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翊羚早在將車開出停車場時,就發現後面有一輛積架跑車一直死咬著她不放。

一開始,她還以為是狗仔或是哪個變態追求者,因為以前也發生過有某位企業小開駕車尾隨她回家的事,但,透過後視鏡,她看到坐在駕駛座上的人居然是鄧肯傑!

奇怪,這傢伙幹麼啊?她東拐西拐的想擺月兌他,不料,他的技術居然也挺不賴的,怎麼甩都甩不掉。

真煩!她此刻的心情很糟很糟,整個人沮喪到了極點,根本不想看到鄧肯傑,只想躲起來獨自療傷,不願讓任何人看到她的軟弱。

她想開車繼續往前狂飆,但鄧肯傑卻一直擋在窗邊,她只好降下車窗,冷峻地問:“你到底有什麼事?倘若是公事的話,明天再說。”

臭男人,快滾啦!此刻她最最不想看到任何一個男人出現在她眼前,男人都不是好東西!

鄧肯傑的表情十分嚴肅。“為什麼這樣開車?你不知道這樣很危險嗎?你以為馬路是你家的,還是把這裡當成了F1賽車場?”

面對他鐵青的臉色,翊羚毫不畏懼地反唇相稽。“神經病!鄧肯傑,你不覺得自己很無聊嗎?我愛怎麼開車是我家的事,就算下一秒就翻下山谷,那也是我的事,關你屁事啊?你管得還真多耶!”

他把手伸入窗內,直接打開車門後,高大的身軀毫不客氣地擠進來。

翊羚氣得哇哇大叫。“喂喂喂!你做什麼?你出去!出去啦!”

這男人的身手實在太矯健了,害她毫無招架能力,為了不被他當坐墊壓扁,她只好乖乖地挪到一旁的副駕駛座。

她火冒三丈地開罵。“姓鄧的,你是土匪啊?你到底想做什麼?我數到三,你最好乖乖滾下去,我可以當作沒這回事,不然的話我就立刻報警,告你侵害我的人身安全!”

“報啊!”他懶懶地瞥她一眼,逕自握住方向盤往前開,還不忘損她一句。“蘇大小姐,你好像很愛報警耶!對警察局情有獨鍾啊?還是喜歡閒來無事就去警局泡個茶?不過,容我提醒你一件事,上次在資訊展,你誤把我當,還不分青紅皂白地臭罵我,說要把我扭送法辦,害我在很多人面前丟臉,所以就算要報警,也應該由我優先,畢竟凡事都有先後順序才是。待會兒我們到警察局後,就由我先控告你毀謗名譽,你應該沒意見吧?”

“你、你……”聽他提起那件烏龍糗事,翊羚氣到七竅生煙,卻又無可奈何,只能恨聲罵著。“小氣鬼!你真的很愛記仇耶,關於那件事,我已經跟你道過歉了!”

“是啊,你是道歉了,我也很大方地接受了你的歉意。所以,我今天根本不是要來聽你再度道歉的。”

“那你找我幹麼?下車啊!喂,你到底要把車開去哪裡?”

他轉頭拋給她一個燦爛的笑容。“呵呵,前面有一家棒球打擊場,敢不敢跟我比一比?如果你的打擊成績贏過我,我就免費幫‘傑森”設計新款筆記型電腦,一毛錢也不收。當然啦,倘若你害怕,不敢跟我比試的話,我也是可以瞭解,不會強人所難的啦!”

知道像她這樣好強的女孩最禁不起激將法了,所以他故意來這招。

丙然,翊羚立即瞪大眼睛撂話。“比就比!誰說我害怕了?我蘇翊羚長這麼大,還不知道‘害怕’這兩個字怎麼寫?先說好,免費設計可是你說的,不要屆時輸了,你就到處找人哭訴,說‘傑森’虐待你,害你做白工!”

她真的不懂這個男人在想什麼?居然拿筆電的設計費用當賭注?要知道,“非常橙”早已擠身全球五大設計公司,累積的商譽及好口睥使得它的設計費用越來越貴,不但橫掃華人商圈,還有好多來自歐美的跨國大財團捧著大把鈔票排隊等“非常橙”為他們設計產品呢!

