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台北世貿被擠得水洩不通,人聲鼎沸。

這裡正舉行一年一度的多媒體資訊展,因為是展覽的最後一天,為了衝高買氣,締造出最傲人的成績,廠商們不但上演價格割喉戰,大方地提供各式各樣的豐盛獎品,還請來美麗的showgirl炒熱氣氛。

打扮得清涼火辣的showgirl賣力地吆喝著——

“照過來、照過來!我們的獎品最豐富喔!想不想要啊?”

“想~~”

台下的觀眾也十分捧場,紛紛熱情地回應著,放眼望過去,幾乎有九成都是男性,而且幾乎每個人手上都拿著數位相機或手機,狂拍舞台上千嬌百媚的showgirl。

蘇翊羚跟著秘書穿越層層人群,辛苦地走向自家的攤位,才短短的一段路,已經讓她熱得香汗淋漓。

好不容易進入休息室,蘇翊羚臉色凝重地望著已經聚集在裡面的部屬。“怎麼會發生這種事?都已經要上台了,showgirl居然因為趕場到桃園,來不及返回台北,現在還塞在高速公路上!那現在要怎麼辦?”

昂責會場事宜的王襄理一臉惶恐,頻頻擦汗。“副總,很抱歉,我已經跟showgirl所屬的經紀公司嚴正抗議過了,他們承諾會盡力處理。不過……因為今天是多媒體資訊展的最後一天,每個攤位都需要showgirl,在這麼緊急的狀況下,他們似乎也沒辦法立刻調度到人手……”

“這怎麼行?”蘇翊羚臉色丕變,看了看手錶。“不行,四十分鐘後一定要讓showgirl上台!這是最後一場壓軸好戲,我們必須衝高業績,絕對不能輸在最後一刻!”每年的資訊展都是廠商之間的生死鬥,銷售成績極為重要。

“是是,我再去聯絡!”王襄理立刻抓起手機猛打,其他的部屬則試圖聯絡一些過往有合作的經紀公司,希望可以找到臨時代打的showgirl。

數分鐘後,在一旁聽著王襄理講電話的蘇翊羚愈聽愈火大,忍不住一把搶過他的手機,火爆地吼道:“陳老闆,你不用再解釋了!我看你根本就沒有誠意要解決showgirl的問題!明明先跟我們簽了約,居然還敢讓她們去桃園趕場賺外快?這下可好,唱空城計了吧?我告訴你,本公司今天所蒙受的巨大損失,你要全權負責!你等著收律師信吧!”

啪!她火冒三丈地掛上電話,身旁的部屬們個個嚇得噤若寒蟬。

王襄理臉色慘白,支支吾吾地道:“副總,真的很抱歉!我們跟這家‘美麗蝶模特兒經紀公司’合作已經很多次了,每次都很順利,不曾出過這麼大的差錯,這次是……是、是我的疏忽……”

承受著蘇翊羚冷冽嚴厲的目光,王襄理已經渾身發抖,講話也開始嚴重結巴了。好可怕!虎父無犬女,副總真不愧是總裁的女兒,不用疾言厲色,單是那股不怒而威的氣勢及眼神,就足以讓人嚇得六神無主了。

這時,蔡課長拉著一個年輕女孩衝進來。“副總,我去拜託以前合作過的經紀公司,這是他們臨時調派給我們的showgirl,不過……這個女孩入行才半年而已,舞台經驗不算很豐富。”

蘇翊羚秀眉緊鎖地望著那個年輕的showgirl。該死!這一刻,她真的好想掐死“美麗蝶模特兒經紀公司”的陳大萬!他根本就是利慾薰心,腦滿腸肥的大豬頭!明明知道今天是多媒體展覽的最後一天,參觀的人潮會最多,也正是最需要showgirl來帶動氣氛的時刻,結果他居然把旗下的模特兒送到桃園趕場!現在可好,四個女孩都塞在高速公路上,他們的場子眼看就要開天窗了……

不行!她絕不認輸!畢竟,這可是她承接父親的事業,進入“傑森多媒體集團”之後,所負責主辦的第一場正式活動,萬一搞砸了,豈不讓外人看笑話?

