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三年後

香港赤鱲角國際機場,華航VIP會員專用休息室。

碑傑修邊低頭審視財務報表,邊注意電腦上不斷跳動的數據,此時旁邊的秘書恭敬地遞來電話。

“總裁,英商利得福集團的執行長希望能跟您通話,親自討論一個台幣二十億的投資案。”

接過電話,鞏傑修一心三用,輕鬆地看完手上的財務報表,簽名後交給秘書,再以純正的牛津腔英語流利地與英商集團的執行長進行討論,爭取包多合作優勢,手上也沒閒著,嚴苛地瀏覽股票期貨的交易,記錄下打算併購的集團,寫在便條紙上交給秘書去彙整資料。

這三年來,他把“御鼎集團”經營得有聲有色,他夜以繼日地瘋狂投入工作,一天當四十八小時在用,常常早上在台北開完早餐會報後,中午就到了東京舉行合作記者會,晚上又趕飛機到新加坡簽訂新的合約。

他的投資眼光精準獨到,而且敢拚敢衝,所以“御鼎集團”的總營收已呈倍數成長,股價也一路狂飆。

事業方面非常風光,只不過,他的私生活卻乏善可陳。除了工作、開會,就是開會、工作。他幾乎沒有任何高低起伏的情緒,整個人宛如一潭死水。

當然,剛開始的第一年,並不是這樣的。

最心愛的女人毫無預警地失蹤了,就在他們預定要去法院公證結婚的當天。

碑傑修永遠無法忘記,當他一早醒過來,興沖沖地想擁抱心愛的織寧卻撲了個空,然後在床頭櫃看到他的求婚戒指的情景。

一開始,他還以為自己看錯了,那枚戒指應該在織寧的手上,他們在月老廟裡面虔誠地交換戒指,她還發誓這一輩子都不會取下來的。

可是,除了戒指,還有一張短箋。

他迅速看完短箋後,腳下的世界立時裂開了、崩毀了,臉色也由灰敗轉為蒼白。

他死命地瞪著那寥寥數語的短箋,嚴重懷疑自己的視力出現問題。

他看不懂。

不可能的,他最心愛的織寧不會扔下他的,他們已經是結髮夫妻了啊!

絕對不可能的。

之後,又把短箋從頭到尾看了一遍後,他以最快的速度胡亂套上衣服,抓起車鑰匙和手機就往外衝。他要立刻找到她,不管她有任何理由,他都不准她離開,不准她由他的生命中缺席。

因為,她已經是他的妻子。

她是他唯一認定的人生伴侶,要陪他一起走過數十載悠悠歲月,他們還計劃要養一屋子可愛的孩子,一起慢慢變老。

找她的那一段日子,可以用渾渾噩噩、生不如死來形容。

他瘋狂地尋找織寧,不惜財力、不計時間,用盡他所有的人脈瘋狂地尋找,就算上天下地,他也要找到她。

他不相信她會變心,他認為她一定有什麼苦衷。

很快地,手下透過關係查到他要的資料,他得知織寧已經搭機前往美國的西雅圖了,但,自從入境西雅圖後,不管他耗費多大的精力,卻無法更進一步地找出她的下落。

她沒有出境紀錄,美國境內各州也找不到她的落腳訊息。沒有旅館的入住資料,也沒有任何信用卡的消費紀錄,她就像是由人間蒸發了一樣。

他還是堅持要繼續尋找,甚至親自飛到西雅圖好幾次,找遍了美西的所有城市,從西雅圖往下尋找,找遍波特蘭、舊金山、洛杉磯,一直到南端的聖地牙哥,甚至找到墨西哥去。

美西找不到,他又不死心地找到美東,甚至往上找,進入加拿大。

可是,沒有。

鐵錚錚的事實擺在眼前——藍織寧消失了。

傑修知道她不會突然人間蒸發,因此在一次又一次的期待落空,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後,他終於不得不面對一個最殘酷,也最不願意接受的事實——

她不是失蹤了。

這麼大規模的尋找,不管她身在何處,一定可以知道他在找她。但,她卻選擇躲藏起來。

織寧在躲他?千方百計地在躲他?為什麼?

難道……難道那短箋上寫的是真的?真的是她的心情?她愛上別人了?

一開始,傑修壓根兒不相信織寧會因為外界的壓力而離開他,他相信她定是有什麼苦衷。可隨著歲月慢慢流逝,他的心情也由焦慮、煩躁、失望,慢慢轉為冷冽、麻痺。

他的眼眸彷彿結了一層冰,黑瞳裡沒有半點光亮。他快把自己逼瘋了,還是無法得到一個正確的答案。

織寧怎麼捨得拋下他?雖然還沒有正式去法院登記,但他們已經交換了結婚戒指,他們是夫妻呀!他們還虔誠地在月老廟前求來紅線,發過誓言的!

