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三日後

“XX醫院”十樓,霏君站在頭等病房的外頭,不確定自己是否該敲門進去?

三天前,元霏莉在大街上遇到搶劫,搶匪奪走她的皮包後,她竟死命抓住揹帶不肯放手,因此被搶匪拖行一段路,身上有多處的擦傷。雖然沒有性命危險,但在醫生的建議下,她住院觀察。

霏君手上的保溫提籃裡面裝的是人參雞湯,這是老管家特地熬的,她將它帶來醫院後,卻站在病房門口,遲遲不願敲門。

房內響起陣陣悅耳的笑聲,除了元霏莉的聲音之外,還有鷹荻堯的聲音。他舌粲蓮花、妙語如珠,逗得元霏莉哈哈大笑。

那一天,接到父親的電話後,鷹荻堯和她趕到了醫院的急診室。元霏莉的手腳有多處擦傷,但大概是驚嚇過度,她整個人歇斯底里地尖叫痛哭,還拒絕讓醫護人員替她消毒傷口,誰都抓不住她。

但荻堯一出現,元霏莉卻立刻撲到他懷裡大哭,整個人還一直髮抖。在他的安撫之下,她才慢慢鎮定下來,終於肯讓護士替她消毒幷包扎,也配合地做了一些檢查,讓元雍德和金玉愛大大鬆了一口氣。

可是,元霏莉卻死命地纏住鷹荻堯,她哭著求他不要離開,並堅持一定要有荻堯的陪伴,她才肯換藥。她還說住院好恐怖,希望荻堯能天天到醫院陪她。

於是,整整三天,霏君跟荻堯連一面都碰不上。他取消他們原本預定好的約會行程,他每天都由飯店直奔醫院,跟元霏莉聊天,說笑話給她聽、陪她吃飯、哄她吃藥。一直到夜幕低垂時,他才回飯店休息。隔天一早,又直奔醫院。

霏君輕咬下唇,她知道自己不可以無理取鬧,畢竟元霏莉真的受傷了,荻堯關心她也是應該的。

可……她已經整整三天沒有看到他了。這三天她也曾來到病房想探病,但每次都被守在門口的金玉愛給打發走,說什麼霏莉精神不太好,不想見客。

哼,金玉愛連藉口也懶得仔細想,她說那番話的同時,霏君清楚地聽到元霏莉在病房內笑得好開心,壓根兒不像精神不好的樣子。當然,她也聽到了荻堯的聲音。

今天她又來到頭等病房,很難得金玉愛沒守在門口。不過,她卻感到有些遲疑。她真的適合進去嗎?

聽到裡頭傳來一波又一波的笑聲,她突然不確定自己是否該闖入他們兩人的世界?自己是不是會打擾到他們?自己是不是……多餘的?

唇瓣被她咬得更緊,此刻的心情好糟糕、好灰暗。她知道這種負面情緒很不好,她不該鑽牛角尖,畢竟荻堯是她的男朋友,她應該大大方方地敲門進去,跟荻堯一起陪伴元霏莉。就算心裡有點小抱怨,她也應該跟荻堯好好地溝通,而不是躲起來胡思亂想,自怨自艾。

可是……她真的應該進去嗎?

她甚至懷疑房裡的那個男人,真的是她的男朋友嗎?任何一個人看到元霏莉和荻堯相處的畫面,一定會百分之百地斷定他們兩人是情侶,而且還是感情非常甜蜜的情侶。元霏莉只要一看到他,就會眉開眼笑,纏他纏得非常緊。

霏君知道這不是荻堯的錯,畢竟,元霏莉早就明白地表現出對他的好感,她也知道元霏莉一定會要求父親取消她跟崔東健的婚事,幫助她再次搶走她的男友。

她懶得去理會元霏莉那個女人的變態行為,她只是覺得心頭好悶,為什麼荻堯不打電話給她呢?整整三天了,他們不但沒有碰到面,他甚至連一通電話都沒有打來。難道他不知道她好想他,想得無助、想得心慌、想得都快發瘋了嗎?

