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你說什麼——”賀瀚霆不敢置信地看著被放在玄關的行李箱,又瞪著已經大搖大擺地登堂入室、坐在沙發上的女人。“黎瑋瑋,你這是什麼意思?為什麼你被房東掃地出門,就非得要來住我家不可?”

“不然你要看我流落街頭,變成可憐兮兮的遊民啊?”瑋瑋故意不看他越來越凝重的臉色,徑自走入廚房,打開冰箱拿出冰啤酒,拉開拉環喝了一大口後,說出事先想好的說辭。“這件事說來話長,總之,就是我跟上司大吵一架,本姑娘忍他忍很久了,不爽之餘乾脆拍拍走人,不、做、啦!後來,因為失業已經超過半年,我也付不出房租,所以就被房東趕出來嘍!”

“不行。”賀瀚霆斬釘截鐵地拒絕。“就算這樣,你也不能住在這裡。我……我會幫你找房子,幫你付房租,我馬上下樓去管理室問問看這裡還有沒有其他單位要出租?”

“你……你要穿這樣下樓啊?”瑋瑋看著他,凝聚情感的水眸捨不得從他寬闊如山的胸膛上移開。

一年多不見,他變得更man、更有男人味了。他好像瘦了點,五官顯得更加立體鮮明,雙眸固黑如星,肌膚是最標準的古銅色,充滿男子氣概。

罷沐浴餅的他,頸項和肩膀都殘留著點點水珠,水珠在陽光下反射出耀眼光芒,讓他看起來更加危險、也更加粗獷。

靶受到她蘊含情感的目光,賀瀚霆的心漏跳一拍,居然很不爭氣的臉紅了。為了掩飾心虛,他惡狠狠地瞪著瑋瑋,粗聲命令道:“我馬上進去換衣服,你不準打開行李箱,待會兒準備跟我一起下樓!”

說完,他以最快的速度衝入主臥室,一關上門扉,他立刻掩住臉,壓低嗓子發出慘叫。“該死!我在緊張什麼?賀瀚霆,她是你妹妹!妹妹、妹妹、妹妹!你永遠都要記住,她是妹妹!”

英挺的臉龐浮現出最苦澀的笑容,是啊,妹妹……妹妹!他一直知道黎瑋瑋是妹妹,打從見到她的第一眼,父親就告訴過他了。

“瀚霆,這是妹妹喔,你這一輩子都要好好地保護她,把她當親妹妹看待,千萬不可以欺負她喔!”

案親即將往生之時,仍不忘以枯瘦的手緊緊抓住瀚霆,氣若游絲地交代著遺言:

“瀚霆……永遠不要忘記,瑋瑋是……你的妹妹,是妹妹……你一定……一定要好好地守護她……答應我……不然……我會走得不安心……”

妹妹!妹妹!有時候,他好怨恨老天為何會發明“妹妹”這個奇怪的名詞!至少,不應該讓黎瑋瑋當他的妹妹啊!他一點都不願意她成為自己的妹妹,奈何,早在他們相遇的那一秒,一切就已註定了。

妹妹!這兩個字就像孫悟空頭上的金箍,緊緊地攀附在他的頭頂上,無時無刻不提醒他、折磨他,把他折磨到形銷骨毀。

抹把臉,賀瀚霆命令自己必須鎮定。他打開衣櫥隨便挑了套深藍色的休簡裝穿上,暗罵自己為何這麼糊塗?倘若不是瑋瑋提醒他,他搞不好真的會只圍一條浴巾就衝到樓下的管理室。

唉……這麼多年了,只要她一出現,總是可以讓素來冷靜的他瞬間方寸大亂。

罷從大門上的貓眼看到門外的瑋瑋時,賀瀚霆無法否認,衝上心頭的是狂喜。他幾乎以為自己是因為太思念她了,所以眼前才會出現幻覺。可下一秒,他馬上嚴肅地提醒自己:“賀瀚霆,你在高興什麼?瑋瑋是妹妹,永遠不要忘記父親的遺言,瑋瑋是妹妹!”