她在“傑森多媒體集團”目前的頭銜是副總經理,總裁是她的父親,總經理是她的母親。雖然職位只是副總,但她其實是龐大集團的唯一接班人,親愛的爹地及媽咪在退休後就手牽手環遊世界去了,所以她握有經營實權。

怎麼辦?怎麼辦?一定還有辦法可想的,快點想想啊……咦?

突然,一個奇異的念頭跳入翊羚腦中,她只猶豫了幾秒後,便毅然決然地對著那名年輕女孩道:“你跟我來,我們一起進去更衣室換衣服。”

她的隨身秘書張亞梅錯愕地問道:“副總,你要跟她一起進去換衣服?這……這是什麼意思啊?”

蘇翊羚冷靜地下令。“你們趕快去台上做最後的檢查,務必確認音響和要展覽的手機都沒有問題。三十分鐘後,我們‘傑森’最後一場展覽會準時舉行,我跟這位showgirl一起上台,我就是另一名showgirl。”

“什麼”

“啊?不會吧”

尖叫聲和抽氣聲此起彼落,眾人萬萬想不到,這位含著金湯匙……不,應該說是鑽石湯匙出生、身價上百億、“傑森多媒體集團”的唯一繼承人蘇翊羚,居然會在這麼危急的時刻,願意粉墨登場,親自充當showgirl!

秘書聞言,簡直快嚇死了。“副總,這……我明白情況很緊急,但是,你這麼做不太妥當吧?”老總裁視女兒如至寶,對她疼愛有加,萬一事後老總裁怪罪下來,她可是吃不完兜著走啊!

鍾協理也連忙阻止。“是啊,副總,你千萬不可以上台啊!台上的情況很混亂,有時候還會有一些熱情的男人衝上台,你可是千金之軀,不能出任何差錯。”老總裁退休前一再命令他們要好好輔佐翊羚,好好保護她,倘若她發生了什麼事,他要拿什麼臉見老總裁啊?

盡避屬下你一言、我一句,還是無法動搖翊羚的決心。從小到大,她一直都是意志堅定的人,只要她決心要辦的事,不管多困難都會想辦法完成,也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止她。

她態度堅決地道:“不要再說了,你們快去台上做檢查,別浪費時間。”

說完,她拉起呆站在一旁的showgirl,進入小小的更衣室,並把房門上鎖,以免下屬又跑進來企圖阻止她。

呆望著放在化妝桌上的火紅色秀服,直到這時翊羚才突然覺得心底有點慌。她……她是不是太沖動了點?

她在美國讀的是企管及財經,因此可以穩穩地接下父親交給她的棒子,發揮她的專長,帶領公司穩定地成長,也可以一眼就看出投資評估表的缺失在哪裡,更可以面對商場上的老狐狸,氣定神閒地搶贏上億合約。可是,關於上台推銷產品,當一名showgirl……她、她……她完全沒有經驗,更沒有概念,畢竟隔行如隔山啊!

但,她知道自己沒有反悔的餘地了。已經誇下海口說要親自上陣,倘若她又出爾反爾地打退堂鼓,那要如何讓部屬信服?

而且,這場展覽關係到公司的新產品,公司已投資了非常龐大的金額,因此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所以,她必須換上火紅色的秀服,穿上會讓她曲線畢露的緊身上衣,以及短得不能再短的裙子,化身為一名充滿魅力的showgirl。

苞著她進來的showgirl看見她臉上的慌亂神色,淡淡一笑,安慰道:“第一次上台嗎?別緊張,任何一個showgirl在第一次上台前都會雙腳發抖,可是隻要一上台,就會被現場的熱情所感染,你會瞬間忘了恐懼,只想更賣力地招來觀眾。”

靶受到對方釋出的善意和關懷,翊羚笑了。“謝謝你,我……我真的太緊張了。”她輕輕拍打雙頰,要自己放輕鬆。“不過待會兒上台後,還是要請你多多幫忙,儘量讓場子熱起來。”

“沒問題。”劉霈晴笑容燦爛。“雖然我是剛出道的showgirl,不過,我以前是跟著野台戲班跑全台灣的,只要哪裡有野台戲要演,我們戲班就會過去,我甚至還演過實驗劇場的即興短劇呢!所以啦,我很懂得觀眾的心理,知道他們喜歡看什麼,什麼話可以讓現場包high,也很會炒熱氣氛,你不用太擔心。”

“真的嗎?太好了!”聽對方這麼說,翊羚像是吃了一顆定心丸。“對了,還沒請教你貴姓芳名?”

