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數日後

晚上十一點。

啪、啪!賀瀚霆狠狠地打死兩隻不識相的蚊子,火氣更加旺盛了。該死的蚊子,居然卯起來咬他,煩死了。

他站在這裡已經快四個小時了,腳很酸很痛,而且連晚餐都沒吃。他知道自己應該上樓去吃飯、去洗個澡,然後睡覺,不應該傻傻地痴守在這裡。但,他就是無法移動雙腳。

終於,有一輛轎車在公寓前面緩緩停下,一個西裝筆挺的男人下車,殷勤地繞到另一側打開車門,跟著下車的,正是賀瀚霆苦苦等候了一整晚的人——黎瑋瑋。

瑋瑋微笑地道:“周主任,今天讓你破費了,謝謝你的晚餐,也謝謝你送我回來。”

周盛偉笑容滿面地說:“不要客氣,能跟你共進晚餐,是我最大的榮幸。對了,這個星期六晚上你有空嗎?我有兩張愛爾蘭踢踏舞劇的門票,聽說演出很精彩呢,如果你喜歡的話,我六點來接你?”

“星期六?好啊,那你要過來之前先打我的手機。”瑋瑋遲疑了一下後即點頭答應了。

其實她一點兒都不想再跟周盛偉出去,並不是因為他不好,相反地,他是一個非常溫文儒雅的好男人,不僅很有內涵,也很尊重女性,而且妙語如珠。但,正因為他人太好了,她覺得自己不該浪費他的時間,因此想婉拒他,可腦子裡卻突然閃過好友的叮嚀,這才答應他的邀約。唉,也許她真的該給別人一個機會,也給自己一個機會。

得到瑋瑋的首肯,周盛偉好興奮。“好,我一定會準時過來接你的!對了,不要忘記這束花。”他從後座拿出一束包裝得非常精緻的香檳玫瑰。“要不要我陪你上樓?”

瑋瑋婉拒他的提議。“不用了,你明天一早不是還要值班嗎?早點回去休息吧,晚安。”

“晚安。”

周盛偉依依不捨地看了瑋瑋一眼,這才轉身上車。

一直等到車子拐入前方的巷弄中,瑋瑋才轉身。突然,眼前出現一堵高大的身影,伴隨而來的是一道低沉憤怒的嗓音——

“現在都幾點了?你為什麼這麼晚才回來?”

“啊!”瑋瑋嚇得大叫一聲。“哥?你差點嚇死我了!”

她逕自進入電梯,賀瀚霆也臉色陰沉地步入電梯。“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為什麼這麼晚才回來?還有,他是誰?你怎麼可以隨隨便便地跟一個陌生人出去?”

瑋瑋疑惑地望著他,不明白他臉上為何佈滿怒火?

“他不是陌生人,他是‘XX醫院’的外科主任周盛偉,前幾天我住院時,他很照顧我。還有,現在是晚上十一點,我們吃完晚餐後去看了場電影,一看完電影就回來了,我想,這個時間應該還不是太晚吧?”很多人的夜生活現在才剛剛開始呢!

噹!電梯抵達十樓,賀瀚霆拿出磁卡開門,整張臉還是佈滿怒氣。“都十一點了還不算晚?瑋瑋,你到底在想什麼就算你知道對方是‘XX醫院’的外科主任,那又代表什麼,你瞭解他這個人的本質嗎,你知道他的個性嗎,跟一個認識不深的男人出去約會到這麼晚才回家,真是太危險了!”

瑋瑋一臉錯愕。

賀瀚霆火氣沸騰地繼續嗎道:“那個男人開車的技巧很不好,停車停得亂七八糟的,這代表他是一個心浮氣躁、沒有耐性的人。而且,他收入很高嗎?為什麼全身上下都穿戴名牌?我看他根本就是一個愛慕虛榮、只知道享受、花錢如流水、喜歡用金錢攻勢來追求女人的公子!我不贊成你繼續跟他交往,你會受傷的!”

