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下雨了。

雨絲緩緩飄落,為府城帶來一絲沁涼。

她在傍晚抵達台南市,步出火車站後上了一輛計程車,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於是請司機推薦當地有名的名勝古蹟,結果,司機把她載到安平老街。

安平老街是台南市非常出名的觀光勝地,擁有很多古蹟,像是億載金城、天后宮、安平樹屋、德記洋行、安平古堡等等。當然,當地美食更是不勝枚舉,蚵仔煎、周氏蝦卷、同記豆花……整個安平小鎮洋溢著熱鬧的觀光氣息,有手牽手恩愛出遊的小情侶,也有攜家帶眷的大家族組合,許多知名的土產店被擠到水洩不通。

無視於毛毛細雨,織寧漫步在人潮中,困惑地想著,這個地方她曾經跟傑修來過嗎?

印象中,傑修好像是帶她到台南市一座很古色古香的廟宇,可是,那座廟在哪裡?

突然,一旁傳來小孩的哭鬧聲——

“媽媽,我肚子好餓,我要吃蝦卷,還要喝冬瓜茶!”

“好好,我們先排隊買蝦卷,待會兒再去買冬瓜茶。”

冬瓜茶?!

呆站在一旁的織寧心一跳。對了,冬瓜茶!

她隱約記得當年傑修帶她到月老廟參拜之前,曾經在那附近買了一杯知名的義豐冬瓜茶!

那麼……

織寧興奮地衝到路邊攔計程車,一上車便急促地道:“司機先生,請問一下哪裡有義豐冬瓜茶?”

“義豐冬瓜茶啊?”司機不假思索地說:“你指的是武廟附近的那一間老店吧?”

織寧頻頻點頭。“對、對,就是那裡!”

她想起來了!義豐冬瓜茶、武廟、月老,傑修帶她去的那間古廟就叫做武廟!

二十分鐘後,計程車停在武廟前方的路口,織寧付了車資,快速地下車,在心底快樂地歡呼。

對,就是這裡!

好熟悉的紅磚道!

她終於靠自己的力量找回一點記憶了。

進入武廟後,她先是在大殿對著神像合掌參拜,然後,憑著記憶往內走,拐個彎又拐了個彎,最後,在暈黃燈光下,她終於發現那間獨立的小殿堂。

進入殿堂,看到神壇上的月老像,織寧的眼眶一紅,熱霧開始蔓延。

老天,就是這裡,她永遠永遠都不會忘記這個地方。

彬在月老前,織寧閉上雙眼,讓整個人慢慢沉澱,任檀香的氣息緩緩包圍她,焦躁的心慢慢變得沉靜,也把她最珍貴的記憶呼喚回來。

她全想起來了,在這個最神聖寧靜的地方,傑修向她求婚,她跟他虔誠地交換戒指,他說——

“讓我照顧你一輩子,也請你照顧我一輩子,好不好?”

緊接著,傑修還做了一件讓她熱淚盈眶的事,他在月老前以小剪刀剪下自己的一縷頭髮,也剪下她的秀髮,把兩縷髮絲牢牢密密地編織在一起,再用月老神壇前的紅線把兩人的發緊緊纏繞著。

“我們是結髮夫妻了。月老見證了我們的愛情,紅線會讓我們的緣分更深、更牢固。回台此後,我們就去公證結婚。”

然後,織寧記得傑修還拿出一條項煉,煉墜可以打開,他小心翼翼地把兩人的發放入煉墜裡,再為她配戴上項煉。

但……項煉呢?

織寧揪住自己的領口。“該死,那條項煉真的被我弄丟了嗎?我真是沒用,居然搞丟了那麼重要的項煉!不行,我一定要想起來。”

彷徨失措之際,一道沉穩的嗓音響起——

“別緊張,屬於你的東西永遠都會屬於你。”

她驚喜地回頭,整個人迅速撲入那溫暖結實的懷抱。“傑?你來了!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陽剛的臉龐有著風塵僕僕的疲憊,他的黑眸漾滿寵溺。“傻瓜,因為我是你的老公啊!別人我可以不瞭解,但自己心愛的老婆當然要了解。你失去聯絡後,我跑去找章羽珊,也跑到很多地方去找你,後來靈機一動,覺得你很可能想要找個地方安靜一下,很自然地,我想起了台南,因為這裡擁有我們這一生最珍貴的回憶。”

織寧很擔憂。“你跑去找羽珊?你沒對她大呼小叫吧?還有,你跟書浩……”

