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數日後,晚上九點。

“嗚嗚嗚~~我不要!雅雅不要、不要——”

“雅雅,乖,把嘴巴張開。”瑋瑋忍著頭疼,耐心地哄她。“你感冒了啊,醫生叔叔說一定要吃藥,這樣你才不會繼續咳嗽和流鼻涕,來。”

“不要!好苦喔,雅雅不吃——”小人兒緊緊捂住自己的唇,說什麼都不肯鬆口。

“雅雅,聽話,再這樣媽咪要生氣了。”

小女圭女圭眼眶一紅,豆大的淚珠慢慢墜下。“嗚嗚嗚~~,藥好苦好苦,雅雅真的好害怕,我不要吃藥嘛……”

瑋瑋很無奈地安撫她。“雅雅,媽咪知道藥有點苦,可是你不吃藥的話,就會一直生病喔!來,聽話。”

小女圭女圭嘟著嘴,提出交換條件。“那雅雅要喝冰冰的汽水,有汽水喝,雅雅才要吃藥。”

“不可以!”瑋瑋勃然大怒。“昨天晚上你就開始咳嗽了,媽咪一直叮嚀你不可以偷喝冰水,結果你卻不聽話,硬是偷拿汽水出來喝,所以今天才會咳嗽咳得這麼嚴重,現在竟然還敢說要喝冰汽水?你真是不乖!”

她火冒三丈地打開冰箱,把兩大瓶汽水都拿出來,扭開瓶蓋直接倒入水槽裡。“媽媽現在就把汽水全部倒掉,你以後再也不準喝汽水了!”

“嗚嗚~~嗚嗚~~哇哇哇~~ ̄”雅雅眼睜睜看著喜愛的汽水被倒光光,再加上吃藥的恐懼,終於忍不住嚎啕大哭。

“雅雅,不要哭了!”瑋瑋感到心力交瘁。女兒這幾天感冒,為了讓她按照時間吃藥,她可以說是使出了渾身解數,又哄又騙的,有時還要先說一段故事,她才肯乖乖吃藥。今天也是,八點鐘左右她就把藥拿出來哄女兒吃,但她一會兒說要先吃一顆糖、一會兒又說嘴巴好乾要先喝水,就這麼東磨西磨的,整整磨了快一個小時,那包藥就是不肯乖乖吞下去。

“哇哇、哇哇~~”

眼看女兒哭到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瑋瑋覺得好心疼,也好疲倦。昨天夜裡雅雅一直咳嗽,還咳到吐,吐得衣服和床罩都髒了,所以瑋瑋半夜還爬起來喂雅雅喝溫水,幫她換床罩、換衣服、量體溫,忙得一夜都沒睡,一大早又趕去上班,偏偏今天的公事又特別繁忙,跟其他部門的協調上出了好多問題,現在女兒又跟她鬧脾氣……唉,她真的好累好累,倘若哭就可以解決問題,她也很想放聲大哭啊!

雅雅越哭越兇,瑋瑋的頭也痛得更厲害了,偏偏這時,門鈴響了。

奇怪,會是誰?因為常常早出晚歸,所以她跟這裡的鄰居其實不熟,幾乎沒有臨居會來找她,除非是大廈的管理員……對了,這個月的管理費好像是今天要交!

以為是管理員來收費,瑋瑋打開大門,不料門一開,她整個人就呆住了,雙眼瞪得好大。

是他?!怎麼可能?

對方也非常震驚,呆了好半晌後才有辦法開口。“瑋瑋?天啊!瑋瑋,真的是你!”

賀瀚霆驚喜地看著站在眼前的女人,幾乎要懷疑自己正置身夢中了。他苦苦追尋的人終於出現了,而且就站在他眼前!

“你——”瑋瑋倒抽口氣,艱困地開口。“你怎麼會在這裡?”前幾天才剛在百貨公司看到他,她以為他只是來新加坡觀光,玩個兩、三天就會回台灣了,沒想到他居然會出現在這棟大樓內!

