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晚上七點。

瑋瑋在家悶了一天,打從上午賀瀚霆出門後,她就把自己關在臥室內,懶得吃午餐,也懶得吃晚餐。

在床上窩了一天後,覺得腰好痠痛,她懶洋洋地下床,正打算到浴室洗把臉時,卻聽到外頭傳來大門開啟的聲音。

瀚霆哥回來了!

霎時,原本死氣沉沉的瑋瑋立刻衝到化妝台前,緊張地檢查自己的頭髮和衣服有沒有很凌亂?臉色會不會太蒼白?接著又以最快的速度衝到房門旁,屏氣凝神地傾聽外頭的腳步聲。他在客廳嗎?要進去自己房間了嗎?

沒想到,腳步聲卻在她的房門之外停下了,緊接著還傳來“叩叩”的敲門聲!瑋瑋緊張到一顆心都快跳出來了,連續幾次深呼吸後,強迫自己以最平靜的聲音開口。“請進。”

門開了,賀瀚霆目光溫柔地站在外頭。“瑋瑋,你還沒吃晚餐吧?我買了你最喜歡的大腸面線,是以前在我們老眷村路口賣的那家,趁熱來吃吧。”

“好!”瑋瑋欣喜地跟著他到廚房,看他找出餐具,把兩包大腸面線都倒進瓷碗裡,頓時香味撲鼻。唉,她覺得自己真是個傻女人,氣悶了一整天,最後卻只要一碗大腸面線就被收買了。

可是,話也不能這麼說啊!她知道瀚霆哥還是很疼她的,他知道她很挑食,只吃以前住的眷村路口那一家大腸面線,因為他們加的滷大腸又香又Q,而且還會搭配辣得爽口的辣油,讓她一吃就上癮了,從此不吃別家的面線,不過那個老眷村離他們現在住的地方有一段距離呢,瀚霆哥曉得她愛吃,還特地不辭辛苦地開車跑去買,呵呵,單是這份心意,瑋瑋就覺得好甜蜜。

賀瀚霆拿起另一個塑膠袋。“我還買了飲料,我知道你吃大腸面線最喜歡搭配冰冰涼涼的梅子綠茶了,半糖、少冰,對不對?”

看到那一大杯梅子綠茶,瑋瑋覺得更窩心了。這麼多年了,他還是清楚地記得她的飲食習慣,不但記得她愛吃的大腸面線,也記得她喝梅子綠茶就是要半糖少冰,喔~~好感動喔!

兩人坐在明亮寬敞的飯廳用餐,瑋瑋津津有味地撈著面線裡的滷大腸吃。“這家的大腸真的好好吃喔,滷得非常道地,配上辣油就更讚了!奇怪,我只要吃了大腸面線,就會想吃海鮮,而且還想吹吹海風呢!”

“吃海鮮?吹海風?”賀瀚霆若有所思地停下筷子。“聽你這麼一說,我也好想吃最新鮮的海鮮呢,來,我們走!”

他突然離開椅子,抓起瑋瑋的手。

瑋瑋莫名其妙地被他拉向大門口。“要去哪裡啊?”

賀瀚霆咧開一口白牙,笑得極為燦爛。“我們現在就出發,去旗津吃海鮮,再去墾丁吹海風!”

瑋瑋好驚訝。“現在?晚上七點?不會吧?現在開車到旗津恐怕都超過十二點了耶!”她是很想吃海鮮啦,不過,他們目前在台北市耶!開五到六個小時的車殺到旗津去,會不會太囂張啦?

賀瀚霆寵溺地笑著,關好鐵門後,扣住她的手把她拉入電梯裡。“就算到了旗津時已經是半夜也沒關係啊,反正那裡是觀光不夜城,一定可以找到很棒的海鮮餐廳讓我們大快朵頤的。別猶豫了,現在就出發,今天晚上先去旗津吃海鮮,明天再去墾丁吹吹海風,順便游泳,享受熱力四射的陽光。”

去墾丁吹吹涼爽宜人的海風,還可以投入大海的懷抱,恣意享受沁人的清涼,讓陣陣海水及蔚藍的藍天包圍著她……瑋瑋心動了,他描述的畫面多麼美、多麼令人嚮往啊!最重要的是,只要可以跟他在一起,那麼,不管任何地方,不管天氣是晴是雨,對她而言都是最綺麗的天堂。

兩人坐入他的跑車內,車子往前行駛了一段路程後,瑋瑋才驚喊道:“糟糕!我們什麼都沒有準備耶,至少要帶些換洗衣物還有盥洗用具嘛!”