瑋瑋疑惑地說:“你都還沒跟周盛偉談過話,怎麼能斷定他是一個愛慕虛榮的公子?我不覺得他很奢華啊:”

“反正,我就是不喜歡他!他不夠穩重、不夠成熟,全身上下沒有半點好,你不準再跟他出去了!”

瑋瑋無言地望著他,然後轉身進入自己的臥室,打開燈,拖出放在床底下的行李箱,開始收拾衣櫥裡的衣服。

賀瀚霆跟進來,一看見她的動作,立即震驚地問:“你在做什麼?”

瑋瑋搖頭。“我想,你應該不是看周盛偉不順眼,而是看我不順眼,所以不管我跟任何人交往,你都不開心。哥,謝謝你這陣子收留我,我已經打擾你太久了,明天一早我就搬出去。”

“你在發什麼瘋?”賀瀚霆氣得搶走她的衣服。“你要搬去哪裡?”難道她要搬去跟那混蛋男人同居嗎?不,如果真是如此,他會立刻衝出去殺了那個姓周的,他絕對不許那傢伙染指瑋瑋!

“桔湘的老公在天母附近有房子,上次我住院時,桔湘就說那房子現在空著,我可以先搬過去住。我打算先搬到她那邊,然後再慢慢找房子、找工作。我也休息得夠久了,是該好好地振作一下了。”

“就算你要找工作,還是可以住在這裡啊!這裡永遠是你的家!”

瑋瑋幽幽地苦笑。“這裡不是我的家,而且,我也不方便一直住在這兒。”將來他終究會結婚,會迎娶美麗的新娘子……只要一想到他跟別的女人相依相偎的畫面,她的心臟就不禁狠狠地緊縮起來。不,她不想看到那個畫面,更不想讓痛苦日夜凌遲她的心,所以,她寧可選擇逃避,躲得遠遠的。

看到她繼續收拾衣物,賀瀚霆火大了,一把搶過她的行李箱,厲聲大吼:“住手!我不准你搬出去!”

他殺氣騰騰地衝到玄關,直接拉開大門,把手上的行李箱往外頭扔。

瑋瑋傻眼了。“哥,你在做什麼?”

突然,他像是火山爆發般地大吼:“不準再喊我哥了!我不是你哥!不是不是!”該死的,她每叫他一次“哥”,他就覺得心頭的大石更沉重了一分,壓得他幾乎喘不過氣來。他一點都不想當她的哥哥,不想、不想、不想!

瑋瑋被他的咆哮聲震住了,怔怔地望著他,望著他額頂爆起的青筋,望著他壓抑痛苦的黑眸,然後,她的胸膛也跟著疼痛,眼眶慢慢發紅。

她別過臉,匆匆抓起皮包。“我不收拾衣服了,反正這些衣服我都不要了。我現在就出去,大門磁卡還你。”

她把大門磁卡放在客廳的茶几上,逃難似地衝向玄關。

賀瀚霆奔過來,像一座山般地堵在她面前,聲音沙啞地說:“不要走……”

“你走開!走開!”瑋瑋想推開他卻怎麼也推不動,她低著頭,眼底的淚水再也無法控制地奪眶而出。“賀瀚霆,你到底還要我怎麼做?你不是一直希望只當我的哥哥嗎?為什麼現在又不准我叫你哥?為什麼不准我搬出去?”

因為他的希望,她已經把自己折磨得夠苦了。她辛苦地壓抑自己的情愫,試著疏遠他,試著跟別的男人交往,甚至還嘗試要搬出去,嘗試只把他當哥哥看——這一切不正是他渴望的嗎?為何他的態度卻開始曖昧不清了?他到底還要如何折磨她?

“瑋瑋……”看到她滿臉的淚,他的心好痛,覺得五臟六腑全揪成一團了。“是我的錯,你聽我說——”

“我不要聽!”她憤怒地抹去不斷墜下的淚水,悲痛地喊道:“我知道你是我的哥哥!我知道你希望我離你遠一點!會的,我很識相的,我會離你遠遠的,再也不來打擾你了!”

“瑋瑋……”

“你滾開!放手啊!”

