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歐陽浩磊狂踩油門,風馳電掣地殺到曲紫弦的住處,但,迎接他的卻是一室的冷清。

懊死!他氣得直跳腳,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來晚了,沒追上紫弦。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老兄,你的臉色為何這麼難看?”褚凱傑一頭霧水地問:“曲醫生出了什麼事嗎?你幹麼這麼緊張地趕過來?還有,你怎麼會有曲醫生家裡的鑰匙?你偷打人家鑰匙啊?”他緊盯著浩磊手上的鑰匙。

浩磊氣憤地一拳捶上牆壁。“你才偷打別人的鑰匙!這是紫弦給我的!”

“曲醫生給你的?”褚凱傑嘴巴張得好大。“喂喂,你們兩個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你一定要給我說清楚。你……你該不會對曲醫師下毒手,霸王硬上弓,趁她要幫你針灸時一躍而起,硬把她按倒在診療床上辣手摧花,讓生米煮成熟飯吧?”

凱傑唱作俱佳地繼續說道:“哇!曲醫生好可憐啊,身心慘遭嚴重創傷。嗚嗚~~都是我害的,我對不起她,我不該把你這頭帶到這裡來看診,是我把她推入虎口的……”

浩磊惡狠狠地瞪他。“神經病!狽嘴裡吐不出象牙!你以為我在演『玫瑰××眼』啊?你的幻想力未免太邪惡也太豐富了!我對紫弦可是很認真的。”

“認真?”褚凱傑額邊滲出冷汗。“喂,歐陽浩磊,雖然咱們是好哥兒們,但曲醫生可是我老婆和岳母心目中的神醫,萬萬不可遭你褻瀆,所以我不得不鄭重地警告你,你可別欺負人家曲醫生啊!雖然她外表古板保守,脾氣也怪怪的,但她可是一個很單純的好女孩,你不可以對人家始亂終棄,更不可以玩弄人家的感情喔!要是到時你把人家的肚子搞大就閃人,我老婆可是會氣到拿刀追殺我的!”

“去你的!”浩磊把一肚子火氣全發在他身上。“你眼睛瞎了是不是?我這麼緊張的模樣像是在玩弄她的感情嗎?我是認認真真地在追求她!”

凱傑很嚴肅地把歐陽浩磊從頭看到腳,又從腳看到頭。唔……這麼凝重又緊張的神情,的確不曾出現在“海盜”臉上過。這個風流痞子對女人是最有辦法、最無往不利的,堪稱是攻無不克、戰無不勝的情場一匹狼!他對女人很幽默、很風趣,就是從來沒有很認真!

凱傑越想越怪。這小子一接到曲紫弦打來的電話,就笑得像天使一樣,聲音簡直比蜂蜜還甜;可一聽到她要出遠門,就立刻以不要命的速度殺到這裡來!這這……這根本不是他所認識的歐陽浩磊,不是那個處處留情又沒真心的“海盜”。看來,也許他說的是真的──他真的動心了!

難以想象啊!他實在無法理解,為何遊戲人間、全球五大洲都有紅粉知己的“海盜”,居然會栽在一個保守的女中醫手上?

“嘿,兄弟!”凱傑拍拍浩磊的肩膀,一肚子疑惑。“我知道曲醫生是個很好的女孩,也很高興你迷途知返,懂得慾海無邊、回頭是岸。但……但為什麼對象會是曲醫生呢?她並不是你喜歡的類型啊!唔……我還是要鄭重地警告你,萬萬不可玩弄曲醫生的感情,她不是那種隨便的女人──”

“你囉唆夠了沒?”浩磊不耐地揮開他的手。“我早就說過了,我對她是認真的,這輩子再也沒有這麼認真過!你懂了吧?”他在心底冷笑道:哼,你們一定都以為紫弦是個其貌不揚的老古板吧?哈哈,錯啦,大錯特錯啦!可愛的小紫弦不但擁有天使臉蛋,還有不折不扣的魔鬼身材!包重要的是,她的睥氣雖怪,卻怪得很可愛,讓我百看不厭!

他很得意只有自己知道紫弦漂亮的一面,也只有他知道在那襲寬大保守的棉裳下的,是多麼嬌媚又風情萬種的女人!

不過,眼前最重要的是查出紫弦到底去哪裡了?

浩磊臉色陰沈地在房裡走來走去,檢視著室內的物品。“奇怪,紫弦怎麼可能在這個時候突然外出呢?難道是遇到了壞人,被人打劫?可是……不可能啊!這裡的擺設都很整齊,不像是經過打鬥或掙扎後被人帶走的模樣呀!”