“別緊張。”賀瀚霆氣定神閒地說:”前面有一間便利商店,我相信裡面什麼盥洗用具都有。至於換洗衣物就更不用擔心,沿途再採買就好了。安啦,既然出來玩,就放鬆心情嘛,隨遇而安。”

他也很久沒去墾丁度假了,非常渴望投入大自然的懷抱,最重要的是~~他無法阻止自己想寵溺瑋瑋的衝動。他想盡量滿足她的任何需求,既然瑋瑋想看海,那麼就算此刻外面颳起超級暴風雨,他都會毫不猶豫地載她出門,把她平平安安地送到海邊,聽到她發出最清脆嘹亮的笑聲。

瑋瑋凝視著他英俊的臉龐,他臉上的笑容是那麼狂放不羈,眼底的柔情幽深似海。啊,她覺得自己好幸福、好幸福喔!她要自己牢牢地記住這一刻的悸動,記住他令人心醉的笑容。

跑車在超商門口停下來,兩人除了採買盥洗用具及防曬油外,還買了一大堆零食和飲料,開開心心地討論著。“吃洋芋片好不好?你要吃什麼口味的?我喜歡九州海苔口味……哇,炭烤肋排?這個口味贊!”

賀瀚霆取笑她。“這麼大了還愛吃洋芋片,真像個小孩子。”

瑋瑋不甘示弱地反擊。“你才幼稚咧!你看看你,買了一堆鱈魚香絲還有七七乳加巧克力!哇,你到現在還喜歡吃森永牛女乃糖啊?都不怕蛀牙喔?哈哈哈~~“

“笑什麼笑?”賀瀚霆開懷地揉亂她的頭髮。“說我幼稚,你才真的幼稚呢!這些五香乖乖是誰買的?都幾歲了還在吃乖乖!”

“吃乖乖犯法啊?誰規定長大就不能吃乖乖的?老古板!”

兩人你一言、我一句地鬥嘴、嬉戲,卻不忘把更多零食丟入購物籃內,好像準備要去遠足的小學生般,吱吱喳喳又興奮莫名。

買了一大堆零食後,兩人又坐入車內,興致高昂地出發,直奔高速公路。

雖然車外夜色漸深,但車內卻洋溢著歡樂的氣氛。賀瀚霆播放cd,讓七O年代的搖賓老歌熱熱鬧鬧地在車廂內響起。

瑋瑋開心地跟著哼歌,雙手也沒閒著,忙碌地打開汽水,撕開一包又一包的零食,抓起一大把洋芋片塞入嘴裡,滿足地眯起雙眼。“哇~~好好吃喔!洋芋片就是要大口大口的吃才贊啊!你要不要吃?”

“我正在開車耶,怎麼吃?”

“我餵你啊!來,乖乖喔,嘴巴張開,啊~~“

瑋瑋笑嘻嘻地抓起一大把洋芋片送到他的唇邊,原本只是想逗逗賀瀚霆罷了,沒想到他居然真的張嘴,“啊”了一聲後全部吞下去,還輕咬了下她的手指頭:

“嗯~~真好吃,超級美味!”

轟~~瑋瑋一張臉全紅了,整隻手嚇得立刻抽回來,粉臉轉向窗外,根本不敢看他!心臟撲通撲通跳得好快。他、他……他是故意的嗎?故意咬她的手指頭,還以好邪惡的嗓音說“真好吃”……喔~~老天爺,她整個人暈陶陶的,又興奮、又緊張,心臟都快跳出喉頸了。

她嚇得芳心亂顫,卻聽到賀瀚霆在一旁催促她——

“喂,你不是要餵我嗎?還愣在那邊做什麼?你很混喔,快點快點,我要吃香辣口味的洋芋片啦!”

