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一進入“樓氏集團”新加坡分部的大樓,雨娉便覺得四面八方紛紛投來好奇及臆測的眼光。

一方面,是因為她穿得實在太性感,這件剪裁大方的小洋裝套在她的身上竟意外地合身,簡直像是為她量身訂作的。

男人們貪婪地注視她,由雪白嫵媚的容顏、婀娜多姿的身段、直到及膝裙下那一雙毫無瑕疵的修長美腿,無一放過。

而女人的眼光中,除了嫉妒,還加入不屑和敵意。全公司上下都聽到那個傳聞了──齊雨娉是總裁的情婦,已經搬入豪華別墅中,成為總裁的禁臠。

雨娉挺直腰桿,面無表情地往前走。她很清楚樓御風要她穿這樣來公司的目的──他想羞辱她,讓她承受眾人曖昧、指指點點的眼光!

無所謂了。在心底悲哀地冷笑著,她知道自己會挺過去的,也必須挺過去。因為,她相信往後,那惡棍還會以更殘忍的手段來打擊她。

她什麼都不能做,不能發怒、不能逃走,她只能選擇封閉心湖來保護自己。

很悲哀、很消極,但,除此之外,她又能怎麼樣?

在秘書的帶領下,飽受眾人異樣眼光的雨娉終於來到總裁室門口。

女秘書詭異地看著齊雨娉。“請進去吧,齊小姐。”

只要是女人,沒有不迷戀樓御風英挺出眾的外貌。不過女秘書很努力地控制自己不要對總裁存有太多幻想。因為,她一來上班就聽說了:歷屆女秘書中,只要有人對總裁呆呆地流口水而不做事,當天就會被無情地開除。

雖然總裁的情婦很多,但他從來沒有允許任何一個女人到公司來找他。因此,女秘書非常好奇齊雨娉的長相,想要知道她到底是什麼天仙美女?有什麼能耐?

近距離注視下,女秘書發現自己就算以最嚴苛的標準,也找不出齊雨娉外貌上的任何缺點。

平心而論,她真是個精緻無比的女人!不但身材姣好,五宮更是貌美出色。而且,她的臉上分明沒有化妝,卻在雪白中自然地透出一抹淡淡的暈紅。這麼細膩無瑕的肌膚,不但男人看了會目下轉睛,就算同為女人也要讚歎三分。

心緒紛亂的雨娉沒有意識到女秘書的目光,深吸一口氣後,她打開門,進入總裁室。

樓御風坐在沙發椅上,嘴角噙著陰冷的笑意。

雨娉不看他的臉,以最平靜的語氣道:“這是你需要的文件。”她不會再生氣或發怒了,因為她很清楚,她愈是大受打擊,這惡棍就愈得意。

樓御風不說話,以犀利而火熱的視線慢慢地瀏覽她全身上下。衣服是他命令助理去附近的精品店購買的,他事先沒有看過,然而,他不得不承認,眼前的齊雨娉,讓他很意外。不,坦白地說,應該是──驚豔!

而且是大大的驚豔!

從見到她的第一眼開始,他就知道她是個標準的美人兒。但以往的她大多打扮樸素且保守,他沒有想到,這件衣服穿在她身上,竟會造成這麼驚人的效果。

懊死地性感、該死地撩人、更該死的是……他發現自己喉頭竟一陣乾澀,他渴望她!

長髮披肩的她雖然脂粉未施,但如瀑的黑髮映襯著她霧濛濛的水眸,讓她在美豔中帶了股靈氣。雪白細膩的肌膚是上帝的傑作,身段更是凹凸有致……火熱的目光移到她的腿,他向來最注重女人的腿,一定要修長且毫無瑕疵。

無可否認地,齊雨娉的美腿是萬中選一,他根本無法移開目光!

雨娉在他大膽而直接的注視下,感到全身發燙且很不自在。“文件已經送來了,我……我可以回別墅了嗎?”

樓御風漾開難測的笑容,大手一伸,便把站在一旁的雨娉直接拉到他懷裡。

“啊……”雨娉低喊。她從沒穿過這麼高的高跟鞋,所以,當他拉住她時,身體失去平衡的她,整個人便完全栽入他懷中,他還惡意地以雙膝緊鎖住她的下半身,兩人之間形成非常曖昧的姿態。

“不要這樣,這裡是辦公室……”她又羞又難堪。

樓御風狂狷地大笑。“齊小姐,你似乎忘了自己的身份?你,是我花錢買下來的情婦,只要我想,不管在哪裡,你都必須配合我,明白嗎?”