他怎麼可以這樣?給予她最濃烈的愛情後,卻突然由她的生命中抽離,轉身去哄另外一個女人,讓她寢食難安,讓她瞬間由天堂跌落至地獄。

好難過……霏君深呼吸、再深呼吸,拚命想把眼底的液體逼回去。她不能哭,不可以任性,她應該相信荻堯的。

可親耳聽到他們兩人的陣陣笑語,她的心宛如刀割。她無法再自欺欺人地告訴自己──這沒什麼啊!荻堯只是陪伴元霏莉罷了,他們兩人沒什麼的,他喜歡的還是我呀!

霏君一點兒把握都沒有了,她有種好深、好深的恐懼感,她覺得很不安。自己還是佔據荻堯心頭的那個女人嗎?他是否還把她看得那麼重要呢?如果他真的愛她,怎會如此殘忍,連續三天都不給她一通電話,也不設法跟她見面呢?

難道他不知道,只要一通電話、只要他溫柔的話語,就可以瞬間安撫她焦躁的心,可以讓她平靜嗎?

她好痛苦,整個人像是被懸在半空中,上不接天,下不著地。

她恐懼地想著,他是不是厭倦她了?畢竟,她只是個稚女敕的女人,不像元霏莉,既美豔又風騷,很少有男人可以抵抗她的成熟魅力。

荻堯是否會跟崔大哥一樣,覺得跟元霏莉在一起開心多了,因此開始嫌棄她這個妹妹既古板又不解風情,決定頭也不回地撲向元霏莉的懷抱?

是不是她註定得不到幸福?不管是崔東健還是鷹荻堯,只要是她喜歡的男人,都會移情別戀嗎?她元霏君真的這麼糟糕,真的留不住心愛的男人嗎?

好痛苦……霏君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她不想這樣,她但願自己可以信任荻堯,可……房內的笑聲究竟是怎麼回事?他們兩人笑語不絕,像是感情最甜蜜的愛侶似的。

她真的快瘋了!她要立刻逃走,她要馬上回家!再繼續聽他們兩人的笑聲,她真的會崩潰!

把手上的保溫提籃往地上一放,霏君轉身,逃難似地衝入電梯。

一進入電梯,霏君就後悔了。

不,她不能這樣,她不該這麼軟弱,事情都沒弄清楚就懦弱地想逃走。倘若她真的愛荻堯,就應該努力地爭取。她應該信任他,給自己、也給他一個機會才是。

她突然回想起,在希臘剛遇到荻堯時,她曾對他吐露失戀的情傷,當時荻堯很嚴肅地對她說過一段話──

不要小看自己。事實上,任何一段感情的失敗,雙方都有責任。如果妳真的很愛他,就應該努力去爭取才對。妳有屬於自己的美好,任誰也無法取代的。

那段話喚醒了她,讓她擺月兌自怨自艾,認真地審視眼前的問題。是啊,倘若她就這麼懦弱地放棄了荻堯,將來她一定會很後悔,這一輩子也都會活在悔恨中的。畢竟,她對他付出了相當程度的感情,她不想失去他,不想。

荻堯說得對,她要爭取屬於自己的幸福。她不會再因自己是庶出的身分就感到自卑,那不是她的錯,也不是她可以決定的。倘若再困在過往的陰霾中,那就是庸人自擾了。

她唯一可以決定的就是未來的幸福。她知道自己喜歡他,她要這個男人。

一樓到了,霏君步出電梯,掏出手機就撥給荻堯。他不打來,那就由她打過去,把事情弄清楚。

電話響了兩聲後,他接聽了。

『我是鷹荻堯。』

“我是霏君。”她低聲道:“我知道你在元霏莉那邊,你待會兒有空嗎?可不可以下樓一會兒,我在一樓的咖啡座等你。”

『待會兒?』荻堯沈思了幾秒後道:『恐怕不行,十分鐘後霏莉要做一個詳細的檢查,我必須陪她。』

霏莉?霏莉?!霏君聽著,心頭尖銳地疼痛著。什麼時候開始,他竟以這麼親暱的口吻喚著那個女人?難道經過三天的朝夕相處後,他們的感情進展神速,他喜歡上元霏莉了?

