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紫歆、紫歆——”真彥火速追出來,攫住她的肩膀急促地喊著。“跟我回去,外面在下大雪,你會感冒的!”

“放手!不要碰我!”紫歆用力推開他,淚水狂流。“不要再假裝關心我,我有沒有感冒關你什麼事?你回去找小澤詩帆子啊,你不用管我,反正我已經是成年人了,我不會餓死,也不會凍死,你對我沒有任何責任。”他去找他的最愛啊,他們趕快複合啊,她這隻醜小鴨不會不識相地擋在中間。

她轉身又想跑,真彥卻牢牢地扣住她的肩頭,沉聲喝令:“先跟我回去,我說過,事情不是你所想像的那樣。”

“我沒有想像任何事,反正你的愛情與我無關。”她痛恨臉上的淚水,她不要自己這麼軟弱,但,她卻無力阻止這該死的淚。“我知道……我一直知道在這場愛情中,是我先喜歡你的。倘若不是我死死纏著你,要你收留我,或許你根本不會多看我一眼。我甚至不確定你對我的感情有多深?但我不在乎,我一直以為只要自己努力愛你,努力接近你的心,終有一天就可以擁有你的愛。但,看來我想錯了……”

她哭得淚眼矇矓,更加悲傷了。“我好笨、好天真,我自以為是。其實我只是一隻醜小鴨,跟美麗高雅的詩帆子比起來,我簡直一無是處。她又漂亮、又高貴大方,韻味十足,只要是男人都忘不了她,都會選擇她。你去找她啊,去啊!我看得出她對你餘情未了,你對她也是相同的心情吧?那,你們這對舊情人趕快複合啊,不用管我……”

“笨蛋!你到底在胡說什麼?”真彥拉開長外套,把哭得一塌糊塗的她用力摟進懷中,以他的體溫烘暖冰冷的她。“我承認我的確有心事,但,不是在想念詩帆子,我只是很感慨,感慨歲月的流逝,感慨自己再見到她,已經沒有往日的激烈情愫。我不恨她,也不討厭她,當然,也不再愛她。”

他捧起紫歆的臉,幽幽嘆息。“你是逃婚而跑到日本的,其實,我也經歷過相同的事。我沒有逃婚,悔婚的人是詩帆子,在訂婚前夕她找我攤牌,告訴我她不能跟我訂婚,她要取消婚約。”

什麼?悔婚?紫歆聽傻了,不敢相信這種事會發生在真彥身上!

“願意聽我詳細說明嗎?”他心疼地拂去她發上及臉上的雪花。“跟我進屋吧,我會仔細講給你聽。再繼續站下去,我們兩個都會變成雪人,凍死在雪地裡。”

可不是嗎?原本只是飛絮般的雪勢逐漸轉為猛烈,偌大的雪紛紛墜落,順著寒風呼呼作響,大地一片灰濛蒼涼。許多雪花順著和服後領滑入他們的體內,寒意逼人。

紫歐呆呆地被真彥拉入屋內,兩人下榻的是擁有私人庭院的獨棟湯屋,起居室內還有一個壁爐,旁邊堆了許多木柴。

真彥把木柴扔入壁爐裡,讓屋子裡變得更加溫暖,他拿了條大毛毯將兩人包起來,讓她舒適地窩在他的懷抱中,倒了杯溫熱的清酒給她。“喝下去。”

紫歆乖乖地喝下清酒,整個腦袋仍是一片混沌,不斷重複、迴響著真彥說的那句話——悔婚的人是詩帆子。天啊!這怎麼可能?怎麼有女人捨得扔下真彥,要求退婚?

真彥也倒了杯清酒給自己,緩緩地飲下,注視著紫歆,沉穩地道:“我跟詩帆子打從孩提時代便認識,我們兩家是世交,雙方的集團也有生意往來,她是我的初戀情人,我們的感情發展得很平順、很自然,雙方家長也樂見其成,已經開始籌劃送我們兩個出國唸書。

“那是四年前的事了,當時,長輩們計劃先讓我們訂婚,再以未婚夫妻的身分出國唸書,學成歸國後就可以結婚,一切看起來都很美好,順理成章。但,就在訂婚前夕,詩帆子跑來找我,她哭著告訴我,她不想跟我訂婚,因為,她另外有喜歡的男人。”

