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必島

晴空萬里,湛藍的大海深邃無垠,涼爽的海風溫柔吹拂著清澈的海水,水面下搖曳的珊瑚與岸邊婀娜多姿的椰子樹影交錯著。

這裡,是關島最美麗的杜夢灣(TumonBay)。

文壇大才子竇志濰為了迎娶心愛的美人向桔湘,特地在關島舉行婚禮,還大手筆地把兩方的親朋好友通通接到關島來觀光,分享他們的喜悅。

他們的婚禮選在關島最紅的桔婚聖地——水晶教堂。說起這座水晶教堂可是赫赫有名,全球有好多對新人都愛煞了水晶教堂的莊嚴美麗,因此不辭辛勞地搭飛機到關島來完成終身大事。

這座教堂高約十二公尺,外觀是優美的圓弧狀,入口有拱形廊柱排列,從對岸看過來,教堂的湖面倒影彷佛是兩人的結婚戒指般,聖潔而美麗。

教堂的外觀大都以水晶玻璃妝點,天花板還垂吊著上千顆施華洛世奇(swarovski)的水晶吊飾,晶瑩剔透的水晶彷佛是閃閃發亮的天使羽翼,當陽光從窗欄斜射進教堂時,整個室內宛如灑上七彩光芒,連地板都在發亮,令人歎為觀止。

因為水晶教堂實在太美,所以,當準新娘向桔湘在籌備婚禮時,無意間在雜誌上看到它的照片後,立刻便要求未來老公在這裡舉行婚宴,竇志濰當然一口就答應了,因為他是最疼愛老婆的好丈夫,老婆大人說的話就是聖旨嘍!

他們在親朋好友的祝福下交換戒指,舉行一場溫馨又隆重的婚禮。

婚禮結束後,新人和賓客都在教堂外面的草地上享受自助式下午茶,婚宴籌備公司在青翠的草地上搭起雪白的布幔,長桌上滿是豐富的佳餚和各式各樣的飲料,粉紅色的心形氣球在四周飄浮著,嘉賓們興高采烈地圍繞著新人閒話家常,小孩們則在草地上嬉戲追逐,現場盡是一片歡樂氣氛。

椰子樹下,新娘子最要好的三位手帕交——黎瑋瑋、駱佩綺和雪寺羽音聚在一起喝香檳,看著身穿雪白婚紗的向桔湘挽著英挺的竇志濰,笑容燦如春花地四處敬酒,她們心底都替她感到高典。

“好浪漫喔!”雪寺羽音羨慕地道:“真好,你們看竇志濰一直深情地望著桔湘,兩人的視線幾乎要糾纏在一起了,緊扣的十指更是不曾分開過,任誰都看得出他們非常恩愛,桔湘可以嫁到這麼好的男人真是太棒了!”

“不過,她真厲害耶,去出版社應徵竟可以當上大作者竇志濰的專屬編輯,還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就把竇志濰迷得神魂顛倒,甚至大手筆地包下飛機把她的親友全部接到關島來舉行最浪漫的婚禮,呵呵,看來竇大帥哥非常非常寵愛我們桔湘呢!”

黎瑋瑋喝著香檳,笑咪咪地看著雪寺羽音。“不用羨慕別人,你親愛的牙醫老公也很疼你啊!昨天你一下飛機後,感覺有點頭暈時,他不是還很緊張地說要帶你去看醫生嗎?而且你也很厲害耶,明明是因為牙痛去看醫生罷了,居然還可以拐到又帥又多金的牙醫。”

“說起來,你跟桔湘還有大姊頭的戀愛運都很棒啦,隨隨便便就可以遇到真命天子,嫁入豪門當個好命的少女乃女乃。”

被稱為大姊頭的駱佩綺笑望瑋瑋。“什麼隨隨便便啊?搞清楚,我跟我老公曾經分離了快二十年呢!要不是有人舉辦小學同學會,我跟他之間的誤會可能會繼續下去,根本就沒有機會重燃愛火了。

“瑋瑋啊,說到戀愛運,你是我們四個女孩之中外型最漂亮搶眼的,瞧瞧,你擁有一百六十八公分的高挑身材,三圍凹凸有致,容貌更是豔美如花,我注意到竇志濰那些擔任伴郎的朋友們都在偷瞄你呢!罷才不是還有帥哥找機會跟你攀談,約你明天一起去潛水嗎?可你都意興闌珊地拒絕了,你不給別人機會,怎麼可能會有豔遇嘛!”

“對啊對啊!”雪寺羽音頻頻點頭。“我也覺得瑋瑋長得真的很漂亮,標準的模特兒身材,美腿長得會氣死人,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更是電力十足。以前跟你一起合租房子時,我就發現有好多男人想追求你,有的是企業小開、有的是科技新貴,幾乎每一個的條件都很好呢!你為什麼不多給那些男人一點機會呢?”