“是啊,她是妹妹……”他關上衣櫥,對著鏡中的自己悲哀微笑。他被“妹妹”這個名詞害得好苦,這幾年都因此而辛辛苦苦地對抗自己最真實的情感、最強烈的。

他承認,自己早就被黎瑋瑋深深吸引了,也很明白瑋瑋對他的心意,存在兩人之間的,從來就不是兄妹之情,而是最激烈、最纏綿的男女之情。

但,老天爺開了一個多麼殘酷的玩笑?它居然安排瑋瑋成為他的……

賀瀚霆不敢怨恨素來敬重的父親,也不敢怨恨溫柔婉約的後媽,他只能咬牙吞下所有的瘋狂,以最冷峻的冰霜來武裝自己,強迫自己不去關心瑋瑋,不去看她、找她,也永遠不準釋放出對她的情意。

自從父親和後媽相繼辭世後,他絕望地以為這一輩子可能都沒有機會見到她了,因為兩人再沒有任何聯繫的媒介,也沒有任何藉口可以再見面。但,他萬萬沒有料到,瑋瑋居然會打包行李,主動跑來他家要求住下!

他該怎麼辦?要收留她嗎?豆大的汗珠緩緩滲出,賀瀚霆釐不清在胸膛之間瘋狂撞擊的情愫是什麼?是興奮嗎?狂喜嗎?還是……恐懼?

他知道自己最後很有可能會妥協,讓瑋瑋住下來,因為他根本捨不得把她趕出去,只要一想到她可能露宿街頑,他的心就宛如刀割。但,讓瑋瑋住下來之後呢?他們還能稚持單純的兄妹關係嗎?她渾身上下都散發出最嬌媚勾人的女人味,喜歡她已久的他把持得住嗎?他舍不捨做出讓自己後悔,也讓父親含恨九泉的錯事呢?

天啊,他到底該怎麼辦?賀瀚霆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覺得自己快瘋了。正當他舉棋不定之際,突然聽到門外傳來的陣陣嘹亮的歌聲,其中還伴隨著玻璃杯的清脆撞擊聲。

瑋瑋在做什麼?

他立刻走出主臥室,結果卻看到黎瑋瑋高坐在廚房的高腳椅上,快樂地喝著香檳,吃著從冰箱內拿出來的哈密瓜。

黎瑋瑋一看到賀瀚霆就開心地喊著。“哇~~這個哈密瓜好甜喔!超好吃耶!瀚霆哥,這一定是來自日本北海道的夕張哈密瓜對不對?我在日系超市看過,可是價錢好貴喔,我都買不下手,沒想到這麼好吃呢!嗯~~甜得我舌頭都快融化啦!”

她的姿態非常舒適,早就把高跟鞋踢掉了,也月兌掉長褲,換上一條棉質短褲,修長勻稱的美腿優雅地交疊著,在他眼前晃啊晃的,挑戰他的自制力。

看著她潔白修長的美腿,還有泛著青春光澤的豐潤紅唇,賀瀚霆只覺下月復部一陣灼熱。該死的女人,她到底要折磨他到幾時?

他臭著臉搶下她的酒杯,喝令道:“不準喝酒!還有,誰叫你換衣服的?我不是說過要馬上帶你到樓下的管理室,問問看這裡還有沒有房子出租嗎?”

“我不要,我要住在這裡啦!”瑋瑋瞪著他。“你這裡有四個大房間,讓我住其中一間又不會怎麼樣。而且,我記得你剛買房子時,就一直要我退掉學校的宿舍,搬來這裡住啊!為什麼那時候可以,現在就不准我住?小氣鬼!”

他才不是小氣鬼!賀瀚霆無奈地在心裡嘆了口氣。當年是因為還有父親和後媽在,四個人同住一個屋簷下,他相信自己絕對不會在長輩面前做出什麼可怕的事來,但今非昔比,要他跟瑋瑋孤男寡女地同處在一個空間裡……不,那乾脆直接殺了他還比較快!