提到嚴書浩,鞏傑修還是一臉憤慨,沒好氣地道:“放心,我跟他痛痛快快地打了一場架。不過,他只是掛彩流血,沒什麼大不了。”他也賠償了那間咖啡館的損失,並向老闆道歉。

“我以為你會去找羽珊,所以打電話找她出來。沒想到,羽珊一看到我就哭得淚如雨下,她一再向我道歉,她說她當年不該心軟,幫著嚴書浩欺騙你,她還交給我屬於你的東西。”

傑修拿出一封信遞給織寧。

看到那封熟悉的信,織寧的心酸酸的,那是她剛到西雅圖的時候寫給傑修的陡。

他心疼地抱住她。“看完信之後,我更加痛恨自己。寧,對不起,當年你那麼痛苦,獨自承受了那麼多的壓力,我卻渾然不覺,是我沒有保護好你。”

“不,你沒錯。”織寧緊緊抓著信箋,內心百感交集。

當年她在絕望的狀況下寫了這封信,卻不敢寄給傑修,只好寄給羽珊,請羽珊幫她保管。沒想到,繞了一大圈,這封信還是回到了她的手中,只是,這三年真的發生了好多好多事。

“羽珊還交給我一樣東西。”

傑修一拿出來,織寧就掩住嘴低呼,淚水也奪眶而出。“項煉!”

他輕撫她的臉頰,心痛地道:“羽珊說,你在異國發生車禍後,為了避免妨礙急救,醫護人員從你的身上取下了這條項煉交給嚴書浩,後來,嚴書浩又交給羽珊。羽珊她一直處於天人交戰中,每次看到你都很掙扎,以為這輩子都沒有機會把項煉還給你了。而今,她很高興終於有機會讓項煉回到你的手中。”

織寧喜極而泣。“幸好項煉還在,太好了……”她一點都不責怪羽珊,她可以體會她的難處。

傑修輕巧地打開煉墜,取出以紅線纏繞的黑髮,手指緩緩地撫過他的發,還有她的發。

兩人四目相對,眼眶都紅了。

他們曾經茫然、曾經心痛、曾經荒蕪孤單,好像被全世界遺棄了。但,感謝上天,一切的苦難都已遠離,他們又可以緊緊牽住對方的手。

織寧抹去不斷淌下的淚水。“幫我戴上。我發誓,我會好好守護屬於我們的項煉還有戒指,不管發生任何事,都不會讓它們離開我。”

在月老面前,傑修再度為她戴上項煉,深情地吻她,淡雅的檀香柔柔地包圍著他們。

情意,綿綿。

***獨家制作***bbs.***

離開月老廟後,他們又回到三年前曾經下榻的飯店,特意要了跟當年一樣房號的房間。

一進入房間,積壓已久的終於引爆,他將她壓在牆上,滾燙的唇急切地吻住她的,宛如野火燎原,一發不可收拾。

兩人熱切地吻著,他的黑眸闃黑深濃,跳著足以將她吞噬的火焰,大手略微粗暴地拉扯她的上衣,推高她的裙。

他的吻宛如赤色風暴,灼熱的氣息噴在她細緻的粉頸,沙啞地命令道:“手舉高。”

織寧被他吻到粉臉暈紅,膝蓋酥軟,愉悅感強烈地穿透神經,只能乖乖地舉高雙手配合他。

他是她的丈夫,她的主人。

他動作俐落地解開她襯衫上的鈕釦,力道過猛,鈕釦一顆顆掉落在地。緊接著,她的蕾絲也被他扯落,並扔得老遠。

織寧羞紅了臉,想遮住自己赤果的上身,但他卻強悍地抓住她的手。

“寧,我的織寧,你好美……”

