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翊羚——”

努力控制眼底氾濫的液體,蘇翊羚臉色鐵青地往外狂奔,偏偏鄧肯傑也疾追過來,她才剛打開車門坐上駕駛座,人高馬大的他也動作俐落地打開另一側的車門,坐在副駕駛座上。

“你下去。”

翊羚臉色凝重,雙拳緊握著,好怕自己在下一秒就會崩潰大哭。

不,她是最堅強驕傲的蘇翊羚,她絕對不要在他面前痛哭。

“話說完了我就會走,但,你至少要給我一個解釋的機會。”鄧肯傑眸光堅定地望著她,闐黑眸底跳躍著熾熱火焰。“我想,我們之間應該存在著很大的誤會。是因為伊麗絲嗎?我說過,她只是我的學妹,我會希望你陪我一起去參加她的慶生會,最大的用意其實是想把你正式地介紹給我的死黨們,讓他們分享我的驕傲和喜悅,我想讓他們知道,我有一個非常可愛的女朋友,她叫做蘇翊羚。”

他的眸光綿遠深情,笑容帶著寵溺。“不過,我發現我犯了一個很大的錯——我太粗心了,還沒有正式向你告白,就傻呼呼地提起伊麗絲要過生日的事,難怪你會發飆,會覺得很刺耳。”

翊羚呆呆地望著他,豆大的淚珠懸掛在眼眶中。

她剛才聽到什麼?他說要把她介紹給他的死黨,他說她是他可愛的女朋友,他還說……她是他的驕傲和喜悅?

女朋友?女朋友?喔~~這一刻,她以為早就冰凍死寂的心居然又悄悄甦醒,而且劇烈地跳動著.她屏住氣息,腦中不斷盤旋著他的話

女朋友、女朋友、女朋友……

他真的是這麼說的嗎?這一切並不是她的幻覺嗎?

“我……”用力吸了一口氣,她不想哭的,可眼一眨,晶瑩的淚珠還是紛紛墜下。“我一直以為你不在乎我,我一直以為自己只是你的普通朋友,只是一起練球罷了,你對我並沒有特殊的情愫……”

“傻瓜!”鄧肯傑苦笑,揉揉她的秀髮。“你呀,外表精明能幹,骨子裡卻是個死心眼的傻丫頭。倘若不是喜歡你,不是想製造跟你在一起的機會,我會這麼勤快地陪一名“普通朋友’練球嗎?我鄧肯傑的行情可是很好、很搶手的耶!”

“是啊、是啊,你很有女人緣,桃花朵朵開嘛!”一看到他得意燦爛的笑臉,還有那雙電力十足的黑眸,翊羚就忍不住冒火,語氣酸溜溜地說:“哼!除了伊麗絲,你一定還有很多愛慕你的學妹,左右逢源,很忙吧?順便告訴你,我們公司有很多女職員超級迷戀你的,每次只要一聽說你要到‘傑森’來開會,她們就會努力地打扮自己,又是化妝、又是噴香水的,每個人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知道自己這麼受女人歡迎,你一定很得意吧?要不要我幫你要那些女生的電話?”

他大笑道:“又吃醋了?跟你在一起,我覺得自己好像個超級大笨蛋似的,老是說錯話。坦白說,我知道自己女人緣還不錯,不過,那些女生的青睞對我而言沒有特殊意義,因為我只在乎某個人的眼神有沒有在我身上?她是否會為我神魂顛倒?那個女生就是你——最愛吃醋的蘇翊羚。”

翊羚氣呼呼地瞪著他。“對啦,我就是愛吃醋,而且醋勁很大很大,所以你以後要小心點,省得我又火山爆發,活活把你燙死!”