可現在,他居然拿可觀的設計費用來賭?真是神經病!這傢伙是嫌錢太多,還是他腦筋秀逗,已經病人膏肓了?

他爽朗大笑,整個人神采飛揚。“哈哈哈,你放心,君子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如果我輸了,一定毫無怨言地為貴公司做牛做馬畫設計圖。到了,下車吧!”他把車停在棒球打擊場外面的空地,率先下車。

“怪人!這個神經病為什麼一定要拉我來這裡啊?”翊羚狐疑地跟著他進入打擊場後,立刻被眼前的驚人陣仗嚇一大跳,哇哇哇~~好多人啊!

這兩年,棒球好手王建民在美國大紅特紅,成為台灣之光,不知是不是這個因素,讓打棒球越來越像全民運動,這間明亮寬敞的練球場幾乎客滿,每個人都興致高昂地高舉球棒,不斷揮擊。

鄧肯傑興味盎然地看著她。“有玩過這個嗎?”

“沒有。”翊羚好奇地東張西望,發現偌大的練球場被區分成一格一格的個人打擊區,並分為左打和右打,讓左撇子也可以順暢地揮棒。球遠方面,則有時速八十公里、九十公里、一百一十公里、一百二十公里、一百三十公里、一百四十公里等等,可以按照自己的程度,挑選適合的練習區。

鄧肯傑爽朗地道:“來,我先跟你解釋遊戲規則。基本上,一局大約會有二十顆球投出來,因為你沒玩過,所以我就禮讓你好了。

“依照你的體力,你可以自己決定要玩兩局或三局,也就是說最多有六十顆球,這六十顆球只要你可以打中其中一顆,不管打擊得多差,是虛弱的滾地球、或是亂七八糟的內野高飛球或低飛球都無所謂,只要你有辦法把球擊出去,都算你贏。”

翊羚不敢相信地張大雙眼。二八十顆球只要我可以打中其中一顆,不管飛得多亂七八糟,都算我贏?”

“沒錯。”他的笑容更加大。“只要一顆球,就可以免費兌換我親自設計的圖稿。”

“……”翊羚瞪著他,好像在看外星球的變種生物。

就算她壓根兒沒玩過這種遊戲,但……六十顆球耶!她只要隨便擊中其中一顆就行,應該沒有難到這種地步吧?

她其實挺有運動細胞的,不管游泳、騎馬、網球和高爾夫球都學得很快,而這笨蛋居然開出這麼怪異的比賽條件?

嘖,他一定是頭殼壞去,不然就是被異形附身了。

“進來吧。”鄧肯傑跟櫃檯換好遊戲代幣後,把她拉入個人練習區,笑著說:“不要一副你已經贏定了的得意表情,一個新手要打中球,其實沒有你想像中的容易。

“還有,提醒你先做熱身,待會兒打擊時也不要太緊張,否則肌肉太緊繃容易拉傷,會造成運動傷害。”

呵,這個蘇翊羚外表精明,其實內心還是個天真的小女孩,喜怒哀樂都寫在臉上了,真有趣。

他把頭盔遞給她。“先戴上頭盔,不然萬一被球打到頭,可是會送急診的。咦?你穿高跟鞋啊?這樣不好打擊喔!”

翊羚一聽,很爽快地踢掉高跟鞋,還月兌掉西裝外套扔到一旁,然後調整好頭盔,開始聳聳肩,扭動脖子熱身。

哼,既然是這傢伙大方地要拿設計費用當賭注,她當然也不用客氣啦,一定要殺他個片甲不留,讓他知道女人不是好惹的!