他厲聲強調:“反正我說不行就是不行,你快點換好衣服跟我下樓!”

“我不要!”瑋瑋再度拒豔,咬著下唇,眼眶慢慢發紅了。“嗚嗚嗚~~不要捏我走嘛,我知道你很討厭我,倘若不是真的走投無路了,我也不會厚著臉皮來求你啊!瀚霆哥,我剛剛才被房東掃地出門,看盡人情冷暖,你不要這麼狠心地趕我走嘛……難道,你真的要我睡在大馬路旁邊,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生活,甚至被壞人欺負,或是被推入火坑嗎?嗚嗚嗚~~”她掩著小臉哭泣。

不能怪她心機重,早在她決定要來投靠賀瀚霆之前,就跟姊妹淘沙盤推演過了,她們一致建議瑋瑋一定要走哀兵路線,要儘量裝可憐,讓他心亂,激發他的保護,這樣,他們兩人才有機會突破藩籬,讓彼此的關係更進一步。

不成功,便成仁。瑋瑋知道這可能是她跟賀瀚霆之間的最後一次機會了,這一次若失敗了,她這輩子大概都沒有勇氣再來找他了。因此,什麼無謂的自尊都先撇到一邊去吧,愛情才是最重要的,她一定要放手一搏!

看著哭成淚人兒的瑋瑋,賀瀚霆的心絃猛地抽痛,他覺得自己好殘忍,不該欺負她的,更不該讓她哭。天知道他寧可把自己折磨死,也捨不得讓她掉一滴眼淚啊!但,老天爺為何要派這麼艱難的任務給他?

“別哭了……”他手忙腳亂地找來面紙。“我……我並不是要你馬上搬出去,如果你真的有困難,可以先在這裡住下……”老天,他到底在說什麼啊?他不能讓瑋瑋跟他共處一室啊!但,她的淚水好像有不可思議的魔力般,讓他的大腦罷工了,理智也寸寸決堤。

“真的嗎?”瑋瑋在心底偷笑,抬起頭看著他,晶瑩的淚珠滾滾墜下,可憐兮兮地問道:“你真的願意讓我住下來?不會明天一大早又反悔,把我趕走吧?”

“當然是真的!”眼看她哭到鼻頭都發紅了,他只好用力點頭,強調自己的決心。“你自己選一間客房吧,愛住哪一間就住哪一間。”

喔~~上帝,他知道自己完了,正慢慢陷入萬劫不覆的地獄中。但,她的淚顏是那麼悽楚可憐,他寧願下地獄也捨不得見她受苦啊!

瑋瑋還是淚如雨下,哽咽地自責道:“可是,這樣好麻煩你……其實你一點兒都不想收留我,你覺得我是個大麻煩……”

串串淚珠蜇痛了他的心,還來不及阻止,到嘴的話已月兌口而出。“不,你一點都不麻煩!你愛住多久就住多久!”她怎麼會是個麻煩呢?事實上,她是他這將近三十年的生命中,最甜美卻又不敢擁有的美夢啊!唉……

“謝謝你,瀚霆哥,真的很謝謝你!”瑋瑋破涕為笑。“總算有地方可以收留我了!你放心,我會慢慢找工作,還有找住的地方,不會叨擾你太久的。住在這裡的時間,我會幫你打掃房間,還會煮三餐給你吃,就當成房租。”喔,一想到自己可以像個新婚小妻子般為他打理三餐還有日常起居,她就樂得心花朵朵開,好期待接下來的日子喔!

賀瀚霆搖頭。“打掃方面你不用在意,每個禮拜會有鐘點管家過來打掃兩次,至於三餐我都隨便吃。對了,你要住哪一個房間?”

“就這間吧。”瑋瑋徑自走到離主臥室最近的客房,打開門扉。“這間看起來採光很好,住起來一定很舒服!”嘻嘻,只要可以接近他,就算要她天天打地掃睡地板,她都甘之如飴!