霏君警告自己不可以亂想,深吸一口氣後又道:“那我等你,晚一點兒可以嗎?”她今天一定要見到他,再這樣下去,她會發瘋的!

『晚一點……』荻堯的話氣很猶豫。

突然,她聽見一旁的元霏莉開口抗議道:『討厭啦!你在跟誰說話啊?都不理我!我不管,你答應要跟我說在阿拉斯加旅行的趣事,快說啊!把電話切了,來,我幫你掛斷!』

嘟嘟嘟……

她還來不及反應,彼端已傳來斷線的聲音。她震驚地看著手機,無法確定這通電話到底是他掛斷的?還是元霏莉掛斷的?

不過,那重要嗎?是誰掛掉電話的,重要嗎?

巨大的陰影蒙上她的心,她好沮喪、好想痛哭。怎麼,她現在變成外人了嗎?變成打擾別人戀情的第三者了嗎?變成最最不受歡迎的人物了嗎?

他……居然掛她的電話?他不顧她話中寂寞的語氣,狠心地切線,忙著繼續跟元霏莉打情罵俏?

臉龐淚溼一片,她好慌、好無助。她無法再告訴自己要相信荻堯,相信他跟元霏莉沒什麼了。

她還能信任他嗎?他這麼愉快地跟元霏莉在一起,連一分鐘都不肯撥出來見她,她憑什麼相信他沒有變心?

他的聲音聽起來好愉悅,沒有焦躁、沒有不安,彷佛這三天的分離不算什麼。不像她,已經被思念折磨到憔悴不堪。

淚水盈盈墜下,椎心刺骨的痛楚蔓延著,她似乎再度看到了那個心碎地遠赴希臘的自己。歷史又要重演了嗎?她註定得不到愛情、註定留不住心愛的男人嗎?

想叫自己不要哭,可眼淚卻越掉越多。淚眼迷濛中,霏君突然看到有兩個人筆直走了過來──是元雍德和金玉愛。

她一慌,立刻閃到廊柱後面。

元雍德和金玉愛走到電梯前,按著上樓鍵,兩人的交談內容清楚地飄到廊柱後,傳入霏君的耳中。

電梯門開了,元雍德欲舉步進入,卻被金玉愛拉到一旁。“等一下,老爺,我們先在這裡坐一會兒再上樓啦!”

她拉著元雍德,在一旁的塑膠椅上坐下。

“坐在這裡幹麼?”元雍德皺眉。“去十樓啊,我來醫院就是要看莉莉的啊!”

“嘻嘻!老爺,我這麼做當然有我的道理啊!”金玉愛笑著,眼神滿是算計。“您又不是不知道,荻堯在陪咱們的女兒啊!他們小倆口的感情很好,整天如膠似漆的呢!我們當然應該多給他們獨處的機會,少去打擾啊!”

“什麼獨處的機會?我真不懂妳在想些什麼?”元雍德很不解。“真是的,我遲早會被妳們母女倆搞瘋。莉莉愛上了荻堯嗎?可是,荻堯是霏君的相親對象啊!而且前一陣子,他們兩人幾乎天天外出約會,看起來感情很好啊!莉莉幹麼跑去湊熱鬧?還有啊,莉莉自己早就答應崔家的婚事了,現在怎麼又……唉,亂七八糟,真是亂七八糟!”