雨娉更覺難堪地咬住下唇。這人真是惡鬼!真是無心無肺!在他體內流動的,絕對不是溫熱的血液,而是冰塊!

她的羞窘似乎更助長了他的興致,發燙的大手撫模她的臉蛋,而後慢慢地遊移到她性感的粉頸、鎖骨、香肩……

“不!請你住手……”雨娉不安地扭動身軀。好奇怪,他的指尖一定帶著奇異的魔法,她該是厭惡他的碰觸才對啊!但,被他大手撩撥之處,竟都無法控制地一直髮燙、發燙……她的心甚至狂跳到令她難以負荷。

雖然她以前跟遊育銓交往過,不過在這一方面她很保守,遊育銓只吻過她,她從不讓他觸模自己的身體。

所以,此刻的雨娉好慌亂,她從沒遇過這種事,她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她更害怕自己的身子為什麼會……一直酥軟?

哦!她好恨自己的沒用。

樓御風眼瞳跳躍著激情火焰,他直勾勾地瞅著她。“別動,你是在挑逗我嗎?希望我快一點?”

他硬把她的手抓到自己的雙腿之間,讓她明白他的已勃發。

轟──

腦門一炸,雨娉這下更是羞到手足無措。她慌亂地抽回自己的手,眼睛都不知道要看哪裡了。怎麼辦?她現在到底要怎麼辦?

她還沒想好逃月兌對策,飢渴的惡魔卻已展開了行動。

他以最快的速度拉下她背後的拉鍊,扔開蕾絲,將整個男性臉龐深深埋入她的乳峰之間。

“啊……”雨娉羞得大叫,但一想起門外還有秘書在,又馬上命令自己絕對不能發出聲音。

老天爺!這惡棍到底想做什麼?他都不怕有人闖入嗎?她羞到快昏倒了。

他的辣舌在她粉女敕的乳蕾上彈出最放浪的節奏,雙手更是又搓又捧,把她原本就豐滿的凝乳到更加飽滿,也更加誘人。

“嗯、啊……”雨娉完全暈了、醉了!她根本無法抗拒他的大手,更無力─z視這麼煽情的。

她的身體好燙,簡直像是煮沸的開水。當他將她的乳蕾完全含住並深深吸吮時,更難以想像的強烈歡愉頓時在她體內爆開。

她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女人?樓御風著魔似地一再舌忝吻她赤果的上半身。只要一碰到她,他就會像個血氣方剛的小毛頭一樣衝動,巴不得當場佔有她,更想把她綁在床上,徹底地和她翻雲覆雨,連續三天三夜下讓她下床。

他喜歡她身體的每一寸,他更喜歡聽她那壓抑卻羞澀的嬌吟。從來沒有任何一個女人單是用聲音就可以讓他得到快感,更糟糕的是,一整個上午,他都無法專心辦公,一心一意只期待著她的出現!

如果他真的恨這個女人,他應該以最殘酷而粗暴的方式佔有她,而不是迷戀她的輕喘、迷戀她的體溫,不該溫柔地她……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想要這個女人,當然也會佔有她,但,該死的!地點又不對,他不希望草率地在辦公室內要了她。

這種心情,就像上一回在轎車後座一樣,他知道自己根本無須在意齊雨娉的感受,反正他買下她就是要羞辱她。但,天殺的!他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一條神經不對勁了?他竟……竟不忍以這麼粗率的方式對待她!

煩死了!他是中邪了嗎?

他胯下的更加堅挺,如果再吻下去,他可能會變成一頭徹徹底底的野獸。他驚人的爆發力也可能讓她嬌喊到全大樓的員工都聽得一清二楚。

但,他發現自己居然不想那樣……不想讓任何人窺見她一絲絲的美。她的羞澀、她的性感、她的輕喘嬌吟……只有他一人可以擁有、可以窺見!