“我住在隔壁。”賀瀚霆揚著手上的蛋糕。“因為我接下一個演奏廳的設計工作,所以會在新加坡住一陣子,主辦單位幫我安排了這裡的房子。我昨天剛搬過來,想說今天要些蛋糕來拜訪鄰居,沒想到居然會看到你。”

他好驚喜,非常慶幸自己接下新加坡這個案子,倘若不是接下這個工作,他也不會來到新加坡。他更慶幸主辦單位安排了這間宿舍給他,因為他苦苦找尋五年的瑋瑋就住在這裡,還是他的鄰居!

“你要住在這裡?”聞言,瑋瑋更加驚慌了。天啊、天啊!老天爺在跟她開什麼玩笑?在她好不容易悄悄死心,說服自己要放棄他的時刻,他卻出現在她身邊,還成為她的鄰居?!不,這太恐怖了!

瑋瑋這時才想起來,前幾天她曾聽管理員說過,她隔壁的單位被租走了,新住戶這幾天就會搬進來。她當時聽了並不以為意,卻萬萬沒料到,新搬來的鄰居居然就是賀瀚霆!

“瑋瑋!”賀瀚霆難掩激動地跨入室內,緊緊抓住她的手。“這幾年你為什麼都不跟我聯絡?你應該知道我一直在找你,你怎麼可以消失得無影無蹤?難道你不知道我會擔心嗎?你過得好不好?為什麼會在新加坡?”

瑋瑋被他一連串的問題問得啞口無言,他黝黑的大手緊緊扣住她的手腕,由他身上輻射而出的男性熱力蒸她有些心跳失序。他的眼神還是那麼熾熱強悍,指端傳來的熱力熨暖她的肌膚,也螫痛她的心。

有一瞬間,瑋瑋的視線朦朧,喉嚨被一股熱熱的東西堵住了。她好渴望撲到他懷裡痛哭,她要盡情汲取他的氣息,她要永遠棲息在他溫暖寬厚的胸膛!

但……不行,不可以。她要冷靜,要理智。

強迫自己鎮定,瑋瑋抽回手,倒退兩步。“我不知道你居然住在隔壁,不過,現在時間有點晚,我準備要就寢了。謝謝你的蛋糕,請你先回去吧。”

賀瀚霆卻反客為主地關上大門,徑自步入客廳。“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這幾年你一直在新加坡嗎?你在這裡住多久了?”

“我……這不關你的事吧?”瑋瑋皺著秀眉,想請他離開,偏偏這時雅雅卻從廚房裡走出來了,而且邊走邊哭。

“媽咪,雅雅真的不想吃藥……嗚嗚嗚~~可不可以不要吃藥?”

雅雅!

頓時,瑋瑋像是被雷擊中般,完全無法動彈,也無法思考。完了、完了!現在她該怎麼辦?她該讓賀瀚霆見雅雅嗎?

懊不該讓賀瀚霆見雅雅呢?

這個問題其實很多餘,因為,賀瀚霆早就看到雅雅了,雅雅也發現到屋裡多了一個人。

原本哭得涕淚縱橫的雅雅雙眼一亮,開心地撲向賀瀚霆。“叔叔!是貓咪叔叔耶!”

賀瀚霆一把抱起小女圭女圭,兩個人開心地對話。“小妹妹,你還記得叔叔啊?”

“當然記得啊!”雅雅笑得好甜蜜。“你是在百貨公司裡拿貓咪給我的叔叔,那隻貓咪現在躺在我的床上,每天都陪雅雅睡覺喔!”

這是什麼狀況?瑋瑋在一旁看傻了,她都還沒決定要不要讓這對父女相認,他們兩人倒是一見如故,熟絡開心地聊起來了。

賀瀚霆笑得神采飛揚。“太好了!你居然還記得叔叔,叔叔好開心喔:叔叔也記得你叫做雅雅喔!雅雅,你為什麼麼哭得這麼傷心啊?這麼漂亮的小臉蛋哭花了,好可惜喔!”