這一生無論貧賤富貴,我們都患難與共,不離不棄,永不分離……

她忘了那些誓言嗎?兩人七年的感情又算什麼?

……我選擇了逃避。因為我不想把女人最燦爛的青春全部賭在你身上,我好累,想走一條比較平靜順遂的道路……

你可以說我變心了,我不否認。畢竟,人的心與感情隨時會變,曾經深愛你的人,很有可能在明天就改變了初衷,這個世界根本沒有“永恆”這一回事,不是嗎?

她把戒指還給他……

她以為把戒指還他。就可以瀟灑地一走了之,就可以一拍兩散,兩人就可以當作沒這回事,沒有愛得死去活來,沒有以靈魂來愛戀對方,可以走得雲淡風輕,非常瀟灑嗎?

她是故意躲他的,因為她覺得跟他在一起很困擾、很累,而她已經厭倦了。她要去走一條“比較平靜順遂的道路”。

她要扔下他,忘記兩人一起發過的誓言,忘記這兩千五百多個日子的相知相惜,忘記只屬於兩人的秘密,忘記只屬於兩人的繾綣柔情、喜悅與歡笑,忘記兩人一起編織過的美好夢想?

她不要了。

當他努力地跟父母溝通,想要讓家人認同她這個兒媳婦,並且瘋狂地投入工作,想拿出頂尖的成績來向家人證明織寧是個賢內助,拚命地打點一切,捨不得她吃半點苦,捨不得她聽了什麼閒言閒語時,她卻瀟灑從容地月兌下戒指,轉身就離去。

她退縮了,毫不留戀地拋下一切,甚至……甚至投向另一個男人的懷抱?!

那,他的忙碌究竟是為了誰?為了什麼?

織寧真的愛過他嗎?愛過他嗎?倘若以前有人問他這個問題,他可以非常驕傲,毫不猶豫地回答——當然!她是最懂我、最愛我的女人,我們就像是兩個相契的半圓,缺一不可。

可三年來,每個冷清孤寂的夜裡都逼他看清真相,看清他一直不肯面對,卻又無比清晰而殘酷的真相。

也許,她真的是累了,只是想選擇一條比較平靜順遂的道路。也許,她並沒有他所想象的愛他,沒有愛得那麼深。

也許……她根本沒有愛過他。

謗本沒有……

否則,她怎麼會走得這麼狠心、這麼絕情?明知他瘋狂地尋找著她,她卻可以不給他半點音訊。

他常常在半夜驚醒,醒來後一身都是冷汗。

悽然地望著床頭櫃,望著曾經擺放過那枚戒指的地方,他的心臟彷彿再度被人以銳器狠狠敲擊一遍似的。他不知道自己這顆心還能承受多少傷痛、承受多少折磨?也不知道心臟是否還在跳動?會不會……真的裂出血來?

他由一開始的焦慮、惶亂不安,到慢慢學會心死,學會不再對任何人、任何事物有期待。

當然,他更不再相信愛。

可他依舊堅持要繼續尋找藍織寧,無論如何,她欠他一個解釋。

就算他的心已變得嚴寒冰冽,他仍執意要一個答案,要聽她親口告訴他——是的,她變心了!她後悔認識他,她不再愛他!

所以,他有一批手下負責在世界各地尋找織寧,有任何消息就會在第一時間呈報給他。

巨大情變讓他宛如死過一回,彷彿他已置身在荊棘遍地的地獄。他由原先的溫文儒雅變得沉默寡言、冷峻無情,他的眼神不再有任何溫度,總是犀利無情地看著一切,不管與任何人都保持最遙遠的距離。

沒有任何人可以影響他的情愫,更無法接近他的心,他把自己嚴密地保護在層層冰山底下。

他的事業非常成功,“御鼎集團”在台灣、香港甚至中國大陸,都有大規模的投資,在華人世界擁有無可取代的尊貴地位,執金融界之牛耳,影響力之大,連兩岸三地的政府也要禮讓三分。

可是,鞏傑修的心是空的,空蕩蕩一片。

最近他剛完成一個很大的併購案,擊敗虎視眈眈的新加坡和日本等大財團,順利拿下香港“寶盛銀行”的經營權,打了漂亮的一仗,把“御鼎集團”的版圖藉由香港這個跳板更成功地延伸到中國大陸內地。

全世界的錢財都流向中國大陸,“御鼎集團”能夠搶先一步進駐,並迅速在各大省分佈局,前途不可限量,未來的獲利更是難以估計。

他的手下個個欣喜若狂,狂開香檳慶祝,可是鞏傑修卻感覺不到任何喜悅。他困惑地模模胸膛,是熱的,他的心也還在跳動;喝喝香檳,是甜的,他的味覺也沒問題。那麼,為何他感受不到半絲欣喜?