金玉愛陪笑道:“唉呀,感情的事本來就很難說啊!既然莉莉現在發現自己最愛的人是荻堯,那麼……老爺,您就幫幫她嘛!畢竟她可是您最疼愛的女兒,您當然要為她的終身幸福打算打算啊!”

元雍德嘆氣。“我哪裡不為她打算了?我就是替莉莉想得太多、太疼愛她了,才會慣壞她,造就她今天這麼驕縱的個性。當初要跟崔家談婚事,也是莉莉自己要求的,我這個父親順著她的意,替她準備好嫁妝、跟崔家談婚禮的細節,結果鷹荻堯一出現,她居然就說自己愛上了人家,硬要我去跟崔家退婚,促成她跟荻堯的婚事……”

他連連搖頭。“這真是太荒唐了!荻堯可是霏君的相親對象啊!況且莉莉跟崔東健既然已經有了婚約,怎麼可以出爾反爾呢?這叫我怎麼去跟崔家開口?崔家可也是有頭有臉的人家,怎麼禁得起這種侮辱?”

“說侮辱實在太嚴重了。”金玉愛替女兒說好話。“莉莉跟東健只有口頭上的婚約,又還沒有正式訂婚,現在發現了彼此不適合,趕緊退婚也好,免得製造出一對怨偶嘛!老爺,您這麼疼愛莉莉,一定有辦法幫她的啦!您就去跟崔家提嘛,他們看在您的分上,會答應的。”

元雍德很頭痛。“雖然我疼愛莉莉,但她也實在太胡鬧了!其實,一開始我是打算讓莉莉去跟鷹副總裁相親的,可是既然莉莉心有所屬了,我也不忍心拆散她跟東健,所以才會讓霏君上場的。不過,霏君跟荻堯也交往得也好啊,我看得出來荻堯非常喜歡霏君。”

金玉愛一聽不禁火冒三丈。天啊!原來當初要跟鷹荻堯相親的人竟是莉莉而不是元霏君?可恨啊,真是氣死人了!雖然崔家的財力也頗為雄厚,不過比起富可敵國的鷹家,還差上一大截呢!不行!她不甘心,她一定要讓自己的女兒嫁入鷹家,絕不便宜元霏君那個臭丫頭!

她猛施媚功。“老爺,既然您疼莉莉,就疼到底嘛!畢竟跟面子相比較,女兒的終身幸福可是重要多了。而且啊,經過這幾天的朝夕相處,荻堯也很喜歡莉莉啊!您沒瞧見他陪伴莉莉時,有多麼溫柔體貼,簡直是小心翼翼地在呵護著莉莉呢!我看哪,其實荻堯喜歡的是莉莉而不是霏君,他現在肯定發現活潑大方的莉莉比霏君迷人多了!”

她神秘地微笑。“我相信一定是莉莉的真情打動了荻堯的。您知道莉莉在街上遇到搶劫時,為何會死命地抓住皮包不肯放手嗎?”

“為什麼?”元雍德疑惑地問:“這一點我也覺得很奇怪,就算那是個名貴的皮包,不過,身為富家千金的莉莉怎麼會為了一個皮包而差點喪命呢?”

金玉愛笑答:“因為裡面裝了莉莉想送給荻堯的禮物──一個人形公仔。那個公仔製作得非常精巧,簡直是維妙維肖呢!莉莉可是打聽了好久,才找到最厲害的師傅替她製作出那個公仔,她打算要把公仔送給荻堯,所以遇到搶劫時才會死命不放,以致被拖行而受傷。”

她呵呵笑著。“您看,我們女兒是真心喜歡荻堯吧?當天晚上,莉莉就在病房內把公仔送給了荻堯,我相信他一定是大受感動,也愛上莉莉了!老爺啊,他們小倆口已兩情相悅,您怎麼捨得拆散他們呢?當然要讓莉莉嫁給荻堯啊!”她想盡辦法也要阻撓霏君跟荻堯的婚事,絕對不允許霏君嫁得比莉莉風光!