說著,他順手抽起一旁的面紙,動作溫柔地為雅雅拭去眼淚和鼻涕,眸光盡寵溺。

平常有點怕生的雅雅居然也賴在他的懷裡不肯下來,還勾著他的脖子撤嬌。“雅雅不想吃藥,但媽咪說我要吃藥,才可以把病菌殺光光,可是藥好苦好苦喔!雅雅一聞到藥的味道就想吐,嗚嗚~~雅雅真的不想吃嘛……”

“原來是不想吃藥啊!”賀瀚霆模著小女圭女圭的頭。“叔叔小時候生病也不喜歡吃藥,可是我有一個秘密絕招,可以讓藥變得好吃喔:來,我教你,保證你以後都不會害怕吃藥了。”

他抱著雅雅想進入廚房,還不忘回頭看了瑋瑋一眼,以眼神徵詢她:可以嗎?

瑋瑋目瞪口呆地看著兩人,他們……他們看起來就像是一對感情很好的父女。驀地,她的心絃一陣扯痛。其實他們原本就是貨真價實的父女,倘若不是有太多無奈,他們早就該重逢了。

瑋瑋移開視線,轉身走進自己的臥室,不敢面對賀瀚霆的目光,就怕他會看出什麼端倪。好亂,這一切實在太混亂、太可怕了。在她毫無心理準備的狀況下,賀瀚霆居然就這麼出現在她面前,而且還即將成為她的鄰居,以後要常常碰面……天啊,她只要一想到就覺得恐怖!

他跟雅雅日後勢必會常常碰面,到時該怎麼辦?萬一賀瀚霆問起雅雅的身世,或是他推算雅雅的出生日期,起了疑心……

瑋瑋快被一連串的問題逼瘋了,只好快步走入浴室洗把臉,掬起冰冷的水不斷潑到臉上,試圖讓自己冷靜一點。

喘口氣後,瑋瑋不斷深呼吸,五分鐘後,她才勉強釐清思緒,又走出臥室。

她聽到廚房傳來一大一小的歌唱聲,賀瀚霆居然會唱歌?瑋瑋好詫異,偷偷接近廚房,結果看到他讓雅雅坐在兒童專用的高腳椅上,神情愉悅地教她唱歌。

“我有一隻小毛驢,我從來也不騎,有一天我心血來潮,騎著去趕集。我手裡拿著小皮鞭,心裡正得意,不知怎麼嘩啦啦,我摔了一身泥~~“

他唱得渾然忘我,還扮出各種滑稽的鬼臉,雅雅也被他逗得咯咯大笑。瑋瑋注意到,原本放在餐桌上的那包藥粉已經不見了,也就是說,他真的讓雅雅乖乖吃藥了?!好厲害!

看著他們兩人的臉龐,瑋瑋感覺胸膛有股又熱又炙燙的暖流滑過。一大一小在一起唱歌的畫面好溫馨,雅雅望著他的眼神充滿孺慕之情,而瀚霆的笑容也好溫柔,彷佛可以用一輩子的時間來寵愛這個小女圭女圭般。好美、好祥和,好像一幅畫。

她幾乎看呆了,沒有注意到自己的眼眶又泛起了水霧。其實她常常夢到這個畫面,夢裡賀瀚霆會一手牽著她,另一手抱起他們的雅雅,三個人快樂地出門遊玩,笑聲響徹雲霄,玩得好開心。

每次由夢裡醒來,她都覺得好惆悵,並且很遺憾自己不能給雅雅一個父親。她知道,不管自己再怎麼疼愛女兒,女兒還是需要一個爸爸,需要一個建全溫暖的家。而她也需要他,需要他的關懷、他的愛,畢竟他是她唯一深愛過的男人,這份感情從來不曾改變過。

可她真的不知道老天爺為何會安排他們在這種狀況下重逢?他早就選擇跟楊翠琳在一起了,他們的寶寶也即將出世了呀!瑋瑋必須好努力、好努力才能提醒自己——他是別的女人的,他不屬於你,他有自己的家,有即將出世的孩子:

“媽咪!”雅雅看到母親,快樂地笑著。“媽咪快來,叔叔唱歌唱得好好聽喔!叔叔,我還要聽!”