為什麼?

從什麼時候開始,他不再開懷大笑,也失去喜怒哀樂這些最基本的感受力了?他很少發怒,更忘記上一次微笑是什麼時候?

有個該死的女人離開了,她拋下他後,也一併帶走了他的喜怒哀樂,帶走他微笑的能力……

懊死,她欠他太多太多了!

闃眸多了絲冷峻,他強迫自己收斂心思,把那抹飄忽的身影驅逐出腦門。正打算看看腕錶,一旁的秘書已經恭敬地提醒他。

“總裁,登機時間快到了。”才從倫敦飛回來,他們馬上又要搭機前往上海,主持摩天大樓的啟用典禮。

“好。”

碑傑修讓秘書替他整理好所有的資料,然後提起公事包,率先走出貴賓室,邁向登機門。

長長的走廊連接到不同號碼的登機門,鞏傑修知道自己的登機門還有一段距離,他步履沉穩地往前走,目光不經意地往旁一瞥——

一瞬間,他只覺得有一雙魔魅大手劃破空氣,揪住他的心臟,讓他的呼吸幾乎停擺了,大腦也一片空白。

是她!

那個消失了整整三年的身影,那抹常常盤桓在夢中的倩影,那個教他又愛又恨,又想殺了她的女人!

她還是那麼清靈月兌俗,優雅動人。穿著米白色的洋裝,圍著粉色系的披肩,頭髮比以前更長了,柔順地披在腦後,臉上漾著甜美的笑靨,偎在一個高大的男人身邊。

男人的大手摟住她的肩膀,還替她拉緊披肩,另一手接過她的登機證,順手遞給登機口的地勤人員,兩人有說有笑地步向機艙,看得出來兩人的關係非常親密。

胸口傳來尖銳的嫉妒,鞏傑修臉色鐵青。

那男人是誰?為何如此親密地摟著她?

他是她的男人嗎?這三年來,她都跟他在一起嗎?

或者該說,三年前,她就是為了那個混蛋才拋棄他、遠走高飛的嗎?

碑傑修呼吸緊繃地望著這一切,大腦還沒回過神來,雙手卻已甩開公事包,雙腳也自有意識地往前狂奔。

“藍織寧!”他怒吼著。“藍織寧!站住,你不準走!站住!”

他突來的舉動不但嚇壞了一旁的秘書,登機口前的地勤人員也緊張地一左一右拉住他。

“先生,你想要做什麼?你要登機嗎?登機證呢?”

“放開我!”眼看那兩人已經轉彎步入另一道門,消失在他的視線內,傑修狂亂地嘶吼著。“藍織寧,回頭看我!不準走,你站住——”

他絕對不能讓她再度消失,絕對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她又由人間蒸發,他有好多好多的問題要問她!

最重要的是,他必須緊緊地扣住她的手,證明自己沒有瘋,他的眼睛沒有出現幻覺,她是真真實實地出現在他眼前,她是那個曾與他交換生生世世誓言的女人!

兩名地動人員跟他扭成一團,在附近巡邏的兩名機場警衛見狀也狂奔而至,人高馬大的警衛以蠻力制伏住他,怒喝著。“不準動。”

一名警衛和雨名地動人員聯手以警棍狠狠地壓住碑傑修,另一名警衛則以無線電呼叫。“十二號登機門口有狀況,請求支援!重複一次,十二號登機門口有狀況,請求支援!”

盡避被四個人合力壓倒在地,鞏傑修依舊昂首怒吼著。“藍織寧,你出來!你不準跟他走,出來——”

他等了三年,整整三年,一千多個失魂落魄的日子,好不容易她終於出現了,他絕對不放她走。

他憤怒地咆哮,拚命掙扎,饒是四個大男人都快壓不住他了。但很快地,大批警力紛紛趕過來。自從美國911悲劇發生之後,這幾年各大機場都非常注重飛安問題,不管出現任何可疑人物,都會謹慎處理。

包多警衛合力制伏抓狂的鞏傑修,要把他帶到警衛室,眼看情況即將失控,嚇壞了的秘書終於回過神來。

“對不起、對不起,請你們放開我的老闆。這是鞏先生的名片,他不是危險分子,我要立刻聯絡我們在香港的律師!”

碑傑修跟香港幾位政商權貴都交情匪淺,秘書知道這件事一定可以圓滿地擺平。只不過,他真的不懂,平日冷漠似冰的總裁為何會突然抓狂,而且完全不顧後果?

那個被他一直呼喊著的女孩,一定是他很重要、很重要的人吧?