看到她又是聳肩、又是扭脖子、甩手做熱身運動,一副準備大展身手的模樣,鄧肯傑眼底的笑意更深了。把她拉來這裡是對的,讓她揮汗如雨地打棒球,好好發洩體力、紆解壓力,總比去飆車安全多了。

而且,她戴著頭盔的模樣好可愛,英姿煥發中帶著一股俏麗,小臉充滿鬥志,讓他深深被吸引住,都捨不得栘開視線了。

“來,握住球棒。”他把鋁棒塞入翊羚手中。“這是時速八十公里的練習區,很適合初學者。眼睛看著對面的投球機,大約每隔十秒,它就會投一顆球給你。肩膀放輕鬆,不要緊張,腰挺直,兩隻腳可以再打開一點,讓重心更穩。”

他按住翊羚的肩膀,目光炯炯地望著她。“準備好了嗎?要開始了。”

咻!

就在翊羚還來不及反應之前,第一顆球已經快速地飛過來,強而有力的破空聲讓翊羚嚇得大叫。

“啊——”她一邊尖叫,一邊把鋁棒扔到旁邊,整個人縮成一團。

“你幹麼跑啊?”鄧肯傑哈哈大笑,替她把鋁棒撿起來。“蘇大小姐,那只是一顆球,不是凶神惡煞,不會咬你,你用不著嚇成這樣吧?”

“呼呼、呼呼……”翊羚餘悸猶存地直喘氣。

嚇死人了,原來球破空飛來的聲音這麼尖銳可怕,好像一個轟轟大響的恐怖魔物迎面飛來般,把她嚇得花容失色。

這一瞬間,她終於明白鄧肯傑為何敢提出這種賭注了?單是發球的聲音就把她嚇死了,要她這個新手真的打中球,好像挺困難的……

“怕了吧?”鄧肯傑笑意橫生地看著她。“如果你害怕,想要取消這個比賽也是可以啦,我可以理解的。女人嘛,膽子總是比較小。”他故意一直拿話激她。

丙然,翊羚憤怒地搶過球棒。“誰說我怕了?你給我滾遠一點,不然萬一球棒打到你,把你打到腦震盪,我可是連一毛錢的醫藥費都不會賠給你的!”

看見她的雙眸又燃燒起熊熊鬥志,整個人聚精會神地盯著投球機,鄧肯傑不禁在心底偷笑。太好了,她終於又有精神,又恢復一貫的自信了。

雖然他無法確定她為何在停車場大哭,但他真的不喜歡看到她掉眼淚,不希望笑容由她臉上消失。

咻!

第二顆球又筆直飛來,翊羚嚇到雙腿一直髮抖,可她不允許自己退卻,更不準自己又棄棒逃走,因此一咬牙,硬是揮出球棒。

她以為自己打到球了,但球卻落了地。

鄧肯傑涼涼地損她。“動作快一點啊,球都快落地了你才揮棒,反應也太慢了吧?你到底有沒有運動神經啊?”

翊羚惡狠狠地瞪他。“閉嘴,閃遠一點啦!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罵完後,她頓時覺得渾身通體舒暢,失戀的悲傷情緒似乎消失一大半了。眼下,她沒有心思再為那段無緣的感情掉眼淚,她只想奮力一擊,狠狠地揮出漂亮的一棒!

翊羚鬥志旺盛,球也“咻咻咻咻”地不斷飛過來,盡避她很努力地想打擊,但每次都慢了兩秒。

她氣得舉高球棒怒吼:“氣死我了!我就不相信我連一顆球都打不到,老孃跟你拼了!”

鄧肯傑站在護網後面,捧著肚子笑到眼淚都飆出來了。哈哈哈哈~~這女人真有意思,夠嗆、夠麻辣!

很快地,二十顆球全部投完了,翊羚汗流浹背,小臉也因為太過激動而紅撲撲的。不過,她還是連一顆球都沒有沾到。

鄧肯傑拿了一瓶礦泉水給她。“很累吧?還要不要進行第二局?”

“要!”翊羚想也不想地回答,目光肅殺。“不要以為你贏定了,告訴你,好戲還在後頭,勝負尚未揭曉!”

她的意志力向來驚人,絕不輕言認輸!