“好。”賀瀚霆幫她把兩個行李箱提入室內。“你知道樓下就有一間便利超商吧?缺少什麼可以下樓去買。另外,這棟大樓採取飯店式管理,所以如果你有要送洗的衣物,把衣物放入洗衣袋,交給管理員就可以。管理室還可以幫忙訂購一些民生物品或是電影票等等。待會兒我會找出備用的門禁磁卡給你,你先去洗澡吧。”

吆喝,成功啦、成功啦!“我知道了,謝謝你。”瑋瑋笑咪咪地關上房門,快樂得想大聲歡呼。她總算順利地住進來了,接下來,她一定要使出渾身解數來勾引瀚霆哥,讓他卸下心防才行!

“啦啦啦、啦啦啦~~”瑋瑋快樂地哼著歌,打算進入相連的浴室去放洗澡水,冷不防地,她看到牆角有一隻小小的蟑螂!

居然有蟑螂?找死!她眼露兇光地開始找武器。掃把放哪裡呢?算了,乾脆直接用拖鞋大比較快。

正要月兌下拖鞋時,瑋瑋突然頓住了。“不對!我好笨喔,幹麼自己打蟑螂啊?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呢!我應該……嘿嘿嘿……”

下一秒,她發出最淒厲的尖叫聲——

“啊啊啊~~啊啊~~”

人在客廳看新聞的賀瀚霆被她的尖叫嚇得差點魂飛魄散,連忙以最快的速度衝進她房裡。“發生什麼事了?瑋瑋,你還好吧?”

“蟑……蟑螂……”方才還殺氣騰騰要打蟑螂的女人,此刻變成了最軟弱無助的菟絲花,渾身發抖地撲向他,掩住臉不敢看。“在那個……那個角落裡……好恐怖、好恐怖……瀚霆哥,我好怕……”一邊喊怕,整個人一邊順勢埋入他懷裡。啊~~好幸福喔,終於可以依偎在他寬闊的胸膛上了,她感動到熱淚盈眶。這一秒,她非常感謝突然冒出來的小強。

“不怕不怕。”軟玉溫香抱滿懷,一股淡淡的茉莉香和女性體香竄入他鼻尖,有一瞬間,賀瀚霆恍神了,大手溫柔地輕撫著瑋瑋的秀髮,幾乎要用力地將她摟入懷中。

靶受到他充滿柔情的大手,瑋瑋閉上雙眼,淚水不禁掉了下來。曾經,她真的以為自己這一輩子永遠沒有機會接近他了,他的懷抱對她而言,比天上的星辰更加遙遠。而今,終於可以棲息在他懷裡,恣意汲取屬於他的粗獷氣味,她內心百感交集,甜甜地、酸酸地,覺得有點幸福,卻又有些惆悵。

察覺到瑋瑋又落寞,賀瀚霆心痛如絞。“怎麼哭了?不過就是一隻蟑螂啊!別怕。”好想捧起她淚漣漣的小臉,好想吻住她顫抖的紅唇,徹底地愛她,實現打從他十九歲起就瘋狂想做的事。但……他不能!懊死,他不能!

最後一絲理智及時跳出來阻止他,他輕輕推開柔若無骨的佳人,狠狠地咬牙命令自己理智點。“你待在這裡,我把它打死。”

賀瀚霆倒落地拿拖鞋打死蟑螂後,抽出衛生紙包起屍體,直接拿入浴室丟到馬桶裡沖掉。

“好了。”

“謝謝你,瀚霆哥。”瑋瑋望著他的眸光充滿愛戀。唉,倘若時光可以永遠停留在方才那一刻,那該有多好。

“不客氣,那我出去了。”感受到曖昧而纏綿的氣氛,他的臉頰泛起不尋常的燥熱,不敢再多看她一眼,就怕自己真的會做出蠢事,逃難般地衝了出去。

望著他落荒而逃的背影,瑋瑋臉上浮起無奈的笑容,喃喃自語。“他還是一樣……我可以確定他是喜歡我的,可是,為什麼他就是不敢接近我呢?我又不是他的親妹妹啊!唉……”長嘆一口氣後,她馬上又打起精神。“彆氣餒,至少,我已經成功地住進來了。加油,黎瑋瑋,你一定可以辦到的!”