瑋瑋悶悶地支著下巴。“不是我不給他們機會,而是那些全是爛桃花。我覺得我的戀愛運好像被詛咒了,來追我的男人十個有九個都不正常。什麼企業小開?他根本就是同性戀,追求我只是想拿我當幌子來應付長輩的。

“至於那些科技新貴就更不用提了,有一個是不折不扣的大男人主義,要求結婚後老婆必須立刻辭去工作,全心全意地為家庭付出,不但要立刻生孩子,還希望老婆不要擁有自己的朋友,也不可以擁有私人時間,簡直把老婆當免費菲傭;另外一個則是有嚴重的潔癖,跟他一起吃鈑,就看到他拿著一整盒溼紙巾不斷地擦拭餐具,還一直抱怨那間餐廳的衛生有多差勁。

“拜託!那間明明就是五星級飯店,我覺得根本沒有任何問題啊!唉,說來說去,我就是戀愛運超爛,根本遇不到好男人啦!”

“沒這麼嚴重吧?”羽音繳著秀眉。“上次我有一個朋友想追求你,就是在金融界擔任高級主管的那位王先生,他不是很殷勤也很有誠意嗎?而且我認識他很多年了,很清楚他的家世背景和人品都沒有問題。明明是你一直拒豔他的追求,不肯跟他約會。”

“你說王閩傑啊?”瑋瑋懶洋洋地回答。“他不行,他的金錢價值觀有很大的問題。認識我沒多久,就突然去買了一整組鑽石項鍊和耳環說要送給我,簡直嚇死人了。而且他還超喜歡亂買跑車,花錢根本沒有節制。既然我跟他的價值觀截然不同,當然就不需要浪費時間交往啦!”

“唉。”駱佩綺嘆了口氣。“你啊,不是自己的桃花運特別爛,而是你壓根兒不喜歡那些來追你的男人,所以不管他們有多優秀,你都是先入為主地排斥他們,不肯給他們機會。”

羽音也附和道:“對對,大姊頭講得真是一針見血!其實你的異性緣超旺的,追求者從沒斷過,是你一直把自己的桃花往外面推。”

瑋瑋嘟著櫻唇。“亂講,我才沒有!我幹麼做這種事?我是真的很想好好交個男朋友嘛!”

“答案很簡單啊!”駱佩綺和雪寺羽音很有默契地互瞄一眼,然後神秘兮兮地宣佈——

“因為——賀、瀚、霆!”

一聽到這三個字,瑋瑋的胸膛“咚”一聲,清楚地感受到心絃的戰慄,兩朵紅雲也飛上她的臉頰。“不要亂講!他……他是我哥哥。”

駱佩綺白了她一眼。“少來!你很清楚你們兩個之間根本沒有血緣關係,當年伯母帶著你改嫁給賀伯父,所以你跟賀瀚霆才會變成兄妹的。”雖然沒有親眼兄見過賀瀚霆,但,她們可是情比姊妹深的手帕交,什麼心事都會互相傾訴。

瑋瑋眼神黯然。“雖然我跟他根本沒血緣關係,可是,他就是堅稱自己是我的大哥。打從見到我的第一眼,他就一直把我當妹妹看待,就算……就算感受到我對他的感情,他還是說我們兩人只能是兄妹,萬萬不可逾越本分……”

羽音搖頭。“厚~~這個賀瀚霆真是傷腦筋耶!你們壓根兒就不是親兄妹,你又長得這麼漂亮,還對他一往情深,他為啥不能接受你?”

瑋瑋啜了口香檳,幽幽地道:“我想,他大概是覺得我很煩吧,因為討厭我,所以我越是對他痴情,他越是覺得壓力沉重。這兩、三年,賀伯父和我母親相繼離世,我跟他之間更是少了牽絆,他躲我躲得更徹底了。”

一想起瀚霆哥對待她的冰冷態度,瑋瑋心頭就像是被壓了沉重的大石般,又悶又痛。這麼多年來,她一直把他當成一個男人,而不是大哥看待,她痴痴地喜歡他、愛他,但,他卻一而再、再而三地拒豔她的真情,甚至避不見面。

心頭酸酸的,瑋瑋真得好想哭。她長得很醜嗎?還是個性很討人厭?否則,為何瀚霆哥就是無法接受她?她想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他卻拚命把她往外推。

“瑋瑋。”駱佩綺不忍見她黯然神傷,靈機一動地建議道:“既然你這麼喜歡賀瀚霆,那麼你應該放手一搏,為這段感情付出最大的努力。我有個好主意——回台灣之後,你乾脆就把我們原本合租的房子退租,收拾行李去住賀瀚霆他家好了!”

