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羽音煩躁地在臥室內走來走去,不斷地亂抓頭髮,像個瘋婆子。

“他說的是真的嗎?他對鍾芃欣一點感覺也沒有,那只是一個友情的擁抱?他沒有背叛我,沒有變心?”

下一秒,她又用力搖頭。“不行、不行,你不能被他的三言兩語欺騙了,你好不容易決定離開他,放棄這段感情,這個時候撲向他的懷抱,不是功虧一簣嗎?雪寺羽音,你要想清楚,如果再來一次重擊,你會站不起來的,你會變成全世界最悲慘、最無助的笨女人。

“可是……也許我應該相信他,易恆從來不說謊的,他是愛我的。他千里迢迢地追來日本,還一路找到這麼偏僻的鄉下,倘若他不愛我,他有必要這麼辛苦嗎?在他身邊又不是沒有其他的女人可以選擇?

“啊,煩死了~~”羽音沮喪地跌坐在地大吼。“我到底要不要相信他?我我我……現在該怎麼辦啊?”

說穿了,她就是沒有自信。她好愛好愛易恆,但,正因為太愛他,怕失去他,所以,她變得敏感多疑,患得患失。萬一有一天他真的變心了,她會發狂的,她會徹底崩潰,此死還痛苦。

愛一個人怎麼會這麼苦?這麼兩難?心絃彷彿被人粗暴地拉扯,她只是想好好愛一個人啊,為何會把自己弄成這副德行?三分不像人,七分倒像鬼。

“轟隆!轟隆~~”打雷了,聽到雷聲,羽音才驚駭地跳起來,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

她衝到窗邊,膽顫心驚地看著雷雨交加,一片黑暗的大地。“天啊,外面又是打雷又是狂風暴雨,我……我這個笨蛋居然把易恆趕出去?氣溫這麼低,他在外面一定會冷死的。我真是殘忍,我是無可救藥的大笨蛋!”

推開門,她跌跌撞撞地往樓下衝,旋風般地衝到玄關,打開大門卻發現門口空無一人。奇怪,易恆呢?她以為他會先躲在她家的屋簷下,風雨這麼猛烈,他會去哪裡?

羽音靈機一動。“對了,也許他先到繪理香那邊去躲雨了。”

彼不得身上還披著睡袍,羽音連傘都沒有拿,低頭就衝到隔壁,瘋狂地按電鈴。“繪理香、繪理香,開門!”唉,早知道她應該把繪理香家裡的鑰匙帶在身上,現在就不用拼命拍門了。

幸好對方很快打開門,念高中的小優驚訝地看著羽音。“羽音姊,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她要準備考試,一向都很晚睡,才會聽到羽音的敲門聲。

“我……哈啾、哈啾!”短短几步路的距離,已經讓羽音溼得像落湯雞,她邊打哆嗦邊問著:“抱歉,小優,這麼晚吵醒你,盧易恆……就是我男朋友,他有沒有來你家躲雨?”

“誰?”小優一臉茫然;繪理香卻由二樓下來了。“羽音,怎麼了?”

羽音好急,不敢想象在這種暴風雨中,易恆會去哪裡?“繪理香,易恆不是來這裡嗎?我……我把他趕出去了,我以為他會先來你家避雨。”

繪理香無法置信地瞪大眼睛,看著窗外的大雷雨。“你把他趕出去了?天啊。羽音,你知不知道外面的雨有多大?就算你要跟他嘔氣,也不該在這種情況下趕他出去啊!”

“我……”羽音的淚水已奪眶而出,轉身往外衝。“我馬上去找他。”喔~~她好笨好笨,她好厭惡自己的愚蠢,為什麼她就是不會好好照顧易恆?不管在台灣還是日本,她都只會給他添麻煩……

但,盡避如此,易恆還是好愛她,還是視她如珍寶。她到底何德何能,竟能遇到如此情深意重的好男人?

她又冒雨衝回自己家,抓起手機就打給易恆,可是,電話一直響,一直響,卻始終沒有人接聽。

發生什麼事了?隨著鈴鈴鈴的聲音,羽音的臉色也更加慘白,難道易恆冒雨去找村中的民宿了?他會不會在路上發生了什麼意外,他人現在安好嗎?有沒有受傷?