他淡淡地微笑,眼底風平浪靜,平緩地陳述著。“她說,她愛上她的同班同學,那男人雖然家世不夠顯赫,但他瘋狂地愛著地,他給她的是驚天動地,刻骨銘心的真愛。他說我太冷淡,我給予她的愛跟那男人相比,簡直微不足道。他們兩人已經愛得太深太深,無法分開,她求我同意取消婚約,她只想跟那個男孩一起出國。”

窗外的風雪更大,屋內的柴火嗶嗶啵啵地作響。“我當時的心情很難形容,錯愕、震驚、憤怒……而且不敢置信。當時的我的確很喜歡詩帆子,畢竟,我們兩個是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她是個美麗出眾的女孩,我喜歡跟她在一起,也很尊重她,所以不曾逾矩。但,她卻說我太冷淡,我對她沒有激烈的情愫。她還說,她深愛另一個男人,沒有他,她會活不下去。我只能憤怒地接受這一切,以冷漠武裝自己,答應解除婚約。

“雙方家長當然很錯愕,詩帆子的父母更是不能接受。原本我們計劃要到法國唸書,解除婚約後,我以最快的速度申請到美國的哈佛大學,獲得入學許可後馬上啟程前往。至於詩帆子的父母則在女兒的苦苦哀求下,無可奈何地答應她的要求,送她跟那個男人一起到法國求學。”

真彥又喝了杯清酒,酒精將他闃黑的眼瞳渲染得更加迷離。“我跟詩帆子,就此斷得一乾二淨。坦白說,一開始我非常非常痛恨她,我不能接受她的背叛。我對她的尊重,她卻解釋為冷淡,我以為這輩子都不想再看到她,我會永遠憎恨她。在她之後,我也交了幾任女朋友,但,潛意識下我總是小心翼翼地保護自己,不肯再付出真情,我甚至冷眼旁觀陷入熱戀的人,嘲笑他們的痴狂,我認為他們好愚蠢,天底下根本沒有至死不渝的真愛。”

他輕輕撫模紫歆的長髮,眸光綿遠溫柔。“我一直以憤世嫉俗的眼光看這個世界,也不認為自己有什麼錯,缺少什麼?一直到遇到你,我才赫然發現,原來,我差點錯過人生中最美好、最值得珍惜的感情。我欠缺的,是熱烈愛人,也感受被愛的能力。其實,詩帆子當年沒有說錯,我對她的確沒有至死不渝的激烈情愫,我只是喜歡她,但,不曾愛過她。”

他目光如火,將她的小手緊緊握在掌心。“歆,我要告訴你,我很愛你,很愛很愛,由靈魂深處徹底地感受到這份愛。這是一種無法取代,也無法捨棄的感情。我無法失去你,謝謝你來到我的身邊,給我這麼多的幸福。”

他的話讓紫歆愣住了,充滿愛意的黑眸更讓她心絃戰慄,滾燙的情潮衝撞胸膛,她想開口說些什麼,但一眨眼,晶瑩的淚珠卻滑落頰畔。“這是真的嗎?我好開心,真的好開心……”

真彥愛憐地抱住她,以自己粗獷熾熱的體溫牢牢包圍她。“傻丫頭,你怎麼哭了?真是個愛哭鬼。我第一次在飛機上遇到你,你就是在哭。後來,你在便利商店門口遇到醉漢而打電話向我求救,也是在哭。真是一個愛哭的小麻煩,不過,真奇怪耶……”

他故意停頓下來,甜蜜地吻去她的淚水,寬厚的大掌溫柔地摩挲她的脊背。“你越是愛哭,我就越是被你吸引得神魂顛倒。看來,你這個小丫頭也很壞,看起來很天真單純,卻用眼淚來征服我。不過,我臣服得心甘情願。”

深情的吻落在她的唇上,他黑眸發燙地望著她,一字一句道:“心、甘、情、願。我的紫歆,我愛上你了。不只是喜歡,而是比喜歡更強烈的情愫。我不能忍受不知道你的行蹤,不準其他男人接近你,我只想獨佔你的笑容、你的甜美、你的一切一切……我覺得只要聽到你的聲音,就像聆聽天籟。也許我是個不及格的男朋友,還不太懂得如何愛你、珍惜你,但,我可以確定這麼瘋狂又痴迷的情愫就是愛,我愛你,以生命來愛你。”

他的利眸露出精悍光芒,兇惡地道:“所以,你千萬不準告訴我——其實你喜歡的是別人。我絕對不允許其他男人的存在,我會毫不猶豫地殺了他們,不准他們動你一根汗毛,你是我的。我要你的眼睛只看得到我,永遠屬於我,永遠永遠,好嗎?”