眼看她已握住大門的把手,就要開門奔出去,他急得把她壓向牆壁,男性臉龐往下匿,驃悍地吻住她的唇!

他不斷吸吮她冰冷的唇,把自己溫熱的氣息渡給她,讓騰騰熱氣在兩人四周擴散。

許久許久,當他終於結束這個吻時,看到的卻是她落得更兇的晶瑩淚眼。

“瑋瑋……我的瑋瑋……”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她的唇被他吻得腫脹,水眸盛滿悲傷,像只被逼到絕境的小動物般。“賀瀚霆,我真的不懂,不懂你在想什麼……你要我嗎?你到底當我是個妹妹,還是一個女人?在墾丁的那個晚上,你明明對我那麼溫柔深情,為何一回到台北就全都變了?你變得好冰冷、好陌生,你甚至為了躲我而常常不回家……”

串串珠淚滑落兩頰,她傷慟地哀求道:“如果你不要我,那就放我走,不要再這樣忽冷忽熱地折磨我了……我受夠了,真的受夠了……”

她淚如雨下地哭著,身軀乏力地往下滑。好累好累,愛一個人為何會這麼痛苦、這麼累?

“瑋瑋……”賀瀚霆心如刀割,緊緊地抱住她。“對不起,我知道自己很混蛋,連我都不明白自己在做什麼,我真是一個最差勁的男人,我不是故意要對你冷淡的,我……我只是希望不要傷害你……”

瑋瑋拚命地搖頭。“你騙我,你根本就是討厭我!”

“我一點都不討厭你!”賀瀚霆被逼急了,不顧一切地吼出深藏心中的秘密。“我愛你,瘋狂地愛你!黎瑋瑋,你給我聽清楚,我愛你!我愛你愛到發狂,愛到寧可變成十惡不赦的罪人,寧可背棄我父親的遺囑!懊死的,你是我妹妹,你可能真的是我的親妹妹!”

“你說什麼?”老天,她聽到了什麼?瑋瑋嚇呆了,無法置信地望著他,緊緊抓住他的手。“你剛剛說什麼?什麼親妹妹?我們……我們明明沒有血緣關係啊!你知道的,我十六歲才跟著改嫁的母親到你家的,我們沒有任何血緣關係!”

“瑋瑋……”看到她臉上的恐怖神情,賀瀚霆感到更加的痛苦。他好恨好恨自己,他不該說的,他應該要死死地守住這個秘密才對,就算會把自己折磨到死,他也不該說出來,不改讓他最心愛的女人承受這分罪啊!

他沉痛地搖頭否認。“我說錯了,對,我們的確沒有血緣關係,沒有。”上帝啊,倘若你要降罪,就將罪全部降臨到我一個人身上吧!他寧可獨自承受所有的苦,也不願讓瑋瑋哭。

“不,你說清楚!”瑋瑋感覺到有股寒意從脊背竄起,她固執地抓著他問:“拜託你不要再敷衍我了,我知道你有事瞞著我,告訴我!”

望著她驚疑不定的慌亂眼神,賀瀚霆的心好痛好痛。他到底該怎麼做?他發過誓要死死守住這個秘密的,但,不說出來真的對瑋瑋會比較好嗎?要她一輩子都活在他不愛她的傷害之中,是不是太殘忍了?

“求求你說出來!你一定有事沒告訴我,我要知道:”瑋瑋急得眼眶滿是淚。她太瞭解賀瀚霆了,一定是揹負著沉重的痛苦,他才舍露出這麼悲傷的表情。那個秘密究竟是什麼,她的指尖開始發冷,她隱約知道他口中的秘密會把她擊潰,會令她痛不欲生,但她再也不想被矇在鼓裡了,她要知道真相!

