺有點冷,下意識地渴望禦寒的東西。下一秒。她酸楚地提醒自己——他不在這裡,不在她的身邊。

不會再有人寵溺地跟她分享同一條圍巾,也不會有人提供最溫暖的懷抱給她。

家在萬里重雲外,這裡離台北好遠、好遠,真的好遠。

她知道自己要獨立、要堅強,因為往後的日子沒有傑修了。

沒有……

沉溺在憂傷情緒中的織寧沒有意識到一個可怕的危機正朝她襲來。

有一輛跑車以驚人的速度歪歪斜斜地衝過來,車上載滿奇裝異服的年輕男女,他們拿著酒瓶恣意地大笑,鬼吼鬼叫,連駕車的人也邊開車邊喝酒,一路上險象環生。

叭叭叭——

已經喝到醉茫茫的駕駛胡亂按喇叭,把馬路當作自家的亂開,明明前面已經是紅燈了,還猛踩油門往前衝。

跑車衝到十字路口時,有另一輛轎車也衝了過來,酒鬼駕駛的跑車來不及反應,“叭叭叭叭”地狂按喇叭,眼看閃避不及,要撞上了,駕駛反射性地把方向盤大幅度往旁一轉——

吱吱吱——

整輛跑車發出尖銳的煞車聲後,還是撞入了人行道。

站在街角的嚴書浩首先反應過來,驚駭地看著那輛跑車筆直地撞向德國餐館的門口!

“不——織寧,快跑!”他發出驚天動地的嘶吼,扔開手機奔過去想救她。

聽到碰撞聲和喇叭聲後,織寧轉過頭,只看見兩道非常刺眼的燈光照過來,當她意識到危險想跑時,已經來不及了,只聽見路邊好多人的尖叫和更刺耳的煞車聲響起。

然後,她好像被狠狠撞擊了下,身軀被拋向半空中,難以想象的痛楚迅速蔓延。

她驚惶地想抓住什麼,卻什麼東西都抓不到,身軀無助地下墜、再下墜,及至完全失去意識,迎接她的,是無邊無際的黑暗……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