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櫻谷山莊是一座純日式的古老旅館,典雅而氣派,庭園造景非常清幽雅緻。

晴子一路狂衝過來,到了大門口,人卻卻步了。

害怕什麼呢?她也不知道……她知道只要走入這扇大門,自己應該就可以得到許多答案,樓浩風一定跟她的過去有關,否則,當自己看到他的名字時,不會有那麼失控的反應。

但,就像是離家已久的遊子,她卻感到近鄉情怯。她不確定自己會從樓浩風口中聽到什麼?

他所說出的答案會是她期待聽見的嗎?會不會……會不會他帶來的訊息更加令她失望,或是殘忍?

萬千複雜的情愫困住了她的腳步……

她不知自己呆站在山莊的大門口前有多久,直到她看見一個男人從裡面出來,並筆直地走向她。

隨著他的接近,晴子也清楚地看到他的面孔,一股奇異的暈眩感又包圍了她……她好像又回到了那個夢裡,此刻明明是白天,但她的周遭卻籠罩著一層黑霧……

男人穿破黑霧而來,尖銳的感覺也直達她充滿疑問的心房,是他嗎?他就是她夜夜夢到的男人嗎?

晴子眨眨眼,滾燙的淚霧襲上眼眶。她不知自己為何感到悲傷?但,那男人越接近她,夢中那股血腥味也更加清晰……

為什麼?為何這個男人會帶給她如此震撼卻又揪心的感受?

他紫羅蘭色的瞳孔也令她的呼吸為之揪緊,她終於明白自己為何會畫出那種紫色,原來,天底下真的存在如此絕美的紫!

樓浩風知道徐紫懿一定會來找她,所以他坐在會客室裡等待,但,透過會客室的玻璃,他看到她站在門口發呆。

她害怕嗎?也對!他在心底殘佞地告訴自己:面對他,她是應該感到害怕和愧疚!

他緩緩地踏出步伐,像是野獸鎖住看上的獵物,每走向前一步,他心底的恨意也更深、更烈。

她竟還敢來見他?但他隨即在心中冷笑……樓浩風,你還看不清這女人的真面目嗎?沒有任何事情是她做不出來的,最毒的蛇蠍也比不上她萬分之一的歹毒。

他恨她的一切!恨她對他做過的事,他更恨她可以以一副迷惘卻無辜的表情看著他,彷彿四年前的事根本不曾發生過。

徐紫懿!一個天底下最陰狠而可怕的女人,裝柔弱、扮無辜都是她的拿手好戲。

兩人面對面相望著,誰都沒有開口,晴子眼底的迷惑更深。這張臉孔,陽剛而霸氣的線條她似乎並不陌生,她在哪裡見過……

而凝聚在樓浩風臉上的,則是逐漸加重的怒氣和永遠揮之不去的恨意。他恨這個女人,恨入骨髓!

終於,他先開口了,語調裡的冰霜足以令赤道融化。

“你很大膽,敢一個人來,廖冠誠呢?”

“廖冠誠?”他用的是中文,晴子也很自然地以中文回答。“他是誰?我……該認識他嗎?”

聞言,一股怒焰更在樓浩風眼底狂噴,他仰頭大笑著。“哈哈哈!徐紫懿,你這個回答真是太有意思了!是你的答覆頗具創意,還是我資質駑鈍,聽不懂你的幽默?你不認識廖冠誠?哈哈哈、哈哈哈……”

他那譏諷而鄙夷的大笑聲令晴子非常不舒服,皺著眉頭。“你笑夠了嗎?我這趟來只是想問你一件事──你為何要打破我藝品店的櫥窗,拿走那隻香水瓶?”

由他留給裡穗的那一大疊美金,以及他考究的穿著看來,他應該不缺金錢。所以,為何做出這種類似強盜的行徑,實在令晴子百思不解。

樓浩風並不回答她的問題,僅是以憎恨而冰冷的目光繼續看著她,看得晴子背脊莫名發涼。

她真的不懂,這個陌生人為何以如此仇恨的眼神看著自己?他們以前見過面嗎?

“徐紫懿!”樓浩風陰冷地咬牙,由齒縫中一字一句迸出。“夠了!別再演戲了!你演不膩,我倒是看煩了你下三濫的演技,但是我佩服你──你居然還有勇氣敢出現在我面前。我以為,被我發現你躲在小樽後,你應該會連滾帶爬,和廖冠誠連夜逃往他處!”

又是廖冠誠?他到底是誰?晴子秀眉鎖得更緊,不悅地道:“樓先生,請你注意你的措辭,我為何要逃?”