愛吃醋有什麼不對?就是因為很在意他,所以才會吃醋啊!否則,她根本懶得多看他一眼。

“說來說去都是你的錯,如果你早點跟我告白,就不會造成這麼多的誤會,害我心情壞透了,一顆心七上八下的,差點把自己逼瘋。”

“是是是,都是小的的錯,小的一定會謹記在心,不敢再犯了。”他笑著執起她女敕白的柔荑,貼在自己臉上。

這丫頭雖然脾氣火爆,不過那張吃醋的臉蛋好可愛,讓人更想疼惜她。

“我沒有主動追求女人的經驗,所以我一直以為約你來打球,打完球后一起去享受美食,就是在追你了。”

什麼跟什麼啊?他的回答讓翊羚覺得好氣又好笑。“沒有主動追過女人”?聽聽,這傢伙的語氣多狂妄啊!可是,唉……她就是喜歡他的囂張、他的自信、他的滿月復才華,以及他電力十足的笑臉。

怎麼會這麼這麼的喜歡一個人呢?喜怒哀樂都被他緊緊牽制住,喜歡到恨不得一口把他吞噬人月復。

以前她跟李佑隆交往時,都沒有這麼強烈的佔有慾,也不會因為吃醋而失控大哭。他去夜店泡妞的事,她的確很生氣,可是,她現在才發現,也許她生氣的原因並不是因為愛,而是氣他讓她丟臉。

這一刻,翊羚突然領悟到自己對李佑隆的感情濃度。交往那麼多年,她當然喜歡過他,也愛過他。但,那份愛是否摻雜了太多的習慣和親情,而不只是單純的愛?

在鄧肯傑身上,她終於體會到愛情令人瘋狂的地方。那是濃烈滾燙的愛;是毫無雜質、專一絕對的愛:是令人飄飄欲仙卻又喘不過氣的愛:是沒有任何模糊空間的愛。

愛,就只是愛。

原本氣到冒煙的她終於笑了,笑得嫵媚嬌甜,眼角眉梢全是柔情。

“有件事我一直沒有問你,那時候,你在地下停車場看到了我在車上大哭吧?所以,你是故意攔下我的車,把我帶到棒球打擊場,讓我有個管道宣洩怒氣的,是嗎?”

“答對了!甜心,你真聰明!”

她笑起來真是宛如綻放的春花,鄧肯傑被她的笑容電得心神盪漾,忍不住在她的粉頰上輕啄一口。

“不要亂吃豆腐啦,討厭!”翊羚矯嗔地白了他一眼。“那一天,是我跟前男友李佑隆正式分手的日子,我跟他已經徹底結束了。”

在感情上她絕對不會劈腿,所以就算他不問,她也覺得自己一定要交代清楚。

“我知道。”他笑容篤定地說:“這陣子由你看我的眼神,我就知道你愛死我了,心底只有我一個人,絕對沒有其他男人的身影。”心有靈犀一點通。因為他也好喜歡她,整顆心都在她身上,是以,他可以精準地接收到她眼波之間的綿長柔情。

“厚~~你真的超級自信,自信到惹人討厭耶!”

翊羚邊笑邊罵,心房卻甜滋滋的,彷彿血管裡流竄的是融化的巧克力。

這男人雖然自信到讓人想扁他,可是,她就是喜歡他的驕傲和自信。愛上這麼狂妄的男人,她全身都掀起激烈的戰慄感,有種棋逢敵手的喜悅。

“我又哪裡惹人討厭啦?你這個壞丫頭,從剛才就開始損我。我對你深情告白,你卻一直罵我好討厭,真是真心換絕情,無語問蒼天啊!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欠吻、欠管教。”

說著,他捧起她的小臉,滾燙的唇瓣飢渴地封住她的紅唇。

他的辣舌長驅直入,一股辛辣又粗獷的男人氣味籠罩著翊羚。她喜歡他的性感氣味、喜歡他吻她的方式、喜歡四片唇瓣纏綿糾葛、喜歡他發燙的手指眷戀地滑過她的肌膚……

兩人癲狂地熱吻著,突然,他殺風景地冒出一句話——

“你的手還痛不痛?”