他的黑眸炯亮熾熱,他以最煽情的吻吻遍每一寸凝脂玉膚,在她的雪肌上烙下屬於他的印記。

“傑,我要你……”她的水眸氤氳,眼波盪漾,嬌軀好像半融化的女乃油。

“寶貝,迎接我。”完美的結合讓兩人同時發出銷魂的申吟。

四周的光線彷彿變暗了,景物也消失了。她是他的,他也是她的,不管是或靈魂,他們都是永不分離的戀人。

慾火熊熊蔓延,她的嬌吟混合著他的粗喘,斗室春意盎然。

當最甜美的喜悅爆發時,他們纏綿地熱吻著,一起被捲入七彩繽紛的綺麗幻境中,騰昇、再騰昇……

他們在古意盎然的府城多停留了兩天,悠閒地欣賞古蹟,飽嘗美食之後才回到台北。

一回台北,傑修就帶織寧去見他的父母,並正式宣佈——他們會在近期內舉辦婚禮,宴請親朋好友見證兩人結為連理的幸福過程。

心疼兒子這三年來所忍受的寂寞孤單,也深刻明瞭織寧對兒子的重要性,鞏氏夫妻發自內心地接納了織寧,拉著她的手告訴她,非常歡迎她成為鞏家的一分子。

看到傑修神采飛揚的笑臉,鞏夫人更是開心到當場褪下手上的玉鐲,親自為織寧套上,告訴她,以後他們鞏家的寶貝兒子就請她多多照顧了。

這天,織寧跟嚴書浩約好要見面。

事實上,書浩一直透過羽珊告訴織寧,他一定要再見她一面,他無法接受就這樣分手。

碑傑修很不贊成織寧去見他,可織寧還是答應了這次的碰面。她心底也有很多話想跟書浩哥說清楚,她不希望傷害任何人,最起碼,她要真心誠意地再向書浩說一聲謝謝。

碰面的地點選在傑修的別墅,擔心上次嚴書浩太過激動的事件重演,傑修在書房緊緊盯著嚴書浩的一舉一動,預防他再度抓狂,羽珊也來了。

“書浩哥,請喝茶。”織寧把泡好的茶放在茶几上。

對面的男人臉色灰敗,額頭的青筋隱隱浮現,整個人處於非常緊繃的狀態。

他粗嗄地開口。“我聽說了,下個月底你們就要舉行婚禮?”

“對。”織寧點頭,婚禮的種種細節都是傑修決定的,他說他要給她一場最溫馨而隆重的婚禮,讓她正式成為鞏家的人,接受親友的祝福。

“哈哈哈……”嚴書浩發出冷笑,笑聲異常尖銳。“需要我恭喜你們嗎?恭喜你們可以無視別人的傷口,手牽手快樂地去結婚?”

織寧臉色黯然。“對不起,我不知道還能再說什麼?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傷害你。”她只有一顆心,而那顆心,早就完完整整地獻給另一個男人了。

嚴書浩陰狠地笑,像頭遍體鱗傷的野獸。“不要再說‘對不起’這三個字了,你根本不懂我此刻的心情有多絕望、多憤怒,我有多想毀滅這一切!你不愛我,對我而言就是最大的傷害!你欠我的,永遠都償還不清!”

他的雙拳死命地緊握,努力控制體內亂竄的怒火。“我不該帶你回來台北的,只要不回來,你就不會再遇到他,你會一直留在我的身邊,嫁給我,成為我的妻子!”他好怨恨,倘若時光能倒流,他絕不會讓她回台灣。

嚴書浩傷痛地望著她,眼底滿是狂亂的神色。“告訴我,他到底哪裡比我好?哪一點贏我?他比我更愛你嗎?他比我更疼你,更懂得如何呵護你嗎?為了愛你,我什麼都可以豁出去,可以付出一切,就算遊走在法律邊緣,就算會身陷囹圄,我都無怨無悔!他呢?他有比我愛你嗎?”

織寧平靜地迎視他的視線,眼波清朗,堅定地道:“其實,真愛無須比較,也不能比較。跟傑修任一起時,我從來不去思考他是不是真的很愛我,或究竟是他愛得比較多,還是我愛得比較多這類的問題。那不重要,重要的是,跟他在一起,我真的好快樂、好快樂,我別無所求。只要可以留在他的身邊,我就覺得心滿意足,覺得整個人都被溫暖香甜的氛圍包圍著,很安心、很滿足。”

嚴書浩更憤怒地怒吼:“跟我在一起你沒有安全感嗎?我為你付出這麼多,掏心掏肺地愛你,你卻下屑一顧?”

“書浩哥——”

“不要再說了!”詭異的冷芒在他眼底亂竄,他陰森森地道:“你走,你跟他去快樂的結婚!但,總有一天,你會發現自己的快樂是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我要你這輩子永遠懷著罪惡感!”

他鐵青的臉龐讓織寧莫名地打了個冷顫,不安地望著他。“書浩哥?”

“你去嫁給別人。”他發狂冷笑,笑聲淒厲如刃。“我不會再試圖挽留你,更不會再死皮賴臉地求你留下來。但,我會讓你後悔一輩子的!有一天,你會發現自己的幸福是用別人的血淚所建築而成的!”