看著浩磊認真的神情,褚凱傑總算相信他所說的話了。雖然還是很難教人相信啦,但他明白這兩個人是真的在交往了!

唉唉,難以想象啊!任他想破腦袋,也想不出南轅北轍、根本是不同類型的兩個人是怎麼湊在一起談戀愛的?

浩磊一一檢視每一個房間,包括紫弦的閨房,卻還是看不出有任何凌亂的地方。這也就是說,紫弦應該不是被綁架,或被強行帶走的。

那麼,電話裡的那個男人是誰?一想到竟然有男人在她身邊,浩磊的俊臉馬上就沉了下來,一副風雨欲來的表情。可恨!哪個不長眼睛的死東西居然敢動他歐陽浩磊的女人?一定是活得不耐煩了,他非把那混帳五馬分屍、大卸八塊不可!

“兄弟,來,喝杯茶消消氣吧!”眼看浩磊面罩寒霜,褚凱傑很識相地倒了杯茶給他。“你別這麼緊張嘛,也許曲醫生真的有急事要出門啊!她又不是小孩子了,會自己注意安全的啦!”

說實在的,要不是怕被扁,凱傑真的好想拿起手機,把死黨這副“為愛所苦”、“為情所傷”的神情錄下來,然後火速傳給其它死黨一起欣賞!炳哈,玩弄女人的“海盜”竟然也會被女人欺負,真是報應啊!

“她會有什麼急事?更何況,就算有急事也應該讓我陪她去啊!”浩磊還是坐立難安。紫弦的生活圈最單純了,沒有道理在這時突然出門啊!

他努力回想跟紫弦的通話內容──她說老家有點事要立刻回去……不對!

他突然大吼。“不對!不對不對!她哪兒來的老家?她明明說過扶養她長大的外公、外婆都已經過世,母親更是早就去世了啊!”

紫弦在說謊嗎?不,浩磊不認為她是故意說謊的,她向來就不是個會撒謊的人。那,難道她有什麼難言之隱,所以不得不隨便找個藉口搪塞嗎?可是,會是什麼難言之隱呢?她是不是遇到什麼麻煩了?唉,他一顆心七上八下的,壓根兒無法平靜,滿腦子都在擔心紫弦的安全。

他越想越急,忍不住抱怨:“真是的!不管要去哪裡,她也應該叫我陪她啊!居然只打了一通電話,然後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唉,她到底有沒有良心啊?不知道我會擔心嗎?”

瞪著桌上的老舊電話,浩磊更心急了。“電話?可惡!我根本沒有可以聯絡她的電話!她身上沒有手機……唉,我要怎麼找她?”

褚凱傑在一旁邊聽著,邊忍不住竊笑。一開始是偷偷地笑,後來卻越笑越大聲。

聽到笑聲,歐陽浩磊霎時惱羞成怒。“Shit!你還笑?你這死小子還笑得出來?皮癢欠揍!找死啊?”

“哈哈哈……嘿,兄弟,你別打我!”凱傑邊忍笑,邊解釋。“不是我幸災樂禍,喜歡在你煩惱時落井下石,只是小弟我實在是忍不住啊!這一切好象都反了,以前都是你讓女人追著跑,她們打電話找不到你,殺去你常去的地方也逮不到你,個個都氣得七竅生煙的。每次你說會再打電話聯絡啦之類的話,其實壓根兒都是騙她們的,她們要是乖乖在家等候你啊,就算是等到頭髮都白了,也不會看見個鬼影子的!所以嘍,這……這情況還真是『有趣』耶!真是想不到,大哥你也會有追著女人跑的一天啊!”

炳哈哈,真是報應啊!惡有惡報!凱傑暗笑到快得內傷了。

懊死的!歐陽浩磊的臉色更加鐵青,很想狠狠地扭斷褚凱傑的脖子,不過仔細一想,這混帳說的雖然是風涼話,但……唉,還真是有幾分道理。

太悲哀了,縱橫情場的他怎麼會有這麼悲慘的一天啊?是啦,以前他要跟女人SayGoodbye時,的確是會講一些很沒誠意的場面話,像是什麼“回家乖乖等我,我一定會去找妳!”,或是“乖,我現在很忙,待會兒一定給妳電話!”哈!慢慢等吧!他忙著開拓新的領域、新的疆土都來不及了,哪有空去拜訪“舊愛”啊!