“哈哈哈,我明白、我明白上局手總是喜歡隱藏實力,我會睜大眼睛,拭目以待的。”

翊羚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奇怪,為什麼不管這傢伙說什麼,她都覺得他是在諷刺她?真討厭,真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他又遞給她一雙手套。“這是打擊專用手套,戴上吧,不然你的手會磨到破皮的。”

方才他去櫃檯買礦泉水時,發現也有在販售打擊手套,便幫她挑了一雙質料最好的女用手套。

翊羚接過手套,戴上後發現尺寸剛剛好,她望著鄧肯傑,卻發現他複雜深邃的眸底似乎閃爍著柔情……柔情?不會吧,這傢伙明明想看她笑話,以為她是運動白痴耶!是不是她眼花了?對,鐵定是她眼花了!

“多少錢?我待會兒拿給你。”不管金額是大是小,她都不喜歡欠他人情。

“哈,別急著跟我算錢,我們的比賽比較重要吧?”他指著前方的投球機。“準備好了沒?第二局要開始了。”

翊羚一聽,立刻舉高鋁棒,進入備戰狀態。其實她的手很酸了,手腕又麻又痛的,不過她可不會輕易認輸,今天就算打到手斷了,她也要狠狠地擊出一顆球,讓這傢伙心眼口服!

“你的姿勢不對,難怪第一局連球的邊邊都沾不到。”鄧肯傑按住她的肩膀,好心地指導她。“蹲低一點,穩定身體的重心,下巴縮進去,肩膀一定要放鬆,這樣力氣才能施展開來……對,再放鬆一點。”

他輕輕按著她的肩頭,整個人離她好近好近,灼熱的氣息噴在她的後頸上,一股混合著古龍水和菸草味的男性氣息也襲向她,一瞬間,翊羚恍惚了,緋紅雲朵悄悄飛上雙頰,她突然覺得口乾舌燥,有股熱熱麻麻的感覺由脖子蔓延至全身。

察覺到他指尖所傳遞出來的男性力道,翊羚知道自己的臉越來越紅,體溫漸漸飆高,心緒也紛亂不已,不禁在心底暗罵自己——

鎮定點兒,蘇翊羚!你又不是沒看過男人!包何況,現在你最討厭最討厭的就是男人了,男人可定比蒼蠅、蟑螂還惹人厭的生物。不準胡思亂想,好好打球!

鄧肯傑的心湖也掀起奇異的變化,坦白說,一開始他只是覺得剛剛大哭過的她情緒很不穩定,開車在馬路上橫衝直撞很危險,所以才會飆車上前攔下她,並把她帶到這個棒球打擊場來,希望能讓她轉換一下心情,如此而已,他真的沒有存任何非分之想。

不過,翊羚畢竟是個很亮麗、很有魅力的女人,因此越靠近她,他越難以抗拒對她心動的感覺。

他飲賞她的明媚自信,欣賞她強悍直接,而她不經意流露出的脆弱更是精準地撥動了他的心絃。

事情好像……好像變得有點複雜了……不過,此刻他沒有心思去理會狀況有多複雜,只覺得瞼蛋酡紅的她十分嬌美可愛,像是顆教人垂涎三尺的小蘋果,他真的很想繼續接近她。

他輕握住她雪白的柔荑,嗅聞到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女性馨香。“手腕的位置可以再高一點。球來了,注意。”

在他的指示下,翊羚調整手腕的位置,全神貫注地盯著飛過來的球。

“啊!”嬌暍中,她使出全身的力氣,用力揮出球棒!

波!雖然還是沒有打到球,但,這一回她的鋁棒居然已經擦到球了!

“哇~~”她興奮地尖叫著。“我差一點點就打到球了!真的、真的,我很清楚地聽到球棒和球發出的擦擊聲了,你有沒有聽到?”

“有、有,我聽到了,而且聽得很清楚.”感染到她的喜悅及興奮之情,鄧肯傑也開懷大笑。“加油!你進步得很快喔,相信你很快就會打出屬於自己的全壘打了。對了,你的肩膀會不會很痠痛?要不要先休息一下?”他擔心她太躁進了,這樣會拉傷肌肉。

“才不用,我不累!”翊羚一口拒絕,興致高昂地盯著投球機。

炳哈哈,她好開心、好雀躍喔!內心好像燃燒著旺盛的火焰和鬥志,此刻的她沒有心思去悲傷,也不想再為那個不愛她的男人多掉一滴眼淚,她只想跟投球機一決勝負,奮力地擊出好球!