趁著自己還存有最後一絲理智,他用力放開她,迅速起身走到落地窗前。

他努力地調勻粗嗄的喘息,不敢再回頭看她。

雨娉不知道他為什麼終於肯放過她了,但,恢復理智後,她也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好衣衫。

好丟臉!她顫抖著手拉上衣服的拉鍊。老天!她真不敢相信這麼放蕩無恥的女人竟是自己!苞上次在汽車後座一樣,她竟無恥地渴望他的吻、他發燙的大手……如果不是他放開她,接下來,她真的不敢想像會發生什麼事?

確定齊雨娉已經穿好衣服後,樓御風終於轉過身看著她,闃黑的眼底還燃燒著熊熊火焰,那是一時間無法撲滅的慾火,以及──怒火!

他氣憤自己居然這麼在意這個女人的感受。他不想讓她尷尬、不想在翻雲覆雨之際有人闖進來而令她羞窘;他更氣憤自己竟然一整個上午都像傻瓜一樣,期待著她快點出現。

不可以!他狠狠地勒令自己──樓御風!你要牢牢記住,她是蕭心涵的女兒,更是你花錢買下的情婦、玩具,更是復仇的工具!玩膩了,就該成當垃圾一樣地扔出去。

他不準自己越來越在意她。上午跟主管開會時,他竟破天荒地心不在焉,滿腦子都在想著──她在別墅裡做什麼?

當他開始幻想她剛睡醒時那副杏眼迷濛的嬌美模樣時,他詫異地發現與會的主管全驚愕地看著他。因為,他完全沒有在看幻燈片,也沒有聽進主講者報告的業績成長,反而像個白疑似地神遊幻境。

當下,他又氣又怒。他是“樓氏集團”的總裁,任何一個決策都影響著集團未來的發展,從來沒有任何一個女人可以讓他耽誤正事,更該死的是──那女人竟是齊雨娉,蕭心涵的女兒!

他非常厭惡自己,所以,他才要秘書去買件暴露的衣服,命令齊雨娉帶著一份根本不重要的文件來公司。他要羞辱她,讓她承受眾人的指指點點。

只不過,他發現自己大錯特錯!齊雨娉一出現,他整個目光就像被強力磁石吸過去般,她令他紛亂的心情更加複雜且……飢渴!

而且,一想到她這份嬌美的模樣竟讓全公司上下的男員工都看見了,他更是氣得火冒三丈,巴不得手下們突然全部集體失明,眼睛都瞎了。

唉!天殺的他到底在搞什麼?

雨娉不明白樓御風複雜的心理轉折,她不安地看著他,他……好像很生氣?

原本就剛毅深邃的五官籠罩著不知名的氣焰,銳眸又燙又犀利,彷佛要把她整個人燒出一個洞來。她不安地想著,自己做錯了什麼事嗎?

“我……”她僵硬地開口。“我可以走了吧?”再不走,她好怕他又會像頭惡狼般撲過來,把她壓在沙發上。她更怕……怕自己的反應。

樓御風一臉沈晦地瞪著她,還沒開口,門外卻傳來秘書法怯的聲音。“總裁……‘鍾氏集團’的經理來了。”

鍾凱琳?樓御風這才想起,他似乎跟鍾經理約好今天中午一起吃個午餐,順便談談兩大財團的合作計劃。畢竟,“鍾氏集團”財大勢大,能跟他們合作,對雙方絕對都是互惠的。

而鍾凱琳正是“鍾氏集團”總裁的獨生女,已經開始接手集團運作。只要能說服她,絕對可以讓她簽下合約。

但,見鬼的!齊雨娉一出現,他就把任何重要的公務都忘得一乾二淨了!

他冷硬地出聲。“請鍾經理進來。”

齊雨娉不安地問著。“我……是不是該先走了?”她一直想走啊,為何這惡棍不肯放人呢?

“你先坐著。”詭異的笑容揚起,他體內的魔性又開始騷動了。他不會忘記她是蕭心涵的女兒,更不會忘記自己買下她就是為了要羞辱她。

呵……好戲上場了!