“雅雅,你該刷牙上床去睡覺了。”瑋瑋指著牆上的時鐘。“來,跟媽咪去刷牙。”

“可是人家還好想好想聽叔叔唱歌耶!”雅雅胖胖的小手緊緊抓住賀瀚霆,非常捨不得離開他。

賀瀚霆模著雅雅紅通通的小臉蛋,笑著承諾道:“沒問題。既然雅雅喜歡聽我唱歌,明天晚上我再過來陪你唱歌,好不好?”

“真的嗎?”小人兒好驚喜。

“當然是真的。來,我們打勾勾、蓋印章!”

雅雅笑得好快樂,像是發亮的小太陽般。“好,打勾勾、蓋印章!說到要做到!”

瑋瑋在一旁看著他們兩人慎重其事地打勾勾、蓋印章。這明明是一個有點幼稚的舉動,但好奇怪,她為何會看到眼眶發紅呢?她趕緊別過臉深呼吸,不允許自己沉溺於脆弱的情緒中。

她帶雅雅進浴室刷了牙後,小聲地說道:“雅雅,待會兒媽咪跟叔叔要恭事情,你自己先上床睡覺好不好?”女兒睡覺前都一定要她講床邊故事,而且聽一個故事不夠,都要聽兩、三個才行,所以她每天晚上至少要花半小時才能把雅雅哄睡。

沒想到,雅雅居然很乾脆地點頭。“好!媽咪晚安,雅雅自己去床上睡覺!”

“咦?”瑋瑋反而覺得很錯愕,女兒今天怎麼這麼好講話?

雅雅拿著粉紅色小毛巾擦擦臉,笑得好滿足。“嘻嘻!雅雅要快點去睡覺,這樣,很快就會到明天了,然後明天晚上叔叔又會來陪我唱歌了!媽咪,我好喜歡叔叔喔,真希望可以天天看到他!”

單純的童言童語卻讓瑋瑋聽了更加心酸,該說是父女情深嗎?他們明明都不知道對方的身分,卻有著看不見的濃密情感緊緊聯繫著兩人。

陪雅雅進兒童房,幫她調好冷氣溫度,也幫她蓋好小被被後,瑋瑋溫柔地在她臉上落下一吻。“晚安,小寶貝。”

“媽咪晚安。”

瑋瑋離開兒童房,走到客廳,望著坐在沙發上的男人,心底悄悄地嘆息。她知道賀瀚霆一定有很多很多問題要問她,但,現在再問那些又有什麼意義呢?他已經選擇別人了啊!

她走向賀瀚霆,在他對面的位置坐下來。

他目光如炬地看著她,問:“這幾年你都在新加坡?”

“嗯。”瑋瑋不敢看他,只能低頭看著自己互絞的雙手。

他的眼神強悍熾熱,卻又帶著濃濃的哀傷,聲音沙啞地道:“五年前你就那樣消失了……為什麼一直不跟我聯絡?難道你不知道我會擔憂、會發狂嗎?瑋瑋,看著我,告訴我,你為何要離開?”

承受著他焚熱的視線良久,她終於抬眸看他,淡淡地道:“這五年間發生太多太多的事了,我一時之間也無法解釋清楚。我只能說,五年前我離開台灣是對的,我選擇另外一條道路,過了自己想要的人生。”

“這就是你想要的人生嗎?”她的回答令他心痛,他緊緊抓住她的手腕:“沒有我的人生才是你需要嗎?難道我的存在對你而言沒有特殊的意義嗎?瑋瑋,告拆我,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瑋瑋望著他,望見他黑眸裡的滾燙濃情,淚水往心底吞,臉上努力裝出冷若冰霜的表情。“瀚霆哥,我知道你關心我,不過,我真的過得很好。這五年來,我一直過得很快樂。”

他的眼神無比犀利。“不,你騙我。你明明就過得不快樂。”她騙得了別人,卻騙不了他,因為她的眉宇之間盛滿了憂愁。

“雅雅的父親呢?他不住在這裡嗎?”他環顧過室內,不論是浴室或是起居室,都看不出來有男人留宿的痕跡,他可以確定,這屋子內只住著瑋瑋母女倆。

瑋瑋一愣,略微思索後選擇了一個最安全的回答。“嗯……我跟他之間出了一點問題,目前協議分居,讓兩人先冷靜一下。不過,未來也許會考慮複合。”

賀瀚霆勃然大怒。“該死的!那混帳是誰?居然狠心拋棄自己的妻女,你告訴我他住在哪裡,我去找他理論!”