原來如此……廊柱後的霏君浮起一抹苦澀的笑容。是這樣嗎?因為被元霏莉的“痴心”所感動,所以荻堯接受她,甚至愛上她了?他們兩人是不是進展神速,早就把她忘得一乾二淨了?

也因此,荻堯這幾天才會對她不聞不問的,不但不見她,甚至連接她的電話都很不耐煩。他是在抱怨地打擾了他跟元霏莉嗎?

那麼,他對她的那些溫柔、那些甜蜜,也全是假的嗎?

他給予她的柔情已經煙消雲散了,可她卻還痴痴地守在愛情迷霧裡,苦等他回頭。殊不知,他的心早就給了別的女人了……

心頭空蕩蕩的,好像突然被掏空了似的。

金玉愛又獻計。“老爺,如果您還是擔心崔家那邊生氣的話,我倒是有一個好方法。不如……把霏君嫁給東健吧!”

“妳又在亂扯些什麼?”元雍德很不以為然。“東健又不是機器人,可以任我們擺佈。而且,這樣也太不尊重霏君了。”雖然他不太疼愛霏君,不過她畢竟是自己的女兒。

荒唐!霏君覺得好屈辱。這是什麼意思?竟然要把她嫁給崔東健?她真的是一個可以任人擺佈的玩偶嗎?這些人到底懂不懂得尊重別人啊?

聽不進去那兩人又說了些什麼,霏君臉色木然地離開醫院。

步出醫院大門後,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只是宛如行屍走肉般地遊蕩著,直到手機發出聲音。

是荻堯嗎?盡避心碎了,可她仍痴傻地盼望是他來電。

她在心底吶喊道:給她一個電話吧!好好地安慰她,告訴她,他沒有變。不管外界的誘惑再多,自始至終,他眼底都只有她!

只要他肯解釋,她會聽、會相信的。因為她對他付出的感情已經好濃、好深了。

拿起手機看著來電顯示,瞬間,巨大的失落感席捲霏君。不是他,不是她苦苦等候的男人……

唉,她好傻,他都已經以實際行動來說明他的選擇了,她為何還執迷不悟呢?

茫然地接聽。“喂?”她根本不想知道來電者是誰,甚至想直接關掉手機算了。

『霏君嗎?我是東健。』

“喔,崔大哥。”她的語氣還是很淡漠。

『霏君,妳現在有空嗎?我們見個面吃頓晚餐好嗎?我有重要的事一定要告訴妳,已經在“XX法式餐廳”訂了位。』

“……”霏君沈吟了幾秒。也好,她可以順便把那對珍珠耳環還給崔東健。

她道:“那就約七點半,可以嗎?”她打算先繞回家拿耳環,然後再趕去餐廳。

『好,當然可以,待會兒見!』

收線後,崔東健一臉興奮。哈哈,太好了,他終於可以跟霏君單獨相處了!這一回,他一定要把握機會,好好挽回她的心!

五分鐘前,元霏莉突然打了通電話給他,要他去約霏君出來,想辦法讓她回心轉意,並答應他的求婚。

元霏莉的意思是──要他緊緊抓住霏君,而她自個兒則要從霏君手上搶走鷹荻堯!她希望他能跟她一起合作,各取所需。

他本來就在苦思該如何甩掉俗不可耐的元霏莉,重新追求清新可人的霏君,聽到元霏莉的提議後,他簡直是喜出望外,立刻就答應解除兩人的口頭婚約,從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只要不逼他娶那個俗豔的元霏莉,他才懶得管元霏莉在打什麼鬼主意呢!

拉開辦公桌的抽屜,崔東健拿起好幾條領帶在鏡子前打量,眉開眼笑地喃喃自語:“這套西裝的顏色配什麼領帶才好呢?呵呵,今天我一定要挽回霏君的心,讓她明白我才是最適合她的男人!我相信她一定會原諒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