終於,在翊羚揮棒落空又落空地打了四十顆球之後,“鏗!”了亮清脆的打擊聲響起,翊羚緊握的球棒居然下偏不倚地擊中球心,球兒閃電般地飛出去,飛得好高、好高。

“啊啊~~我打中了、我打中了翊羚扔開鋁棒快樂地放聲大叫。!啊,真的打中了!萬歲、萬歲、萬萬歲~~”其實這一球下算什麼好球,也不算安打但她已經好快樂了,因為,這是她蘇翊羚在揮汗如雨的狀況下,所擊出的人生第一個球,意義非凡!

她又叫又跳,樂不可支地抓住鄧肯傑。“萬歲~~我贏了、我贏了!你看,我打到球了,我不是運動白痴!炳哈哈哈哈~~”

“恭喜恭喜,你好棒啊!”鄧肯傑比她還興奮,快樂地吼著。“蘇翊羚,真有你的,你居然辦到了!證贊贊,我甘拜下風,叫你第一名!”

兩個人抱在一起又叫、又跳、又笑,像是最天真的小孩般。

他們兩人的歡笑聲吸引住一名也要來打球的中年人,他好奇地站在鐵網後面,羨慕地道:“你們兩個感情好好喔!少年仔,你真好命喔,女朋友這麼‘水’、這麼漂亮,還會陪你來打球,要好好珍惜喔!”

“啊?”翊羚這才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好像high過頭了,她整個人簡直就掛在鄧肯傑身上了,難怪外人會誤認他們兩個是情侶。

她頓時滿臉通紅,手足無措地眺離開他。“呃……對不起,我……”她胡亂地想解釋些什麼,可肚子卻在這時不爭氣地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

“喔~~”翊羚挫敗地掩住額頭,沮喪到想挖個洞把自己“就地掩埋”算了!

好丟臉啊!隨便跳到男人身上已經很離譜了,她的肚子竟然還在他面前大唱空城計!嗚嗚嗚,這下子她真是糗到連頭都抬下起來了。

“哈哈哈~~”鄧肯傑暢快大笑,體貼地說:“我的肚子也好餓好餓喔!現在都晚上九點了,難怪我們這麼餓。是我的錯,帶你出來玩居然沒有注意到已經過了晚餐時間。”

話才說完,他的肚皮也很有默契地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

依舊粉臉紼紅的翊羚呆呆地望著他,然後,下一秒鐘,兩人同時爆出更大的笑聲。“哈哈哈哈哈~~”他們捧著肚子對望,笑得前俯後仰、笑得欲罷不能。

翊羚覺得好痛快,渾身上下無比舒暢,好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脈,氣血順暢下已,原本壓抑在胸口的鬱悶已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突然,她想到一個問題——鄧肯傑為什麼會開車攔下她,而且還硬把她帶到這個棒球場來呢?

素來精明的腦子迅速地轉動著,難道……難道是他恰巧在停車場撞見她躲在車子裡大哭,所以刻意追上她的車,把她拉出來散散心?

是這樣嗎?

她不知道正確的答案,但,望著他燦爛飛揚的笑臉,一股暖流瞬間滑過她的心房,瞼上的笑意更加甜美了。

翊羚笑咪咪地提議道:“走,我們去大吃一頓吧!反正我已經贏得了最大的賭注——你要免費替‘傑森’設計筆電,而且一毛不收,所以宵夜就交給我吧,愛吃什麼盡避說!”哈哈哈,真是賺到了!

“oK!”鄧肯傑真欣賞她爽快俐落的個性。“既然有人要請客,我當然不會客氣。走吧,餐廳由我選,菜色也由我挑,先警告你,我可是不折不扣的大胃王喔,今天一定要吃垮你~~”

“那有什麼問題!”翊羚大笑,兩人開心地並肩離開。

屬於愛情的種子,已俏俏在兩人心中發芽了……

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