翊羚差點失笑。“早就不痛了。”笨蛋!這會兒誰還管手腕會不會痛啊?

她被吻到心神盪漾,興奮又暈眩,丁香小舌與他的舌尖翩翮飛舞,雙雙墜入綺麗的洪流……

***獨家制作***bbs.***

晚上十點,正是KTV生意最好的時刻。某間包廂不時傳出甜美的說話聲還有陣陣嬌笑聲,一群女孩子快樂地品酒、飆歌,還拿著鈴鼓風情萬種地伴舞,玩得不亦樂乎。

“路太彎夢在轉錯過的人已不在以為我

能習慣一個人的安全感路大彎

愛在轉明知忘記會很難我一路上

跌跌撞撞卻找不回擁抱的形狀

岸出過是不是就換得回希望

呼吸太亂世界太寬緣分畢竟太短……”

(歌名:路太彎原唱:潘璋柏作詞:陳德志/李念和)

包廂門被推開,一陣茉莉花的香風襲來,滿瞼笑容的翊羚抱著禮物衝進來。“曉蘿,生日快樂!”

壽星葉曉蘿被一群好友和生日禮物給包圍住,看到翊羚終於出現了,立即快樂地撲上去。“你終於來了,人家等你等好久啦!”

“對不起嘛,因為臨時有點急事。”

“什麼急事啊?”梁書瑀似笑非笑,拿了面鏡子遞給她。“蘇大小姐,你自己看看,脖子上面都是草莓,數量之多簡直可以開草莓園了啦!真是的,重色輕友,有異性就沒人性嘍!”

翊羚接過鏡子仔細打量,頓時花容失色。“啊!討厭啦,叫他不要亂親,居然還親成這樣,回去後我要好好地修理他!”

曉蘿大笑。“你喔,沒被鄧肯傑啃得一乾二淨就不錯啦,還想修理他啊?根本就是自投羅網!”

聞言,好友們笑成一團。大家都知道,千金幫裡面最美豔出眾的蘇翊羚熱戀了,跟“非常橙”的設計總監鄧肯傑愛得如膠似漆、如火如茶。兩個人的個性都像團烈火,一湊在一起就會轟轟烈烈地燃燒。

翊羚粉臉嫣紅。“你們很壞耶,一見面就取笑我!”

都是鄧肯傑的錯,她剛換好衣服要趕著出門赴約,才下班回家的他卻不由分說地撲上來,又咬又親又吻的,最後還雙雙滾到床上,糾纏了快一小時才肯放過她。

“沒人取笑你。”剛從日本回來的範紫歆笑咪咪地拉住翊羚。“讓我仔細瞧瞧,哇~~翊羚,你真的越來性感了!你以前就很漂亮,美豔得像是真人版的芭比女圭女圭,不過啊,自從你跟鄧肯傑陷入熱戀後,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傭懶性感的女人味,隨便一個嫵媚的眼神就可以電死一卡車的男人呢!瞧你這副容光煥發的模樣,就知道你的阿娜答很疼你,把你照顧得很好喔!”

這群好友都知道翊羚跟李佑隆分手了,聽到消息的人莫不額手稱慶,因為李佑隆最近的表現實在太差勁了,三不五時就傳出他又在夜店打架的新聞,翊羚跟他在一起實在太委屈了。

梁書瑀笑道:“她的阿娜答當然把她照顧得很好啊,簡直寵她寵上天了,什麼事都願意為她做呢!翊羚,聽說鄧肯傑為了追求你,甚至願意免費幫你的公司設計新款的筆記型電腦,結果那款造型新穎的筆電一上市,立即又引起瘋狂搶購,盛況不亞於你們之前推出的‘詩?手機’呢!”

“真的啊?”曉蘿好驚訝。“天啊,‘非常橙’可是全球五大設計公司之一,他們的收費可不是小數目呢!厚~~居然免費幫你設計筆電,翊羚,鄧肯傑真的很愛你耶,真令人羨慕啊!”