“為何要逃?你居然還敢問我?”像是壓抑已久的火山終於爆發,樓浩風咆哮著,俊臉轉為猙獰。“徐紫懿,你為何還能無辜地看著我?面對我,你真的沒有一絲一毫的心虛嗎?廖冠誠呢,他躲在哪裡?叫他滾出來,是男人的話就給我滾出來!不要當烏龜王八蛋!”

“我真的聽不懂你在說些什麼。”他熊熊的怒氣像是灼人的火焰,令晴子下意識地往後退。“我也再重複一次──我不認識你所說的那個人,樓先生,那隻香水瓶對我很重要,請你把它還給我!”

重要?這兩個字卻像是狠狠地揍了樓浩風一拳,他眸底有恨,更有濃濃的傷痛和複雜的情愫。

他弔詭地冷笑,笑容中卻罩著比殺氣更濃的寒霜。“重要?徐紫懿,你說謊不打草稿的嗎,還是你說的謊言已經太多太多了,多到連自己也分不出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如果你真的重視那香水瓶,重視我們之間的一切,當年你為何那樣待我?”

他渾身迸射出逼人的氣勢,囂張的氣焰令晴子越來越頭昏,也理不清自己的思緒。“我……做了什麼?”

好像有一些危險的畫面掠過她眼前,車子開得好快好快,快得令人心驚,她很想尖叫,因為她又聞到那股不該存在的血腥味……

為什麼?此刻明明是大白天,櫻谷山莊門口一片寂靜,綠葉飄落,為何會有那股血腥味?

她頭好痛好痛,好想把這些怪異的畫面連結起來……

“夠了,徐紫懿,停止你的謊言!你的每一句謊話都只會讓我更噁心作嘔!”看著她蒼白的小臉,樓浩風既憎恨又惱怒。他恨她無恥,事到如今還可以睜眼說瞎話,她竟可以說她不認識廖冠誠,可以很自然地裝傻。

但,除了憎恨,他更惱怒自己的反應……他為何還是該死地在意這個名叫徐紫認的女人?為何他偷偷地希望她能給他一個解釋──四年前的一切全是誤會,她沒有背叛他,完全沒有!

老天!他厭惡自己到想一掌劈死自己!樓浩風,你被這種心機毒辣的女人耍了一次還嫌不夠嗎?你還指望從她口中聽到什麼謊言?你究竟要被她陷害到什麼地步才會清醒?

四年前的車禍,是他命大才能死裡逃生,留著背部那道疤痕,為的就是提醒自己──徐紫懿是什麼樣的女人!

所以,他不該心軟,更沒有理由心軟。事情發生後,她的確拿了鉅額保險金跟廖冠誠潛逃出國。

他又往前逼進一步,精爍寒瞳中湧出濃濃殺機。“廖冠誠呢?快把他交出來!我既然找得到你,就有辦法找到那癟三,別以為你可以藏著他一輩子!”

他一逼近,晴子便一直向後退,不解地看著他沉晦的臉龐。“我真的不認識他,要說幾次你才聽得懂?”

“你想維護他?事到如今你還是隻想維護他?”一想到曾經在他懷裡巧笑倩兮的紫懿如此深愛另一個男人,樓浩風煩躁得心頭快爆開了!

但他告訴自己這不是嫉妒,這只是不甘心,不甘自己會被這對姦夫婬婦耍著玩,還差點喪命。

他狠煞地把住晴子的手逼問。“我再問一次──廖冠誠到底躲在哪裡?說!”他還沒決定該如何處置這個女人,這個曾經把他帶到天堂,卻又在下一秒將他推進地獄的女人!

但,對於廖冠誠他絕對不會手軟,他會要他付出難以想像的苦痛代價。

“我真的不認識他……”手腕被抓得好痛,晴子怒喊。“放開我,你是瘋子嗎?我根本不是你要找的人,我不叫徐紫懿!”

她不懂他為何堅稱她就是徐紫懿?但,這三個字卻令她的心絃一陣又一陣地抽動,帶著絲絲的甜蜜……彷彿在許久之前,也有一個男人如此喚她……

但那時,男人的呼喚是充滿柔情蜜意的,不像現在充滿仇恨……好多地方都很怪異,晴子直覺這其中有太多不對勁,卻又無法釐清這片謎團……

樓浩風冷笑,鬆開對她的鉗制。“是啊,躲到北海道的你不叫徐紫懿,為了躲避我的追查,你徹底地改名換姓!炳!“森田晴子”?老家在石狩?北海道女子短大畢業?你以為單憑這些資料就可以騙過我,可以放心地跟廖冠誠繼續雙宿雙飛,享用那些以我生命換來的鉅額保險金,永遠逍遙法外?!不,徐紫懿,你休想!”