浩磊的臉慢慢脹紅了,作夢也想不到自己竟會有這麼落魄的一天,不僅等不到女人的電話,就算直接殺到她家來也找不到人,只能像個棄婦般縮在牆角碎碎念。嗚嗚~~反了反了!一切都反了,他好想哭啊!

說來說去都是紫弦這個可惡小東西惹的禍!不過他現在只想知道──她到底在哪裡?安不安全?有沒有什麼麻煩?為何不讓他陪伴?會不會有人欺負她?

唉,他好擔心,也好想她,真的好想她……

一週後

晚上七點,一艘豪華郵輪從香港啟航,慢慢航向南中國海,展開為期兩週的海洋之旅。

這艘郵輪名為“瑪麗皇后號”,設備奢華氣派,隸屬於全球最大的航運集團──“歐陽海運”。

“歐陽海運”擁有三十多艘豪華郵輪,還有六艘全世界僅有的巨星級郵輪。這六艘巨星級郵輪不對外開放,也不售票供一般民眾登船,只開放給歐洲皇室或政商名流等私人租賃,讓他們租下後,可以好好地舉行海上的豪華派對。

這艘“瑪麗皇后號”雖然不屬於巨星級郵輪,但豪華氣派的程度已令人咋舌,更讓富商名流趨之若騖。

除了豪門,紅遍國際的天王巨星也很喜歡在郵輪上開生日宴會,或是舉行結婚派對。對上流社會人士而言,可以在票價昂貴的“瑪麗皇后號”上舉行私人派對,是非常風光的一件事,因為這能彰顯出工人的身分與地位。

晚上七點登船後,整艘郵輪便陷入一陣喧囂中。剛登船的旅客快樂地大聲喧譁,在露天游泳池和俱樂部裡喝酒談天。名媛貴婦在SPA區讓專人呵護全身肌膚,享受女王般的待遇;孩童們則有專人照顧,在兒童遊樂區歡笑嬉鬧,玩得樂不思蜀。

一片笑聲中,歐陽浩磊神情冷峻地穿越充滿異國情調的交誼廳,那張臭臉跟船上的歡樂氣氛非常不協調。

“總裁。”懂得看臉色的男秘書小心翼翼地開口。“非常抱歉,因為突然接獲您要登船的指示,所以香港的陸上廚房來不及準備您需要的物品,Beluga魚子醬的數量可能不夠,還有……Debauve的巧克力可能也……”他說得戰戰兢兢的,深怕總裁發怒,每次總裁要上郵輪前,都會派人準備他喜歡的食物,包括上等的俄羅斯魚子醬,還有遠從巴黎空運來的手工巧克力。總裁嘴刁得很,指明要吃這兩個頂級品牌的東西。

其實平常總裁要登上郵輪前,都會事先通知的。但這回居然突然出現在香港,並直接登上“瑪麗皇后號”,此舉真是嚇壞了他,尤其看到總裁陰沈的臉色後,他就更慌了。

“無所謂。”浩磊冷冷地揮手。“我想自己隨便走走,你別跟著我,去忙吧。”他心煩得要命,懶得理會任何人,也沒心思去計較吃進嘴巴的是什麼東西。

“是!”男秘書如獲特赦,連忙退下。

浩磊走到甲板上,帶著鹹味的海風迎面襲來,非但沒能讓他冷靜一點兒,反而令他更加煩躁,百看不膩的海洋美景在他眼底也成了垃圾,了無趣味。

唉,煩煩煩!煩死了!

他氣悶地點菸,瞪著翻騰的海水,不敢相信自己的命運!他,最受女人歡迎的歐陽浩磊,風流俊俏、戰績彪炳的情場斑手,居然慘遭滑鐵盧!

他、被、女、人、拋、棄、了!

“可惡!”恨恨地吐出菸圈。一直到現在,他還是不敢相信自己也會有這麼悲慘的下場,他更不明白到底是哪裡出了錯?紫弦居然就這樣消失了,銷聲匿跡、無影無蹤,任他發狂地搜尋也找不到她。

紫弦說要再打電話給他,但,從那晚之後,整整七天,她居然只在前天晚上給過他一通電話!

當時的他已經找她找得快發瘋了,他聯絡上褚凱傑、雷鼎中、嶽羿陽、韓維介等目前人在台灣的死黨,結合大夥兒在黑白兩道的勢力,全面展開大規模的搜尋,就算翻遍整個台灣也在所不惜!