瑋瑋偷偷瞄了他一眼,好奇怪,她覺得平日嚴謹的賀瀚霆今天晚上似乎變得特別不一樣,在神秘夜色的掩映下,他整個人散發出一股迷離又危險的魅惑氣息,彷彿來自暗夜的惡魔般,正張開黑色的羽翼撲向她,準備吞噬她。

但,只要可以跟他在一起,只要可以看到他燦爛迷人的笑顏,她心甘情願被吞噬。

可以跟他像戀人一樣的打情罵俏、打打鬧鬧,可以對他撒嬌,可以寵他、愛他……她期待這一刻期待多久了?久到她曾經絕望地以為這一輩子都無法得到……

不要再去想那些惱人的問題了,她要牢牢地把握住苞他相處的時光才是。此刻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好珍貴,都是永恆。

瑋瑋調勻紊亂的氣息,露出最天真的笑容。“好,要香辣口味的是不是?來,嘴巴張開~~辣死你~~”

他們在午夜十二點多抵達旗津,這一路上兩個人像是小孩子般猛吃零食、猛灌汽水,還搶著吃巧克力,把滿滿一車的零食通通吃光光。

賀瀚霆負責開車,瑋瑋則負責跟他聊天,兩人邊吃邊天南地北地亂聊,遇到喜歡的歌曲就大聲地跟著哼唱,賀瀚霆還講了許多他在工作上遇到的“澳客”和趣事,聽得瑋瑋哈哈大笑,還笑到前俯後仰。

雖然吃零食吃得好撐,不過,既然來到了海鮮天堂——旗津,兩人還是按照原定的計劃,找了間仍在營業的餐蠹,叫了滿滿一桌的螃蟹、龍蝦和各式海產大快朵頤,生猛海鮮搭配冰冰涼涼的啤酒,讓兩人都吃到差點撐破肚皮。

吃飽喝足之後,他們又再度上車直奔墾丁,在路邊找了間乾淨的民宿,要了兩個房間。由於這時已經凌晨三點多,所以瑋瑋連臉都沒有洗,累得倒頭就睡了。

這一晚,她睡得好香好甜,還作了許多甜蜜的好夢,嘴角一直是上揚的……

***獨家制作***bbs……cn***

棒天中午醒過來,瑋瑋才剛梳洗完畢,就被賀瀚霆拉出門。他們先找了間餐廳好好地大吃一頓,然後又手牽手去買泳裝,整個下午都耗在度假勝地——南灣,玩遍了水上摩托車、香蕉船,還玩了非常刺激的沙灘吉普車。吉普車由三層樓高的沙灘上往下衝,瑋瑋嚇得抓緊賀瀚霆,又叫又笑,high到最高點。

玩累了,兩人就坐在沙灘上喝椰子汁、曬太陽、吹海風,讓最舒爽的風吹亂他們的發,吹得整個人心曠神怡。

墾丁的落日好美,火紅的太陽緩緩沉入水平線,海水被渲染成一片橘紅,紅得令人目眩神迷。

欣賞完落日後,兩人又挑了間生意很好的餐廳大啖海鮮,悠閒地享受晚餐。這裡的生活步調很緩慢悠閒,每個人的臉都被太陽曬得紅通通的,混身洋溢著歡樂的氣息,開開心心地吃飯、喝酒、聊天,笑語喧譁。

吃飽飯後,他們在熱鬧的肯丁大街上逛了一圈,買了一些可愛的小紀念品。

突然,賀瀚霆像是想起什麼似的,拉著瑋瑋鑽入路邊的一間商店,買了手電筒。

瑋瑋好奇地問:“為什麼要買手電筒?你怕民宿舍停電啊?”