她落落大方地回答:“我叫劉霈晴。聽他們說,你是‘傑森多媒體集團’未來的總裁,雖然目前只掛副總經理的頭銜,但事實上已經是最高決策人了。好誇張喔,你看起來好年輕,卻這麼有成就,可以獨當一面,真的好厲害耶!”

翊羚苦笑。“我並不厲害,其實,我現在好緊張,而且緊張到很想逃走。常言道:隔行如隔山。我根本不知道要怎麼當一名showgirl,上台後又該做什麼事、講什麼話?我好怕把場子搞冷了,害台下的客人跑光光。”

劉霈晴笑著說:“不要緊張,剛才蔡課長已經給我看過這次要展售的手機和相關資料了,你們最新推出的手機造型很特別,功能也很先進,很具市場優勢,再加上價位合理,任何人看了都會心動的,我相信一定可以引起觀眾的熱烈反應。”

“真的嗎?”翊羚聽了好開心。“這款手機我從頭到尾都有參與設計,也提出很多建議,倘若可以大受歡迎,那就太棒了!”公司裡有很多倚老賣老的老臣其實並不服她,覺得她太年輕,不足以當集團的領導人,紛紛等著看她笑話,所以這次展覽的銷售成績會直接影響她在公司的地位。

劉霈晴拿起手機欣賞,愛不釋手地道:“我不是說客套話,真的很美。這是我看過最有質感的手機,不但功能一流,而且外型別具巧思,美得像藝術品。我好佩服你們喔,居然會想到在外殼上大走‘人文風’。現在一堆手機都拚命強調現代感、時尚感,通通是冷色調,看久了覺得冷冰冰的。你們適時推出‘詩·手機’這個主題,我想一定很能打動粉領新貴以及求新求變的年輕人。

“我最喜歡其中這一款,居然節錄白居易的‘琵琶行’,印在手機外殼上,以前唸書時,它就是我的最愛呢!另外這一款也超酷,聽說這些英文詩句是選自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雖然我看不懂英文,但一拿在手上就很能滿足虛榮心,感覺自己很與眾不同,現在的年輕人最喜歡與眾不同的東西了。還有第三款也好美,蔡經理說外殼印的是日本的俳句,他說俳句是日本古詩人受到中國古典詩詞的影響而創作出來的詩歌。難怪你們的主題會定為‘詩·手機’,真是詩情畫意、充滿巧思呢!”

“謝謝。”翊羚笑得合不攏嘴。“原本我對我們即將要推出的手機就很有信心,現在聽到你的讚美,更是充滿踏實感,相信它一定會大賣特賣的。”

其實這次新手機的外型設計,“傑森多媒體集團”是交給一家專業設計公司“非常橙”來設計的,當他們一開始提出“詩?手機”這個企劃主題時,翊羚雖然通過了,但還是有點怕會太過標新立異了,市場不能接受,不過由這幾天資訊展的熱烈反應可以證明,當初交給“非常橙”來設計,真是最正確的選擇。

劉霈晴笑道:“產品本身很強,絕對沒問題的。現在,我先簡單地教你一些成功炒熱氣氛的秘訣。首先,showgirl一定要具備很強的親和力,所以記得要微笑、微笑,燦爛的笑容永遠要掛在臉上才行。然後,我們對台下觀眾提出的問題要越簡單越好,這樣才能引起熱烈的搶答。當然啦,贈送的贈品也要很豐富,讓觀眾捨不得離開我們的場子。”

“贈品方面沒問題。公司很看重這次的展覽,所以毫不手軟,準備了非常豐盛的贈品。除了3C方面的產品之外,還有超級大獎——免費暢遊杜拜帆船飯店五天四夜之旅。”

劉霈晴點點頭,又道:“除了炒熱氣氛外,還要注意有沒有鹹豬手。其實,做這一行難免會被觀眾偷吃豆腐,就看自己夠不夠小心,能不能巧妙地避開了。我常常遇到一些站在舞台下方,拿著相機猛拍showgirl裙底的變態呢!雖然說我們都有穿安全褲,不過那種被騷擾的感覺還是讓人覺得很差。”