甚至連在日本的神崎慎吾,他也沒放過,要他一起運用關係幫忙找人。

以他們的驚人勢力,就算是一隻蚊子也會被他們揪出來的!但,沒有!鱉異的是,任他們用盡手段,還是找不到紫弦,她就像煙霧般消失在空氣中了!

浩磊已經向警方報案了,雖然他知道紫弦的生活圈很單純,不可能會扯入什麼黑道糾紛,被人綁架,可她也不該如此離奇地失蹤啊!她人究竟在哪裡?

回想前天晚上那一通電話,他心底更是有氣!

手機響起時是晚上九點,他人在淡水的別墅。當時的他因為連續失眠了好幾天而累得趴在桌上睡著,鈴聲一響他就緊張地驚醒過來,因為他曾經交代過死黨,只要一有紫弦的消息,不管是不是三更半夜都要立刻通知他。

“喂?是不是有紫弦的消息了?”

『浩磊……』

“紫弦?!是妳!”他跳起來,高大的身軀猛地撞上書架,痛得他眼冒金星,他忍痛緊抓著電話問:“妳現在人在哪裡?”太好了!終於讓他聽到紫弦的聲音,他這顆心總算可以稍稍放鬆,天曉得他都快急死了!

『浩磊,對不起。』紫弦的聲音充滿歉疚。『我知道你一定找我找得很急,抱歉,這幾天我一直找不到機會打電話給你,是我的錯。』

“別說這些了,紫弦,妳現在到底在哪裡?快告訴我地址,我去接妳!妳有沒有危險?有沒有受傷?妳是不是被綁架了?”他一口氣丟出好多問題。他整天都在擔心著紫弦是不是被綁架了?是不是受傷躺在某處等他去救援?

『沒有。浩磊,我很好。相信我,我這裡真的沒有任何問題。』紫弦語氣肯定。

“那妳現在究竟在哪裡?為什麼還不回台灣?妳說出地點,我馬上過去!”他巴不得早一分鐘衝到她身邊!唯有親眼看到她平安無恙,他才能放心。

『我……』紫弦沉默了幾秒後,才為難地回答:『對不起,浩磊,我現在……我沒有辦法在電話裡向你說明自己目前的狀況。但,你放心,我很好,真的沒事,再過幾天我就會回去了,屆時我一定會向你解釋清楚的。』

“什麼?!”浩磊一聽更急了。“為何電話裡說不清楚?紫弦,妳真的沒事嗎?”

他還想追問,紫弦卻有些急促地道:『抱歉,我不方便再說了,等我回去後再談,再見!』

“紫弦?!紫弦──”浩磊緊抓話機。該死!她居然收線了?!她還沒說明自己在哪裡,就這樣收線了?她是要整死他嗎?她不知道他有多心急嗎?

砰!長腿憤怒地踹著甲板上的欄杆,此刻的浩磊火爆得像一顆炸彈。紫弦到底在搞什麼?為什麼講話吞吞吐吐、神秘兮兮的?還有,她人究竟在何方?為什麼不說清楚?

浩磊可以肯定,紫弦絕對不在台灣!因為若是在台灣,早就被他佈下的廣大搜尋網找出來了。那麼,她在哪裡?

包該死的是,她居然只給了他一通電話!七天,整整消失了七天的她,竟只給他一通簡短匆促的電話?!

Shit!他真是氣到快冒煙了,巴不得跳到海里好好地消消火!

他不明白紫弦到底在搞什麼?生活圈那麼單純的她居然會離奇失蹤?可他更不明白的是──自己為何會這麼焦慮、這麼緊張?

自從紫弦失蹤後,他幾乎沒有好好地睡過一覺,他總是在半夜驚醒,緊張兮兮地檢查手機有沒有未接來電?因為他怕紫弦曾打電話向他求援,他卻漏接;他更怕的是,她已經出事了!

對於女人,他從來不需花費太多心思的。他總是把時間用在玩樂、旅行、美食這些愉快的事物上。女人對他而言根本是簡單到不構成問題的,他壓根兒不需思考,只要一個誘惑的眼神就可以拐到任何一個女人了!

而今,他居然為了曲紫弦而悶悶不樂,為了她而撇下船艙裡環肥燕瘦的鶯鶯燕燕,獨自在這兒抽菸、生悶氣!

就為了曲紫弦這麼一個女人!為了一個看起來很古怪,卻有辦法讓他牽腸掛肚、患得患失的女人!