***獨家制作***bbs……cn***

翌日。

一夜好眠,瑋瑋一直睡到隔天早上十點才醒過來。

“嗯,睡得好飽、好舒服喔~~”她慵懶地伸了個懶腰,以遙控器打開落地窗簾,眯起眼睛享受燦爛的陽光。其實她平常的睡眠品質不太好,半夜常常醒過來很多次,但,也許是意識到瀚霆哥就睡在隔壁,這種幸福的感覺讓她昨晚睡得好香又好又沉。

“快點起來刷牙洗臉吧,瀚霆哥應該還沒出門,也許,我可以邀他一起出門吃個午餐呢!”她雀躍地下床,直奔浴室盥洗。

瑋瑋知道賀瀚霆的工作性質比較特別,他是室內設計師,原本在一家頗具規模的室內設計公司上班,但因為他擁有驚人的才華,再加上對流行的嗅覺異常敏銳,總是可以畫出獨一無二、充滿個人風格,也讓業主讚歎不已的設計圖,吸引了很多上流社會的富商和名媛排隊把自己的豪宅或是辦公室交給他設計,就算收費再昂貴都無所謂,所以在擁有自己的知名度時候,喜歡自由的賀瀚霆就離開了設計公司,成立一間屬於自己的個人工作室。

因為總是會不斷地自我進修,去年甚至還抽出時間前往紐約充電三個月,所以現在賀瀚霆的設計功力更是出神入化,慕名而來的case也更加的大排長龍了,不過,他只接自己喜歡的案子,不願讓忙碌的工作影響到生活品質。

為了工作方便,他在台北市的鬧區買下一層樓當成工作室的辦公地點,也做為他與客戶洽談的場地,並請了一位秘書幫他打理行程和虛理所有的業務瑣事。

洗好臉後,瑋瑋快樂地衝到衣櫥前挑選衣服。“嗯……穿這件好了,再搭配新置的金色高跟鞋。”

她換上一件顏色非常鮮豔的橘黃色細肩帶上衣,搭配白色的短褲,上衣的材質有些透明,所以她內搭一件女敕祿色的小可愛。橘黃和女敕祿色兩個顏色重疊在一起非常亮麗搶眼,白色的短褲更是讓她完全展露出一雙修長勻稱的美腿,再搭配一雙點裰著彩色寶石的金色高跟鞋,整個人更是青春洋溢,明豔照人。

打扮妥當後,瑋瑋推開門扉,不料卻看到一個陌生的女人端坐在客廳裡。

“咦?”女子看到她也很驚訝,表情詫異地問:“請問你是?”她是誰啊?為何可以跟瀚霆住在一起?她一定要弄清楚!而且,她的腿怎麼那麼長啊?穿上那雙金色的高跟鞋超搶眼的,真是討厭!

瑋瑋露出甜美的笑容,主動伸出手。“你好,我叫黎瑋瑋,是瀚霆哥的妹妹,請同你貴姓芳名?”

妹妹?姓黎怎麼會是他妹妹?而且又長得這麼漂亮,簡直像個模特兒似的,可惡可惡!楊翠琳眼底噴出妒火。不過,幸好對方沒有自稱是瀚霆的女朋友,也不是從主臥室走出來的。她在瀚霆身上已經下了很久的功夫了,才不會輕易讓別的女人搶走他呢!

靶受到瑋瑋令人嫉妒的青春魅力,還有自然散發出來的明豔光澤,楊翠琳也起身握住她的手,露出最嫵媚的笑容。“你好,我叫楊翠琳,是瀚霆的秘書,已經在他身邊工作兩年了。”

她故意直呼老闆的名字,還強調自己已經在他身邊待了兩年,暗示自己身分特殊,很可能會跟老闆有更近一步的發展。嘿嘿嘿,小丫頭,既然你自稱是“妹妹”,那你就等著喊我大嫂吧!屆時,我管你是乾妹妹還是溼妹妹,一定把你踹到火星上,讓你滾得越遠越好!