怎麼辦?怎麼辦?她好急,好氣自己,倘若時光可以倒流,她絕不會把易恆趕出去,她寧願把自己丟出去淋雨,讓大雨澆醒她,也絕捨不得讓易恆受苦。

“我得出去找他。”月兌上的睡袍,羽音隨便抓起放在沙發上的外套就往外衝,就算要把整個村落翻過來,她也要找到易恆,確定他平安無事。

“羽音,等等,我跟你一起去找。”繪理香趕過來。“上我的車,你不能在這種暴風雨的時候在外面亂走,很危險的。”

“繪理香……”羽音淚眼模糊地抓著她。“怎麼辦?我好怕他出意外了,我真的好糟糕,我對不起他……”

繪理香安撫她。“好啦,我知道你的心情,你先鎮定一點,我看那個盧醫生是個做事縝密的人,他一定會平安無事的。”

兩人坐入繪理香的小車內,羽音以手機再度聯絡易恆,這一回,有人接聽了。

只不過,接聽的是個很陌生的女聲。“模西模西?”

“易恆?”羽音大叫。“是易恆嗎?你在哪裡?”她是不是聽錯了,這是易恆的手機啊,不可能有別的女人幫他接電話。

對方卻道:“不好意思,這裡是XX醫院,我是急診室的護士,看到這支手機被丟在角落就接起來,你要找的人應該在這裡。”

頓時,羽音只覺狂風驟雨破窗而入,她被捲入可怕的滾滾洪流中,慌得幾乎不能呼吸……“你說什麼?XX醫院?急診室?’天啊,易恆發生了什麼事?為何會被送到急診室?不要、不要!她的心在泣血,她不要他出事,她寧可出事的是自己啊!

眼看羽音雙手抖到幾乎握不住手機,繪理香趕緊接過電話。“你說的是XX醫院嗎?我們立刻趕過去。”

繪理香收線,發動油門往前開。“羽音,你不要緊張,不要亂想,我相信盧醫生吉人天相,他不會有事的。你先別自己嚇自己。”

羽音卻已哭到淚流滿面,恨不得殺了自己。“為什麼他會在急診室?難道……他是步行去找民宿,在途中被車撞了?一定是這樣,都怪我居然在這種暴風雨的天氣趕他出去,我該死該死該死,我死一千次、一萬次都不夠!”心痛如絞,胸腔痛到快窒息,她不敢想象萬一易恆真的出事了,那……她要如何獨活?

不!她絕不獨活!他在哪裡,她就去哪裡陪他,生死相隨。

她合掌祈禱著。“求神明保佑他,我可以少活五十年、六十年,可以在下一秒就立刻死去,我願意以我的性命來交換他的平安,只要他沒事就好,他沒事就好……”

在這一刻,她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己對易恆的愛,以及他對她的愛。她好笨,她怎麼可以懷疑這麼深情的好男人?她應該相信他,也應該更有自信地經營這段感情。只要易恆沒事,她會用一輩於的時間好好愛他、珍惜他,她會當他身邊最快樂的小女人,給他好多好多的愛,建立一個最甜蜜的家,讓他變成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

淚眼模糊中,她又想起易恆曾經對她說的話——

羽音,你是你,我喜歡的就是你這個人,你不需要拿自己跟鍾芃欣做比較,我不需要可以在事業上輔佐我的女人,男人的事業還要靠女人幫助,那樣很悲哀。對於我的未來,我已經有絕對的把握,我要的是一個可以讓我放心依賴的小女人。我喜歡枕著她的髮香入睡,喜歡握著她小小的手一起看電影,喜歡欣賞她穿上我為她買的kikilala睡衣,喜歡她入睡後會像小貓味一樣輕輕打呼,喜歡她的頭髮纏住我的肩……而那女人就定你——無可取代的雪寺羽音。只有你,可以給予我真正的幸福,你還不明白嗎?

明白了,羽音完全明白了,她明白兩人的命運是緊緊糾纏在一起的,她明白自己應該當個快樂的女人,好好地愛易恆。現在她只祈求上蒼多給她一點好運,給她彌補的機會,她不要易恆出事。

她把臉埋進雙手中,任滾燙熱淚奔流。“我不該懷疑他的,因為我,易恆多吃了好多苦,我真笨。繪理香,幫我祈禱,求求你也幫我禱告,只要易恆沒事,我會立刻跟他回台灣,我會好好地陪在他身邊,我要給他一生一世的愛。”

繪理香一手緊握住方向盤,另一手握著羽音的手。“你放心,盧醫生絕對沒事的,羽音,振作點,醫院到了。”

車子都還沒有完全停好,羽音就迫不及待地拉開車門,冒雨沖人急診室,看到護士就急切地問:“你有看到盧易恆嗎?他是一個台灣人,他在哪裡?在哪裡?”

護士被她瘋狂的模樣嚇住了。“小姐,你等一下,你要找人是不是?我幫你問問看。”

“求求你們快一點。”羽音又抓住另一個路過的醫生,哭著哀求。“這個人對我很重要很重要,我一定要知道他在哪裡,求求你們。”

醫生感受到她的無助。“好,小姐你先別急,你說他叫什麼名字?”