“我……”賀瀚霆咬咬牙,決定把真相說出來。因為,當年他也曾經經歷過瑋瑋此刻的痛苦,苦苦哀求著父親把隱情說出來。他知道被矇蔽的痛苦,那種被懸吊在半空中的痛苦令人抓狂,所以他寧可把真相告訴瑋瑋,也不忍見到她這一輩子都活在恐怖之中。

“我們……”他緊緊握拳,指尖深深刺入掌心內,彷佛正在忍受的是撕裂心肺的痛。“我們可能是……是親兄妹……”

不!不!不!瑋瑋只覺眼前一陣黑,雖然已經有心理準備了,但她還是萬萬難以承受這個答案,只能顫抖地問:“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瑋瑋,鎮定一點。”賀瀚霆心痛地按住她瘦弱的肩頭,渴望把自己的力量傳遞給她。“我永遠在你身邊,就算發生了最糟糕的事,我還是會守護著你!即便遭受世人的鄙鄙夷,我也會好好地守護你。你先聽我說,這件事沒有人可以確定,因為,知情的人都已經過世了。

他聲音暗啞地繼續說道:“你知道我父親非常深愛你的母親,所以當她病逝後,我父親整個人好像也跟著死了,他變得越來越消沉,身體也越來越虛弱,進進出出醫院好多次,整個人已經沒有任何求生意志了。後來,也許是知道自己來日無多了,有一天,他很嚴肅地把我叫到病床邊,要我發誓這一輩子都會好好照顧你,把你當親妹妹一樣的守護。”

他痛苦地閉起雙眼,當年砍在他心絃上的劇痛,至今一直沒有消失過。“他一再強調你是妹妹,雖然在你母親嫁進賀家時,我父親就一再強調要我把你當成妹妹,但我看得出他有話想說,他的內心彷佛隱藏著一個巨大的秘密,所以我忍不住地追問……

“在我的苦苦哀求下,我父親終於說出了一個可怕的事實,他說,其實他跟你母親的緣分很早就開始了,在你母親還沒嫁給你父親之前,他跟你母親是一對青梅竹馬的戀人。我父親、你母親和你父親,他們三個人是一起長大的,兩個男人都很喜歡你母親,不過你母親卻對我父親情有獨鍾,他們愛得很深。”

他的眼瞳佈滿茫然與傷痛。“不過,後來因為我父親家道中落,家中經濟面臨很大的危機,那時候,我的遠房親戚中有位長輩願意出手援救,但條件是我父親必須迎娶他的女兒。身為家中的長子,眼看家裡老的老、病的病、小的小,我父親真的沒有什麼選擇,只能沉默地接受長輩的安排,迎娶我的母親。

什麼?瑋瑋驄傻了。

賀瀚霆繼續說道:“我父親結婚兩年後,你母親也被黎家的長輩看上,安排結婚。你母親雖然百般不願,但在那個保守封閉的年代,一個女孩子根本沒有力量捍衛自己的愛情,也沒有表達意見的權利,因此生性柔順的她最後還是噙著眼淚披上嫁紗,嫁入黎家,並生下你。”

瑋瑋隱約聽出問題在哪裡了,但,她還是不願承認,就像是溺水的人會本能地攀住海上的浮木般,她臉色發白地問:“他們各自婚嫁了,所以,我們並沒有血緣關係,是不是?是不是?”

“瑋瑋……”賀瀚霆只覺得心絃的痛更加劇烈了,如果可能,他多希望能代替她痛,他寧意一人承擔所有的罪孽。“不要忘記了,我父親和你母親原本是一對青梅竹馬的戀人,我很怕……”他的幽眸像是死寂的黑井,充斥著濃濃的哀傷。“很怕你是我父親的孩子,你其實是……”

瑋瑋尖叫出聲,痛苦地想否定這一切。“不!不!我不是……不要說——”她瘋狂地搖頭,淚如雨下。“不要說……不會是這樣的,不會這麼殘忍的……不是!不是!”上帝為什麼要跟他們開這麼殘酷的玩笑?他怎麼可以是她的哥哥?她愛他,瘋狂地愛他啊!她愛得連性命都可以失去,他們甚至還曾經深深地擁有過彼此!天啊,他們兩個到底是什麼關係?他們是否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過?