門一開,一陣迷人的YSL香水味撲鼻而來。穿著昂貴的名牌套裝,外型豔麗的鐘凱琳一臉期待地踩著高跟鞋走入。

“御風!”她親匿地喊著,並主動上前給他一個大擁抱。“好久不見了!你真壞,我們畢竟是哈佛的老同學耶,你來新加坡都不找人家吃個飯。”

如果是以前,樓御風可能會巧妙地閃掉這個擁抱,因為他對鍾凱琳沒興趣,更不喜歡把公事跟私事混在一起。

不過,現在……

“這不就請你來吃個飯了嗎?凱琳,我也很想你啊!”他親熱地給投懷送抱的鐘凱琳一個頰吻,逗得她格格嬌笑。

雨娉站在一旁沈默地看著,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她很清楚,樓御風是故意要她看見這一幕的,反正,他就是不願給她好日子過。

鍾凱琳充滿敵意地瞪著齊雨娉,嬌滴滴地問道:“御風,這位小姐是誰啊?”如果她沒猜錯,這個女人應該就是樓御風的現任情婦。

“別理她,她不重要!”邪惡的笑容擴大,他更加親匿地摟著鍾凱琳的腰肢。“走吧,我們一起去吃飯!能跟你這麼出色又家世一流的美女共餐,真是我樓某人最大的榮幸。”

“呵呵,你好討厭喔!”鍾凱琳整個人心花怒放。之前她主動勾引過樓御風好幾次,奈何他總是一副不動如山的模樣。雖然她不明白今天的他為何態度丕變?但,她一定要好好地把握住這個機會,釣上心目中垂涎已久的王子!

鍾凱琳緊挽御風的手,示威般地瞥著齊雨娉。“御風,那這位小姐不跟我們一起去吃飯嗎?”

她是故意問的,一想到她是樓御風包養的情婦,她就嫉妒得怒火中燒。但,既然樓御風說她不重要,哼,那她當然要竭盡所能地羞辱這個女人,教她知難而退。

鍾凱琳相信,只要除掉這個美得礙眼的女人後,那麼假以時日,她就可以當上“樓氏集團”女主人的寶座,完全獨佔這個優秀出眾的男人!

樓御風眼光冰冷,不帶任何感情地下令。“你回去吧!”輕率的神情像是在驅趕一隻小狽。

雨娉面無表情地站起來,木然地往外走。她知道他是故意在鍾凱琳璽剛給她難堪、讓她難受。但,令她痛苦的是,看著他親匿地摟著另一個女人的腰,她的心絃竟一陣陣地緊縮。

這是什麼感覺?難道她偷偷對這惡魔動了情?不!不會的!皺絕不允許自己這麼沒用!

如遊魂般地走向門口,突然,眼前的門板毫無預警地在她面當剛打開,女秘書端著兩杯咖啡進來,雨娉閃避不及──

“啊──”叫喊中,兩個女人撞成一團,秘書手上的咖啡也完全潑向齊雨娉的身體。

好熱、好痛!雨娉痛苦地蹲在地上,以雙手緊緊護住被灼傷的部位。雖然咖啡是半溫狀態,但熱度還是燙得她全身發痛。

“你在做什麼?”樓御風旋風似地撲過來,石破天驚地厲吼著。“你這笨蛋!你不會先敲門嗎?”

邊怒吼,他邊心急地抱起雨娉,急促問道:“你還好嗎?很痛嗎?”該死!懊死!兩杯咖啡居然就這樣潑到她身上,看見她痛苦的表情,他整顯心也無法控制地跟著發痛。

“我……對不起!”女秘書嚇壞了,她從沒見過主子這麼狂怒駭人的神情,她完了!

丙然,她聽到最可怕的宣告──

“你馬上給我滾!立刻去會計室結算薪水,我再也不要看到你這個笨蛋!”樓御風怒火狂飆。如果她不是女人,他早就把她揍到滿地找牙了。

“嗚嗚……”女秘書害怕地哭出來。“總裁,對不起!我知道我錯了,請你不要開除我!請再給我一次機會……”她捨不得這份工作,這兒不但待遇優渥,又可以接近女人愛慕的樓氏總裁,嗚……她死也不想被開除啊!

御風狠狠地斥喝。“你還不快滾?再讓我聽到你的聲音,我會讓你在全新加坡、甚至全世界都找不到下一份工作!”