他的眼神又轉為猙獰森沈,陰惻惻地道:“休想!徐紫懿,我可以清楚地告訴你──不管你躲到天涯海角,不管你換了多少身份,使用多少假名,我還是會找到你,並向你索討四年前你所該付出的代價!”

他每一個字都夾著冷冽殺氣,霜雪直達晴子心底,她感到戰慄,卻又嚴重地不解……為什麼?為何這個叫做樓浩風的男人如此恨她?像是用盡所有生命力來恨她。

“我不懂……”她茫然地開口。“我……以前真的對你做過什麼嗎?”

由他充滿仇恨的眼神中,晴子突然覺得自己以前也許真的是做盡壞事,十惡不赦的壞女人。

但她有嗎?她真的是嗎?

聞言,樓浩風卻再度獰笑,笑聲中是無比嘲諷。“哈哈哈、哈哈哈……這真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徐紫懿,四年不見,你除了演技進步,說笑話的功力也精進不少啊!”

他逼向她,讓她看清他眼底的鋒利冷芒。“在你精心策劃那場意外,試圖置我於死地後,你居然還可以一連無辜地問我:“我做了什麼”?哈!徐紫懿,你真的──很高明!斑明到連最狡猾的犯人都要對你俯首稱臣!”

“不要再嘲笑我!”晴子憤怒地吼著。“樓浩風,我不管你是什麼樣的人,但我確定我根本不認識你,更聽不懂你說的這一連串亂七八糟的話!”

她原本想向他坦言:四年前她是昏迷在雪地裡被發現的,醒來後就失憶了,她原本想請他幫忙,告訴她,她的過去。

但,他冷酷又鄙夷的神情讓她打了退堂鼓,併發誓永遠不想再見到這個神經病!

她看著樓浩風,冷靜地道:“我今天只是想來要回一樣東西──那個被你強行奪走的香水瓶,還給我!”

香水瓶?樓浩風的表情深不可測,萬千情愫閃過眼底,似乎在緬懷一段甜蜜的記憶……但甜蜜的情愫卻又迅速斂去,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冰冷的情感。

“你真的喜歡那隻香水瓶?你珍惜它?”他陰鬱地問著。

“當然……”他的複雜眼神讓晴子好睏惑,方才的他冷佞地像魔鬼,但一提到香水瓶,他卻變得非常怪異,像是陷入某種回憶中……

什麼回憶呢?那段回憶裡有她嗎?晴子真的好想知道。

他突然咆哮著。“別說你珍惜它!既然珍惜它為何要親手摔壞它?為什麼?”四年前,她摔破的不只是一個香水瓶;而她謀殺的,也不只是他的人,還有他整顆心,以及對愛情的信任。

他永遠無法再愛上任何一個女人!

“我……”晴子被他更加囂狂的氣勢嚇得倒退一步。“我聽不懂……摔壞什麼香水瓶?”這男人到底在說些什麼?

樓浩風冷笑,眼底有疲倦和絕望,他恨自己,為何還會對這種女人懷抱著希望?以為今天的她願意對他說出實話?

但,她只是讓他更加看清她的無恥、她的虛偽、她演戲的功力!

他冷峻地開口。“很好,徐大小姐,既然你還不想說實話,喜歡演戲,那麼,這場遊戲我會奉陪到底──只不過……”微笑著,他的眼底閃著嗜血的光芒。“這一次,你絕對會付出代價!還有,我們……還會再見面,相信我!”

一說完,他便轉身往櫻谷山莊走,冷冽的表情像是連多看她一眼都難以忍受。

樓浩風走向山莊大門,晴子才發現有個穿西裝的男人,一直站在門口。樓浩風不知低聲跟他說了什麼,那男人便走向晴子,面無表情地遞出一個紙盒。

晴子被動地接過紙盒,打開後,看到裡面裝的正是她的香水瓶。

男人一句話也不說地轉身就走,跟隨樓浩風的腳步,迅速進入山莊。

晴子呆呆地站在原地,她是拿到此行想要的東西了,但,她的心卻陷入更混亂、更灰暗的重重謎團……

數日後,晴子終於知道樓浩風所說的“付出代價”是什麼意思。

這一天,晴子跟工讀生看店,松岡裡穗去參加商店街的會議。

這一排商店街的店家都是老店鋪了,組成一個商業工會,定期開會,討論一些雜事。

裡穗回來的時候,臉色是前所未有的灰敗。

“裡穗,你怎麼了?”晴子立刻迎上前。“你的臉色好難看。”

“完了!”裡穗沮喪地坐下來。“真的完了!你絕對不會相信我剛才聽到什麼消息──商會的理事長向大家宣佈,有個大財團突然以鉅資買下我們這一條商店街,他們打算蓋大樓,要我們領到補償金後,就要在期限之前搬走。”

“什麼?”涼子大叫。“不會吧?這樣──我們這些商家不是要被迫遷移了?”