警衛不理秘書,大陣仗地押解鞏傑修直奔警衛室,但牢牢被鉗制住的傑修還是拚命回頭怒吼——

“藍織寧,我不會放過你的!你出來!”

機門早就關上了,頭等艙內,已經安然入座的清秀女孩聽不到外界的聲音,可她卻突然蹙起秀眉,胸口鬱悶地望著機艙出口。奇怪,快踏入機艙之前,她好像聽到怒吼聲,有個男人一直吼著一個名字,那名字好像叫做藍……藍織寧?

藍織寧。

那是誰的名字?

女孩眼底泛著淡淡愁緒,她想,自己應該不認識那個在登機口大吼大叫的男人,她也沒有回頭看對方一眼。不過,為何她覺得那男人的聲音好像在哪裡聽過?他的嗓音是那麼悲憤心痛,好像很痛苦,好像被奪走了最心愛的東西。

那男人要找她心愛的女人嗎?那女人,就叫做藍織寧?

女孩輕輕閉上眼睛,不知為何,聽到那男人悲痛而憤怒的嘶吼聲,她的五臟六腑好像全被揉成一團了,胸臆間非常鬱悶,心居然還微微疼痛著。

為什麼?她不解地搖著頭。自己應該不認識那個男人啊!可是,為何單是聽到他的聲音,她居然就湧起莫大的哀傷,眼眶甚至還泛起水霧?

這時,上完洗手間的嚴書浩回到座位,望著女孩略顯蒼白的臉色,很擔心地問:“怎麼啦?羽浵,你不舒服嗎?臉色怎麼怪怪的?”

“我……”章羽浵輕撫著胸口,緩緩地道:“沒什麼,突然覺得胸悶,有點喘不過氣來。”

“還好嗎?”嚴書浩溫柔地輕撫她的背脊,眼眸盛滿關懷。“以前好像沒有聽你說過會胸悶,可能是你對機艙的氣壓比較不習慣。”

嚴書浩的心急違往下沉。羽浵的異常真的只是對環境不習慣嗎?還是……因為即將要回到台北,回到那個他最害怕的地方?

唉,倘若不是情勢所逼,他非得親自回台處理一些事情,這一輩子,他都會把羽浵留在加拿大的溫哥華,或是繼續住在巴黎,總之就是絕對不會帶她回台灣。

“沒關係,到台灣之後,我馬上聯絡醫生為你做健康檢查。”

“不用啦!”章羽浵又深吸一口氣。“我應該沒事,你別緊張。”

嚴書浩揚手向空姐要了杯溫水。“千萬不要逞強喔!來,先喝杯溫水。”眸光愛戀地望著她喝下去。“有任何不舒服都要告訴我。”

“我知道。”羽浵微微一笑。

“睡吧,從溫哥華一路飛過來,只在香港停留兩天又要搭機飛回台北,一定是長途跋涉讓你累壞了。”

嚴書浩把雨人的椅背放平,動作細膩地打開毛毯鋪在羽浵身上,細心地攬住她的肩膀,讓她舒適地靠著自己。“好好睡一覺,睡醒就舒服多了。”

“好。”感受到書浩的柔情密意,羽浵靜靜地枕著他的肩,讓自己的呼吸趨於平緩。她真的有點困,睡一覺也好。

飛機平穩地往前飛行,快被睡意籠罩的女孩並沒有發現一旁的男人眼神非常警戒,彷彿獨自守著一個巨大的、無法告人的秘密,深怕在下一秒就會失去她。

是的,他聽到了!

快踏入機艙之際,他聽到背後傳來男人的怒吼聲,男人咆哮著“藍織寧”。

這三個字令他全身汗毛直豎,不用回頭他就可以確定那個抓狂的男人應該就是鞏傑修。

碑傑修看到羽浵了?真的看到了嗎?幸好,他們搭的不是同一班飛機。

懊死!他真的要帶羽浵回台北嗎?回到那座最危險的城市?

嚴書浩的眼眸更加闃黑,他決定了,會以最快的速度處理好台灣分公司的狀況,只要公司一上軌道,可以交給專業經理人繼續執行,他就要帶著羽浵立刻返回加拿大,或是去歐洲的任何一個城市,總之,隨便去哪裡都好。

他的手柔柔地握住羽浵的小手,充滿愛戀地望著她雪白無瑕的臉蛋。

三年了,他對她的愛戀與日俱增,他好喜歡她的溫柔善良、她的水媚靈秀,他無法失去她!

女孩即將跌入夢鄉,隱隱約約中,她好像又聽到那道渾厚又悲痛的怒吼聲——

織寧!藍織寧!

誰?

究竟是誰在呼喚?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