瑋瑋抽回被他緊緊扣住的手,眼神有些閃爍,站起來走向玄關。“瀚霆哥,不要這樣。感情的事沒有對與錯,只能說,一切都是緣分。時間很晚了,請你先回去吧。”不要再用那麼火熱的視線注視她了,她會融化、會投降啊!

他沒錯過她臉上不自然的表情,目光如炬地直視她,跟在她身後逼問:“告訴我實話,真的有那個男人存在嗎?雅雅的生父是誰?是不是……我?”

他不相信瑋瑋會接受其他的男人,她是那麼愛他,一直到現在,他依然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她隱藏在眼角眉梢的愛意,這樣愛他的她,怎麼可能會接受別的男人?

瑋瑋一顆心急遽往下沉,他果然懷疑了!

她悄悄做了幾個深呼吸後,力持鎮定地道:“瀚霆哥,你不要亂說話,萬一讓雅雅的父親聽到會很不高興的。”

“你是愛我的!你愛我!”眼底的濃烈情意像是火山爆發般,他嘶吼著,再度抓住她,把她困在他的雙臂和牆之間。“你愛我、愛我!就像我愛你這麼多!瑋瑋,你是我的女人,永遠都是!”

“我不——”“是”這個字還來不及說出,她的雙唇就被他熱烈地封鎖住。

他瘋狂地吻她,飢渴地需索著,彷佛明天就是世界末日,彷佛這是兩人間最後的一個吻般,炙熱地吸吮她的唇瓣,辣舌一直深入她的唇腔,勾引出更多的甘甜。

瑋瑋拚命搖頭想反抗,但整個唇腔卻已滿布他粗獷的男性氣味。這個味道……老天爺,她幾乎要落淚了。她思念這個味道有多久了?五年了,一千八百多個寂寞的夜晚裡,她思念他的眉、他的眼、他的溫柔深情、他發燙的手、他的氣昧……她思念到柔腸寸斷、淚溼枕畔啊!

……不行,不該是這樣,她不能一錯再錯,他已經有妻子了!

“不要!”她奮力推開賀瀚霆,淚流滿面地吼著。“你絕對不是雅雅的父親!你應該知道,我不會讓我的孩子承受我所吃過的苦頭。既然你我之間可能有血緣上的問題,那雅雅的生父就絕對不可能是你!”

聞言,賀瀚霆的表情像是被狠狠打了一巴掌般,他啞口無言地望著瑋瑋,臉色越來越蒼白。是啊、是啊,他永遠不會忘記他們心底共同的巨大傷痕——血緣。

血緣,該死的血緣!

也就是說,雅雅的父親真的另有其人?瑋瑋真的接受另外一個男人了?不!想到她曾對別的男人笑、展露出最嫵媚深情的一面,想到她曾經徹徹底底地屬於另一個男人,他的心臟就彷佛頓時被利爪狠狠撕碎,扯裂到血肉模糊般。

他空洞的眼神和眼底的哀傷令瑋瑋更加心痛,因此她刻意換了秸題。“聊完了我,談談你吧。你跟楊翠琳結婚很久了嗎?你們的寶寶也快出生了吧?恭喜你!”

“我跟楊翠琳?”賀瀚霆一頭霧水。“你在胡說什麼?楊翠琳的確很早就結婚了,不過,她是嫁給我的好朋友顏宏仁,夫妻倆十分恩愛呢!他們已經有一個兒子了,女兒也即將要出生。”

聞言,瑋瑋非常錯愕。“可是,前幾天我在百貨公司看到你跟楊翠琳一起,你們兩人的舉止好親密,你還攙扶著她啊!”