女秘書嚇得捂住嘴巴。好可怕!她知道總裁是說真的,如果真的惹毛他,以樓氏的影響力,她就算逃到鳥不生蛋的蠻荒小島,也沒人敢錄用她的。

不敢再哭叫,秘書很識相地迅速收拾東西,連滾帶爬地逃到會計室去。

褸御風抱起雨娉,快如閃電地衝入自己專用的休息室。

他的辦公室後方有一間設備完善的休息室,包含睡房及盥洗室,方便他午休或是工作疲倦時小憩一下。

狂衝入浴室內,他把雨娉放在花崗岩浴白內,拿起水龍頭,把冷水開到最大,以強勁的水柱衝擊她的身體。

燙傷最重要的處理原則就是──“衝、月兌、泡、蓋、送”!要先在強力冷水下衝個至少二十分鐘,這二十分鐘非常重要,如此一來才能降低皮膚表面的溫度,以及灼傷對肌膚的損害。

接下來,必須在水中小心地剪開患者的衣服。

樓御風找來剪刀,小心翼翼地剪開衣服上方,幸好雨娉被咖啡潑到的部分只侷限在上半身。

但,他一動剪刀,雨娉便緊張地說:“我……我的衣服不能剪!我沒有可以更換的衣物。”

“笨蛋!”樓御風怒吼著。“現在最重要的是你的傷勢,你還管有沒有衣服可以更換?”

如果他此刻看看鏡中的自己,一定會被自己焦急和擔憂的模樣所嚇壞。他對齊雨娉真的只有恨嗎?

看著御風嚴肅的臉孔,雨娉不敢再說話。雖然很害羞,但她還是讓他剪開她的衣服。他的動作好輕柔,力道非常非常小心,怕的就是在撕開衣服的同時,也把她被灼傷的表皮肌膚給一併扯落,造成二度傷害,影響接下來的治療。

好不容易,滿頭大汗的御風終於在最輕柔,且完全沒有傷及她表皮肌膚的情況下把衣服剪開了。接下來,他讓她浸泡在冷水中,並迅速地找來乾淨的紗布,覆蓋住她受傷的部位,月兌下自己的西裝外套裹在雨娉溼漉漉的身體上。

他要將她緊急送醫!

推開休息室,一臉呆滯的鐘凱琳還站在外頭。“御風?你……你不是要跟人家共進午餐嗎?”

她嚇傻了,她從沒見過向來冷傲鎮定的“尊王”樓御風出現這麼慌亂焦急的神情。鍾凱琳心底很不安,這女人真的只是他包養的情婦嗎?女人的直覺告訴她──沒這麼簡單!

至少,她從沒見過樓御風用這麼專注而緊張的眼神看過任何一個女人。

“你怎麼還在這裡?”樓御風不耐地掃了她一眼,早就把跟“鍾氏集團”的合作計劃給拋到九霄雲外去。此刻他的眼底只有雨娉,心底也只記掛著她的傷。

“你回去吧!”懶得再看鐘凱琳一眼,樓御風又以最快的速度抱著雨娉衝入電梯。快快快!他只恨自己不能長出翅膀來,他一定要早一分、早一秒把雨娉送到醫院去!

“御風?御風?”鍾凱琳氣得直跺腳。太過分了!從來沒有任何男人敢這麼漠視她,她甚至覺得自己被利用了!樓御風叫她來這裡,根本不是要談什麼合作計劃,他只是要利用她來刺激他的小情婦。

可恨啊!她氣得直咬牙。那個叫齊雨娉的女人到底有什麼了不起?她一受傷,素來鎮定的樓御風竟然慌到臉色丕變?

“氣死我了!”狂踩著高跟鞋,鍾凱琳帶著一肚子的怒火離開總裁室。

進入電梯後,被他抱在懷中的雨娉悄悄看著一臉焦急的御風。她被燙傷的肌膚很痛,但,看到他這麼掛慮她的傷勢,她的心,竟莫名地安定了下來。

自從遇到樓御風後,他對她只有冷嘲熱諷、只有報復。但,此刻的他動作好溫柔,溫柔到她多麼希望時光能永遠停留在這一刻,就算灼傷的部位好不了,她也不在乎。

御風……他是在關心她嗎?

是嗎?

寒透的心湖彷佛有一絲絲暖流悄悄滲入,但,雨娉努力告誡自己不許想太多。

輕輕地閉上眼睛,她將小臉偎入堅實的胸膛中,汲取他的氣息、他冷峻外表下的溫柔。

她,會永遠記住這一刻!

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