他眼底的駭人幽光讓織寧的一顆心不安地揪緊。“書浩哥,我拜託你不要衝動,更不要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他是在暗示他會走上絕路嗎?不、不!織寧不願看到任何慘劇發生。

他更狂狷地咆哮著。“不要再假惺惺了!你會關心我嗎?就算我此刻就死在你的眼前,你真的會心疼嗎?不,你不會!藍織寧,你鐵石心腸,你無情無義!你盡避去嫁給別人吧,終有一天,你會發現你對我做了多麼殘忍的事!你毀了我的人生,毀了我的幸福,你是魔鬼,我永遠詛咒你跟鞏傑修——”

“不要再說了!”章羽珊再也忍不住地衝出書房,對著嚴書浩怒吼。“書浩哥,你知不知道自己現在在做什麼?這三年來,織寧已經過得夠苦、夠掙扎了,為何你還不能把屬於她的自由還給她?為何你不讓她得到真正的幸福?”

嚴書浩聲嘶力竭地吼著。“我就是她的幸福!不管她需要什麼,我都可以給她!”

“不,你給不起!”無懼於他翻騰如焰的怒氣,羽珊大吼著。“倘若你跟織寧之間真的有愛情,你們早就結婚了,不會演變成今天這種局面。難道你還看不清楚,導致你跟織寧分手的不是鞏傑修,也不是任何外在的因素,而是你們之間根本沒有愛情!織寧敬重你,但她不愛你!你瘋狂地想擁有織寧,但佔有慾並不是真愛,它甚至是一種傷害!”

一行清淚悄悄墜落,羽珊拉著嚴書浩,痛心地道:“求求你清醒一點,不要再一意孤行了。三年前,我們都犯下了大錯,我們不該更改織寧的身分,不該自以為是地替她安排一切,我們真的錯了。我也是共犯,我沒有資格為自己辯解什麼,但是,書浩哥,我要告訴你,當年我之所以願意幫你欺騙織寧,為的就是希望看到她快樂一點,擁有一個幸福的人生。可是,今天我卻絕望地發現,你給織寧的只有傷害,只有令人喘不過氣的佔有慾,沒有愛!”

只有令人喘不過氣的佔有慾?

沒有愛?

嚴書浩臉色丕變地想反駁,想叫羽珊閉嘴,但,她的話卻像一道道悶雷般,狠狠地劈入他的體內,震得他思緒全亂,腦子一片空白。

羽珊的淚潸然落下。“讓織寧這麼痛苦,就是你三年前救她的目的嗎?你把她從鬼門關前拉回來,為的是給她一個美好的人生,而不是讓她日日以淚洗面,不能跟最心愛的男人終生廝守,對吧?你忘記自己當年的初衷了嗎?”

羽珊語重心長地道:“書浩哥,放手吧。也許,你現在還無法接受織寧要離開你的事實,你無法誠心地祝福她,但,請你至少讓她得到幸福。歷經過這麼多劫難後,她跟鞏傑修還是真心相愛,這麼堅定無悔的愛情還不足以讓你看清一切嗎?”

“不、不……你胡說!你閉嘴!你根本什麼都不懂——”像是拒絕承認這一切,嚴書浩突然轉身衝了出去。

“書浩哥!”織寧大叫,他不能在這種狀況下開車,很容易出事的。

“我去追他。放心,他的車鑰匙在我手上,我會負責開車,把他平安送回家的。”羽珊丟給他們一個笑容後,迅速奔出去。

“你還好嗎?”傑修從背後緊緊抱住她。

織寧淚盈於睫地說:“我好難受,我真的不想傷害書浩哥,我好渴望可以幫他做點什麼……”她把書浩當兄長般敬重,看到他那麼痛苦,她的心也宛如刀割。

“不要擔心,會過去的,一切苦難都會過去的。總有一天,他會找到屬於自己的人生。”傑修沉穩地道。

其實,冷靜思考後,他已不憎恨嚴書浩了。他明瞭“愛情”這兩個字,可以把一個硬漢折磨得形銷骨毀。

情關難過,但每個人都要靠自己的力量去解決、去克服。

織寧喃喃地道:“我真的希望書浩哥快樂一點,希望他得到幸福。”

倘若愛情是一道最大的難題,那麼,她祈求每個人在面對愛情時,都可以幸運一點,得到上蒼的溫柔眷顧。

尾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