瑋瑋臉上的笑容依舊燦爛,雙眼卻不著痕跡地打量著楊翠琳。身為女人,她第一秒就清楚地解讀出楊翠琳對瀚霆哥勢在必得的決心,厚~~情敵出現,她要提高警覺才行!

這女人說自己是秘書,不過穿著打扮卻很花枝招展,頭髮是大波浪卷,臉上描繪著精緻的彩妝,穿著極合身的套裝,裙子短到不能再短,襯衫還是V領的,領口開得好低,全身上下都散發出濃郁的香水味。

瑋瑋打量楊翠琳的同時,對方也仔仔細細地審視著她。真嘔,盡避她以最嚴苛的標準想挑出她的瑕疵,卻還是不得不承認——這女孩真是個標準的大美人!她擁有一張完美的鵝蛋臉,五官非常立體,性感迷濛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紅唇非常豐潤,完美得就像是好萊塌大明星安吉莉娜·裘莉般,那是男人最迷戀的典型!

最令楊翠琳嫉妒的,是對方那雙又長又直的修長美腿,這雙美腿簡直可以當專業模特兒了,而且身材還凹凸有致,肌膚明亮,閃耀著蜂蜜般的光澤,簡直就是個標準的美豔佳人,可恨啊!

兩個女人維持著臉上的笑意,可內心都波濤洶湧,各懷鬼胎。

正當氣氛有點詭異時,賀瀚霆的聲音由書房內傳了出來——

“楊秘書,畫稿好了,麻填你幫我送去給邱總裁。還有,我這幾天不進公司,月底之前也不接新的case,有急事你再打我手機。”

他拿著圖稿走出來,一看到瑋瑋,黑瞳立即躍上激賞的目光:“你起床了?睡得好嗎?”橘黃色的衣服很適合她,把她的肌膚烘托得更加明亮,也裰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更加靈動。當然,他無法忽略那雙粉女敕無瑕的美腿,她的線條好美,也只有這麼傲人的美腿,才配得上那雙性感華麗的金色高跟鞋。

“睡得很好。”瑋瑋笑咪咪地偎向他,撒孀道:“瀚霆哥,如果你今天不忙公事,那我們一起去吃午餐好不好?我請客。還有,吃完飯你陪我去買點東西好不好?我剛剛搬過來,不知道要去哪裡購物比較方便?”

“這……”賀瀚霆有些遲疑。

一旁的楊翠琳乘機提議道:“賀先生,如果你忙的話,不如由我陪瑋瑋去購物吧,反正我們都是女生,要買什麼也比較方便。”

“喔,這樣也好。”他假裝沒有看到瑋瑋眼底強烈的失落感,強迫自己移開視線,不想讓自己愈陷愈深。“瑋瑋,那你要現在出門嗎?”

“不用了。”瑋瑋悶聲回答。“既然你們要忙公事,我的東西改天再買就好了,不急。”哼,就算瀚霆哥不肯陪她外出,她也不想勉強自己去應付楊翠琳。

“楊秘書,那這些畫稿就麻煩你了。”賀瀚霆把圖交給楊翠琳。

“是,那我先走了。”盡避很想再待下來,不過,她實在找不出其他的藉口,只好訕汕然地離開了。

屋內只剩下兩個人,賀瀚霆連看都不敢多看她一眼,匆匆把大門磁卡交耠瑋瑋後,就逃避般地抓起車鑰匙,邊往大門走去邊說:“我要去拜訪一個客戶,要不要我順路送你去哪裡?”

“不用了,你去忙吧。”瑋瑋賭氣地轉身回到臥室。

“為什麼要想盡辦法躲開我?我有這麼可怕嗎?我是毒蛇猛獸嗎?氣死人了、氣死人了~~”

她恨恨地猛捶枕頭洩恨。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