“被吃豆腐啊?”翊羚略微思考了一下後,便果斷地下決定。“這個也不難,待會兒我會請公司的男性主管及工讀生們巧妙地站在舞台最前方擋住,這樣既可以避免被騷擾,也不會讓氣氛冷掉。”不過,關於偷拍裙底這部分,她可就沒轍了,因為屆時一堆人擠在台下,很難有證據說他一定是在拍你的裙底,所以也只能祈禱不要遇到這麼變態的觀眾了。

劉霈晴聽了也覺得很滿意。“這個方法還不錯。我們先換上秀服吧,等等我再幫你化個妝,馬上就要準備上台了。”

她拿起掛在椅背上的秀服,大大方方地月兌掉自己原先的洋裝,直接套上,還催促翊羚。“快點換衣服啊!”

“喔,好……”翊羚轉過身子,紅著臉月兌掉自己的衣服。唉,不能害羞、不能害羞,待會兒她得要化身為熱情的showgirl,可沒有時間再讓她扭扭捏捏了。

她穿上火紅色的秀服後,站在鏡子前面一看,立刻發出驚呼。“我的天啊!好暴露喔!”

這幾天的展覽她都有來盯場,火辣秀服穿在風情萬種的showgirl身上她覺得很合適,可一穿在她自己身上,她卻害羞到手腳都不知道要往哪裡放了?

劉霈晴嬌笑道:“這套衣服還算保守啦,我還曾穿過更暴露的秀服呢!畢竟,來看資訊展的大多是男性觀眾,如果包成肉粽,對他們來說根本沒有吸引力。別擔心,只要做好安全措施,保證不會走光的。”

她打開自己的包包,拿出裡頭的法寶。“看,這個是NuBra,能緊緊包住你的胸部,絕對不會春光外洩的。這組是新的,我還沒拆開呢,給你用。你知道如何使用嗎?要不要我幫你?”

“不、不用了,謝謝,我想我應該可以。”翊羚接過NuBra,轉過身子,面紅耳赤地換穿內衣。唉唉,今天要學習的東西還真多啊!

貼好NuBra之後,劉霈晴檢視起翊羚的全身上下。“哇,你好瘦喔,腰真細!這套秀服對你而言可能太大了,要別上安全別針才行,這樣不但可以拉出更完美的線條,也可以避免走光。”

說著,她又從包包中取出許多別針,細心地幫翊羚別在腰線和領口處。

翊羚望著她的百寶包,驚歎不已。“你的包包裡面有好多東西喔!不但有NuBra,還有一堆安全別針,以及雙面膠帶。”

“這是當showgirl的基本配備,並不稀奇啦!”劉霈晴笑著解釋。“做我們這一行的,包包裡面除了化妝品外,一定還會帶NuBra、安全別針、小可愛和安全褲等用品。像雙面膠帶可以貼住領口或袖口,以免我們彎腰時春光外洩;安全別針超好用,有時廠商提供的衣服不太合身,利用一些別針就可以完美地上台了;安全褲更是絕對不能忘記的,我常常會帶一黑一白兩色的安全褲來搭配衣服。不過今天的秀服本身就是採取花苞裙的造型,下襬有縮口設計,不可能走光,所以不用再多穿一條安全褲。”

聽完她的解說後,翊羚更加欽佩了。“哇,你好專業,懂得好多喔!看起來像是資深的showgirl,一點兒都不像剛入行半年耶!”看到對方嫻熟的反應,她的心也越來越安定。待會兒上台後,應該可以控制住場面。

劉霈晴嫣然一笑。“你過獎啦,其實這真的都是一些基本知識,每個showgirl都知道的。好啦,我們快點化妝吧!”