翊羚眼底滿是幸福,嫣然一笑。“其實,他也不是免費要幫我設計啦,這件事要從我跟他一起打棒球開始說……”她簡單地把當天的比賽述說了一遍。

幾個姊妹們卻越聽越羨慕。“什麼嘛,六十顆球耶,就算是完全沒有玩過棒球的新手,也會瞎貓遇到死老鼠地蒙到吧?鄧肯傑放水放得太明顯了啦!不過,這個泡妞招數還真是特別啊,真不愧是搞創意的!”

翊羚臉上洋溢著粉紅光彩,害羞地道:“不要再損我了啦,說到重色輕友,範紫歆你才是排第一名呢!在日本遇到大帥哥長谷真彥就一頭栽下去,完全不理會我們這票好姊妹,好不容易盼啊盼啊,終於把你盼回來了。”

紫歆笑得燦如春花。“我才沒有重色輕友呢,我可是專程回台灣舉行婚禮的,因為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大日子,一定要跟你們這票姊妹們一起度過啊!先說好,翊羚、書瑀、曉蘿、孟琪、瑤瑤、采詩,你們六個一定要當我的伴娘喔!你們都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已經跟婚紗公司約好了,明天就過去量身訂做禮服!”

死黨們快樂地尖叫。“好高興喔,紫歆真的要結婚了!長谷真彥又帥、又穩重體貼,紫歆你能嫁給這麼好的老公,真是太幸運了!

紫歆笑得更甜。“這都要感謝你們啊!想當初,我差點被家人逼著去嫁給不喜歡的男人,都是你們一直鼓勵我,讓我有勇氣逃婚跑到日本去,才能遇見我的真命天子。”逃婚到日本的她遇到了一段很特別的經歷,還在飛機上強吻一位大帥哥,當然啦,那位帥哥就是她的準老公——長谷真彥。

翊羚開心地在腦海裡籌劃著。“我知道你最嚮往浪漫的教堂婚禮了,你的婚禮就交給我來統籌吧!在你出閣前夕,我還會幫你辦一個告別單身派對,我們這群姊妹淘會請來最帥、最有看頭的猛男,讓你有一個火辣辣的單身之夜喔!炳哈哈~~很期待吧?”

“好耶好耶,還有猛男耶,想起來就好興奮喔!我們一定要玩到瘋!可是……紫歆,結婚後你就要定居在日本了,偶爾才能回來一趟,人家會很想念你耶!”曉蘿又開心、又惆悵。

這群女孩中,以蘇翊羚、範紫歆、葉曉蘿和梁書瑀四個人的感情最深厚堅固,情比姊妹深,不管發生任何事,都會互相力挺到底。至於孟琪、瑤瑤和采詩也是她們固定會聚會的好朋友。她們這一群女孩最喜歡窩在一起,七嘴八舌地分享彼此的喜怒哀樂,替對方加油打氣,順便評鑑對方的男朋友,互相傳授“馴夫妙招”。

書瑀微笑道:“曉蘿,你今天是壽星耶,不可以淚眼汪汪的。放心啦,東京跟台北的距離很近很近,搭飛機只要三個多小時,隨時都可以碰面的。”

“對啊!”紫歆笑著抱住曉蘿。“放心,不管我嫁到哪一個國家,你們都是我最親愛的好姊妹,在我心目中跟老公一樣重要喔!我早就跟真彥約定好了,一年中,我至少有兩個月要回來台北長住,跟家人還有你們這些姊妹們好好聚聚,真彥他也很贊成。”

“太好了,你的老公好明理喔,把你交給他,我們都可以放心了。”曉蘿開香檳慶賀。“來來來,大家乾杯,我今天真的好開心、好開心喔!最喜歡的人都在我的身邊了,喝吧,我們不醉不歸!”