原來遇到真愛是不會退讓的。當年,他以為自己夠瀟灑,所以很乾脆地退出,成全詩帆子跟那個男人。但,遇到紫歆之後,他才赫然發現,愛情無法分享,真愛更是不能退讓。他以性命、以靈魂要定這個小女人,不管發生任何事,都不允許其他男人奪走她,死也不放。

他將她用力地摟入懷中,抱得好緊好緊,感受她的溫度和喘息,兩人“怦怦怦怦”的激烈心跳聲互相應和。

“……”紫歆很想開口說些什麼,可眼淚卻一直流、一直流,整個人沉醉在迷幻又綺麗的氛圍中。嗚嗚嗚……她的確很愛哭,但,她終於等到夢寐以求的一句話,終於讓漂泊的心有了依靠,她太感動了,所以真的真的很想哭啊~~

“我,我是不是在作夢?”她呆呆地輕捏自己的臉頰。

“傻丫頭。”他更愛憐地執起她的手,親吻潔白的指頭。“你不是在作夢,就在北海道,在這個大雪紛飛的夜裡,我終於敢大聲說出自己好愛你。也許,打從在飛機上的第一眼,我就偷偷為你心動了,否則,我怎麼會愛上這麼愛哭的你呢?接下來,我會安排時間跟你回到台灣去,正式拜見你的家人,告訴他們,我是一個有能力給予你幸福的男人。最重要的是——我很愛很愛他們的女兒,把她放在心口最重要的位置。我會請你父母允許我們繼續交往的,好嗎?”

已經哭成淚女圭女圭的紫歆只能拚命點頭,可憐兮兮地道:“我還以為自己是單相思,我還以為永遠等不到你說愛我……”壁爐裡的柴火發出“嗶嗶啵啵”的聲響,她覺得自己的胸膛也嗶嗶啵啵地起火,被點燃。好幸福,她像是擁有全世界。

“傻瓜。難道你不知道男人在愛情方面比較遲鈍嗎?事實上,如果我對你沒有半點好感,當初根本不可能讓你住進我家。沒關係,就算我對愛情遲鈍,但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在飛機上是你強吻我,讓你偷吻成功。不過,我總算扳回一城——這次由我先說我愛你。我愛你、愛你,很愛、很愛、很愛你……”

他抱住她,濃烈的吻宛如雨點般下斷落下,每說一句“愛你”,就親吻一下她的眉、她的臉頰、她秀氣的小鼻頭、她的櫻唇、她可愛的耳垂……

“嗚嗚嗚……”紫歆感動得一塌糊塗,淚水更是徹底決堤,覺得自己真的太幸運了。想當初,她倉皇狼狽地逃婚到日本,以為自己衰透了,沒想到幸運之神卻這麼眷顧她,讓她大走好運,遇到這麼優秀的好男人。

“傻女圭女圭,別哭了,再哭下去,這裡都要淹水啦!”他愛憐地以手、以唇拭去她滿臉的淚,兩人額頭相抵,氣息糾纏。“答應我,以後不管發生任何事,我們都不可以隱瞞對方,要坦承相對,不可以讓對方擔憂,好不好?”

“好,好,好……”她只能不斷說好,淚水串串墜落。她發誓,自己會永遠永遠記住這一刻,記住這個被大雪淹沒的夜晚,記住這個男人給予她的愛、他的承諾,記住這麼深濃的幸福感覺。

她原本蒼白的雙頰,在這一刻漾滿玫瑰色澤般的光輝。“我好感動。也許我該謝謝詩帆子,倘若不是她的出現,你也不會看清自己對我的感情……”小臉貼在他的胸膛上,愛嬌地磨蹭,好喜歡他身上的粗獷氣味、好喜歡他熱熱的體溫,她永遠不要離開這個懷抱。

真彥俊朗地微笑。“是啊,也許我也該感謝詩帆子,感謝她當年要求退婚,給我當頭棒喝,讓我明白我對她只是習慣而不是真愛。想起來,我覺得自己真傻,傻傻地恨了詩帆子許多年……不過,今天終於可以揮開陰霾,撥雲見日,看清自己的心。”