她打開自己的化妝箱,取出蜜粉、腮紅、睫毛膏、睫毛夾、眼影、唇蜜、專業彩妝刷等等化妝道具,動作熟練地幫翊羚上眼影。

“你膚質很好,而且已經上了妝,所以我只會強調你眼睛部分的彩妝,並且再刷上鬈翹型的睫毛膏,讓你的眼神看起來更嫵媚、更會放電。”

劉霈晴從包包裡拿出一張拉丁舞曲的CD,提出建議。“由於今天是資訊展的最後一天,每一家廠商肯定會祭出必殺絕招,一般都會請四位showgirl來沖人氣,但我們卻只有兩個人,所以我打算一上台就先跳一段拉丁舞,以熱情有勁的音樂和舞蹈來抓住臂眾的目光,你覺得如何?”

“Goodidea!我非常贊成!”翊羚雙眼一亮。“我很喜歡跳舞,所以也學過幾年的舞蹈,中東舞、拉丁舞、肚皮舞都難不倒我。”她覺得霈晴真是“傑森”的救星,不但敬業而且充滿創造力。以“傑森”現在的狀況,想要殺出一條活路,一定得要出奇制勝才行。

“太好了,那我們趕快來練習一下舞步。因為時間緊湊,所以舞步我們儘量選擇簡單點的,但一定要熱力十足。”

“好。”

打開門,探出頭,把CD交給休息室外的工作人員後,翊羚便專注地跟著霈晴練習著舞步。

很快地,熱情的拉丁音樂響起,上台的時間到了。

翊羚緊緊拉住霈晴的手,兩人衝上舞台,秀出最性感熱情的拉丁舞,粉女敕的臉上洋溢著甜美無敵的笑容,男性觀眾很快就被吸引住了。

“喔~~正妹、正妹!你看,那兩個showgirl超辣、超正的!尤其是那個長頭髮的,以前好像沒有看過她耶!哇,她笑起來好性感喔,連第一名模都沒她漂亮!”

很多男人衝到了舞台下方,拿著相機猛拍,熱情地吼著:“水喔、水喔~~美女,看這邊!”

翊羚一開始還有點緊張,不過,看到台下聚集的觀眾越來越多,她的膽子也就越來越大了,開心地跟著劉霈晴繼續熱舞。

音樂結束後,霈晴拿起新上市的手機。“哈囉,大家好!快快快,要拿大獎就跑快一點,‘傑森多媒體’最新款的手機和最棒的獎品都在等你喔,晚一步就搶不到啦!”

她笑咪咪地問道:“有沒有人知道我手上拿的手機是哪一家廠商推出的呢?”

一個戴著眼鏡的男人很快舉手搶答。“是‘傑森’!”

“答對了!送給你全新的‘詩·手機’一支!”

聞言,台下的反應更加熱絡了。“哇哇,居然送全新手機耶!卯死了!這個好、這個好,我也要搶答!”

劉霈晴又笑道:“那,有沒有人知道,‘傑森’這一款‘詩·手機’所配備的鏡頭有幾百萬畫素呢?”

“我知道、我知道!”

一群人爭先恐後地搶答,霈晴笑著選了一名穿西裝的男人。“那位打銀色領帶的帥哥!”

帥哥興奮地答道:“兩百萬畫素!”

“答對了!送給你4G的隨身碟!”

台下的觀眾紛紛對帥哥投以豔羨的目光。“4G耶!‘傑森’出手真大方啊,這邊一定有最好康的!”

“我們還準備了很多大獎喔,快點搶答,獎品就是你的!有沒有人知道,傑森這款‘詩·手機’擁有幾吋的螢幕呢?”

“我知道、我知道!”好多人高聲搶答。“2.8吋!”

眼見場面熱鬧滾滾的,翊羚和霈晴不禁交換了一個欣慰的笑容。太好了,她們的努力總算得到了最直接的回應。

台下的鐘協理和經理們也看得嘖嘖稱奇。“太讚了!我原本以為今天這個場子要完蛋了,沒想到副總居然這麼活潑大方,還可以客串showgirl,大跳拉丁舞呢!你們看,我們家場子的人氣最旺,好威風啊!”

氣氛越來越high,台下萬頭鑽動,熱情的民眾踴躍地搶答,舉高相機和手機猛拍照,人氣旺得連隔壁攤位的showgirl都為之氣結。可是,翊羚卻高興不起來,因為,有一個變態一直在偷拍她的腋下!