“乾杯~~祝曉蘿生日快樂,也祝紫歆新婚愉快、永浴愛河、早生貴子喔!炳哈哈!”

大夥兒興致高昂地高舉酒杯,快樂地喝香檳、大啖美食,繼續搶麥克風飆歌,氣氛熱絡而高亢。

不過,翊羚還是細心地注意到,孟琪突然起身接了手機,躲到角落去講電話,而且臉色越來越蒼白。

孟琪回座後,秀眉依舊微蹙著,似乎碰上了很大的困擾。

翊羚關心地坐到她身邊,低聲問:“你怎麼了?臉色怪怪的,跟男朋友吵架了?”她知道孟琪有個交往兩年的男友,不過,最近兩人的感情似乎出現了一些裂痕。

孟琪搖頭,感傷道:“不是吵架,比吵架更糟糕。翊羚,你知道我男友潘正宏的家族已經把事業重心轉往大陸了,所以他也跟著去上海學習經商。可是自從他去上海後,整個人都變了。

“因為工作壓力很大,他的脾氣變得很暴躁,個性也變得勢利現實,他甚至還在上海交了女朋友。上次我去上海探望他時,就親眼看到他跟一個不滿二十歲的年輕辣妹同居,我氣得當場甩他一巴掌後,就直奔機場,一路哭回台北。”

她輕拭眼角的淚。“我跟潘正宏談判很多次,他口口聲聲說他愛的是我,跟那些女人只是逢場作戲,還答應我一定會跟那些女人分手。可是,意志不堅定的他還是又出軌了好幾次,而且被我抓到,我無法忍受這麼糟糕的戀情,堅決要跟他分手,但是,他不肯答應。”

她的淚水直直墜落。“這兩天他回到台灣來了,一直對我奪命連環叩,找我出去見面。喚,還有什麼好見的?該談的、該說的,我都說了,對於他,我已經死心了,眼淚也流光了,我根本不想再看到他了。”

看見孟琪在落淚,原本正在高歌的曉蘿和瑤瑤趕緊放下麥克風,擠過來關心地安慰道:“孟琪,怎麼哭了?是不是潘正宏又來找你麻煩啊?那男人真是混蛋,簡直欺人太甚!他在上海花天酒地、處處留情,你這個正牌女友都不跟他計較,主動死心地放手了,他還來糾纏什麼?”

翊羚俏臉凜冽地說:“他到底是什麼意思?手機給我,我打電話給潘正宏,警告他不得再來騷擾你!”

正義感超強的她最痛恨有人欺負女人了,尤其被欺負的還是她的好姊妹。

“不用了。”孟琪臉色黯然。“我應該可以自己處理,我想,他只是很不甘心,沒料到居然是我先提出分手,他大概覺得臉面掛不住吧?”

“這是什麼鬼話?”書瑀冷哼。“是他花天酒地、一再劈腿,你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才提出分手的。是他對不起你耶,還有什麼甘心不甘心的?難道他面對你時,都不會覺得隗疚嗎?爛男人!”

書瑪的話才剛說完,孟琪的手機就響了,她接聽後,整個人一僵。“啊?你在樓下?……好,我知道了。”

一切線,姊妹們就擔憂地問:“什麼事?”

孟琪無奈地道:“他由我家人的口中得知了我在這家KTV,人已經到樓下了,他要求我至少再跟他見一面。也好,我就下樓去把話都說清楚,直接做個了斷,省得他又來糾纏。”

“你要單獨去嗎?”翊羚很不贊同。“琪,聽我的,談分手時最好不要落單,免得對方突然情緒失控,做出什麼可怕的事。我跟你去吧,我會躲在暗處伺機而動的。”

“對、對!”其他姊妹也異口同聲地說道:“我們都去,我們會小心地躲起來!”