他聽了後開懷大笑,寵溺地模模她的秀髮。“別急,你很快就會知道答案了。走,帶你去個好地方。”

他拉著瑋瑋上車,跑車一直往南開,道路兩旁原本還有一些民宅的,一段時間後卻越來越荒涼,最後,他終於把車停了下來。

他一手拿著手電筒,另一手牽起瑋瑋。“跟我來。”

前面出現一條黑漆漆的小路,瑋瑋覺得好疑惑。“我們到底要去哪裡啊?”雖然有點害怕,不過,小手被他緊握著,她頓時又覺得放心不少。

四周一片漆黑,賀瀚霆打開手電筒照映前方的道路。“最前面那座白色的塔,就是鵝鐾鼻燈塔,我以前曾經在這裡當兵,所以才會知道這一條小路。抬頭看。”

瑋瑋抬起頭一看,立即發出驚訝的讚歎聲。“哇,好漂亮,好漂亮喔~~”

滿天星斗。

萬千星星在黑色的夜空中閃耀著,每一顆星子的光芒都清亮耀眼,無比璀璨。

瑋瑋簡直看呆了。“好美好美~~美呆了!我已經好久好久沒有看過這麼多又這麼漂亮的星星了!靶覺上每顆星星都好大喔,又大又亮的!”

賀瀚霆很得意地說:“以前每逢流星雨,鵝鐾鼻公園可是非常熱門的觀星勝地呢,情侶們都扛著睡袋來這裡搶奪好位子。其實,不用刻意等待流星雨,由於這還沒有光害,只要當天的天氣晴朗,晚上都可以看到燦爛的星空。”

“真的好美呢!”瑋瑋看得如痴如醉,脖子拉得好長。“星星好大喔,感覺離我們好近,好像一伸出手,就可以摘下最漂亮的那顆星呢!”

賀瀚霆以手電筒照著一旁的草坪,確定沒有蛇或爬蟲類後,瀟灑地坐了下來。“你一直拉長脖子看不會累嗎?躺下來吧。”說著,他很愜意地在草地上伸展四肢躺成大字形。

瑋瑋看傻了,又覺得好羨慕。“可是,這裡黑漆漆的耶,你不會怕嗎?”

“怕什麼?怕蛇啊?別擔心,蛇比你還害羞,它超害怕人類的。躺下來吧,不然,你可以躺我身上,這樣萬一真的有蛇來了,它也會先咬我。”他沒多想地開著玩笑。

躺、他、身、上?瑋瑋睜大杏眼,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好奇怪,從昨天晚上瀚霆哥就好怪異,他以前都會盡量躲她,能躲多遠就躲多遠,但他這兩天的表現卻好反常,對她好溫柔、好親暱。因為太不真實了,所以她好幾次都要偷偷捏自己的手臂,確定會痛,確定自己不是在作夢。

可是,就算只是夢也無所謂,只要可以靠近他,貼近他的心,汲取他的氣息,就是她此生最珍貴的回憶了。

雙頰緋紅,瑋瑋真的偎著他躺下來,把臉蛋貼在他的胸膛上,舒服地欣賞滿天星斗。“好漂亮喔,由這個角度看,星星好像變得更大也更耀眼了。”

賀瀚霆沒有說話,集中精神想欣賞夜空,但,這該死的丫頭實在很白目耶,要靠在他身邊就乖乖躺著嘛,幹麼不安分地扭來扭去呢?

那渾圓柔軟的酥胸就隔著單薄的衣物熨燙他的手臂,淡雅的馨香也竄入他的鼻端,強烈地挑戰他的意志力。

包該死的是,她還把那雙性感修長的美腿壓在他的腿上!啊~~這欠扁的丫頭,他真會被她折磨到腦充血而暴斃!

她柔細的髮絲在他臉上輕輕撩撥,害他感到渾身燥熱,不得不在心底大聲地唱軍歌來“穩定軍心”。男兒立志在沙場,馬革裹屍氣豪壯~~

豆大的汗珠不斷由他的額間沁出,賀瀚霆肌肉緊繃,非常後悔提議躺下來看星星,這真是一件最愚蠢的事。幸好這時,懷裡的可人兒柔柔地開口,打破了曖昧的氣氛。

“心情好好喔,我唱首歌給你聽:”