她的身軀一直顫抖。“這……是賀伯父親口說的?他說我是他的女兒?”

賀瀚霆搖搖頭。“不,我爸沒有這麼說過。事實上,他只提到跟你母親相戀過,其他的都講得很含蓄,可是卻一再地強調要我把你當成親妹妹般守護。我想,也許他是不知道教如何啟齒吧?畢竟,這種狀況太複雜了,很難對晚輩解釋。”

天……瑋瑋只覺得眼前的黑霧一直擴大、再擴大,她的世界瞬間變為冰冷黑暗,有股邪惡的力量在摧毀她,在噬咬她的筋骨肌膚,她聽到獰笑聲,感覺到彷佛被撕裂了,整個人痛到無法言語。

“瑋瑋,我的瑋瑋……”賀瀚霆緊緊地抱住她,聲音都哽咽了。“不要怕,如果有罪,讓我一個人來承擔,你別怕……”

“我不是,不是不是!你們弄錯了,我不是你妹妹,不是!”瑋瑋持續尖叫著,叫到聲嘶力竭,癱倒在他懷裡。她緊緊抓住他的手臂,痛哭失聲,淚水很快就浸溼了他的衣襟。“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為什麼……”

老天爺,她這一顆心還要被踐踏、被摧毀到什麼程度?乾脆直接殺了她吧,她已徑陷入水深火熟的燎獄中了。

“瑋瑋、瑋瑋……”他什麼也不能說,僅能心痛地緊緊抱住她。他不知未來在哪裡?更不知命運下一步又會把他們帶到什麼地方?

***獨家制作***bbs……cn***

這幾天,瑋瑋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度過的?她也不知道賀瀚霆是怎麼熬過的?她一直把自己關在房裡,躺在床上不斷地流淚,淚水枯竭後,就呆呆地望著天花扳,整個人陷入比死還要痛苦的狀態。

賀瀚霆明顯憔悴了,但,他還是天天到瑋瑋的房間,強迫她吃點東西,就算她吃不下,他至少也會逼迫她喝點牛女乃。

這天,賀瀚霆出門工作後,瑋瑋聽到自己的手機一直在響,她原本不想理會的,可是手機鈴聲卻不斷地干擾她,最後,她懊惱地起身想關掉手機,卻瞥見屏幕上顯示著“姑姑來電”。

泵姑是父親的妹妹,因為姑姑自己生了三個兒子,沒有女兒,所以一直都很疼愛瑋瑋,把她當女兒般寵愛。

還是接聽吧,也許姑姑有什麼重要的事。

瑋瑋抹掉臉上的淚,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後,按下通話鍵。“喂?”

¨‘瑋瑋啊!”黎雅鳳熱絡地喊著。“你怎麼好久沒來姑姑家玩啊?今天我心血來潮地煮了很多好吃的菜,可是你那三個表哥卻不回家吃飯,你姑丈也出去應酬了,你有沒有空啊?來陪姑姑吃晚餐好不好?”

“姑姑……”聽到她慈愛的聲音,瑋瑋差點又落淚了。她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況很差,不僅很瘦,人也顯得憔悴,最好過一陣子再去拜訪姑姑,免得她老人家擔心。正想開口拒絕時,一個念頭突然閃入腦中,她像是看到了黑暗中的一稀微弱曙光。

她快被那個可怕的猜測逼瘋了,無論事情的真相如何,她都要得到進一步的證據才願意相信。

“好,姑姑,我現在就去找您!”

***獨家制作***bbs……cn***

一踏進姑姑家,黎雅鳳就驚訝地抓緊瑋瑋的手臂。“天啊,你怎麼會瘦成這樣?不僅瘦好多,臉色也好差:瑋瑋,你該不會是生病了吧?”

“我沒事,可能是這陣子工作比較累。”瑋瑋努力擠出笑容。

黎雅鳳心疼不已。“工作累就換個工作嘛,不然乾脆暫時休息一陣子,搬來跟姑姑住,讓姑姑好好幫你補補身子吧!你也知道你那三個表哥喔,一出門就像丟掉似的,常常就剩我跟你姑丈兩個人守在家裡。你搬過來住吧,看你瘦成這樣,姑姑好心疼啊!”