“你在百貨公司看到我?”賀瀚霆先是疑惑,繼而恍然大悟。“喔,一定就是我遇到雅雅的那一天吧!我還幫她拿架子上的貓咪玩偶呢!那天我跟楊翠琳還有她老公一起吃飯,用完餐後,她老公有急事先走,所以我就陪翠琳逛逛街,誰知逛到一半,她卻突然喊肚子痛,我怕她月復中的胎兒會出問題,因此趕緊攙扶她進電梯,再火速把她送到醫院去,幸好後來一切都沒事。”

他爽朗地微笑著。“你別誤會,我可沒有結婚,還是自由之身呢:”呵呵,原來瑋瑋誤會他跟翠琳的關係了,她在吃醋啊!太好了,不管雅雅的生父是誰,只要瑋瑋還會為了他而吃醋,就代表她還是很愛他,他仍有機會奪回她的心!

“可是……”瑋瑋又提出另一個問題。“四年前,我曾經迴天母想找你,結果卻看到你跟楊翠琳從計程車上下來,她看起來像是喝醉了,整個人攀在你身上,你很溫柔地帶她進入屋子內,那一晚,她一直沒有離開你的住處,你們共度了一夜。”語氣滿是醋意,但她怎麼可能不吃醋呢,因為她深愛著他啊!所以,這件事她一定要弄清楚。

“共度一夜,不可能吧!”賀瀚霆驚駭地鎖起劍眉。“天地良心,我發誓我真的沒有碰過翠琳,我跟她之間是非常清白的!啊,我想起來了,你說的那個夜晚是楊翠琳和家人吵架,然後一個人跑去喝酒,喝得半醉時打電話給我,我怕她一個女孩子會有危險,所以跑去找她,結果我趕到時她已經醉得一塌糊塗了。我本來想送她回家的,但她卻大哭大鬧地說她不要回家,無奈之下,我只好帶她回到我的住處,讓她在客房裡暫度一晚了。”

他眼神澄澈地道:“過了不久,我就把自己的好朋友顏宏仁介紹給翠琳,一開始她還不理會宏仁呢,沒想到他們兩人經過一番波折後,居然很快就陷入熱戀了。後來翠琳為了見他,還丟下工作飛到新加坡來找他,兩人閃電秸婚,現在感情好得很,簡直如膠似漆呢!”

他不可思議地望著瑋瑋。“天啊!原來那一幕被你看見了,還造成你的誤會。你好不容易回來找我,我卻傻傻地在那邊照顧別人的老婆,早知道我就把翠琳帶去飯店,自己獨自回家,這樣你跟我就可以早日重逢了!”

原來是這樣。瑋瑋好意外,原來那一晚竟是這種狀況。楊翠琳就嫁給別人了,跟他毫無瓜葛,他也不是翠琳月復中孩子的父親。

她相信他說的每一個字,因為他原本就不是會說謊的人。

頓時,瑋瑋突然覺得一直壓在心底的大石頭被移開了,她渾身輕飄飄的,好愉快、好舒服。

唉,她真沒用啊,一聽到他還是自由之身,她就雀躍不已,真傻!她淡淡自嘲。

賀瀚霆看看時間。“很晚了,我先回去了。明天是星期天,你應該不必上班吧?我們帶雅雅去遊樂園玩好不好?雅雅好可愛,我很喜歡她。”

我們?聽到這兩個字,瑋瑋不禁百感交集。他說“我們”說得這麼自然,彷佛他們一家三口一直都是生活在一起似的。

她無法否認,自己心動了。是啊,她好渴望跟他出遊,她更想讓雅雅擁抱父親。

但是,這樣做好嗎?

看出瑋瑋的猶豫不決,賀瀚霆強悍地替她作了決定。“那就這麼說定了,明天早上九點,我過來接你們。我們先一起去吃早餐,然後再去遊樂園。我走了,晚安。”

“啊?等一下……”

不讓瑋瑋有反悔的機會,賀瀚霆迅速往外走,還幫她關好大門。

“怎麼這樣?真是霸道……”瑋瑋愣在原地抱怨,可嘴角卻緩緩浮起一個好甜蜜的笑容。

唉~~她就是喜歡他的一切,包括他的霸道、他的強悍。他的任何舉動,她都好喜歡、好迷戀。

明天可以一家三口出去玩,可以看到他跟雅雅大手牽小手,一起開懷大笑……好吧,不管了,先把煩惱都丟在一旁吧!瑋瑋揚起燦爛的笑容,滿心期待明天的降臨。

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