瑋瑋清清喉嚨,開始唱起一首旋律優美的歌曲——

“怎麼去擁有一道彩虹怎麼去擁抱一夏天的風

天上的星星笑地上的人總是不能懂不能覺得足夠

如果我愛上你的笑容要怎麼收藏要怎麼擁有

如果你快樂不是為我會不會放手其實才是擁有

當一陣風吹來風箏飛上天空為了你而祈禱而祝福而感動

終於你身影消失在人海盡頭才發現笑著哭最痛

那天你和我那個山丘那樣的唱著那一年的歌

那樣的回憶那麼足夠足夠我天天都品嚐著寂寞

如果我愛上你的笑容要怎麼收藏要怎麼擁有

如果你快樂再不是為我會不會放手其實才是擁有

知足的快樂叫我忍受心痛

知足的快樂叫我忍受心痛……”

(詞/五月天阿信)

她的嗓音清亮,咬字清晰,每一句歌詞中所合的情感都清楚地傳達到他心底。一曲唱罷,氣氛變得有些凝重,瑋瑋唱得很好,把這首歌的意境表達得淋漓盡致,賀瀚霆可以清清楚楚地感受到她的無奈和深情,他的胸膛好像被灌入了鉛,又像被鐵絲緊緊纏繞般,心絃一拉扯就發疼、發痛。

她幽幽地說:“這首歌的歌名叫做《知足》,不知為何,我一直好喜歡這首歌,常常躲在房間裡重複聽著,一聽就是一整個晚上。”

她語調裡的濃濃悲傷令他的胸口更加悶痛,他突然有股衝動,想抓住她的肩膀對她大吼:不是這樣的!不是隻有你被這段感情折磨到形銷骨毀,我比你更苦、更痛、更煎熬!我更渴望能留下你的笑容,更渴望能擁有你的一切一切!但……該死!他到底該怎麼解釋?他要如何才能讓她明白他的苦衷?

“瀚霆哥……”瑋瑋再度開口,聲音細如蚊蚋,還帶了一絲哽咽。“我……我可以抱著你嗎?”

當、然、不、行!賀瀚霆很想大聲地喝叱,天知道他要耗費多大的力氣才能阻止自己想要瘋狂擁抱她的,而這丫頭還不知死活地說她想抱抱他?天啊,她以為他是死人還是聖人?她都不怕他會突然把她壓倒在地,直接在草地上上演限制級嗎?

理智要他拒絕,但她悽楚的語調卻輕易地擊潰他本就脆弱的防線,他無言地嘆息。罷了罷了,他早就知道自己無法拒絕她任何事,尤其他壓根兒就不想拒絕。

“……好。”他咬牙答應,像是即將準備上刑場的死囚般。

瑋瑋悄悄拭去淚痕,露出甜美的笑靨,伸出手,用力地擁抱他。

她的手臂纖細,但卻抱得好用力,強烈的勁道幾乎要把他肺內所有的空氣都擠出來了。這個擁抱好強烈、好震撼,卻又帶著莫名的感傷,好像被拆散多年的愛侶終於淚眼相逢似的,又彷佛這是他們倆最後的一次擁抱般。

“瑋瑋……”被她香馥的氣息所包圉,賀瀚霆的大腦有幾秒的空白,理智叫他推開她,但壓抑已久的感情就像是火山爆發般,滾燙的岩漿兇猛地噴發出來,火紅的液體吞噬他的腦門,讓他只想把自己的熱情完全燃燒。已經太久太久了,他壓抑了太多年,無法再忍耐了。

粗吼一聲,他貪婪地覆蓋她的唇瓣,盡情攫取蘊藏在其中的甘甜,耽溺於與她舌頭親密磨蹭的絕頂滋味,那滋味是如此銷魂而甜美,像是最頂級的巧克力般,為此,他甘心當個十惡不赦的罪人,甘心在下一刻就死去。

被他激烈地狂吻著,吻得像是靈魂就要被抽離了,瑋瑋渾身燥熟,呼吸也幾乎要被截斷了,小手緊緊地抓住他的衣袖,像是抓住她的天、她的地般地抓緊這個她最最愛戀的男人。

兩人的唇激烈糾纏,她水眸微啟,發現天上的每顆星子都在眨眼睛,燦爛的星芒像是銀河中最閃亮奪目的羽被,擁抱著他們、包圍著他們……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