紫歆還是有點不安。“我問你一個問題,你不可以生氣喔。那假設……假設詩帆子又來找你,希望能複合呢?”不能怪她太多疑,她看得出詩帆子眼底對真彥的愛慕。

真彥的笑容添了抹邪氣,壞壞地以指輕點她的小鼻頭。“你是在吃醋嗎?呵呵,很多人都說女人吃醋的樣子最可怕,面目可憎。不過,我怎麼覺得你吃醋的模樣好可愛?”讓他更想逗她、欺負她。

“真彥。”紫歆脹紅粉臉。“人家是很認真地問問題,你不可以欺負我啦!”

“好好,不欺負你,我哪敢欺負你啊?又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他笑睇她嫣紅嬌媚的臉蛋。“來,親我一下,我就回答你。”他指著自己左邊的臉頰。

真像土匪。紫歆又好氣、又好笑,捧住他的臉獻上香吻。“行了吧?”

“嗯,好香喔……”他陶醉地閉上雙眼。在這個被冰雪籠罩的夜裡,可以窩在暖烘烘的毛毯裡,啜飲溫熱的清酒,享受壁爐裡溫暖的火花,懷裡還抱著一個香噴噴的美人兒。真是太幸福、太完美了。人生至此,夫復何求啊?

他終於明白幸福是建立在相知相許的真愛上,只要擁有最心愛的人,就算在冰天雪地裡,也會覺得很富足、很溫暖。

“快說啦,人家在等你的回答。”紫歆催促著。

他故意耍賴,指著右邊的臉頰。“這邊也要啊,快點。”

“你好討厭喔~~”紫歆嬌嗔,嘟起柔軟的唇又獻上香吻。“快說、快說。”

得到香噴噴的吻,真彥笑得更得意了,把她摟得更緊。“好啦,我回答你。其實,對於詩帆子,我已經沒有特殊的想法,我會把她當成一個老朋友,會給予她祝福,希望她也得到屬於她的愛情。但,我不可能再跟她有任何感情牽扯,因為我的心底已經住了一個愛哭的小女人,那女人的眼淚害我的心湖氾濫成災,我只想好好照顧這個愛哭又迷人的女人,無暇他顧,明白嗎?”

紫歆笑了,笑得宛如初綻的春花,心底甜滋滋的,主動地勾住他的頸項,這一回不是親吻臉頰,而是深情地、緩慢而纏綿地親吻他的唇,把熾熱的感情綿綿密密地傳遞給他……

他驚喜地微笑,熱烈地回應她的吻。“喔,我好喜歡你的味道,好喜歡你的唇,你真是一個充滿驚喜的小女人……”

他拿起剩下的清酒仰頭就灌入喉中,男性黑眸流竄著邪魅,熱唇在她柔軟的唇辦上移動,以最親密的方式將清酒哺渡給她。

紫歆星眸半閉,微辣的酒精讓她的腦門有些暈眩,但,她在他的嘴裡嚐到比酒精更辛辣、更煽情、也更讓她迷惑的氣味。

粗獷撩人的男性味道完全主宰她的感官,清楚地感受到他強悍的舌一再往前推進、再推進,需索她更多更多的蜜津。

他徹底地掠奪她的香甜,更多的吻一路往下婉蜒,由她酡紅的臉頰、白皙粉頸一直吻到她纖細的鎖骨,最後整個臉龐貪婪地埋在她的胸脯上,雙手隔著浴衣衣衫下的玲瓏線絛。

炯燦的黑眸燃起狩獵的火焰,他性感沙啞地宣告。“你是我的小女奴,今晚,你要負責取悅我、餵飽我。”

被他壓在榻榻米上的紫歆不安地扭動嬌軀,他真是惡魔,真懂得如何折磨她。喔,好羞人……

他的黑眸滿是野蠻,兇狠地衝刺;她戰慄不休,承受他剽悍如鐵的愛,吶喊聲更加銷魂,任由他帶領她攀升、再向上攀升……

夜幕深沉,雪花靜靜地覆蓋一切,天地之間一片純白。屋內,充滿情人的繾綣嬌喘,亢奮申吟。他們用彼此的心跳聲,譜出最動人的樂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