“不用了。”

盂琪好感動,雖然失戀讓她傷心欲絕,但,她知道自己擁有最好的一票姊妹們。

“不,一定要去!”翊羚堅定地說道:下樓,談完後,大家再一起回來。”

“這會兒誰還有心情唱歌啊?我們陪你!”

“對,就這麼辦!”曉蘿也很贊成。“今天我是壽星耶,聽我的!”

“謝謝你們……”孟琪又哭了,在姊妹的陪伴下,走出包廂,下樓。

KTV後方有一個專用停車場,潘正宏約孟琪在那裡碰面,要她上車談談。

一群人陪著孟琪走到停車場,快接近入口處時,就看到由潘志宏所駕駛的藍色轎車已經停在裡面。

翊羚低聲道:“我們躲在這裡,你要記住,車門虛掩,不要上鎖,更不要讓他把你載到別的地方去,堅持在這裡談,一有狀況就立刻衝出車子,大聲呼救,知道嗎?”

不是她不信任潘志宏,但她曾經在孟琪臉上看過傷痕,雖然孟琪否認那是潘志宏動粗的痕跡,但翊羚心裡已經有底了。

“好,我知道。”孟琪點點頭後,獨自走向停車場。

孟琪上車後,紫歆緊張地問:“從這裡好像看不太清楚他們在車上的狀況耶,我好擔心喔!”

“別擔心。”翊羚目光冷峻。哼,只要她還有一口氣在,就絕對不允許任何人欺負她的好姊妹。

孟琪上車沒五分鐘,車門就被用力踹開,眾姊妹親眼看到孟琪被人粗魯地扔出來,不堪入耳的咆哮聲也緊接著響起。

潘正宏跳下車,對著倒在地上的孟琪又踹又踢,吐出一連串最難聽的髒話——

“他媽的!XXXXXX的死賤貨!爛貨!老子都說不想分手了,你還他媽的跩個屁啊?敬酒不吃吃罰酒,今天老子就打死你!”

“啊!”女孩們大聲尖叫。

蘇翊羚已經一馬當先地衝過去,奮力拉開正在施暴的潘正宏,狂怒地罵道:“住手!你居然敢打她?你還是不是人啊?”

除了翊羚,衝得最快的書瑀和紫歆也奮力拉住失控的男人,不讓他再對孟琪施暴,瑤瑤、曉蘿以及采詩則趕緊攙扶起被毆打倒地的孟琪,心痛地檢視她的傷痕。

看到突然衝出來的娘子軍,潘正宏惱羞成怒了。“媽的臭三八!必你們屁事啊?這是老子的家務事,你們給我滾!”

啪啪!翊羚毫不留情地狠狠甩了男人兩大巴掌,厲聲罵著。“第一,這不是你的家務事,因為孟琪不是你家的人,就算是你家的人,法律上也絕對不允許家暴的存在。第二,你打我的姊妹就等於打我,我跟你拼了!”

她月兌下高跟鞋,狠狠地往對方的身上和臉上K下去。

“啊啊啊啊——”尖銳的鞋跟把潘正宏打得連連慘叫,他在拼命咒罵之餘還不忘用腳踹翊羚,試圖把她踹倒。“他媽的瘋婆子,居然敢打我?我踹死你!女人就是欠揍!”

好痛!翊羚被他踹到了腰部和小腿,痛楚迅速蔓延至全身,這下子,她的怒火更熾了。該死的癟三!耙打女人的爛男人,人人得而誅之,她絕下放過他!

眼看翊羚和潘正宏戰況激烈,其他女孩們嚇得心驚膽戰。

“快點叫人來幫忙,翊羚打不贏一個男人,到時候她也會被打得很慘的!大家一起喊失火了!”

她們知道喊救命沒什麼用處,這年頭要喊失火了,才會有人跑出來援救。

“失火了、失火了——”

丙然,女孩們的淒厲叫聲不但引起了KTV警衛的注意,還引來了很多路人,大夥兒聯手製服住抓了狂的潘正宏。

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