浩磊不明白自己究竟是何時開始這麼喜歡她的?他只知道,當他接到她打來說要遠行的電話時,他就開始手足無措,好象有一個重要的東西就要被奪走似的。

當她連續七天都不見人影時,他急得坐立難安、食不下咽。就算累到睡著了,也會一直作惡夢,渾渾噩噩地在半夜驚醒過來,深怕紫弦會打電話來求救。

唉,他怎麼會變成這樣?他以前的風流瀟灑呢?以前的放蕩不羈呢?

只有女人想死命抓住他的分,他怎麼會為了一個女人搞得這麼慘?怎麼會像個傻瓜似地苦等她的電話,還仔細地一遍遍回想她的通話內容,確定她人是平安的,沒有遭到挾持,也沒有受到威脅,然後不斷地苦思她究竟在哪一個國家?

“媽的!我怎麼會變成這樣?不過是一個女人啊!不準再想她了、不準!她才沒有那麼重要!沒有……”

狠狠地命令自己忘掉那個可惡的曲紫弦,但,他的劍眉卻越鎖越緊,煙也一根接著一根地抽。

濃濃的菸圈吐向天際,他知道──自己真的完了,他狠狠地栽在她手上了!

翌日中午,秘書看到浩磊在獨立的海景套房用完午餐。主子今天的臉色好象還可以,沒有昨天那麼陰沉了。鼓起勇氣,秘書向他報告乘客的資料。

瞭解乘客資料是浩磊搭乘自己郵輪時的固定習慣,他名下有三十幾艘豪華郵輪,往來於全球海域。包括北極、阿拉斯加、印度洋、南美洲、東南亞、地中海、加勒比海、愛琴海等,都有航線。

身為集團總裁的他熱愛海洋冒險,他會看心情搭乘不同的郵輪,一方面工作兼度假,另一方面,他也喜歡藉著搭乘的機會來親近乘客,瞭解乘客的需求,獲知需要改善的地方。

也許是這份用心和對大海的熱愛,“歐陽海運”的業績才能蒸蒸日上,不過幾年的功夫,已經躍居為全球郵輪觀光業的龍頭了。就連歐洲皇室要替女皇慶生時,也喜歡在歐陽底下的巨星級郵輪上舉行皇家派對,盡覽大海風光。

秘書拿著文件,盡職地報告。

“這一次的乘客中,比較特別的有來自西班牙的皇族子弟,他們包下一整層豪華海景套房,當成畢業旅行。另外,還有來自美國的石油大亨帶著全家族做家族旅行;此外,日本的汽車大亨也招待旗下的高級主管登上郵輪度假。”

秘書更謹慎地說:“另外,還有一位很重要的客人──香港首富藺老爺子也在船上。因為明天就是藺老爺的八十大壽,所以他的晚輩們特地包下最豪華的『琥珀廳』,為他舉行生日派對。第三代接班人藺子誠親自送了邀請函過來,邀請總裁撥冗參加生日宴會。”

秘書送上燙金的邀請函。

浩磊打開邀請函。說起這個藺老爺子,還真是一代傳奇。他是香港首富,家世顯赫,是典型的成功商人,手腕高明圓融,和兩岸三地的領導人都有特殊的交情,很多政府官員都要看老爺子的臉色辦事。

藺老爺早年喪妻,只有一名獨生子,可惜早已謝世,兒媳婦好象也在多年前就離異改嫁了。幸好兒媳婦給他生下了三個孫子和一個女兒,第三代算是枝葉茂盛,可以好好地壯大藺氏家族。

藺老爺年事已高,早就退休,集團的決策全移轉到長孫手裡,老人家目前安心地在頤養天年。

秘書進一步解釋。“壽宴是在明天晚上,於『琥珀廳』盛大舉行。另外,明天下午還有暖壽宴,是採取自助下午茶的方式,在露天陽台進行,子誠少爺也希望你能參加。”

“OK!回函說我一定參加。”浩磊吩咐著。“先替我準備一份豐厚的賀禮送過去,另外,交代廚房,明天的宴席由雷耶夫掌廚,老爺子喜歡法國菜。酒的搭配也要特別注意,你親自去廚房一一確認。”雷耶夫可是浩磊由巴黎最高級的餐廳,重金挖角禮聘到船上來的,手藝驚人且很有創意。

“是的!”秘書忙不迭地記下重點。

合上邀請函後,歐陽浩磊命令自己──找點事情做吧!他最好親自到每個貴客房裡去拜訪,一一向他們致意。他得讓自己很忙很忙才行,要是整天悶在這裡等待紫弦的電話,他會發瘋的!

唉,他還是不懂,自己怎麼會搞到這麼狼狽?

不過是一個女人。

只是一個女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