一開始,翊羚以為是自己太敏感了,但每當她高舉贈品要拋出去時,那個戴著鴨舌帽的男人就會擠到舞台前方,舉高手機,毫不避諱地猛拍她的腋下!雖然說她的袖口貼了雙面膠,不會曝光,可那種怪異又噁心的感覺還是讓人很不舒服。那男人為何專拍她的腋下?嘖,鐵定是個神經病!

這時,霈晴把主持棒交給她,翊羚只好壓下心底的不悅,露出最甜美燦爛的笑靨。“注意了、注意了,超級大獎登場嘍!現在,我們即將要送出今天最豪華的大禮,也是整個資訊展會場上最棒的禮物——免費暢遊杜拜帆船飯店五天四夜!讓您搭頭等艙,住全世界最高級的帆船飯店,食宿全由‘傑森多媒體集團’買單,而且一人中獎,兩人同行喔!棒不棒啊?”

台下立即起了一陣騷動。“棒棒棒!這個好,給我、給我~~”

她笑吟吟地詢問:“想不想要啊?”

“我要、我要、我要——”台下歡聲雷動!住杜拜帆船飯店耶!那個飯店尊貴奢華,堪稱是目前最熱門的旅遊景點呢!倘若可以得到免費的食宿和機票,呵呵呵,那真是作夢也會笑啊!

翊羚笑靨如花。“想要大獎就快點過來搶答喔!聽好了,請問,傑森這款‘詩?手機’可以連續收看幾個小時的行動電視呢?”

一對夫妻檔同時大吼:“我知道,五個小時!”

他們原本就很喜歡“傑森”這款新的手機,所以有事先做過功課。

“答對了!抱喜你們!我們現在就請‘傑森’的行銷部門協理來頒出這個大獎。”

翊羚請鍾協理上台送出超級大獎,幸運獲獎的夫妻檔笑得合不攏嘴,拚命大喊著。“Lucky!Lucky!‘傑森’太棒了,我們要去住杜拜帆船飯店耶!萬歲~~”

霎時,底下的鎂光燈又紛紛亮起。混亂之際,翊羚清楚地看到那個死變態又擠到最前面猛拍她的腋下和裙底,最過分的是,這一回,他還趁著一陣推擠時突破人牆,大膽地伸出手,偷偷朝她的小腿模了一把!

“啊——”突然被偷襲,翊羚氣到尖叫。幸好舞台上擠滿了人,幸運獲獎的夫妻檔找來很多朋友一起拍照,還拉著鍾協理和劉霈晴一起入鏡,每個人都歡天喜地,笑聲不絕,因此沒人注意到她的失態。

氣死人了!居然敢模她?是可忍,孰不可忍!翊羚氣到俏臉發白。反正活動算是圓滿結束了,她一定要找那個登徒子算帳,讓他知道女人不是好欺負的!

火速地拿下別在衣襟上的小蜜蜂麥克風後,翊羚動作俐落地跳下舞台,奮力地排開重重人群往前衝。

她認得那頂紅色的鴨舌帽,也認得那個男人穿著藍色的上衣。該殺千刀的死變態!她一定要把他揪出來,逼他交出底片,還要他鄭重道歉!

就在翊羚往前猛衝的時刻,她的秘書張亞梅眼尖地看到了這一幕,很不安地拉著剛下台的鐘協理。“協理!快快,我看到副總不知為何猛追著一個男人,而且臉上的表情很氣憤。可能出事了,我們快追上去保護副總!”

“什麼?副總出事?好好,快追上去!”鍾協理一聽也很緊張,趕緊加快腳步。

翊羚的美眸噴出怒火,憤怒地衝啊衝的,但,會場的人潮實在太多了,簡直擠到水洩不通,無法動彈,害她一度跟丟那頂紅色鴨舌帽。

哼,那個變態呢?不要以為躲起來她就會放過他!正當她左右張望之際,赫然發現一個穿著藍色條紋上衣的男人就站在她的右前方,那身形明明就是那個變態,只不過,他的頭上少了鴨舌帽。

翊羚冷笑。“哼,拿下帽子就以為可以偽裝身分,我就認不出你嗎?死變態,你完蛋了!”

她渾身充滿殺氣,箭步往前衝,揪住那男人的衣領——

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