瑋瑋目前居住的公寓本來是她們四個女孩合租的,不過,她、雪寺羽音和向桔湘她們三個都先後遇到真命天子,風風光光地出嫁了,現在只剩瑋瑋一人,根本也沒有必要租那麼大的房子。

羽音也很興奮地說:“對耶對耶!goodidea!大姊頭這點子真棒!我相信那個賀瀚霆也很喜歡瑋瑋,只是礙於‘大哥’的身分而苦苦掙扎,不知道該不該接受她?感情這種事嘛,只要朝夕相處就會急速加溫了,只要你跟他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他一定難逃你的魅力,很快就會繳械投降的!”

瑋瑋很懷疑。“不會吧?你們想太多了吧?以前我也跟他一起住在同一個屋簷下過,可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啊!”

瑋瑋十六歲那一年,跟著改嫁的母親搬進賀家,第一次見到十九歲、已經是大一學生的賀瀚霆。那一年,她初次明白暗戀的滋味,知道喜歡一個人時,心頭會甜甜的、暖烘烘的,有時也會酸酸的、苦苦的。

但也就在那一年,她悲哀地發現自己的愛戀註定是一場悲劇,因為,賀瀚霆只當她是個妹妹,不論她多麼努力地想改變兩人的關係,他還是隻當她是個妹妹!

從十六歲到二十六歲,整整十年的時間,足以改變很多事,但,這份最初的愛戀卻不曾動搖餅。

這十年來發生了很多事,先是賀瀚霆搬到外面去住,然後從大學畢業、服兵役,退伍後憑著本身的優秀條件順利找到了待遇優渥的工作。而她自己也從大學畢業了,搬到外頭去租房子,兩“兄妹”只有在逢年過節才會碰到面。

這兩、三年,賀伯父和母親因病相繼離世,瑋瑋覺得她跟瀚霆哥之間的維繫也斷了,距離越來越遙遠了。他們的“家”已經不存在了,也許,日後兩人會像兩條平行線般,漸行漸遠,直至完全沒有交集。

駱佩綺不以為然。“你們那時哪算朝夕相處啊?那時候賀伯父和伯母都還健在呢!可現在不同了,賀家只剩下賀瀚霆一個人獨居,你應該搬進去住,二十四小時都跟他黏在一起,讓他發現你的女性魅力!”

羽音也猛敲邊鼓。“對嘛!大姊頭講得很對,瑋瑋,你應該放手一搏。你外表亮麗新潮,愛情觀卻非常保守、痴情。我看你這輩子除了賀瀚霆之外,誰都看不上,所以才會每次交男朋友都無法全心投入,老覺得對方跟你不合,甚至覺得那些都是爛桃花。

“唉,旁觀者清,其實我覺得來追你的男生有好多都很優秀,並不是爛桃花,只是因為你總是拿那些男人跟賀瀚霆相比,才會無法投入。”

是這樣嗎?瑋瑋茫然地想著。是因為她太在意瀚霆哥,所以才會對那些追求者無法產生任何情愫嗎?

也許,羽音說得很對。畢竟,每次有追求者出現,她都無法控制自己拿那些男人和瀚霆哥相比,然後總是在心底噗息著——唉,他不夠穩重,不像瀚霆哥;他的處事方式不夠成熟圓融,不像瀚霆哥;他的眼睛長得超奇怪,不像瀚霆哥……

唉唉,瑋瑋煩惱地猛敲自己的頭,認清這一點,她更是覺得前途黑暗了。是,她承認自己的確愛慘了賀瀚霆,就算他對她冷若冰霜,她還是一直偷偷付出真情。可這份愛戀到底有沒有麗花結果的一天?她看得到未來嗎?

“別煩了。”駱佩綺拍拍她的肩膀鼓勵她。“反正,你就照我們的話去做,回台北後就辭掉工作、退掉房子,搬去跟賀瀚霆同住,強迫他正視你的存在!

“瑋瑋啊,為了自己終生的幸福著想,你真的應該放手一搏。凡事別想得太悲觀,也許會出現讓你意想不到的發展呢!”

說著,她跟雪寺羽音交換一個會心的笑容。倘若瑋瑋可以征服那個賀瀚霆,跟他一起步入禮堂,那麼,她們四個女孩通通都能得到最美滿的歸宿,那就太完美嘍!

放手一搏?跟瀚霆哥朝夕相處?這……瑋瑋只覺一陣燥熟直衝腦門!心跳突然開始加快,有種興奮的感覺充斥全身。真的可以嗎?她真的要搬去跟瀚霆哥一起住嗎?也許,她應該考慮考慮了……

***獨家制作***bbs……cn***

回台北後,瑋瑋沒何考慮幾天,就以最快的速度辦理公寓退租,打包好兩個行李箱,攔了計程車就直奔天母賀家。

至於工作,原本瑋瑋打算離職,不過因為她在公司的表現非常優秀,年紀輕輕就為公司屢創佳績,甚至被擢升為部門副理,所以上司基於愛才之心,在跟她長談後,破例答應給她三個月的留職停薪假期。

也就是說,在這三個月內,她一定要搞定賀瀚霆才行!