背後卻傳來一個驚喜的聲音。“羽音?你怎麼來了?”

羽音的心臟好像快罷工了,猛烈地上下狂跳,她放開緊揪住醫生的手,緩緩地回頭,一回頭又淚如泉湧,感謝上蒼、感謝上蒼……他沒事。

她撲過去,緊緊抓住他,急切地模模他溫熱的臉龐、他溫熱的雙手,確定他是完好的,沒有受半點傷。

她哽咽問著:“你為什麼會在醫院?”她差點嚇死了,也快被嚇瘋了。

“喔,我原本在你家樓下避雨,卻看到前面的路口發生車禍,有兩輛小客車撞在一起,雖然傷的不是很嚴重,不過有一個小女孩好像需要輸血。我想自己是醫生,應該跟過來盡份心力,後來到醫院後發現我跟小女孩的血型相同,就留在這裡輸血給她。”

繪理香問著:“那你怎麼沒接手機?”唉,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幸好盧醫生沒問題,不過,倘若他方才就接手機,羽音也不會被嚇到魂飛魄散,還哭成淚人兒。

“手機?”盧易恆詫異道:“我剛剛去輸血,一時沒注意,就把手機先擱在一旁。羽音,你嚇壞了吧?你以為我出事了,可憐的女孩,你看你嚇得臉都發青了,我沒事、沒事,”

他緊緊抱住她,以自己溫熱的大掌烘暖她冰涼的指尖,憐惜地道:“傻丫頭,我不會有事的,我還要帶你回台北呢!我們要一起回去那個美麗的家,別忘了,我還幫你佈置了一屋子的kikilala,你都不想念kikilala嗎?那些可愛的抱枕、牙刷、枕頭套和麵紙套都在想念你、呼喚你,快點回來吧!快點回來吧!”

羽音又哭又笑,用力吸氣好讓自己不會缺氧而窒息,把臉緊貼在他的胸膛,讓他舒爽粗獷的氣息完全包圍自己。“好,我馬上跟你回去,我再也不會無理取鬧了,我會乖乖跟著你,給你好多多多的愛。”

靶謝上蒼沒有放棄她,又給予她這次機會,她會緊緊抓住真愛,一輩子都不放手。

盧易恆笑得好滿足,深情地捧起她的臉蛋。“這真是我聽過最動人的話,不枉我千辛萬苦地趕到日本。雪寺羽音,雖然這裡是醫院,不是求婚的好地方。不過,我實在無法再等待了,你願意嫁給我嗎?”

說完,他單膝下跪,笑容滿面地看著她。“很抱歉我沒有準備戒指,但,我發誓一定會好好愛你一輩子。一回台北,我們就一起去挑選婚戒。”

一旁的醫護人員忍不住起鬨。“哇,下跪求婚喔。好浪漫喲~~小姐,你好幸福耶,答應他,答應他。”

繪理香也笑眯眯地輕推羽音。“傻丫頭,你又嚇呆啦?快說我願意啊!”呵呵,羽音能嫁給這麼完美的好男人,真是太幸福啦!

“我……”羽音的臉上掛著晶瑩的淚水,只不過,淚水足甜的,是愛情的見證。“不需要戒指,我願意、我願意。”

醫護人員繼續起鬨。“接吻、接吻!新郎倌可以吻新娘子嘍!”

盧易恆笑得更加意氣風發,捧起羽音的臉蛋。“小新娘,看在我冒著大風大雨追求你的分上,現在,應該給我一個最甜蜜的吻吧?我很冷耶,趕快用你熱情的吻安慰你可憐的老公。”

說著,他的唇落下來,熱切地與她的芳唇緊密貼合,以發燙的唇辦交換生生世世不變的真情,以糾纏的舌尖來傾訴最瘋狂、最真摯的愛。

外面的風雨依舊猛烈,只不過,他們的真愛可以克服一切。未來的日子,他們會十指緊扣地相依相偎,他們是註定要廝守終生的戀人,他們是永恆的靈魂伴侶,會、永遠、、永遠在一起……

全書完

編注:

㈠關於駱佩綺和雷尚嶙的愛情故事,請見採花645“愛女生一”《熟女真命苦》。

㈡敬請期待陸續推出的“愛女生三”《嬌女當自強》、“愛女生四”《桃花女退散》。

同系列小說閱讀:

愛女生  1:熟女真命苦

愛女生  2:天女闖情關

愛女生  3:嬌女當自強

愛女生  4:桃花女退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