黎雅鳳真的很喜歡瑋瑋,因為她是大哥唯一留下的子嗣,而且,瑋瑋從小就聰明伶俐,又很有禮貌,很得她的歡心。

“姑姑,我真的沒事。我……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想請教姑姑。”瑋瑋必須以左手緊緊按住右手,才能控制自己不要劇烈的發抖。

“好,你說。究竟是什麼事啊?你的表情看起來很凝重。”黎雅鳳拉著她坐下。

“我……”瑋瑋很想堅強,但才一開口,眼淚就忍不住地落了下來,哽咽地道:“姑姑,我知道這個問題非常大逆不道,也對不起辛苦把我養大的父母。但,這件事真的很困擾我,倘若我說錯話了,請您不要生氣。”

黎雅鳳輕拍她的手。“別怕,看你,整個人都在發抖了。有什麼問題你盡避問,我絕對不會責怪你的。”

瑋瑋無助地望著她。“姑姑,您知道我母親的初戀情人是我後來的繼父吧?”

黎雅鳳微微一愣。“喔,我知道,其實這也不是什麼秘密。你父母親還有賀清雲都住在同一個眷村,是一起長大的。你母親從小就長得非常漂亮,個性又溫婉,所以賀清雲和你父親都曾猛烈地追求過她,不過,她後來選擇跟賀清雲交往。

黎雅鳳嘆了口氣。“其實我知道大嫂心裡喜歡的人一直是賀清雲,無奈後來賀清雲家裡出了事,被長輩要求娶了別人,而你母親也在家人的安排下嫁給了你父親。唉,其實這一切都是命運,人哪裡能戰勝命運的撥弄呢?可是,我一直很敬重大嫂,也非常非常的喜歡她。她是一個很溫柔,心地又善良的女人,剛嫁入我家時,我和幾個弟妹都還很年幼,她卻任勞任怨地照顧我們一家老小,是個標準的好媳婦。她跟你父親的感情也很好,兩人相敬如賓,你父親還一直跟別人說,這一輩子可以娶到這麼好的老婆,是他最大的福氣呢!

“後來,你父親過世多年後,大嫂又跟賀清雲重逢,兩人在黃昏之年終於決定協手度過餘生。他們結婚時,我們家人都還前去祝賀過呢!我早就把大嫂當成自己的姊姊看,因此很開心她可以在晚年時再度遇到賀清雲。他們兩人的愛情很含蓄,但也很堅貞,這麼多年來,他們一直都很關心對方,但都只是默默地放在心底,沒有傷害過自己的伴侶,也絕不逾越本分,這真的很不容易。”

想到往事,黎雅鳳不勝唏噓。“大嫂嫁入賀家之後,過得也很幸福,據我所知,她跟賀清雲非常恩愛,兩人很珍惜這段得來不易的緣分,一直相互扶持著。後來她因病餅世,我看到賀清雲哭得老淚縱橫,心底還很不忍呢!沒想到大嫂走沒多久,賀清雲也跟著往生了,唉……”

黎雅鳳懷疑地看著瑋瑋。“不過,你怎麼舍突然想要問這件事呢?”

“姑姑,不瞞您說,我現在住在瀚霆哥的家,瀚霆哥就是我繼父唯一的兒子,我……我一直很喜歡瀚霆哥……”

“這我知道。”黎雅鳳溫柔地笑著。“我早就看出你們這兩個孩子對彼此都有好感,你們兩個會在一起,我並不意外。其實你們兩個郎才女貌,挺登對的。”

“可是……”瑋瑋的淚水直落。“我好怕自己是不是做錯了?我是不是不該跟瀚霆哥在一起?因為,我跟瀚霆哥……可能是同父異母的兄妹……”說到最後一句,瑋瑋忍不住掩住臉,痛哭失聲。

“什麼!”黎雅鳳非常震驚,手上的茶杯差點掉在地上。“胡說!簡直是胡說八道!是誰造的謠?我非去把那人的嘴巴撕爛不可!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你明明就是我大哥大嫂的親骨肉,怎麼會跟賀清雲有關係呢?”