“黎瑋瑋,你可以的!加油加油!”瑋瑋下了計程車,站在一棟豪華的大樓前,握緊拳頭為自己打氣。

他們以前就住在天母了,不過,並非這麼豪華的公寓。

由於賀伯父是職業軍人,住在公家配給的宿舍裡,所以瑋瑋跟著母親搬入賀家時,就是住在附近的眷村。

後來,自從賀瀚霆服完兵役開始工作後,短短几年內,就因為收入優渥又懂得投資,累積出驚人的財富,買了這間豪華公寓,把父親和瑋瑋的母親都接來奉養。

這間公寓有四個大房間,當時瀚霆也要她搬來一起住,但她拒絕了。因為當時她已經清楚地知道他不愛她、他害怕她的感情,在黯然神傷之餘,她又怎麼會答應跟他一起住呢?所以她藉口要念書,一直在外面租房子住。

瑋瑋提著行李箱走入裝潢得氣派典雅的大廳,心底有些感慨。她從沒想過自己真的會搬到這裡,上一次來這裡,好像是一年多前的事了吧?

那時,母親因病餅世,她悲傷地回到賀家拿走母親的一些遺物,悲傷地望著站在身邊,感覺卻非常遙遠的男人,絕望地知道他跟她的距離只會越來越遠。她以為自己永遠不會再踏入這個房子的,沒想到……唉,世事難料。

她真的沒想到自己這麼快又會來找賀瀚霆,而且還拖著所有的家當,抱著破釜沉舟的決心。

一樓櫃檯有兩位管理員,其中一位較資深的一看到她就雙眼一亮,很開心地向她打招呼。

“咦,你不是黎小姐嗎?好久不見!”由於對方是難得一見的大美人,不但身材高挑,而且外型明豔照人,一雙秋水盈盈的水眸更是迷死人了,所以盡避一年多沒見,他依然記得她。

瑋瑋有禮貌地對兩位管理員點點頭。“陳伯伯,您好,我來找我大哥。”

“好好。我記得十樓B座的賀先生回來了,剛才還來這裡領過掛號信呢!我幫你刷卡開門啊!”

這棟大樓的門禁森嚴,進入一樓大廳後,要刷卡才能進入電梯間,進入電梯需再刷另一張卡,才可以抵達想去的樓層。

“謝謝你。”進入電梯後,瑋瑋露出真誠的笑容。連管理員都這麼幫她,肯定是好的開始,她一定要好好加油!

當!電梯抵達十樓,瑋瑋拖出兩個行李箱,往十樓B座走去。這裡的樓層每層都只有兩戶,各自擁有接近五十坪的私人空間,隱密性很高。

站在B座的大門前,瑋瑋突然覺得好緊張,雙手甚至有些發抖。她會不會太莽撞了點?這麼不顧一切地打包行李直奔來這裡找賀瀚霆,萬一他根本不想看到她、不想收留她怎麼辦呢?

頓時,她陷入天人交戰中,可不一會兒又馬上為自己打氣。“不管了!我房子都退租了,現在根本沒有後退的餘地。黎瑋瑋,你不要這麼軟弱,你就是想東想西,想得太多了,才會把自己搞得這麼痛苦!”

她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像是下定決心般,迅速伸手按下電鈴。

啾啾啾啾、啾啾啾啾——

站在門外,她可以清楚地聽到電鈴發出島雀的鳴叫聲,可是,等了好久都沒有人前來開門。

奇怪,難道他不在家嗎?不可能,陳伯伯明明說他回來了,還去一樓領過掛號信啊!

瑋瑋不允許自己轉身就逃,深怕一逃走後,就再也沒有勇氣接近賀瀚霆了。她強迫自己再度按下電鈴,這一次,終於有人開門了。

砰!鐵門被用力地打開,一個高大的男人出現在她眼前。

賀瀚霆頭髮溼漉漉的,一看見黎瑋瑋,原本因為洗澡被人打斷的難看臉色倏地變得更加鐵青,瞪著她,劈頭就問:“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瑋瑋一張小臉頓時緋紅,差點就被這副活色生香的猛男出浴美景給嚇得倒退兩步。瀚霆哥不但頭髮還在滴水,全身上下也都是溼的,而且只在腰間圍了條白色浴巾,不僅精壯的胸肌清晰可見,月復肌也極為緊實……天啊,她、她快暈了……

“我、我……我被房東掃地出門了,我要住在這裡!”

趁著自己的勇氣還沒消失前,瑋瑋一鼓作氣地把兩個行李箱都拖入室內。

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