晴子皺眉問著。“所有的商家都同意嗎?”

裡穗搖頭。“建商開出來的收購金額很優渥,大部分的人都同意,畢竟這年頭很不景氣,沒有人會跟錢過不去。唉,我想待會兒房東就會來找我們,宣佈提前解約,要我們搬走。”

裡穗捨不得地望著四周,雖然這間藝品店坪數不大,但,一點一滴都是她的心血,更是她離婚後唯一可以肯定自己的成果,對她而言,意義非凡。

“我真的很煩惱……”裡穗低聲道。“離開這裡,我要到哪裡開店呢?畢竟在這裡快四年了,已經累積一定的人脈和口碑。我……對未來一點把握都沒有!”她的寶貝女兒──小扁已經開始上幼稚園了,學費很貴,一想到接下來可能無法給小扁很安定的生活,裡穗就自責不已。

“怎麼會這樣呢?”涼子不安地問著。“這商店街的位置雖然不錯,但也沒有搶手到這種地步吧?為什麼突然有建商出高價收購?”

裡穗嘆氣。“我也不太清楚,聽理事長說,建商的背後好像有財團操控,聽說是來自台灣的跨國財團,財力驚人。”

台灣?晴子心頭一驚,很自然地聯想到樓浩風……會不會是……

但下一秒她就肯定一定是他,因為他曾陰狠地說,要她“付出代價”!

這時,一位婆婆推開門進來,嘆氣道:“裡穗,你也不想搬走吧?唉,我更不想!我在這裡住了六十幾年呢,一嫁進夫家就在這裡開店,這裡就是我的故鄉,我捨不得離開這裡。”

內田婆婆經營的是一家和果子店,她很用心經營,生意不錯。

裡穗說:“婆婆,我們出去問問看,也許有很多人不願把房子出售,那麼,我們就不用被迫遷移了啊!”

“唉,不用問了!”內田婆婆搖搖手。“理事長一宣佈這件事,我就看到絕大部分的人都是一副驚喜的表情。畢竟這年頭經濟很不景氣,生意難做。聽說很多家店都是慘澹經營,或是賠本硬撐。建商開出的收購金額這麼誘人,有誰不心動?除了我,還有誰喜歡守著老房子?”

婆婆蹣跚地往外走。“我要回去店裡了,唉,也不知還能在這裡住幾天,應該很快就要被趕走了,這些老屋全部會被夷為平地……”

晴子心驚膽戰地聽著。想起樓浩風,她更有一股可怕的感覺──這絕不是結束,而是開始。那惡魔一定還會做出更過分的事!

才忐忑下安地想著,電話突然響了,晴子立刻接聽。““紫”藝品店,您好!”

彼端果然如她猜測,出現他的聲音,男人冷笑著。“徐小姐,收到我送的第一份賀禮了嗎?驚喜嗎?呵呵,不用太高興──只是開胃甜點,熱鬧的主菜還在後頭呢!”

丙然!丙然是他!晴子咬牙切齒地罵著。“你到底想怎麼樣?是你跟那些建商合作,要拆掉這條商店街的,對不對?!樓浩風,你是瘋子!我跟你無冤無仇,你為何要這樣針對我?”

“無冤無仇?”彼端的聲音降到冰點,冷笑著。“徐小姐,我有時真的很佩服你的演技。OK!你喜歡裝傻是你的事,而我要如何玩接下來的遊戲也是我的事!你慢慢等著吧,我會讓你嚐嚐什麼叫做真正的“痛苦”,我會讓你走投無路,沒有任何地方可以生存!”

丙然!像是一道悶雷擊中晴子的心──她知道收購商店街絕對不是結束,這惡魔必定還有更“精彩”的手段等著對付她。

“你為何要這樣?樓浩風,請你說清楚,我到底做過什麼對不起你的事?你說啊!”

他的聲音更冰冷,也更加厭惡。“還要繼續裝傻?徐紫懿,難道你不知道你越是裝傻,我越恨你!嘿嘿……”他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我會等著,相信不用多久,你就會匍匐跪在我面前,謙卑地求我放你一條生路!記得──到時候把那個縮頭烏龜廖冠誠一起帶來,我們三人之間的帳,我喜歡一次算清,聽清楚了嗎?”

一說完,他便用力地掛上話筒。

晴子呆愣地拿著話筒,無法做出任何反應,卻由腳底冒出一陣冰冷寒意……她知道他說的全是真的,他一定會把她逼到走投無路,因為他就是世界上最最可怕的惡魔!