“我也不願意相信,可是,我繼父在往生之前,一直跟瀚霆哥強稠,要一輩子都把我當親妹妹對待……由於他的遺言只有這一句,而且一再強調這一點,所以我跟瀚霆哥好怕……好怕我的父親其實是……”

“絕不可能!”黎雅鳳深吸一口氣,斬釘截鐵地說道:“沒錯,我大嫂曾經跟?賀清雲交往過,不過,我太瞭解大嫂的為人了,她是一個非常堅貞的女人,我也相信賀清雲是個君子。在那個保守的年代,他們談的都是發乎情、止乎禮的純純戀情,絕對不可能逾矩的,更何況還是在各自婚嫁後!不能因為他們曾經交往過,再加上晚年共結連理,就說你跟賀瀚霆有血緣關係,這太離譜了,真是太離譜了!”

真是這樣嗎?瑋瑋已哭成淚人兒,無助地道:“姑姑,對不起,我知道這樣說話很不孝,也侮辱了我的父母,但我真的很愛很愛瀚霆哥,這麼多年來,心底也只能容納他一個人……我從來沒有把他當成哥哥看,而是當作最心愛的男人,可是,我好怕自己是不是做錯事了?我不知道該不該再跟他交往……”

黎雅鳳心疼地接住她的肩。“可憐的傻孩子,瞧瞧你,把自己逼成什麼樣子?都瘦到不成人形了,你應該早點來找我談一談,就不用白白吃這些苦頭了。”

她目光堅定地說道:“我不瞭解為何賀清雲在往生前一直跟兒子強調,要把你當成妹妹,不過以我的解讀,應該是賀清雲真的很愛我大嫂的緣故。因為很珍惜兩人間的緣分,所以也真心把你當成女兒來疼愛,怕自己離世後,你在這世上會變成孤伶伶的一個人,他不忍心見你孤獨,所以才會交代唯一的兒子要好好照顧姊,就像是照顧親妹妹般,不可離棄。他的出發點是好意的,但也許是解釋得不夠清楚,才會讓你跟賀瀚霆產生誤解,造成心底的恐懼。”

她找了面鏡子來。“瑋瑋,你仔細看看自己的臉,你這對濃眉簡直跟我大哥一模一樣。還有,你沒注意到嗎?你的耳垂跟臉頰是相連的,跟你父親一樣,但你母親的耳垂跟臉頰卻是分開的。另外,你母親是細長的單眼皮,你跟你父親卻擁有非常明顯的雙眼皮,眼睛也一樣是又大又圓。再加上你的長手長腳,這些完全是遺傳到我大哥。許多例子都足以證明,你跟賀清雲長得完全不像,你絕對是我大哥的親骨肉,這是不容錯辨的。”

真的是這樣嗎?望著姑姑無比堅定的神情,瑋瑋總算略微撥開心底的陰霾,可心底深處的恐懼依然無法消失。其實她知道這件事已經沒有人可以給她解答,因為唯一瞭解實情的兩個人都已離世,但她送揮選擇相信姑姑,就如同她相信自己沒有愛錯人一般。她跟瀚霆哥的相戀是神的祝福,不是悲劇。

“姑姑,謝謝您……謝謝您……”

從黎雅鳳家離開後,瑋瑋呆呆地站在空寂的馬路邊,心裡突然升起一個強烈的念頭——她想暫時逃離這一切!

她要遠離這狂亂的暴風圈,她必須讓自己冷靜,才能理性地思考下一步該怎麼做。

於是,她掏出手機,打了封簡訊給賀瀚霆——

翰霆哥,我想去花連玩一陣子、散散心,不用擔心我,我一定會好好照額自己的。

一定可以撐過去的,我要相信自己,相信事情會好轉,會的,一定會的!

按下傳送鍵後,瑋瑋露出落寞卻堅強的笑容。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